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悔罪的詩篇(2)


二•你是我藏身之處(第三十二篇)


I•蒙福的罪人(1∼2)

『得赦免其過,
遮蓋其罪的,
這人是有福的。
凡心堥S有詭詐,
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
這人是有福的。』

一•深明罪惡的本質

人若不認識什麼是罪,他怎能避免不犯罪?若要認識罪,必須從它的本質(真相)看,也就是說,從神的觀點看,而不是單從它的行為看,也就是說不從人的觀點來看。大衛在此所說有福的罪人,就是指那些對罪的本質有所領悟的罪人而言的。他們對罪的本質有以下四方面的認識﹕

(一)過( Transgression )——這字的意思是『越過了許可的界限』。所以 關鍵是『界限』,不是在『行為』。同樣的行為,在界限之內為美,越過界限便為罪。這個界限是什麼?就是神的律法。所以聖經說﹕『違背律法就是罪』(約壹三 4 )。亞當犯了什麼罪以致墮落?按聖經所說,只不過是吃了善惡樹 的果子而已。按人看來,似乎不是什麼壞事,何必大驚小怪?但問題是,這果子是『神吩咐不可吃的』(創二17),亞當卻大膽悖逆,故意越界,這不是大罪嗎?又如掃羅王親自獻祭這件事,按人看,似乎是一件好事,可是卻遭撒母耳斥責,並被神剝奪他的王位。為什麼?因為獻祭原是祭司的工作,他卻插手,『沒有遵守耶和華你神所吩咐你的命令』(撒上十三13)。也許我們會怪神,為什麼訂了律法作為人行為的界限?這豈不是剝奪了人行動的自由?不!神是絕對完美的,只有祂知道,人的活動在什麼範圍之內,才是美好,所以訂下了完美的界限,因此實際上,祂的律法就是真理,唯有曉得真理、遵行真理才有真自由(約八32)。

試想想,人間的許多災難痛苦,豈不都是因越界造成的嗎?例如人的性格、自尊原是好的,過份一點便成自大(中文的『臭』字,是由自大加上一點造成的),這樣的人,很難與人相處,他們若是成了領袖,必是暴君,轄下的百姓便無寧日了,人的其他個性,也往往都是過份一點,便成為自己和周圍之人的痛苦。

又如人的行為,取不該取之物,便是貪和偷;與自己妻室之外的女子有性關係,便是姦淫……這些行為越了界而成為罪,若在界限之內,原是好的。

(二)罪( Sin )——這字的意思是『不中目標』( missing the mark)。這 是指人沒有作神吩咐他作的。『過份』是罪,當作不作,也一樣是罪。所以經上說﹕『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四17)。許多人以為,人犯罪全是由於作了不該作的。為了不犯罪,他們為人的哲學是『多作多錯,少作少錯,不作不錯』。殊不知,有時不作不但也是錯,並且常常是更大之錯!也是最普遍的錯。例如見死不救,當說不說,夫妻彼此冷漠不語、父母對子女不予教養、子女對父母不孝……這些罪深入人間的每一個角落,氣痛苦有誰能免?

聖經指出,人最大的罪——最該作卻不作的事——共有二件﹕1.是不親近神,『偏行己路』(賽五三 6 ); 2.是不信耶穌,忽略救恩(約十六 6 ;來二 1) 。這個道理往往是人所最不瞭解的。按人是神所造,因此人的一生是有神造他的目的,可是人卻從不理會,一味偏行己路。若是父母出錢資助兒女出國留學,兒女卻在國外花天酒地,人人都認為這樣的兒女大逆不道,何況人將神造他的目的棄之不顧?

人墮落之後,神差遣他的獨生子耶穌降世,為人捨命贖罪,神將這麼大的救恩,白白賜給一切相信的人,人們當信卻不信,豈不是大罪?可以斷言,下地獄的人,真正反對耶穌的並不多,絕大多數都是因不信——當作不作而沉淪的。相信這也是最悔恨和最不可原諒自己的所在。

這個『罪』字,也含有『不合神的心』或『不夠神的標準』的意思。人對罪的認識之所以會模糊不清,乃是因為不明白『好』的標準是什麼。人人都有自己的標準,並且衡量自己的標準,往往又與衡量別人的不同。所以人間永遠是非不清。是非都不清,那媮棶|有平安的希望?其實這個困難,全是因人拒絕神的標準而造成的。唯有神的標準絕對正確,又因神是萬有的主宰,所以唯有祂的標準,才是衡量人道德行為的最高權威。人們只有採用神的標準來衡量自己和世人的行為,才能得到正確的結論。唯獨如此,才能找到解決人類問題的良法。

神的標準是什麼?祂既是絕對完美的神,祂的標準當然必定是絕對完美。這一點,祂是絕對不會變動的。因此,若是以人的標準來衡量,人就有好人或壞人之分,壞人被定罪,好人便會自高自大;但是以神的標準來衡量人,就沒有一個人能夠在祂面前自誇,都是『不及格』,不夠標準!在祂面前,『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賽六四 6 )。因此聖經說﹕『世 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不夠神的標準)』(羅三23),又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三10)。明白了這一點,就可以明白為什麼神要為人預備救恩;並且也可以明白『因信稱義』的道理。因為只有接受主耶穌的義——唯一夠神標準的義,我們才能與神和好啊(羅五 1 )!人與神和好了,人 與 人相處還有困難嗎?

