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第五章 悔罪的詩篇




一•主聽了我哀哭的聲音(第六篇)

I•因罪哀哭(1 ∼7)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
也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
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
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
我心也大大驚惶。
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耶和華啊,求你轉回搭救我;
因你的慈愛拯救我。
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
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我因唉哼而困乏;
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
把褥子濕透。
我因憂愁眼睛乾癟;
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

大衛在這次悔改的過程中,對罪惡本身的悔意似不顯著,但是他對犯罪的苦果卻有盡情的描述。這是一般信徒的常態——只怕罪的苦果,不怕罪的本身。難道這樣的認罪,也能蒙神垂聽和寬恕嗎?當然能!為什麼能?從大衛的經歷看,只要信徒能有大衛在本詩中所流露出來的,對神一顆真誠純潔的信心,就一定能!在本詩中,大衛的信心在三方面流露出來﹕

第一,他坦承痛苦是由於他犯罪,因而受到神的懲罰。
第二,他願意接受神的懲罰。
第三,他單單尋求神的赦免和幫助。他決不自謀出路,或是聽天由命,更不尋求人的同情和幫助。

若是一個小孩犯了錯誤,在父親責打他時,他不推託、也不躲避,反而緊緊地抱住父親,帶著眼淚,哀求父親從輕發落,這樣聰明的孩子,父親能不寬恕嗎?

大衛在這次認罪中,向神正是流露出這種赤子之情,請看他是如何靈巧天真的,向神求寬恕﹕

一•請勿怒中罰我(1)

有些孩子犯錯收責打,仍不知為何被打,這樣懵懂的孩子,必定常受責打。大衛在神面前不是這種孩子。他知道自己目前的痛苦,是因他犯罪,惹神惱怒,因而遭到神的責打。所以當他想從痛苦中求解脫時,他首先所想到的,是去求那位滿有恩典和憐憫的神(所以全詩單用『耶和華』這名),並且他一直糾纏住這樣的一位神,苦苦哀求(請注意,在這幾節中,他頻頻呼求﹕『耶和華啊……耶和華啊……』)。他真是聰明,在錯誤時,知道去那塈銆衩v;在疾病時,知道去那堥D最好的良醫。

他也知道他的痛苦是神的『責備』和『懲罰』。所謂『責備』(rebuke),乃是指一個權威者對其失職下屬的申斥而言,注重口中的言語,使犯錯者心中明理,知道錯誤所在。至於『懲罰』( chasten),乃是 指長輩對犯錯晚輩的處治,注重行動,使錯者身體受苦,從此深深受到教訓,免得重蹈覆轍。所以『責備』和『懲罰』的動機和目的都是良善的,兩者對犯錯的人都是需要的。不過,在施行時,需要注意,『責備』應在先,然後才是『懲罰』。神如此管教大衛,是他所深深明白的,所以他不是求神不責備,乃是『不要在怒中責備』;也不是求神不懲罰,乃是『不要在烈怒中懲罰』。馬丁路德對這兩句話的解釋是『大衛哀求神以憐憫、溫柔的心來責罰他』。大衛這樣求,實在表明了他是真心悔改,但是他認為自己太軟弱,懲罰太重,不僅他擔當不起,連神自己管教的目的也落空了。正如良藥固然可以治病,但劑量過重,也會置病人於死的。

我們相信神並不需要大衛這樣的提醒,因為神知道我們,比我們知道自己更加清楚。他若處治我們,總是恰到好處的。不過,大衛這樣的態度,卻必令神大大地受了感動。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大衛的這個提醒,對許多父母確是大有益處的。兒女有錯,父母一定要按理加以管教,應當是先指正、後懲罰,並且切記﹕勿在怒中管教。

二•憐我軟弱可憐(2)

大衛在此向神陳述說﹕『我軟弱』、『我的骨頭發戰』。『軟弱』(weak)常是指心理不健康而言;而『骨頭發戰』乃是指身體患了嚴重的疾病(參詩三一10,三二 3 ,三八 3等等)。有許多人看起來身體壯壯 地,實在不像生病的樣子,但是卻十分軟弱。他們的思想一片空白,說話、行事無精打采;有些人的表現是,消極孤僻、事事逃避責任,連蚱蜢都視如承擔不起的重擔;也有人,似乎他們的神經已被魔鬼抽去,常常大驚小怪、坐臥不安,甚至不少基督徒也是如此。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軟弱?原因常常是因內心深處有了罪咎,或是深根蒂固地懷著某種不正確的思想所致。這個毒根很難拔除,但是若不糾正,遲早會導致身體機能失常,甚至自我毀滅。

