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生物知趣

責備先知的毛驢

蘇美靈

 

  聖經曾經記載,一頭毛驢開頭說話斥責牠的主人-那貪財的先知巴蘭。究竟驢是一種怎麼樣的動物?驢對於人類社會曾有許多貢獻,而驢也有許多特性值得人類效法。

一. 驢的特性

  1. 驢的分類

  按照哺乳類32目的動物中,驢(donkey or ass)是屬於奇蹄(意即牠們的蹄是單數的)的馬屬動物。這一目共有三個科,包括馬科,貘科和犀牛科,共有六個屬,十七個品種,分佈於亞細亞中部和南部之地如爪哇,美洲的墨西哥直到阿根庭北部。驢是屬於馬科,此科包括所有大小不同體形的馬,驢和騾。


Donkey

  驢共有八個品種,驢和馬都是馬屬(Equus),原產地為亞洲,分佈很廣。由中國戈壁沙漠,蒙古,青藏高原到敘利亞,甚至到非洲的東北部。體型最大的為西藏驢,其次是蒙古野驢和非洲的亞比西尼亞驢,身高約0.9-1.5米,長約2-2.2米,較馬略小一點。其體毛於冬季時是灰色,但到夏季時則色澤較淡,身體兩側白色,毛質比馬較為粗厚。


騾 mule

  至於騾(mule)乃是由公驢和母馬交配而生的混種,體質強健,可供役用的年月很長,具有雙親的特徵和性情。然而雄馬和母驢交配的混種稱為“驢騾”(hinny),又稱為“駃騠”,俗稱矮騾,體型較小,體力亦差。另一方面,馬的染色體共有64條,而驢有62條,但騾則有63條。“騾是不能傳種的”,因為牠是由兩個不同但相似的品種的雜交結果。

  2. 驢的習性

  驢性情溫順,喜聯群結隊的遊蕩,有時甚至數以百計地結集成群。牠們屬於單胃不反芻動物,因為不分蹄又不反芻的緣故,故此在聖經中被列為不潔的動物。牠們的食物則以野草為主,就是冬寒草枯時,也能靠各種雜草為食物,因此,養驢者只須用粗糙飼料去飼餵牠們便可。驢的消化能力比馬更強,約超出25-30%,抗病力也很高,牠們耐熱耐渴,飲水量小,可以整日不必喝水而仍能工作。在炎熱的地區適應力比馬更強,因此驢在乾熱地區分佈較多,但耐寒性則比馬略差。

  驢在每年九月間交配,翌年五,六月生產(懷孕期平均為361天)只生一胎。若有孿生者,其中一隻必夭折。因為小驢要八個月後才能斷奶,因此母驢通常要日夜陪伴小驢駒。聖經中也有多次題及驢或驢駒,特別是主耶穌差遣門徒去某村莊牽來一頭驢駒子,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主要用牠,因為祂要進城去,祂不用馬為代步,說明主非用軍事力量去作王,乃是一位謙柔,為世人捨己的救主。驢極少休息。在站立時四肢交替懸立,便可得到休息。因此,在拉車或耕地之後,若要驢恢復氣力,只要使牠停立一段時間便可,難怪有外國諺語說:“像驢一般愚蠢”(as foolish as an ass)。因為你若將驢拴於樹下,牠會站立不動,連頭也不轉,不但目不斜視,就是叫牠也不應。原來牠並不傻,祇是把握時機來爭取休息,進入了睡眠狀態,享受歇息罷了。

二.驢的貢獻

  據考古學家發現,約五,六千年前,人類早已將這些動物馴化為家畜。殷周時人已用牛馬耕地,拉車和騎乘,甚至實施馬政。在紀元前六世紀,中國伯樂者有相馬經一書,相信是世界上最早的科學典籍。紀元前三千年,埃及有記載以驢為家畜,相信牠可能是第一種被人馴化的動物。
  不過,聖經亦早已記載驢與人的關係。亞伯拉罕的家財之中包括無數的驢子。以色列人奪取了米甸人的財物中也有六萬頭驢。約伯是大財主,也有五百母驢。由此可見古人的財富以其擁有的牛羊,駱駝和驢之數目來計算,因為牛羊可供食用和獻祭,而牛,駱駝和驢則可供役用,且因當時還未有車子為交通工具,只有驢是可以供一家大小騎乘。律法中也多次提出如何保障驢的安全和叫人要善待驢子。然而,驢在自然界又有甚麼功用呢?