(三)詭詐( Guilt )——這字的意思是指心思的邪惡與彎曲。詭詐的人,在 行為上看不出什麼惡跡,甚至根本沒有行為,但卻能使人受害極深。這種心思意的罪,是人性最可怕、最黑暗的一面,也是人人都有,是與生俱來的。因此人從小就會欺騙、假冒為善,這些都不需要別人教導;長大以後,便進一步會勾心鬥角、玩弄手段、借刀殺人,甚至笑娷瓣M,殺人不見血。請問,,縱或人們相聚一起能作到彼此互不侵犯,互相客客氣氣的地步,的各人都心懷詭詐,人們能有真平安嗎?法律能壓制惡行,但法律能消除詭詐嗎?人若不認識此罪,不除去此罪,人類社會仍然絕無光明的希望。所以神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所作的結果報應他』(耶十七 9 ∼10)。感謝神,人的詭詐瞞 不過祂,也逃脫不了祂的審判。

正因詭詐在人心中根深蒂固,又是如此可憎難防,所以罪人若能向神誠實,這人仍是神所喜悅和所願幫助的。

(四)罪孽( Inequity )——(原文與第一節的『罪』字( Sin )不同,但是 中文聖經都譯作罪)。這字的意思是『扭曲』( Crookedness )或是變形( deformity )。其性質與詭詐相似,所不同的是詭詐的惡深藏於心,罪孽乃是 著重在行為上的扭曲,使之變形。例如虛張聲勢、造謠曲解、顛倒是非等等。這種罪惡完全不理會公義和真理,反而為了自己的利益,隨從時勢與潮流,任意將公義和真理踏在腳下。所以在一個動亂的社會堙A這種罪孽的活動和禍害也特別猖獗。

根據以上四點,實在看見罪是個相當深奧的東西,只有藉著真理的光照,我們才能看清它的真相,若我們在犯罪之後,能像大衛一樣,在神面前對罪作一次溯本求源的思想,以致對自己犯罪的本質有了認識,這在神看來,必是可喜愛的,也一定是祂願幫助的。

二•深知罪惡的苦果

人犯罪之後,大多會有痛苦的感覺,只是時間久暫、程度深淺有所不同而已。一般而言,覺得罪果越苦的人越願悔改;不覺罪果苦的人,必定容易再去犯罪。這種痛苦感覺深淺不同的原因是什麼?乃是在於罪人對自己罪果認識程度的不同而產生的。

從本詩可以看出,大衛深深痛悔自己的罪,乃是他清楚地看見了,自己的罪行所產生嚴重的後果是何等可怕,他慶幸神竟用『赦免』、『遮蓋』、『不算』和『沒有』四種方法來恩待他、挽救他,這豈不是說明,他發現自己的罪行已經產生了四個可怕的後果嗎?他的這個認識,的確對我們十分有益,茲分別敘述如下﹕

(一)被定罪﹕他為被『赦免』快樂,可知他知道自己已被定罪。人犯了罪,若能一直逍遙法外,他就能生活如常、談笑風生;但是一旦知道自己難逃法網,並且已被定罪,他就必定垂頭喪氣,一心只盼法官從輕發落了。大衛是古時的一國之君,他犯了罪,有誰能、有誰敢定他的罪?更何況他所犯的罪,在當時一般君王看來,僅是『家常便飯』而已,甚至有的君王還以此為尊為榮?大衛為什麼獨獨不同,卻深以為苦?這是因為他深知,他已被他所信的神——萬王之王定罪了!他知道這位神『萬不以有罪為無罪,必要追討他的罪』(出三四 7 )!他怎能不懼怕?因此,當他知道神赦免他時,他怎能不稱自己是有福 的?

大衛的這個認識,完全正確,正是神盼望所有世人都當明白的。神無所不知,沒有一樣罪惡能瞞過祂的眼目;神是公義的主宰,沒有一樣罪惡能免除祂的審判與刑罰!神是不改變的,所以世上的罪人,若是沒有救恩,沒有一個能避免永遠的沉淪!正因如此,祂為了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使祂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使『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若是神不究察、不刑罰罪孽,神何必為人預備這麼淒慘地、需要祂愛子流血捨命的救恩?既然耶穌已為罪人流血贖罪,那麼接受耶穌為救主的人當然就會像保羅一樣歡呼﹕『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堛滿A就不定罪了』(羅八 1 )。

所以唯獨知道自己已經被神定罪的人,才能認真悔改;唯有認真悔改的人,才能體會赦免的喜樂。

(二)常顯露﹕大衛又為他的罪被『遮蓋』而歡喜,由此可知,他犯罪後,他的罪不斷地出現在他眼前騷擾他。他發現,罪行雖畢,但是那罪的影像卻沒有消失,仍時時出現在他心堙C他說﹕『我的罪常在我面前』(詩五一 3 );更 可怕的是,他還意識到神也『將他的罪孽擺在祂面前,將他的隱惡,擺在祂面光之中』(詩九十 8 )!啊,這罪並沒有死去,仍在不斷出現來折磨他,使他 日夜 不安,正如保羅所說﹕『罪又活了,我就死了』(羅七 9 )!有誰能制止 它在大衛心中活動?有誰能升到天上,使他的罪不致顯露在神的面前?無人能,他自己更是不能。可是他突然發現,神自己能,並且已為他作成了!神用什麼方法?神的方法就是將他的罪惡『遮蓋』起來,使它從此不能在罪人的心中和神的面前活動!啊,大衛的看見是多麼深遠,這豈不就是主耶穌救恩的奧秘嗎?神豈不正是以主耶穌的血和祂的義來遮蓋罪人嗎?雖然主的救恩在大衛的時代尚未成全,但是大衛因著信,『卻從遠處看見』了(來十一12)。

大衛這種被罪騷擾折磨的痛苦,是每一個罪人所共有的。人犯罪之後,罪行雖然停止,但是罪的意識卻仍一直存在心中。時間久了,只會變為潛意識或無意識,但是卻決不會從人的心中消失。反而會時時出現,騷擾罪人。特別是在他孤單時或危難時,它的活動更猖獗。所以犯罪的人有內咎,常常會疑神疑鬼、喜怒無常;有人因此縱樂,有人頹廢,常『在無可懼怕之處就大大害怕』(詩五三 4 )!有人怕黑暗、有人怕聲音、有人怕無聲……,因為這些都會使罪的 意識再次出現。所以從亞當以來,罪人犯罪以後,首先總是想方法來『遮蓋』自己的罪,使它不致顯露。亞當是用『樹葉裙』,結果毫無功效;今人是用忙碌、音響、縱慾等等來麻醉自己;有的甚至用各種方法來傷害自己,可是,這些仍然是『樹葉裙』,毫無功效,只會使人在痛苦中越陷越深,甚至完全崩潰,精神失常!

