繁體
简体

靈性復興的三種模式

殷穎

 

約拿與尼尼微的模式

  教會的靈性復興,均由聖靈主動導引,人所能做的只須配合與祈禱,神的靈會自己動工,自古至今,無論東方或西方教會皆如此。民國二十年(1930年)前後,教會在中國北方幾省曾大大的復興,靈風所到之處,人便會受到聖靈感動,個別與集體也都會得到聖靈充滿,佈道者有時還未到達,距教會尚有些距離,但與會者已受到聖靈感動而悔改信主。
  歷史上有不少例子,說明神只藉着人的一句話,便能感動萬千人歸主,說明聖靈奇妙的工作,非人能力可致,但神要藉着人傳達信息,古今皆然,絕少例外。
  論到宣教佈道家,約拿是一個特殊的例子,我們不知道他領受了多少神的恩賜,神特別宣召他去救一座即將滅亡的城市尼尼微,尼尼微是怎樣的一座城呢?何以會被約拿深惡痛絕,一接到神的召命立刻棄職逃遁,據歷史記載,尼尼微為亞述國之大城,古時為寧錄所建造(創世記10:11;彌迦書5:6),亞述王合目納必頗喜此城,在城內建以士大神廟,後西拿基立以此城為京都,城之根基由巨石砌成,城上建有城樓,護城河有十四丈寬,城牆周圍計二十四哩,面積約百頃,街市寬大,萬商雲集,城內建有巨大藏書樓,收藏以泥板陶工製作之書籍。城內敬拜假神,罪惡甚巨,且為約拿祖國之世仇,故約拿拒接差傳使命,聞神旨立刻逃走。其心態頗似今日有些差傳者,不願往自己語言文化熟悉的地方傳道,寧願遠奔異國從事宣教,其心態多少有些相像。
  尼尼微全城雖罪大惡極,但神也不願輕易毀城滅國,尼尼微全城之人接受了神的警告,願悔改向善,神便不將其毀滅。如當初所多瑪城中有十個義人,神也不毀此城(創世記18:32),但所多瑪這座以同性戀稱著的罪惡之城,卻連十個義人都找不出,亞伯拉罕便無法阻攔神的天火了。約拿卻不然,因他恨透了尼尼微這城,寧可它成為所多瑪第二,所以無知的約拿便起身逃走,但天地萬物皆神所造,約拿雖買了船票逃亡他施,卻被神安排一條大魚將他吞下(約拿書1:17),約拿在大魚腹中祈求上帝,神便讓大魚將約拿吐到岸上,他知無法逃出神的差遣,才勉強前往尼尼微城。
  尼尼微城極大,直走有三天的路程,居民有十餘萬人,另有牲畜無數。約拿只按神的吩咐簡單宣示了一句話,城中舉國上下便痛切悔改,離開惡道,遂免於滅亡。但約拿為此深感不快,因他寧願罪惡之城遭到天譴而毀滅,甚至為此向神頂撞。此為差傳事工的一項特殊案例,應引以為戒。
  尼尼微大城雖在當時舉國悔改,得以赦免,但日後又再陷重罪之中,於主前606年,為瑪代與巴比倫攻下,城遂滅沒,應驗了那鴻與西番亞先知之預言。此繁華之城便淪為荒場,白日有羊與駱駝在朽城旁吃草,夜間成為豺狼與野狗之窩,下雨時淹水深積,鶙鶘與箭豬棲於傾覆柱頭之上,與昔日之繁華成為強烈對比。
  尼尼微最終毀滅,約拿應稱心如意了,但可惜時距百年,約拿墓草已拱,如約拿仍在,此時恐怕他的心情也不同昔日了吧。
  當年約拿是如何被送進尼尼微去宣教的,追記如下:
  約拿被大魚吐到岸上後,迫於無奈,帶着滿身的魚腥味,漫步踱進了尼尼微大城。他一進城門,便被一派繁華的氣象懾住了,他好像一個鄉下人踏進了目迷五色的大觀園,有些眼花撩亂了;一幢幢的高樓華廈,一輛輛的華麗馬車,到處飄灑着酒香,讓這個在魚腹中餓了三天三夜的約拿深感不滿,他恨不得要讓這個罪惡,奢靡的城立刻化為灰燼,才可解心頭之恨。
  他懶洋洋地踱到城中心,在一處人煙稠密的地方停下腳步,漫不經心地發布了神要他傳遞的信息:“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
  這便是神叫他傳講的話,多一個字他也不願講,沒頭沒尾的就這一句話。信不信由你,他惜言如金,不加解釋。群眾聽到這消息,突然安靜下來,定睛看這個外國人,一身魚腥味,來路不明,讓人不知所措。馬上有人通報到王宮,王與大臣立刻下令要召見此人,但約拿卻轉眼不見了。
  約拿驚鴻一瞥,他早已氣憤地走到城外去了。他才懶得與這些人囉嗦,將神的信息布達完畢,頓時感到輕鬆,他在城東邊一塊草地上草草地搭了一座棚,坐下來歇歇腳。中東的烈日高張,他有些煩亂,一心想看到的是尼尼微闔城遭殃,想像中天火撲下,這群可惡的男女們跌跌撞撞,在火中哀號,心中便感到一快。但卻事與願違,他在炙烈的太陽底下久候,天火不至。城中卻一反常態,歡樂與響鬧聲已為哀悽與沉默所替代。聖靈大大動工,國王走下寶座,脫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臣民們不飲不吃,與國王一同披麻蒙灰,棄去手中的強暴,遠離惡行悔改了。這樣便免去了滅城之災,讓約拿捶胸頓足,心中十分不快。他臨時搭的棚已遮不住烈日,但身旁卻長出了一棵蓖麻樹,樹影遮住他的頭,使他免去暴曬之苦,心中略得安慰。但有神安排的一條蟲咬死了蓖麻樹,烈日直射他頭上,使約拿感到焦灼與困頓,約拿為烈日烤炙便一心求死,祈求上帝讓他死去。神便與他講理,要約拿評比一下,一棵蓖麻樹與十幾萬生靈孰輕孰重,何以他重樹而輕人,約拿在盛怒之下竟道出了一句“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而這就是心存偏見的差傳者,上帝對約拿的無禮還真有耐性。


