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悔罪的詩(3)


三•憂傷破碎的心(第五十一篇)



I•求主赦罪(1∼6)

大衛這一段悔改的禱告,是所有認罪詩中最優美、最感動人的。他對自己罪行的痛悔是如此地真摯,他盼望神的赦免是如此的迫切,這些深刻而又熱烈的感情,都化為傾心吐膽的禱告,獻在神的面前。因此,他的這首詩,實在是一切誠心認罪悔改的人,應當認真學習的。

一•承認罪的可怕(1∼3)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
按你豐盛的慈悲
塗抹我的過犯。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
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一)面對己罪

一般人犯罪之後,總是將罪咎歸諸環境和別人。但是大衛卻在這三節聖經中,五次提及﹕『我的過犯……我的罪……』。將罪咎歸給環境和別人,雖然只會使人在罪中越陷越深,至終召來更大的痛苦,但是卻可有表面的平安;面對面地正視自己的罪,卻會使我們覺得羞恥、難堪,以致在人和神的面前,都抬不起頭來,這種經驗是十分痛苦的。然而事實上,當我們有這種痛苦的時候,正是離神最近的時候!正如一個人的身體,有了不適和痛苦的感覺,便會適時地去醫生那堙A尋求醫治;最可怕的是,人有了致命的疾病,卻沒有疼痛和不適的感覺,這樣的人,還能有免死的希望嗎?主耶穌曾指著那『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的稅吏說,他要比那自以為義的法利賽人『倒算為義了』(路十八 9 ∼14)。所以主說﹕『哀 痛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五 4 )。為什麼今日信徒中,得知赦 免之樂的人很少?請看多少人為罪憂傷便知其原因了。

(二)只求除罪

這三節聖經中,大衛三次求神除去他的罪。他所注意的,是如何能早早的,徹底地將它除去才好!可見他心靈的深處,感到最可怕的,不是因犯罪而來的損失,甚至也不是地獄的苦刑,乃是罪的本身!所以他求神將他的罪『塗抹……洗除淨盡……潔除……』——意即用手『擦去』;若是擦不淨,就用水『洗除』;若是水洗不盡,就求神用火『潔除』!總之,他求神不惜用一切方法,他願付出一切代價,忍受一切痛苦,只要能將罪從他身上完全除去!

他為什麼求神千方百計地除去他的罪?不錯,這是由於他深深地認識罪是他痛苦的根源,但是更重要的原因,乃是因為他知道,罪一日不除,他就一日無法與他所愛的神親近,這樣,他生活的一切福樂,也從此斷絕了。從大衛的認罪禱告中,閃耀著對神何等真摯的感情啊!

(三)專賴主愛

由於他深深意識到罪惡的深重,他覺得自己非同一般的罪人,乃是『罪人中的罪魁』,他必須神『按祂慈愛憐恤』對待他,他才有希望。『慈愛憐恤』有譯作『永不消滅的愛』( unfailing love),亦有譯作『柔和的仁慈』(tender mercy )。他知道這是從世人那堨羶楔]得不到的。世人雖然自己是罪人,但 因他的罪行已經暴露出來了,大家對他的愛心不但是消失了,他們對他的心腸,也會變為鄙視和殘忍的;只有神有不死之愛,只有神有溫柔和仁慈。因此只有神是他唯一的希望和避難所。

他又求神『按祂豐盛的慈悲』除去他的罪。『豐盛的慈悲』(The multitude of your mercies)意即無限無量的慈愛。感謝神,祂的慈愛,不但性質是最美 的,其數量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也是無法計算的。大衛就是求神以這樣無限的愛來除去他的罪,可見他看見自己的罪,實在是太深重了。

(四)謙卑認罪

大衛向神說﹕『我知道我的罪,我的罪常在我面前』,這一句話是多麼可愛呢?許多人犯了罪,卻不知道自己犯的是什麼罪,更不知道他的罪對他的生命產生了何等嚴重的影響;有人雖然知道自己的罪,卻不肯開口向神說﹕『我知道我的罪』!大衛能如此向神認罪,這個禱告正是從謙卑的心發出來的。經上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堣F』(約壹一8)。

二•認罪的可怕(4)

『我向你犯罪,唯獨得罪了你,
在你眼前行了這惡,
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
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大衛又認識到自己的罪行,極其可惡。他對自己的罪,有常人所沒有的三種看法﹕