現代的人遠離神,任意放蕩,但精神病患者也越多,其原因就是在此。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唯獨惡人好像翻騰的海,不得平靜,其中的水,常湧出污穢和淤泥來。我的神說,惡人必不得平安』(賽五七20∼21)!有什麼人能使人的腦海平靜,有什麼方法能使人心底深處的意識不能湧現?無人能,只有神能!祂用什麼辦法?祂仍然也是用『遮蓋』的方法。亞當的『樹葉裙』不能遮蓋他的羞恥,感謝神,祂就親自『為亞當和他的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創三21),他們的羞辱就不再顯露了。這『皮子衣』是什麼?就是耶穌救贖宏恩的象徵,祂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以祂的血和祂的義來遮蓋一切相信祂的人。祂的血洒在我們心堙A又洒在神的寶座前,使撒旦和罪不再能控告我們(來十二22∼23);祂又將祂的義遮蓋我們,使我們因信稱義,得以與神和好,我們從此成為新造的人,一切都變成新的了(羅五1;林後五17)!

(三)算罪帳﹕大衛為神『不算』他為有罪而歡喜,顯然他曾一直懼怕神要向他『算罪帳』。我們沒有大衛這種神不與我們算帳的喜樂,是因為我們總是以為神大慈大悲,對我們的罪馬馬虎虎,決不會一件一件追究。這是多麼錯誤又害人的觀念!存這樣心的人,將神聖潔的性格完全抹殺了!試想,外科醫生在為病人開刀之前,尚且要將一切用具,一件一件地仔細消毒,消毒務必求徹底,更何況聖潔如同烈火的神(來十二29)?大衛曾禱告﹕『求神赦免我隱而未現的罪』(詩十九12),摩西也曾說﹕『神將我們的隱惡擺在祂面光之中』(詩九十 8 ),可見這兩位聖徒都怕神算罪帳。若是在地上的聖徒尚有這種懼怕 ,更何況將來在天上,面對神的聖潔大光之時?那時有什麼罪能在祂面前遁形隱藏?讓我們不要忘了,亞當只是因一次似乎是『小小的悖逆』而被定罪;也不要忘了,主曾親自警告過﹕『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太十二36)!難怪大衛看見了自己罪惡的真相,便大聲哀叫﹕『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詩三八 4 )!因此當神宣佈不與他 算罪帳時,他禁不住地大大歡喜起來,所以每一次神赦免我們的過犯時,我們都應有罪債勾消的喜樂,因為神說話算數,祂說『不算』,就真的永遠不算,從此決不再提!決不像我們四圍的人,他們雖說過『不算』,但仍然會不時的翻我們的『舊帳』,特別是在我們落在卑微失敗之中時,更是喜歡用這個方法來羞辱我們。

感謝神,人雖能赦免,卻永不遺忘( Man forgives, but never forgets ),但 神一赦免,祂就遺忘了(God forgives, also forgets)。

(四)有記錄﹕大衛又為神宣告他『心堥S有詭詐』而歡喜,其實『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誰能說自己心中沒有詭詐?更何況大衛明明知道自己心中有詭詐呢!可是神怎會說『沒有』了呢?神怎麼會在大衛心中找不到了呢?原來其秘密是,神已親自將大衛的詭詐塗抹和洗除了,當然從此就沒有了、再也找不到了。這是多麼稀奇的大喜樂啊!

這也是主耶穌的福音,帶給一切罪人的奇妙大喜樂。

按聖經啟示,人一生的所言所行,都在神的面前留下了記錄。啟示錄記載﹕將來『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啟二十12)!我們千萬不要以為這個啟示是虛構的。試想想,現今的人尚且能將別人的行為言語,以錄影機或錄音機一一秘密地記錄下來,更何況是全能的神?

其實我們的言行,豈止在神面前留下記錄而已?不也在我們腦海堹d下了相同的記錄?就如我們已論及的『罪的意識』,豈不就是一種記錄嗎?又如,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突然會有一些遺忘多年的事,或是幼年伴侶的倩影在我們的腦海出現,這豈不是我們過去的一切,都已列入檔案,保存在我們腦海中的明證嗎?這二個記錄,一個在天上的神那堙A記在案卷中;一個在地上,保存在我們腦海堙A所記錄的一切,都是絕對彼此相符的。所以當審判的時候,兩相對照,沒有一人能不開口認罪,因此在地獄中,決沒有一件『冤案』。

若是我們在人間的社會生活中,留下不良記錄,我們必定會日日沒有安寧,直到我們將這些壞記錄塗抹或勾消!但是誰能將我們心中的記錄和保存在天上那堛滌O錄塗抹或更改?先知耶利米形容這些記錄時說,它們『是用鐵筆、用金剛鑽記錄的,銘刻在他們心版上和壇角上』(耶十七 1 )——無論是留在人心 的記錄,或是留在神面前的記錄,都是難以塗改或消除,縱或我們上了天堂,我們那堹鄏陳u正的喜樂與平安?但是誰能將我們的壞記錄全然塗清呢?感謝神,祂願親自為我們作成這件不可能的事。祂藉著聖經告訴我們,祂仍然是藉著主耶穌為罪人流血捨命的救恩,為我成全了洗罪之方。祂告訴我們﹕『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 9)。

這真是罪人難以相信的好事,所以神說﹕『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賽一18)。

其實這也是神感到最歡樂的事。祂說﹕『我塗沒了你的過犯,像厚雲消散;我塗抹了你的罪惡,如薄雲滅沒,你當歸我,因我救贖了你!諸天哪,應當歌唱!因為耶和華作成這事!地的深處啊,應當歡呼!眾山應當發聲歌唱,樹林和其中所有的樹都當如此……』(賽四四22∼23)。神為此事如此歡喜,天地萬物為此齊聲歌唱,大衛知道自己的罪已被塗抹了,他能不歡樂嗎?可是讀者,你有過這樣的喜樂嗎?