  1. 鹹地之王

  驢的原產地為一些乾燥多沙地區,這些地區多是不毛之地,例如中國蒙古青藏高原的鹹地。因為當地泥土的鹽分太高,不宜耕種穀物,只有那些耐旱耐鹹的植物才能生長。因着自然界的秩序,無論在任何一種環境,只要有水,有二氧化碳,有陽光,某一類植物便可以生長。因此有不少不知名的野草品種和雜草(其實並不一定是草類,也包括不少灌木和草本植物)亦能適應生長,且因沒有其他植物與之競爭而生長蓬勃。
  這食物鏈的主要消費者,必須要負責拔起和消化這些乾旱和硬的草,而驢則是最佳“人選”。因為牠們對食物要求不高,並且消化力特強。牠們於夏天時,在丘陵上和山上出沒,成群結集覓食,一方面維持生存,另一方面亦加速草的生長,可說是最自然的“剪草機”。在冬天,因為牠們有遷移性,而且奔走迅速,又可以遷徙到平原覓食,即使在這不毛之地仍可維持一大群動物的生命,故牠們堪稱為“鹹地之王”。
  雖然聖經並不是一本研究生態學的書,但早在數千年前,約伯記已題及驢的生態了,約伯記卅九章5-8節說:“曠野作牠的住處,鹹地當牠的居所。牠嗤笑城內的喧嚷,不聽趕牲口的喝聲。遍山是牠的草場;牠尋找各樣青綠之物。”若你打開一本現代動物生態學的書,會發現當中對驢習性的描述,也類似上述的經文,因為創造驢的是神,祂早已為驢定了牠們的活動地區和習性,現代科學只不過是證實聖經的真理罷了!

  2. 山區之舟

  駱駝被譽為“沙漠之舟”,因為在中東和北非一帶的沙漠地區,即使是沙灘跑車也不及一隻耐旱耐熱的動物,牠們是最好的交通工具。然而若在山區,尤其是一些高山峭壁,懸崖險峻的山嶺上,身體龐大的駱駝卻又萬萬及不上那身軀較小的驢子了。因為論兩者之馱重量,驢比駱駝更為優勝。驢是山區唯一可靠的交通工具。牠們的身體雖然只有二百公斤,但其挽力一般為百公斤,而牠的最高挽力更可達至其本身體重的75%以上,牠可拉動載重1200公斤的車子,日行35-40公里之遠。
  在和平之時,牠們除了可以馱一家人所住的帳幕之外(因為大多數的山區居民都是遊牧民族,需要按季節遷移),又可以運載木材及農產品。在爭戰的日子,牠們是唯一可運載軍器的動物。過去十年間的阿富汗戰爭,可以看見敵軍用來運送重型飛彈等武器之裝甲車需要平坦的道路才能行走,然而阿富汗人則使用那細小的驢子來運載軍器,能更快速地抗禦敵軍。在聖經中也有多處記載古時富有人家似乎以驢為必備工具,正如現代人擁有自行車或汽車一樣方便,隨時可以出外。
  例如亞伯拉罕騎驢帶以撒獻祭,雅各,亞比該和押沙龍等人都有驢或騾子。主耶穌也曾借用驢子作比喻指責法利賽人的不義,(參路加福音14:5, 13:15)。若牛驢在安息日時掉進井裏去,人豈不應當立時拉牠上來麼?在安息日有誰不解開槽上的牛驢去飲水呢?主耶穌借此比喻人的性命比牛驢更寶貴,神豈不看顧麼?我們可見牛和驢都是以色列人家居必備的牲口。

三.巴蘭的驢(民數記22:21-35)

  自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後,經歷過無數的神蹟奇事,因為神與他們同在,所以即使在曠野不毛之地,他們仍有水喝和從天而降的嗎哪充飢。他們在路途上遇到不少敵人,都能安然渡過。這些神奇的事跡傳聞到住在周圍的人那裏,摩押人將此告訴他們的王巴勒,求他差使者往大河邊的毘奪,請求比珥的兒子巴蘭咒詛以色列人。他們要先發制人,因為恐怕以色列人會上來將他們滅絕,重蹈亞摩利人的覆轍。於是使者帶備卦金,找到了巴蘭,請求他去咒詛以色列人。可是神吩咐巴蘭不可跟隨摩押人去,也不可咒詛以色列民,因為那民是蒙福的(民數記22:12)。雖然巴蘭甚為貪財,也不得不遵從神的命令,但摩押使者卻不斷加增豐厚的禮物來游說他。他祈求神,神再一次吩咐巴蘭要遵行祂的吩咐,然而巴蘭不聽神的吩咐騎驢出發,於是神的使者及時阻擋他的去路。接着是一件頗為特別的神蹟,促使我們思想到人竟然比不上一頭驢子那麼忠心!