(一)冒犯真神﹕『我向你犯罪,唯獨得罪了你』。所謂『唯獨』的意思,乃是『主要』或『重心所在』的意思。他不是說,他未曾得罪拔示巴和烏利亞,他認為他罪行最嚴重的地方乃是得罪了神。不像一般人,總以為罪行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問題,只要對別人沒有造成什麼損害,他就可以自慰,認為自己並不太壞。其實大衛的看法才是正確的。因為第一,神是萬物的創造者,得罪按祂形像而造的人,豈不就得罪了祂嗎?正如苦待骨肉弟兄,豈不就是得罪了父母嗎?第二,律法是神所設立的,人犯罪犯法,豈不就得罪祂嗎?

人犯罪沒有損害別人就不算罪嗎?請問,一個出賣國家的叛徒,縱使他的行動失敗,沒有給國家帶來太大的損害,他的罪豈不一樣也要受到國家的制裁嗎?我們不可忘記,每一個罪,都是反叛神的行動啊!

(二)神前作惡﹕人犯罪,大半都在暗中行事,因為撒旦迷惑人,使人以為自己所行的,是無人知道,連神也察覺不到!大衛當初也受到這樣的愚弄。但是現在他覺悟了,原來他是『在神眼前』行惡!正如一個罪犯,竟敢公然在法官的面前殺人放火一般。當他想到,神的眼睛一直在他身上,他犯罪的意念、動作,以及犯罪以後種種陰謀,都一一看得清清楚楚,他想到自己竟如此膽大包天,怎能不戰慄呢!

(三)接受宣判﹕想到自己罪行如此嚴重與可惡,因此大衛願意俯首接受神的宣判,他決不為自己申辯。因為他知道,如果神不懲罰他,神的『公義』和『清正』將被他破壞了。像大衛這樣,在悔恨認罪時,不想減輕自己的罪責,仍然以神的榮耀為念的人,是多麼稀少啊!

大衛的這種悔改態度,是絕對真誠的,所以後來他的兒子押沙龍叛變,起來尋索他的命,甚至狂人示每也趁機辱罵他、羞辱他的時候,他周圍的勇士們個個都忿怒填胸、難以容忍,但大衛仍然能默默忍受,為什麼?因為他知道﹕『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撒下十六11)。他悔改的真誠,不僅是表現在向神禱告言詞的懇切堙A更是在實際生活中,有謙卑為人的態度,完全地證明出來了。因此悔改若沒有使悔改者更加謙卑,這人的悔改仍是虛假的。

三•認識罪的根深(5∼6)

『我是在罪孽堨耵滿A
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你所喜愛的是內婺蛫瞗A
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慧。』

大衛的禱告越進越深,他現在逐漸瞭解到,他犯罪的根源是極深、極細微的。他發現他的罪根有三﹕

(一)天生的罪性﹕『我是在罪孽堨耵滿A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這句話並不是指他是由他母親犯罪生下來的,乃是指他認識到自己是一個天生的罪人。雖然按人來看,他與眾人不同,他有才幹、權勢、王位——這是神所賜給他的恩典;但實際上,他現在知道,他與一切人一樣,是一個天生的罪人,若說他與別人真有所不同,那就是他濫用了神的恩典,將神的恩典作為他犯罪的本錢!他辜負了主恩,罪大惡極!

人『生而有罪』,即所謂人的『原罪』,是聖經中一個很重要的啟示,大衛發現了這個事實,所以令他感到自己『無可救藥』,只有謙卑地仰望神的救恩。世人如今拒絕了這個真理,所以不肯接受主耶穌的救贖,以致人類的痛苦始終不能解除。

其實這個真理,至為明顯,到處都可以找到證據。首先,只要翻開人類的歷史,我們就不難發現,幾乎每一頁都是人性敗壞的記錄。再者,若是觀察我們四周的人,也沒有一個沒有天性的敗壞,其實他們只不過是我們的鏡子而已。從他們可以使我們看見,自己也是一樣敗壞的人(箴二七19;太七 3∼ 5 )。我 們每一個人都知道自己有犯罪的傾向,並且也時時感到它的力量難以抗拒;但是要我們行善學好,卻是那麼困難。可以說,我們的一切良善,沒有一樣不是經過一番努力才能獲得;但是犯罪作惡,卻是輕而易舉,常是『無師自通』。所以俗語說﹕『從善若登,從惡若崩』!