三•深覺救恩之福

大衛對罪的本質以及罪的後果,都有很深刻的認識,這些固然是很重要,但若是他不清楚神的救恩是何等完備,他必是最痛苦的人。許多其他宗教虔誠信徒的悲哀也就是在這堙C越是虔誠的人,必定越瞭解罪的醜惡,以及它的可怕影響,因此若是不明白主耶穌救恩,就只能絕望地呼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24)?可是虔誠的大衛,他的反應恰恰相反,他越瞭解罪的可怕,他的喜樂越大,他乃是連連地歡呼『這人是有福的』!為什麼會如此?原來他還有一個其他宗教虔誠信徒所沒有的認識,就是他深刻地認識主耶穌的救恩!他發現神藉著主耶穌的救贖,似乎為罪人作了一些與祂自己本性相違反的事。原本是必被定罪的,祂竟『赦免』了;原本是極其明顯的,祂竟『遮蓋』起來了;原本是一定要清算的,祂竟永遠『不算』了;原本明明是存在的,祂竟說『沒有』了!神怎能違反祂的本性作事呢?當他再往深處思想時,他才恍然大悟,原來神為拯救罪人所作的一切,根本沒有違反祂的本性,反而是將祂自己的性格,更完美地、更充分地彰顯出來!啊,原來祂不單是滿有真理的神,祂也是滿有恩典的神!恩典與真理原是勢不兩立的,但在祂卻是並存合一的;祂不但藉著主耶穌的『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將祂生命的榮光表明出來(約一14∼18),並且祂還要在拯救罪人的大工上,將祂的恩典與真理,作一次最完美、最榮耀的發揮!所以『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但在我們得救的人卻是神的大能』(林前一18)!人的罪雖極大,但十字架的恩典更大!在十字架那堙A任何罪人都可因著悔改相信,得以與神和好,因為在那堙y慈愛與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彼此相親』(詩八五10)——天人完全合一了。

II•有禍的罪人(3∼4)

『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
因終日唉哼
而骨頭枯乾。
黑夜白日,
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
我的精液耗盡,
如同夏天的乾旱。』

本詩一至二節,是大衛向眾人見證『赦罪之樂』。第三至第七節是他述說他獲得這個見證的歷程。在這五節聖經中,有『我』字達十一次,『你』字有七次之多。這『赦罪之樂』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乃是他經過了神的教導,才明白和得著的。因此這經歷不單是他自己個人的,也是『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是一切罪人的『福音』。

不過,在三至四節,大衛首先指出,他這個見證,得來不易,因為他曾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經過了很大的痛苦,可是事後才發現,這些痛苦完全是冤枉受的,代價是白費的,他盼望一切罪人勿蹈他的覆轍。

他的經驗是﹕

一•罪使他愚頑

大衛說,他犯罪後,曾許久『閉口不認罪』!這是一句我們多麼熟悉的話!有膽犯罪,無膽認罪,豈不是人之常態嗎?甚至孩童做錯了事,要他承認『我錯了』,是何等的困難呢!原來像大衛這樣屬靈的人,也是『與我們一樣性情的人』(雅五17)。

為什麼在人犯罪之後,認罪是那麼困難麼?原來這是因撒旦已將牠的毒,在罪人心中遺留了下來。這個毒或是叫罪人驕傲狂妄,怨天尤人;或是叫人死要面子,假冒為善;或是叫人自卑懼怕、悲觀絕望;或是叫人自欺、妄想將功折罪……罪人的表現雖是形形色色,各有不同,實際上都是『被世界的神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林後四 4 ),所以罪人的性格就變成魔 鬼一樣,決不向 神 認 罪!這才是罪惡最可怕的一面啊!

二•愚頑苦倍增

當大衛閉口不認罪的時候,不但罪使他『終日唉哼』——魂(精神)痛苦,也使他『骨頭枯乾』——身體受苦,健康喪失(參詩篇第六篇解釋);此外更可怕的是,導致『神的手日夜在他身上沉重』——靈媯h苦,沒有一刻安寧!儘管他有吃有睡,縱使他尋歡作樂,他仍然終日萎靡不振,因為他為減輕罪惡所作的努力,都如同點滴雨水,被乾旱時太陽的炎熱,頃刻間化為烏有。他的心田,只是一片枯黃和荒涼!

按大衛的經驗看來,令他感到最擔當不起的,乃是『神的手』——靈堛熊h苦,這種痛苦不單是『沉重』,並且是『黑夜白日』都不離他身,他一日不認罪,神的手也一日不離開。是神的殘忍嗎?不是,不如說,這是罪人的愚頑,是神豐富的慈愛!因為祂的手,乃是要引他出離罪惡禍坑的手呀!這手日夜不離開罪人,祂的忍耐和寬容是多麼長久呢!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言,他深知自己最深的痛苦是出於『你的手』——神,這毋寧說,仍然是一個可喜的現象,因為許多受苦的罪人,連這一點也不知道呢。

III•蒙福的途徑(5∼7)

『我向你陳明我的罪,
不隱瞞我的惡。
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
你就赦免我的罪惡。
為此,凡虔誠人都當趁你可尋找的時候禱告你;
大水氾溢的時候,
必不能到他那堙C
你是我藏身之處;
你保佑我脫離苦難,
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

大衛閉口不認罪,大約共拖延了一年多之久。後來他終於不再顧惜他一國之君的尊嚴,也不想再用任何方法來逃避神的懲罰,決心向神開口認罪了。他悔改的決心是堅定的,所以他態度的改變是徹底的,他認罪的行動,實是一切誠心悔改的人所當效法的。

大衛認罪的方法、時間和福樂這三方面都有美好的見證。

一•認罪的方法(5)

許多信徒雖然也認罪,但是卻因方法不正確,以致沒有赦罪之樂。正確的方法是﹕

(一)態度主動﹕不是被別人驅使(雖然別人可提醒、甚至責備),乃是出於自己的決心而認罪,正如大衛一樣,是『我向你陳明……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正像路加福音十五章中的浪子,他的父親並沒有差遣僕人找他回頭,也沒有朋友催逼他回頭。他悔改,是因他自己『醒悟過來』(路十五10),悔改認罪。凡被外力驅使而認罪的人,都是對罪認識不清的,因此不可能有真正的悔改,當然也不可能有赦罪之樂。

(二)針對自我﹕大衛向神所說的,乃是『我的罪……我的惡……我的過犯……』,而不是像許多信徒在向神認罪時所說的﹕『我們的罪……我們的惡……』。面對醜惡的自我是很難堪的,但若不正視自我的污點,怎能將這些污點除去?