  1. 忠心服事

  驢本性十分馴良,出生後一兩歲便可以作為乘騎工具,牠是那些時常外出的人必備的牲口。驢一生服事牠的主人,忠心順服,毫無怨言。在民數記22:30說:“驢對巴蘭說:‘我不是你從小時直到今日所騎的驢麼?’”證明驢對巴蘭十分忠心。因為巴蘭既身為先知,必須時常外出,為神發言。從驢所說的話得知巴蘭自年幼已開始騎牠,乃是他的私人“座駕車”,雖然聖經沒有記載巴蘭多少歲,但由於驢一般在一兩歲已供人騎乘,所以此頭驢子的年數也該不少了,服事主人可能有廿多年,其生命和巴蘭有密切的關係。當驢看見天使手中所拔出來的刀,便從路上跨進田間。牠躲避天使的刀,目的是要保護主人巴蘭,使主人免受傷害。可見這驢不單忠心,且愛護主人,使他免受危險。
  至於在以賽亞書一章3節另有一處記載,提及驢與主人的關係,“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人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指出驢如何記得主人對牠的恩惠和眷顧,因此要忠心為主人服務,不會忘恩負義,或頂撞主人。但神藉着先知指責以色列民,竟然不留意神的話,也不專心事奉祂,真是連牛驢也不如!

  2. 教訓主人(民數記22:28)

  “耶和華叫驢開口,對巴蘭說:‘我向你行了甚麼,你竟打我這三次呢?’”我們的肉眼只能看見物質的世界,卻不能看見靈界的事物,我們相信神在靈界有千萬的天使天軍,為人服務,平素雖然我們的肉眼不能見,但神的使者有時也會向人顯現,令人用肉眼也可以看見天使有物質的身體。例如亞伯拉罕接待三位天使,他們好像人一樣吃喝;羅得也接待天使;還有無數的例子說明天使如何服從神的命令去服事人。
  在這件事情上,神不喜悅巴蘭為了錢財去咒詛以色列人,所以先讓驢看見天使和他手中的刀,意欲阻擋巴蘭前往。巴蘭卻以為驢作弄他,故意使他受傷,便發怒用杖打牠。神卻開了驢的口,使牠責備巴蘭,這明顯是一件神蹟,因為動物只會發出嘶聲,並不會說話,不過巴蘭卻不覺察這是一件神蹟,反而說恨不得手中有刀把驢殺了,可見巴蘭心中的怒氣是多麼大。
  接着神使巴蘭眼睛明亮(是神打開他“魂的眼睛”),他才看見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手裏有拔出來的刀。這才明白原來是神親自阻擋他,而驢為了保護主人,竟然三次無辜被打和受痛苦!

  天下萬物都是神所創造的,也是屬於祂的,神在這地球上造了各種不同的生物,使他們各從其類,在自然界各盡其職。然而在被造物之中,惟有人可以和神相交,明白祂的心意,並欣賞神的創造和看顧。可是,人卻有悖逆神的性情。人類歷史明顯地證明人是多麼的愚拙,用己意代替神的計劃。因此,神要藉着眾先知去教訓人,斥責人和勸導人,甚至用那不會說話的動物去教訓先知。
  從以上經文看見神如何阻擋人去犯罪。神自古差遣眾多的先知去教訓人,提醒人,矯正人的錯誤,責備人的惡行。可惜人卻不斷悖逆神,掩耳不聽神的訓誨。彼得後書二章16節也說:“…那不能說話的驢以人言攔阻先知的狂妄”。今天有神的話語,提醒我們遠離罪惡,追求聖潔,不可明知故犯,沉迷罪中之樂。我們若不悔改,恐怕連四周的雀鳥和石頭都要開聲,用人言來責備我們的不是了!

選自作者著:聖經與生物學,第四集。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4.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4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