若是一棵樹,所有的果子都是酸澀不堪,我們就可斷定這樹的生命不好;若是一條溪水,日日夜夜流出苦水,我們便斷言,它的泉源有了問題!照樣,當我們看見,人類的社會雖然變遷,政府雖然不同,但是罪惡卻是日日夜夜,世世代代地層出不窮,我們豈不一樣地可以斷言﹕這是人的生命有了毛病(罪)嗎?不錯,人的作為可能時好時壞,人類的歷史,也會有短暫平安的時候,但是,這不過是大痲瘋的癥兆暫時沒有顯露出來而已,遲早是一定會發作出來的,因為病毒是在血液之中——罪在人性之中啊。

(二)堶悸滌暋D﹕大衛又發現,他外面的罪惡,是由於他堶悼X了問題而產生的;重大的罪,是由細微的放鬆造成的。在他犯罪之前,他早已不得神的喜悅了,因為他沒有『保守自己的心』活在神的面前。犯罪那天,『太陽平西』他才從床上起來;既從床上起來,卻不辦理國家大事,反而在王宮平頂遊行,並窺探婦女沐浴;這樣鬆懈的心靈,怎能不犯罪跌倒呢?

如今他已經跌倒了,他能作什麼?他只能作的就是,在那媔^倒,從那堸_來。以『內婺蛫瞗z來討神的喜悅;以仰望神的教導,使他『隱密處』——靈的深處——有神的智慧,去度餘下的光陰。

但願我們能像大衛一樣,知道犯罪的根源是出於天性和內心的疏忽,時時謹慎,仰望神的力量去度每天的光陰。

II•求主恢復(7∼19)

神的兒女若是犯了罪,他不是單求赦罪免罰,更當從此靠主重新作人,抱著『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的決心,面對將來。因此大衛在懇求赦罪之後,進一步求神恢復他。在這一段中,他求兩方面的恢復﹕1.生活的恢復;2.見證的恢復。

一•生活的恢復(7∼12)

『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
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
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
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
使我堶戚奐s有正直的靈。
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
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
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

大衛這一段所求的,注重聖徒正常屬靈生活根基的重建。如他在第六節所說的,使他『內堙z的和『在我隱密處』的力量,重新恢復過來。這根基有四方面﹕

(一)潔淨比血更白( 7 )。大衛為什麼不去祭司面前,求祭司為他行潔淨之 禮,卻單單求神『用牛膝草潔淨』他?按利未記十四章所說,只有長大痲瘋的人,是以牛膝草蘸血在他身上灑七次來表明潔淨之禮的。大衛這樣禱告,固然是表明他認識自己罪惡的重大,但是也表明了他對流血贖罪的信心!他知道『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來十 4 ),只有神藉著祂兒子所流的寶血才 能。他相信只要神肯,他『就乾淨』並且『比雪更白』。

大衛信心的遠見和堅定,實在令人佩服!但是不可忘記,只有真心願意遠離自己罪惡的人,才會向神獻上這種禱告的啊!

(二)得聽喜樂之聲(8∼9)。大衛覺得自己如同一個因犯錯而被父親趕出家門的兒子,在黑夜中,四顧茫茫,充滿恐怖,唯有回到溫暖的家中,和聽見父親慈愛的聲音,才是他唯一的出路。因此,他在門外不住的哀求,求父神『掩面不看我的罪』,只要讓他重新回到家內,連神懲罰他的痛苦——『壓傷他的骨頭』,都成了快樂——『可以踴躍』。

大衛承認自己是『壞兒子』,但他卻決不承認自己是『孤兒』。因此他與父神的關係,一旦有了問題,他就會坐臥不安,總要千方百計地恢復過來。這種赤子之心,當然被神看為寶貴。

大衛認罪禱告,真是徹底,若是他不能從心堭o著神赦免的平安,他決不停止禱告。所以認罪禱告決不是一五一十地向神報告罪帳,使神聽了我們的報告之後,就馬上將我們的罪一筆勾銷!若是那樣,簡直就如同一個不肖之子,花天酒地之後,將各項債務一一報告他的父親,要他父親一言不語,馬上立刻還清一般,請問世上那有這樣糊塗的父親?兒子如此的作為豈不是只會激怒父親?所以認罪,必須要有向神痛悔的態度,有了痛悔,必會懇切哀求,有了哀求,必蒙垂聽,這樣心中才會有赦罪的把握與平安。