(三)應當仔細﹕『陳明』我的罪,意即不籠統,也不含混,乃像展覽罪行一樣,將它們逐一地擺在自己和神的面前。認罪若不仔細,實際等於沒有認,因為若是連自己都不知求神赦免什麼罪,叫神如何來赦免我們?

(四)務要徹底﹕在認罪時,肉體常會催迫我們急促地逃出這狼狽的境地,所以我們往往會將自己的罪輕描淡寫,倉促地過關,所以在認罪時,常會聽見這樣的話﹕『主啊,我是個敗壞的罪人,也是生活在一個充滿敗壞的世界堙K…』,似乎在他眼前,同時也出現千千萬萬與他一樣的罪人,以此原諒自己,並盼神不要單單注意他,因而從輕處罰他。大衛卻不是如此,他一經決定認罪,他就『不隱瞞』自己的惡,他不是將『蠓蟲……就濾出來,駱駝……倒吞下去』(太二三24),乃是大罪小罪全盤倒出、罪的枝葉和罪的老根全都拔起!他知道,認罪不是與神玩『捉迷藏』的遊戲,只將自己以為神已知的罪告訴祂,卻將自己以為神不知的罪藏起,讓祂發現時才告訴祂!他知道神是無所不知的,他若隱瞞自己的罪,只會愚弄自己,且招來神更大的忿怒。

(五)必須口認﹕神是無所不知的,為什麼祂一定要我們向祂開口認罪?若是我們在心媕q認,甚至閉口不認,我們的罪在祂眼中不也是一清二楚嗎?難道祂要藉我們向祂認罪,來羞辱我們並逞顯祂的威風?決非如此!祂要我們向祂認罪的目的,乃是要救我們從罪中出來。因為藉著認罪,一方面使我們對自己罪惡的醜惡真相,可以有清楚的認識;另一方面乃是使我們對祂有清楚明確的信心。唯獨如此,我們才有清楚地赦罪之樂,並且從此以後,在對祂的敬畏上,以及在聖潔的生活上有所長進。

所以無論犯了什麼罪,當我們受了神的光照以後,都必須向神開口承認並求祂赦免。這在神看來,是不可少的。從前有一個傳奇故事﹕據說在某地禮拜堂的一次聚會時,牧師發現有一位長得極其英俊的青年在他的會眾之中。聚會完畢之後,這青年留下來,與牧師談話。他將自己所犯的許多駭人聽聞的罪,一一說了出來,令牧師聽後都驚慄不已。牧師對他說﹕

『從你作這麼多的事看來,你一定是活了很長的歲月了。』
『是的,我名叫「明亮之星」(Lucifer,賽十四12),從時間的開始,我就已 經從天上墜落了。』這青年回答道。
『雖然如此,』牧師說﹕『你只要向神說﹕我為自己的罪感到很難過,並向祂說你願悔改,神仍然會赦免像你這樣的罪人的!』
這時,那青年定睛注視牧師片時,然後起來,一聲不響地走了。他就是不能、也不願向神承認自己的罪!難怪魔鬼永遠沉淪的命運是已經注定了。

所以,真正的悔改,不但要知道自己的罪,為自己的罪痛悔,甚至有時還得向被我們得罪的人認罪,但是有以上這一切還是不夠的,還必須向神開口認罪求赦!這種真誠悔改的心,是神決不輕看的,所以當大衛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請注意這句話的英文時式是將來式,I said, I will confess … …),他的話尚未出口,但是他的心卻立時感到神已經赦免他了!因『你就赦免』這句話的時式,是過去式(and you forgave)。由此看來,神的手雖然日 夜在大衛身上沉重,但祂的心卻是充滿了善意和慈愛的啊!神如此管教罪人的方法,若是被今日的父母、教師和輔導員所普遍學習並運用,將會給家庭、社會和國家帶來多大的福樂呢!

二•認罪的時間(6)

大衛發現自己認罪前後的心情,真是天壤之別。因此他一方面痛恨自己,為何不早早認罪;但是他也一方面慶幸自己仍是在『神可尋找的時候』,獻上了認罪的禱告,仍然得了赦罪之恩。否則,他真是不敢設想,其後果將是多麼的可怕。為此,他根據自己的經歷,特別奉勸一切虔誠人,悔改認罪,務必要抓住『神可尋找的時候』,究竟這是什麼時候呢?這就是神所啟示的﹕『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時候』(林後六 2 )!換言之,認罪當越 早 越好!在大衛看來,虔誠人( Godly man ,意即像神的人)——靈性高超的 人,也會有犯罪和不認罪的危險,其中危險性更大的,乃是不及時認罪,以致終於落在神的審判中,彷彿像一般不信的世人一樣。這將會令他自己和神一同受到多大的羞辱?又是會令多少人惋惜和跌倒的事呢!想到這堙A大衛是否為自己捏一把冷汗呢?

三•認罪的福樂(7)

大衛嘗了赦免之樂後,他思想這赦罪之樂,覺得實在太奇妙、太美好了,因而大大向神稱頌讚美!

(一)最放心之樂——他發現這位恨惡罪惡的聖潔之神、審判罪惡的公義之神,必按律法懲治罪惡的真理之神,如今竟成了他這罪人『藏身之處』!有什麼地方比這『藏身之所』更安全?有什麼喜樂比這個喜樂更完全?