有時罪惡最初所帶來的,卻是身體的疾病,再由疾病影響到心靈,所以疾病也會使人心靈軟弱、疑神疑鬼、懼怕擔心,以致難以康復,甚至加速死亡。所以心靈的軟弱與身體的疾病,總是互相影響。大衛犯罪之後,正是落在這種雙重的痛苦深淵之中,無人能救他,雖然他曾經一度是個愛主之人,他也不能以自己過去的『功德』要求神為他將功折罪。他無法自救,他只能求神可憐他的軟弱,醫治他的疾病。所謂『可憐』( Mercy ),乃是仁慈和恩惠的意思。雖然他的痛苦,是他犯罪的結果,神也憎惡他所犯的罪,但是因 他謙卑地認識到自己的無助,並且單單地把希望放在神的仁慈上,神自然不會不聽他的禱告了。與人講理,『軟弱』的人總是吃虧的,但是與神講理,『軟弱』的人必定會贏的!因為神究竟是仁慈的神,並且仁慈總是願意與軟弱作伴的啊!

三•看我驚惶孤單(3∼4)

對於一個經常有主同在的聖徒而言,沒有什麼痛苦比被主撇氣更沉重、更可怕的了。因此當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祂不曾因肉身的痛苦和被眾人辱罵譏諷而呼喊,但神的掩面,祂卻幾乎擔當不起,以致大聲喊叫﹕『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太二七46)?這也正是大衛此時的感覺。(不同的是,他為自己的罪被神離棄,主耶穌卻是為了世人。)神的責備和懲罰,他願接受;軟弱和疾病,他也願等待神醫治的時候;唯獨神離他而去,是最使他『大大驚惶』的,也是最不能承擔的。所以他說﹕『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耶和華啊,求你轉回……』

我們與神的關係遠不及大衛,所以對平時生活中有無主的同在,不予理會;對於主的感動和召喚也充耳不聞。我們對自己撇棄神從不會問﹕『要到幾時呢』?可是當我們落在苦難和懲罰中時,卻常會埋怨地禱告說﹕『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啊,若是這時我們也想想﹕我已將神撇棄了幾時,一定能對我們有益,也一定能給神一點安慰。

大衛的這句簡短禱告的話,若是仔細想想,便會發現其中充滿了感情,因為這是一句沒有說完、突然中斷的話,這句話按原文,應該是﹕『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呢?』『才救我』三個字在原文是沒有的,是翻譯的人加上的。因為他們覺得若不加上這三個字,大衛這句禱告的話就不完整,其含義就令讀者模糊不清了。他們加的這三個字,究竟對不對呢?很有可能是大衛當時的意思,但是他為什麼『話只說一半』,不能完全說出來呢?我們都有『話只說一半』的經驗,也許只有從我們的經驗,才能體會出大衛當時的心情。

我們通常是在下列的情況時,『欲語還休』﹕

1.突然覺得不合時宜,所以中途住口,以免失禮;
2.突然發現自己動機不純,及時節制,以免傷人;
3.心情十分激動,找不出適當的話表達內心深處的意思,以致拙口笨舌。

若是根據我們以上的這些經驗來瞭解大衛,是否可能大衛本來有些話想跟神說,但中途覺得對神不敬,以致中途住口?或是可能發現自己態度不對,所以不敢冒失說出?再不就是他禱告太激動,以致一時語無倫次?這些都有可能,但沒有一個人能斷定他當時究竟想說的是什麼?可是他禱告的真誠和熱情卻是我們都能肯定,也是我們應當效法的。每一個在禱告上學習的人都必會有這種『話只說一半』的經歷,在人聽,雖是莫名其妙,但是感謝神,祂完全能領會愛祂之人的『言外之音』,並且還深受感動呢!

四•救我死亡邊緣(5)

若按字面的意義看,大衛在此似乎與世人一樣,認為『人死如燈滅』人若死了,不僅身體化為塵土,並且靈魂也歸無有。人的思想、感情也停止活動了。這種解釋不僅不符合聖經的一貫教訓,並且也決非大衛的本意。因為實際上,大衛是相信靈魂存在,並且也相信靈魂在死後仍然活動的(參詩十六10∼11)。他這句禱告實際上是以最天真的態度和最聰明的方法,求神免他一死!他彷彿在婉轉地提醒神,管教他如同父親管教兒子,不但是為了兒子的益處,也是為了父親的榮耀。若是將兒子管教至死,對兒子而言,因罪大惡極,固然是罪有應得;但對父親而言,不能不說是榮耀有損,並且也是一大損失啊!至少從此以後父親將失去兒子環繞膝前,與父談笑、時時感謝的歡樂。相反地,若神能使他存活,將他從死亡邊緣救回,這將是他永遠紀念,不住向神感謝的題目!他似乎在對神說﹕『神啊!救我一命豈不更美?』

他在神面前如此天真,可看出他與神的關係真是十分親密,這真是我們在禱告中需要認真學習的。

五•擦我傷心眼淚(6)