(三)再造清潔的心(10∼11)。赦罪不過是解決了過去的錯誤,但是如何能避免今後再犯錯誤?如何能栽今後為神活得更好?這是真心愛神的人,所必須思想的。大衛覺得他必須要有『清潔的心』、『正直的靈』以及神的『聖靈』!他看得十分清楚,靠自己的力量,一定無法過榮耀神的生活。這『心』與『靈』的問題,是只有神才能賞賜的!這也是他過去的經歷。所以他求『重新有』和『不要收回』神的靈!大衛雖然是舊約時代的人物,但是從這個禱告中可以看出,他對屬靈的事領悟得十分的深入;也可以看出,他在悔改之後的生活,必是更加屬靈,更加完美成熟了。

正因為他對聖靈的認識那麼深刻,他又親眼看見神的靈離開掃羅之後,掃羅馬上就落在何等痛苦的下場堙F他想到自己的罪是如此嚴重,所以他最怕的是,神丟棄他,像對待掃羅一樣,將聖靈從他身上收回!他這種態度,是掃羅所沒有的,因此,神也沒有像對待掃羅一樣地對待他。為此,大衛是何等的感恩呢!

我們新約時代的信徒,領受了一樣大衛和所有舊約聖徒所沒有領受的恩典,就是當我們相信主耶穌的時候,就受了『聖靈的印記』——聖靈『永遠與我們同在』(弗一13∼14;約十四16∼17)!為此,我們應當比大衛更加感恩!也應當像大衛一樣,看重聖靈的工作。可是我們有沒有因多日不見主的面而傷心?有沒有因長久沒有聖靈的感動和責備而擔心?我們生活乏力和沒有見證是否就是因為輕忽聖靈的緣故呢!

(四)重得救恩之樂(12)

大衛不羨慕耳目聲色之樂,雖然這一切他都有!他所羨慕的乃是屬靈的喜樂——是神賜的,是因與神有美好的關係而來的。這喜樂包括﹕

1.救恩之樂——享受神對罪人大愛的喜樂。這是他從前嘗過的,他盼望今後神不要將他撇在這大愛之外(參彼前一 8 ∼ 9)。

2.聽命之樂——『樂意的靈』也可譯為『自由的靈』( free spirit )。他盼 望今後能甘心樂意地、毫不勉強地聽從神的命令,讓神也因他歡喜。

大衛所羨慕的這種喜樂,是最神聖、最美好的,是唯獨愛主之人才能享受的。大衛卻在犯罪蒙赦之後,盼望自己能在餘下的一生,以服事神為最大的喜樂,他犯罪悔改以後,似乎只有一個心願,就是如何令神為他歡喜了。

二•見證的恢復(13∼19)

『我就把你的道路指教有過犯的人,
罪人必歸順你。
神啊,你是拯救我的神。
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
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你的公義。
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張開,
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
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
燔祭你也不喜悅。
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不輕看。
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
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
那時,你必喜愛公義的祭和燔祭,
並全牲的燔祭;
那時,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聖經對大衛作了兩個介紹﹕

1.神稱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徒十三22)。
2.保羅說他是『按著神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徒十三36)。

由此可見,他對自己的一生,有兩個清楚的看見﹕

1.討神的喜悅,凡事合神的心意,是他人生的最高目的;
2.討神的喜悅的人,一定也是服事人的人。

大衛犯了極嚴重的罪,他『虧缺了神的榮耀』,按理,他服事神和服事人的資格已經喪失,餘下的一生也沒有什麼崇高價值的可能,勢必只有被神人共棄,飲恨以終了!但是大衛卻不甘心如此。神既赦免了他,使他仍然存活,他就願以蒙恩罪人的身份,仍然過一個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生活!在他看來,活著不能服事主和服事人,就等於白活,若是這樣活著,他寧願不活!所以在這一段中,他求主使他今後能﹕『指教有過犯的人』、『高聲歌唱你的公義』、『傳揚讚美你的話』……讓他今後的一生,能發出更大的光芒!