最令我們感謝不盡的就是雖然世上的罪人種類繁多,但是神卻不是為不同的罪人,預備了各種不同等級的『藏身之處』,祂所預備的只有這一個『最高級』的所在,任何罪人,只要肯來投靠,祂都願意接納和護庇。更奇妙的是,這樣一個絕對安全的『藏身之處』,一直離罪人不遠,罪人只要肯來,就一定可以進來,決沒有找不到、或是進不了的困難。正如從前神為以色列人所預備的六個逃城,是平均分佈在以色列境內的,使各地被尋仇者追趕逃命的人,都能很容易地逃奔其中,受到庇護(民三五14)!神這樣完美而周詳的恩典,罪人怎能不感激滿懷的稱頌!

(二)最動人之樂——大衛因為知道自己已經有了最安全的藏身之處,所以他滿懷信心地讚美神說﹕『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所謂『保佑』(preserve),亦含有『支持』或『保存』的意思。所以大衛在此並不是說,他向神一認了罪,神立刻就將他從身體的疾病,和環境的困難中救出來了。他的意思乃是說,縱或他還有肉體和環境的困難,但是他的靈已得著了釋放,且得著了力量。彷彿將他『高舉在磐石上』,使他『現在得以昂首,高過四面的仇敵』(詩二七 5 ∼ 6),神並且又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他』。

保羅在羅馬書告訴我們,罪的確為罪人帶來『四面的仇敵』,神在基督堙A的確給悔改的罪人一首『四面的樂歌』﹕

1.罪使人絕望無助,但有神親自來幫助,因此能歡唱﹕『誰能抵擋我們呢』(羅八31∼32)?!

2.罪使人被魔鬼控告,但是神稱我們為義,因此能歡唱﹕『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羅八33)?!

3.罪使人被律法定罪,但是神使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因此我們能歡唱﹕『誰能定我們的罪呢』(羅八34)?!

4.罪使人與神隔絕,但是神藉祂愛子死在十字架,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使我得以來到祂面前,因此我們能歡唱﹕『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羅八35;參來十19∼20)。這四面環繞罪人的得救樂歌,不但是他得救之時唱,也是他進入永世之後,將不住歡唱的!並且不但是蒙恩之人要歡唱,也是眾天使一齊歡唱的。因為主耶穌說﹕『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的眾天使,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路十五 7 ∼10)!撒旦沒有救恩,眾天使沒有墮落,難怪 天使不能不 因罪人如此蒙愛而稀奇謳歌!

『得救的樂歌』( Songs of deliverance ),又可譯為『拯救之歌』,這『歌 』字是多數字,因此信徒蒙拯救之恩,不是僅僅一二次而已,乃是多次的,因此他們的樂歌是有許多次和許多首的,除了歡唱神將我們從罪坑中多次救出來之外,還要多次歡唱神將我們從試煉痛苦中救出來,並且最後,當我們臨近死門之時,我們仍能謳歌,因為祂終於將我們從罪惡的世界中拯救出來了!

因此,當我們抵達天堂之時,必會歡呼﹕『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八37)!

IV•嚴重的警告(8∼11)

『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
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
你不可像那無知的騾馬,
必用嚼環轡頭勒住他,
不然就不能馴服。
惡人必多受苦楚,
唯獨倚靠耶和華的,
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
你們義人應當靠耶和華歡喜快樂;
你們心堨羲蔽漱H都當歡呼。』

這一段話的語氣大大改變,由歡呼赦罪之樂,突然變為嚴厲的警告。不少聖經學者認為,這段話是大衛根據自己的經驗,警告其他罪人,不要強項悖逆而言,但是根據上下文的一貫意義看,將這段話解釋為神對大衛和其他罪人的警告,似乎更加恰當。我們不可忘記,詩篇都是聖徒靈交的記錄。所謂『靈交』,並非只是一條由下而上的(祈禱的)『單行道』,乃是一條既有由下而上,也有由上而下的(聖靈的微聲)的『雙行道』(參創二八13;約一51)。由於赦 罪之樂是如此大、恩典是如此深、得來卻是如此地『容易』,就難免使得有些罪人產生錯覺,以為『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羅六 1 );甚至也可能 會令一些行為正直的人,為了嘗嘗這赦罪之樂,而有故意去犯罪的危險。因此事實上,罪人得了赦罪之後,也真需要有這樣嚴重的警告。

寬恕應產生感激,感激應產生一顆討所愛者喜悅的心!可惜的是,罪人在得了赦罪之恩以後,對神的反應並非都是如此,因此神在此預先說明,使人知道此後學習的方向,過一個合神心意的生活。

一•兩種不同的生活態度(8∼9)

人生的成敗和福禍,其決定因素不在於人的天資和努力,也不在於機遇和財勢,乃是在於人對待神的態度如何。這是神一貫所強調的。這也是神盼望一個蒙了赦免的人,所必須牢記的。在此,神將正確的和錯誤的態度都指示出來,叫人知所選擇﹕

(一)正確的態度——順從神『眼睛的引導』( 8 )。人生是一個旅程,每一 天應當都是向最終目標的接近!但是人天性的困難是﹕『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賽五三 6 )人犯罪就是人生方向錯誤的必然結果。若是已蒙神 從錯路挽回,此後豈不應當步步謹慎,免得再入歧途?但是究竟什麼是『當行的路』呢?對已經赦免的人來說,這仍然是一個無法明白的難題!所以神應許說﹕『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試想想,對一個常常迷路的人而言,有這樣一位全能、全知的神向他作了這樣寶貴的應許,這豈不應當是令他感激涕零對事嗎?神又進一步說,祂引導人走當走之路的方法是﹕『我要用我的眼睛引導你』(I will guide you with my eye——中文聖經譯作『我要定睛在你 身上勸戒你』)。這句話似乎很玄奧,其實其含意非常甘美,也是神在我們日常生活中, 祂最喜歡用來引導我們行路的方法。

按我們身上有許多不同的器官,但是沒有一個器官的『傳神』力,是超過我們的眼睛的。眼睛能說出許許多多『無聲勝有聲』的言語。它能表達喜樂和懼怕、愉快和悲哀,又能表達鼓勵和威脅、愛意和惱怒……所以眼睛常是一個奇妙的引導者。但是眼睛的引導是愛的引導,總是常常用來引導我們所愛之人的,因為它是只有愛人才能體會的。我們對關係生疏的人,決不會用這種方法,若是引導這種人,我們就必須用手和言語的方法,不然就毫無功效。

因此,神對大衛說﹕『我要用我的眼睛引導你』,在這句話堙A實在隱藏了祂許多的美意!祂是何等盼望大衛以及一切信徒,在每一次認罪悔改之後,能更多瞭解祂的愛,也更多愛祂,以致能按祂的心意行事為人!