夜闌人靜時,正是犯罪之人的心中,良心的聲音與魔鬼的聲音輪番騷擾之時。黑夜可怕,但此種心靈中的黑暗,其可怕豈止千百倍!大衛此時的心驚膽戰、悔恨交集,一夜在床上的荒唐,竟換來『每夜』在床上的痛苦。白日人們雖然看他生活如常,但夜深人靜,有誰知道他的唉哼有多重,有誰看見他的眼淚有多少(『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乃淚如泉湧的形容)!大衛單單將這些唉哼和眼淚呈現在神面前,求祂觀看。他這樣作,的確深深地打動了神的心,因為不久他發現『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8 ),他的心 也開始大大地釋放 了。

為了悔改而流的眼淚——是最能感動神的。可惜的是,罪人往往無淚,或是只有人看得見的眼淚,卻沒有神看為寶貴的秘密眼淚。大衛的眼淚之所以大大感動神,不是因為他眼淚的量多,乃是因他悔改的真誠。為罪所流的量多和秘密的眼淚,是誠實悔改的二個明顯記號。

六•領我脫離仇敵(7)

惡人犯罪縱或受苦,痛苦卻不沉重。但義人犯罪受苦卻不然,除了本身的痛苦外,還有惡人所沒有的心靈折磨——神和自我良心的責備,並且還有許多內外仇敵趁機出動攻擊!越是敬虔的人,這種痛苦也越沉重!大衛此時正是如此。在他身心飽受煎熬之時,他的眼睛仰望神,神卻一直沒有顯現,他的眼睛所不願見的仇敵,卻不請自來,他的眼睛所帶給他的,乃是憂愁和羞辱!

因犯罪而受苦的義人哪,請不要因此而灰心絕望,而應當為你能有這份『額外』的痛苦而堅強起來。要知道,海盜在汪洋大海上,決不會攻擊那些裝運垃圾的船隻;唯獨遇見了滿載金銀珍寶的船隻,他們是不會放過的,一定全力以赴的攻擊它!你的仇敵所以在你受苦時攻擊你,正是因為他們看見你心中有神的恩典,又見你有對神的敬畏;所以你當像先知彌迦一樣地勉勵自己說﹕『至於我,我要仰望耶和華,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應允我。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堙A耶和華卻作我的光。我要忍受耶和華的惱怒,因我得罪了祂。直等祂為我辨屈,為我申冤,祂必領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見祂的公義。那時我的仇敵……一看見這事,就被羞愧遮蓋……』(彌七 7∼10)。

II•因恕而笑(8∼10)

『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
因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
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
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大大驚惶;
他們必要退後,忽然羞愧。』

一•歡笑的根據(8∼9)

在這兩節聖經中,大衛兩次說『耶和華聽了我的……』,又說﹕『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可見不是外面的境遇忽然改善,乃是他突然在心靈深處意識到神聽了他的禱告,他也憑信心宣告這個事實!這才是他得著釋放的起點。他的歡笑是從內心開始的,因此是徹底的。大衛最深的痛苦,是由於他意識到他得罪了神,所以他一直認定神是他脫離痛苦的唯一出路。所以不住地向神哀求;當他意識到神聽了他的禱告,他最深的痛苦立刻就被最深的平安取代,其他一切的痛苦就算不得什麼了。所以對聖徒而言,苦與樂的根據都是屬靈的,都是很深的。

值得我們留心的是,大衛的認罪禱告是可『聽』的『哀哭的聲音』和『懇求』,不是啞口無言的『默禱』和無精打采的禱告。他的禱告有聲、有淚、有力,因為他的心中對神有信、有望、有愛;我們許多的禱告意識不到神的垂聽,其原因是否就是因為我們缺少了大衛的這種情意呢?

二•歡笑的宣告(10)

雖然令他『眼睛昏花』的敵人仍在眼前,但是他宣告說﹕『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因為他知道,仇敵出現,是因神離開了他;當神轉回時,他們當然必要退後了!『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抵擋我們呢』(羅八31)!

同時大衛也宣告,他願從此與罪惡一刀兩斷!所以他也說﹕『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 8 )!他 表示﹕願在今後過聖潔的生活。這個決心,一定蒙神悅納;這個決心,也是他能得到神的幫助,從此有了歡樂的保證。

尾語﹕

本詩對犯罪的痛苦後果,有很詳細和生動的描述,但是對罪惡本身的悔意卻並不突出,雖然如此,對神一顆赤子之心卻是真實的,所以仍然蒙神赦免眷顧。誰能說,我們每一次的悔改,都對罪惡已有完全的認識?我們只有感謝神說﹕『主耶和華阿,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詩一三 O 3 ∼ 4)。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