約拿與蓖麻樹
Jonah and the Gourd, 1561
by Maerten van Heemskerck, 1498-1574

Royal Collection Trust, England

  差傳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約拿只宣講了一句“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竟為如此神效,其實,這句十分平常的信息並無很大的效力,重要的是聖靈動了工,罪人才會悔改。
  人被派遣傳福音信息,只能證明一件事,即慈悲的神願與人同工。

施洗約翰曠野呼聲的模式

  靈性復興佈道的第一個模式,由約拿只傳講了一句話,便救了十餘萬生靈。約千年之後,在耶路撒冷外的約旦河畔,一位身披駝毛敗絮,滿腮于思,目光逼人的傳道者突然出現,其舉止讓耶路撒冷宗教當局受到極大的壓力,紛紛探詢其來歷,“你是基督嗎?”“你是以利亞嗎?”“你是那先知(摩西)嗎?”這諸多猜想都可抬高他的身價,但這人一律否認:“我不是!”“這樣你是誰呢?”
  “我只是曠野的人聲。”這位青年人如此肯定的答覆。
  他在否定了許多人的虛擬猜測之後,鄭重地指出了一個人,說:“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們中間,是你們不認識的,就是那在我以後來的,我給他解鞋帶也不配。”(約翰福音1:26-27)約翰這個突兀怪異的陌生人,已經使耶京的人吃了一驚,他指出的人又是何方神聖,更讓人莫測高深。
  其實,這位青年人並非沒有來頭,他本有世襲祭司的宗教世家,是撒迦利亞的兒子,而且為耶穌的表兄,但他卻拋棄了世襲職位,一個人遁入曠野過野外生活,避開耶路撒冷的繁華與煩囂,為的就是要傾聽上帝的聲音。上帝的話臨到他,他便開始宣講悔改的洗禮,並在約但河中為人施洗,連耶穌也接受了他的洗禮。
  他語出驚人,這個曠野的呼聲震撼了耶路撒冷的人們,他高亢的情緒具有魅存的呼喊,如暮鼓晨鐘使頹廢的耶京宗教當局為之側目,且膽顫心驚,因他指陳人的罪,絲毫不留情面:

“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來的忿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裏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路加福音3:7-9)

接着又教訓猶太人應當秉行公義,對當時虛謊腐敗的社會指證歷歷。
  約翰由曠野中接受了神的信息,他的呼聲如一陣旋風,掠過耶路撒冷睡夢中人,一時風起雲湧,齊到約但河接受約翰悔改的洗禮。
  由於他指陳當道者希律王的大罪,鋒芒畢露,不留餘地,終被捕繫獄。
  這位驚天動地的基督前鋒,最後又讓人以高度驚詫的行狀,讓人驚恐萬狀,因最後他竟以一顆血淋淋的人頭為耶路撒冷的人們畫上了一個讓你們目瞪口呆的驚嘆號,結束了他年輕的生命。


施洗約翰的呼聲
The Preaching of St. John the Baptist, 1566
by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c.1525-1569

  這位曠野佈道家,由上帝直接得到的信息歸納起來,只有一句:“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翰福音1:29)他不用複雜的說教,不用如簧巧舌,甚至不多用一個字,單單是神頒下的一句信息,便能撼動一個大城市的人,包括宗教當局的一大批職業傳道人。正如千年前約拿在尼尼微大城擲下的一句話,如威力炸彈:“再等四十日,尼尼微便要傾覆了!”讓十餘萬人悔改向善,這都是由神直接傳下來的信息。