那麼到底『神的眼睛』是什麼意思呢?筆者認為,這乃是指神的聖靈而言的(參亞四 2、 6 、10)。因此這句話的意思,乃是指神盼望人在蒙赦免之後,在 日常生活中,要學習體貼聖靈,按著聖靈的感動行事為人(羅八 5∼ 6 )。這 才 是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蒙神喜悅所不可少的態度。

從聖經的啟示可知,神常用三種方法來引導祂的兒女﹕

1.用口——祂的話(聖經)。主說﹕『人活著不是單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堜狴X的一切話』(太四 4 );大衛也說﹕『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 光』(詩一一九 105 )。因此人若是不熟讀聖經,不遵行聖經的教訓,就很難 明白神的旨意,人生的路必定是模糊不清的。

2.用手——環境。雖然我們熟習聖經,但是聖經似乎不能完全解釋我們人生遇到的所有難題,我們也無力左右自己人生的境遇。相反地,我們卻時時受到我們四周的人與事的影響和支配。其實,我們的環境和遭遇,沒有一樣不是掌握在全能神的手中,祂使『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所以我們人生旅程中的變遷,常是意味著,這是神的手在引導我們。例如舊約時代的約瑟下到埃及,按人看,是被他的哥哥們所賣,但是後來約瑟才發現﹕『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這是神的手在暗中引導了他(創四五 6 )。

3.用眼——聖靈的感動。這種引導是最親密的,也是日常生活中最多的。因為神用祂的話引導我們時,常是在我們人生旅途遇到危機之時,那時我們心中感到困惑迷茫,彷彿在黑夜媞N索,不知何從?於是我們來到神的面前求助,祂就以祂的話作我們的『腳前燈』和『路上光』,頓時點明我們當走的路。可是,在我們人生的過程堙A並不會天天都有危機,我們絕大多數的日子,都是平平淡淡、忙忙碌碌地生活,我們既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讀經,神也沒有在聖經堙A為我們每日的生活留下了『作息表』;我們的環境也不是經常不斷地變遷,絕大多的時候,所作的是一樣的事,所遇見的是同樣的人,因此,似乎也看不見神的手常有新的引導;那麼,這是否說,在我們平凡的日子堙A祂就不引導我們,任憑我們獨來獨往,天天過著機械式的無聊生活呢?不!祂願我們的一生都與祂同行,祂希望我們每一天都在祂的愛中生活!因此祂在我們平常的日子,常用『眼睛來引導我們』,但願我們的一言一行都能按祂的『眼色』行事,『不要使聖靈擔憂』,『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更不可『抗拒聖靈』(弗四30;帖前五19;徒七51;加五17)。若是果能如此,我們日常生活的細小和平淡的事,都會成了與神心心相交的機會,也都成了祂的滿足和我們的喜樂,這樣的日子才是神的愛子所當有的樣式。所以聖經上說﹕『凡被神的靈引導的, 都是神的兒子』(羅八14)。

(二)不當的態度——如同無知的騾馬( 9 )。世上作兒女的,有的只需父母 眼睛一瞥,或是一句輕聲的言語,就知遵命而行;但是有的卻必須大聲叱責, 甚至掌擊鞭打才能就範屈從。其實沒有一個父母是喜歡用強烈手段教導兒女的,但是有時被兒女的倔強愚昧所迫,不得不用這個辦法。神對祂的兒女也是如此!所以在此神提醒我們,『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以致逼使祂用『嚼環』和『轡頭』來使我們馴服。可惜的是,今日神的兒女們能順從神眼睛引導的很少,『 必用嚼環轡頭勒住』的, 比比皆是。

什麼是『嚼環』和『轡頭』?我們常見的,大約有下列四種類型﹕

1.規條(加三23∼24)﹕許多基督徒行事為人,從來不懂什麼叫作『按著心靈的新樣』,只是知道『按著儀文的舊樣』(羅七 6 )。無論是作禮拜、讀經、 祈禱或是捐獻,都是按著教規條文而行,若是離了教規條文,他們就沒有宗教 的生活。因此有些基督徒,信主地年,離了『祈禱文』就不會禱告;除了作禮拜,就沒有靈修生活;雖有『固定』的月捐,卻不懂什麼叫作『樂捐的厚恩』(林後八 2 );信仰生活完全受律法的捆綁,如同奴僕一樣,沒有一點喜樂和 自由。可是這種基督徒,有時的表現似乎又完全相反,行事為人又似乎非常自由,例如有人經常酗酒,他卻還能洋洋得意的說﹕『為什麼不可以喝酒!不是連耶穌也以水變酒,保羅也勸提摩太喝酒嗎?』又有人說﹕『為什麼不可打麻將?聖經那堸O載了這樣的話』……說這樣話的人,豈不是甘心把自己放在律法的軛下,將自己當作奴僕像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一樣麼? 

2.災難﹕有些基督徒是只有在災難,才會傾心禱告、火熱追求和殷勤事奉主的;一旦災難過去,很快就會將這一切拋棄,一心貪愛世界去了。因此神對待他,只好像祂對待古時的雅各一樣,必須用災難來保守他常在神的愛中。

3.捆綁﹕又有些基督徒,經年累月地被他最厭煩的人或事纏擾,一直不得脫身;也有人被責任一直壓著,天天透不過氣來,越是掙扎,越是痛苦;只有忍受,才能生存。為什麼神不解救他們?原來這是神不得不給他們的強迫訓練啊!

