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落葉與庭草

-另一種神學思考

湮瀅

 

  我居住的後院不大,卻種了六棵樹,還有一叢碧竹,映掩在我的窗外。這些樹木都會在不同的時節落葉;有的樹葉頗厚實,如三棵變種李樹,及一棵我不知其名但樹葉有刺且十分厚重,另有兩棵李樹的葉子則很輕薄。這些樹木,葉落都有定時,竹叢則常年都有落葉,所以我要每天不斷地打掃。落葉中也間有花瓣,多半很細碎,要仔細打掃才可以收攏聚齊。因這些樹木的落葉常年不斷,所以打掃樹葉便是我每日的功課,有時早晨剛掃畢,中午再下樓,又見落葉滿庭了。
  我有時抬頭仰視,見滿樹青碧,但一夜間西風凋盡碧樹。這些樹葉都會變成我帚下的枯黃,而我能將它們打掃起來,讓他們走向另一種歸趨,也為一種因緣。


Photo by RF._.studio from Pexels

  庭中的花木都須悉心照料,但花間階旁石縫中會有一些雜草不斷生出來,隔一段時日便要祛除。除草要彎下腰來拔起,是很吃力的,也是我很不情願的工作。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野草不必澆水施肥卻長得又快又多,才除去幾日,轉眼又長滿庭階了。許多花木都要費心培植,但生長得極慢。稍不留神便會枯萎。有時我不禁停帚凝思,這些野草頗似人心中埋藏的雜念,雖費盡心思去抑壓,卻永難消滅,稍不留神便會奪隙而出,瞬間能長成一片,甚至會將一些全心培養的花卉淹沒了,甚至吞吃了。這不正是保羅所說的,潛伏在人心中的罪律(羅馬書七章)嗎?“庭草除不盡,惡念時叢生”,雜草需每日清除,認罪悔改亦應為日常功課。
  保羅又說: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6-18)

枯葉不斷地飄落,新葉也不斷地萌生,只是樹葉辭枝飄落時,多半會在風中飄成美妙的舞姿,再徐徐地,輕輕地,安詳地落在地上,但人的離去卻多半會傷逝,總是掙扎着,呻吟着,萬般無奈地離去。人幾時能向樹葉學會那種飄灑無羈的逸致?幾希。
  我引頸悵望雲天,偶爾會遐想,落葉與庭草的神學,是一種不易修習的功課,卻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學分。何時我的敝帚拿不動了,我能學會了落葉飄灑的風致嗎?這是我晨間的祈禱,但願上天能垂聽。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