神人劉道生牧師無聲勝有聲的模式

  靈性復興的帷幕,從施洗約翰的時代,經兩千年後的中東巴勒斯坦拉到遠東的中國北方。當時山東,河南等地方教會的靈性大復興之火,正在熊熊地燃燒,由山東燒到河南,一時北方幾省都被靈火燒着,這就是民國二十年(1930)前後的中國北方教會大復興。由於我那時尚在襁褓中,教會復興諸事皆日後聽人所講,但有一人曾耳提面命地告訴我,北方教會的復興盛況,即起自神人劉道生牧師。此人幼時失學,讀書不多,但靈性充沛,在教牧中他為我父執輩,在台時,我曾有長達半年之久,每週由台中神學院返回台北,便先到劉牧師服事的安東街恩光堂教會,記錄他年青時期的傳道聖工,並將他講述的教會復興故事,恭謹記如下。
  劉道生老牧師當時已七十多歲,他青年時代即蒙神恩召,並授以靈力,隨着他的腳步所到之處,靈火便熊熊燃起,他傳講的信息簡單但帶有能力。他說當時山東也有幾位神重用的僕人,多為無名的普通傳道人,歷史上也都未留下姓名,但同樣都是神重用的僕人。
  劉氏每到一處都不接受招待,自己帶着乾糧,在附近找一僻靜處啃一啃,再上講台。那時內地交通不便,由甲城到乙城,只能騎驢或坐馬車,相距百十里地便只靠雙腳走路。他提到有時去領奮興聚會,因步行很慢,教會中的聽眾已聚集多時而他尚未走到,於是教會的長老執事便領導會眾先唱靈歌,祈禱,以預備聚會的氣氛,當唱詩禱告到達一個高潮時,聖靈已經動工,聚會的眾人都已被聖靈感動跪下禱告認罪,鼻涕眼淚將聚會的禮拜堂地上都浸濕了。待劉牧師到達聚會的地點時,人人都已仆倒認罪悔改信主,他不用再任何講道,只收割主自己工作的結果便可。管理禮拜堂的工人一面在地上灑土打掃,一面口中高喊哈利路亞。當時教會大復興的靈火各處燃燒,許多領會者多半不用講道,聖靈即已動工,這才是神蹟。
  約拿只講一句神的話,施洗約翰只由曠野發出呼聲,1930年代中國教會的大復興多半也不需講道,一個禱告,一首靈歌,與會者便人人仆倒認罪悔改,真是所謂無聲勝有聲了。
  1930年代前後,在中國北方幾省中恩雨沛降,靈風頻吹,教會大大復興,當時神重用的一些僕人多已逝世,眼前與我相對的卻是一位極平和顯出老態的長者,令人難以置信,而他便是當年呼靈風喚靈雨之神重用的佈道家。晚年他隱居台北安東街一個小教會思光堂中,讓人看不出他就是民國二十年領導教會大復興的神僕之一,我也曾坦白向他提出我的感受,劉老牧師說:“神使用的大先知,以利亞也不過是一個平常人。”(雅各書5:17),此言不虛,以利亞在迦密山向天取火,焚燒祭物,並在基順河畔擊殺四百五十名巴力先知,其靈力如日中天,但後來耶洗別要追殺他,他便逃到山上去,惶惶如喪家之犬。對了,他與約拿都是一樣性情的人,而神使用任何一人都有其階段性,連大先知摩西也不例外。
  我請這位神當年重用的僕人,講一些他靈性巔峰狀態的經歷,他說有一次讀新約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愛的頌歌章),一時心中被聖靈充滿,感到無比的喜樂,手舞足蹈,感謝讚美,這種歡喜無法描述,難以形容。他說從未有過如此經歷,那種不可言語的喜樂境界,應與保羅在三層天上聽到隱密的言語略同,心中所充滿的感受都是不可說的。
  這便是神曾經使用的三種教會大復興模式,人固然重要,因神要與人同工,神要約拿向尼尼微傳一句訊息,祂不用天使而是使用人,為要人與神同工,這就是神對人特別的恩典。而在宣講這個信息之前,尼尼微的人心早已被聖靈感動,約拿的信息只是臨門一腳,一個罪惡之城的十餘萬性命便得救了。施洗約翰的時代,同樣也是約翰向神討到信息,只一句“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耶路撒冷千千萬萬的人便得救了。1930年代神在中國教會興起一些傳道人(包括劉道生牧師),代神在教會中傳講天國的信息,但聖靈也會單獨在教會中動工,神僕人的口尚未開,一首靈歌便可點燃靈火,使人仆倒在地,痛哭流涕悔改了。無聲勝有聲是那個時代的特徵,任何教會的復興都為神自己的大能。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