4.死亡﹕亦有些基督徒,對一切的勸勉都不予理會,雖有困難和捆綁,他也麻木不仁;只有當死亡的信息臨頭時,他才肯醒悟,願意回到神的懷中。他不接受神愛的吸引,必須神用鐵鍊拴住而行的基督徒,卻是為數不少呢,看來這還是最有效的『嚼環』和『轡頭』吧!

二•兩種不同的生活經歷(10)

兩種不同的生活態度,必然產生兩種不同的生活經歷,這兩個經歷,不但是不同,並且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第一個對比﹕『惡人』——『倚靠耶和華的人』。『惡人』顯然是指性格和生命的敗壞而言,惡人是怎麼來的?乃是由不倚靠神而來的。離神越遠,必越來越惡,性格和生命越加敗壞!義人是怎麼樣的人?他們原是與惡人一樣的人,只是他們願倚靠神,所以神能使他們成義,越親近神,他們也必越來越義,性格和生命越變越好!神這樣不厭其煩地、重複指出人的善惡和福禍根源——不在人的行為,乃在乎人對祂的態度,其原因乃是因為,這個道理是世人難以接受和難以瞭解的緣故,但是這卻是人類一切困難的癥結所在啊!

請想想,神是美善的源頭,若不倚靠神,人的智慧怎能分辨善惡?神又是能力的源頭,不倚靠神,人那有能力行善拒惡?不倚靠神,無疑是人內心的破口,各樣的邪惡就如洪水,破堤而入,一發不可收拾了。倚靠神是什麼意思?不僅是倚靠祂的應許和警告,更是指依靠祂的自己。祂的警告和應許,可以使人拒惡行善,祂的自己卻可將人的生命性格改變得像祂!這樣的人,豈不是會越來越美好嗎?

(二)第二個對比﹕『多受苦楚』——『有慈愛四面環繞』。乍看之下,惡人似乎是常享安逸的怎麼神卻說他們『必多受苦楚』呢?這個問題,必須深入思想,我們才能領悟。真正的福樂並不是身體的享受,乃是內心的滿足。昔日,曾有許多人問大衛﹕倚靠神有什麼好處?大衛回答得真好,他說﹕『神使我心塈祤痋A勝過那豐收五榖新酒的人』(詩四 5 ∼ 6 ),他知道真正的喜樂是『 心堙z的,並且是只有神才能給的。不倚靠神的人,必定是倚靠世上的名利富貴等等,既會動搖,又會改變的東西,我們的倚靠在那堙A我們的安息根基就在那堙F若是所靠的根基是會動搖的,又是會變質的,這樣的人豈不是『必多受苦楚』嗎?更不要說將來所要受的永遠痛苦了。所以俗語說得好﹕『百萬富翁,很少是歡笑的』( Millionaires seldom smile )。

那麼為什麼不是說倚靠神的人『必有大喜樂』,而是『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呢?按『慈愛』( mercy)這字,乃是指既有慈憐(pity),又有愛顧(love )的意思。因此這句話顯然指出,這些原來都是既軟弱又敗壞的人,按理他們的一生更該『多受苦楚』的,可是因為他們倚靠神,他們的苦楚卻變為享受神慈愛的福樂了。

神的『慈愛四面環繞』,顯然是表明神的慈愛足夠我們解決一切困難,且大高我們一切困難。無論是出於我們自己的,或是世界來的,對倚靠神的人來說,都成了蒙愛的經歷。所以耶利米說﹕『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耶十七 7 ∼ 8)。

三•神對義人的盼望(11 )

『應當……歡喜快樂……都當歡呼(或譯作歌唱)』,義人太缺少喜樂的見證了,因此神兩次大聲呼喚﹕應當喜樂!缺少喜樂,的確是古今聖徒常有的缺點。不錯,我們因信靠主,有了永遠的盼望,在今世也常有。蒙神拯救的經驗,但是我們『在世上有苦難』(約十六33),似乎苦難比不信的人更多!不僅環境的困難不絕,還要不住地忍受『罪人的頂撞』(來十二 3 );除此之外,有 時我們還或像那浪子的哥哥一樣,暗暗抱怨天父﹕『我服事你多年……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路十五29)。啊,我們是何等羨慕犯罪與認罪之後,被『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的滋味呢!

神知道義人越愛主,越難在這世界找到快樂;越愛主,也越少能有赦罪之樂。雖然如此,愛主之人仍然應當是這世界最喜樂的人,也應該是喜樂最大的人。為什麼?因為神已將一個最豐富、最美好的喜樂泉源,給了一切愛主之人,且是專門給他們的,這個泉源就是祂自己!因此,當愛主之人,在世界和自己那堻ㄖ鉹ㄗ麭葝眳氶A仍有一個喜樂的秘訣,就是﹕『在主堻葝痋z——『靠耶和華喜樂』應譯為『在主堻葝痋z(Rejoice in the Lord)!

因此,義人只要透過祂來看世界的痛苦和罪人的頂撞,這些痛苦和頂撞立刻就會變成為榮耀的喜樂!因為知道『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四17)!義人透過祂來看浪子,就不會羨慕浪子回頭的喜樂。因為他不曾浪費天父的貲財,又能『常和天父同在,天父一切所有的,都是他的』(路十五31)。保羅就是因得了這個秘訣,所以能在坐監之時『大大喜樂』(腓四10),就是到了面對死刑時,他仍然能夠高歌﹕『那美好的杖,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今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 7∼ 8 )!這種喜樂是何等榮耀!

神知道聖徒缺少喜樂,祂不願聖徒只是到了天堂以後才喜樂,所以祂盼望聖徒今日在地上就喜樂。因此祂已將自己給了我們。可是,祂實在是盼望聖徒在今世,時時喜樂、事事喜樂,從今日開始,永遠喜樂!

來,讓我們響應祂的提醒,一同高呼﹕

『你們義人應當靠耶和華歡喜快樂!
你們心堨羲蔽漱H,都當歡呼!』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