(一)事奉的恢復(13∼15)﹕他願站在蒙恩罪人的地位上,以三種方法來事奉神。

第一,大衛要向罪人傳神的赦免之道。他曾求神使他『仍得救恩之樂』(12),因此『你(神)的道』對他不是空泛的理論,乃是經驗之談,他願以『人溺己溺』的心,將神的道去拯救一切有過犯的人,他相信他的事奉必大有果效,『 罪人必歸順你』。

蒙恩的人,應當願意別人也能蒙恩;得醫治的人,應當也盼望別人早得醫治。若是不然,他們便是突然蒙恩,辜負了主的大愛。主曾經赦免了彼得否認祂的罪,但是主沒有棄絕他,乃是提醒他﹕『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二二32)。彼得回頭以後,果然成了眾弟兄的好領袖;保羅原是反對主耶穌福音最激烈的敵人,但是他後來到處作見證說﹕『』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個罪魁身上,顯明祂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前一15∼16)!大衛也懷有彼得、保羅同樣的心志,以『罪魁』的經歷,作為一切罪人認真悔改,重得救恩之樂的榜樣!

第二,大衛願意今後作唱詩的人,不住地在聖殿中高聲歌頌神的公義。這簡直是個不可能的要求!因為他——一個『流人血的罪人』,最多只能歌頌『神的慈愛』,那媮晹竟q頌神公義的可能?若按神的公義,他必須『以命償命』!他只能永遠住口無聲!所以由大衛這個禱告,我們可以看出,大衛顯然領悟到神為罪人所預備的﹕『義的代替不義的』救法,他相信神赦免他,是以祂的公義為基礎的,是與祂公義的性格決不抵觸的,這是令大衛最歡樂的、最要高聲歌頌的。

不明白神公義的人,是很難深刻體會神的慈愛。人若是不明白信是輕慢不得的,怎能體會祂藉著主耶穌的死而接納我們的愛是多麼奇妙?所以讓我們來與大衛一同高聲歌唱神的公義,永遠歌頌祂的公義!

第三,大衛願將神的話教導萬民。罪能封住人的口,使人既不能向神歌唱,也不能為神說話。大衛現在要進一步要求神,將他這喪失的『教師』職能也恢復過來。他深深的知道,唯有神的話,能使人『有得救的智慧』,並且是『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前三15∼16)。

(二)安息的恢復(16∼17)﹕真誠悔改的人,心中常有一個很甘甜、卻又是很煩惱的問題,就是﹕『我當如何報答那赦免我罪的主呢?我當如何使神歡喜呢?』大衛也為這問題枯思苦想,結果仍是一籌莫展。他發現會幕中,人在親近神時所獻的『祭物』和『燔祭』,都不是神喜愛的,實際上,姦淫和殺人之罪,按律法也是沒有任何祭物可以為之贖罪的!他幻想,若是這些『祭物』能稍為令神有點喜樂,那該是多好,他可以馬上將千隻萬隻的牛羊獻上!可是他苦惱,縱使他將全世界作祭物獻上,也是不能令神歡喜!大衛這種愛神的心意和苦惱,是神所知道的,也被神看中了!因此聖靈在他內心深處安慰他﹕『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罪人悔罪的痛苦和眼淚,比世上任何的東西,更能感動祂的心!大衛的心終於安息了,因為他知道﹕『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三)影響的恢復(18∼19)﹕大衛深知罪不但影響了自己,也波及了他四周的人和事物。尤其是他想到自己身為一國之君,他的損害實在已加在全國萬民的身上了。他因此禱告神,求神終止他的壞影響,使國家人民重新恢復蒙神看顧的幸福生活。

首先他知道,他的罪已為國家帶來了神的忿怒,並且為撒旦製造了攻擊的『破口』,所以他求神『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他這種勇於承擔責任的態度,無論是在正常情況時,或是失敗錯誤後始終不變,這真是一個好領袖的品質。

他也知道,他的罪行已使聖徒的『宗教生活』帶來了混亂。既然神『不喜愛祭物』,也不喜悅『燔祭』,神向罪人所要的,只是『憂傷的靈』。那麼,獻祭的事今後是否應該中止?今後神的兒女到底當如何向祂祭拜事奉?大衛為自己所造成的混亂,深感不安!其實他深知神的心意,他知道神非常看重敬拜事奉的次序﹕人永遠是主要因素,禮儀是輔從,卻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環!兩者次序不可顛倒,兩者關係也不可割離!過去是因大衛犯了罪,人有了問題,所以禮儀就失去了它的意義(人的關係不好,送的禮物還有什麼意義呢)。現在大衛已從罪中恢復了,禮儀因此也成了必須了,藉禮儀他可暢快地向神表達他的熱情,藉禮儀又可激勵萬民一同起來愛神的心!總之,他盼望,從此以後,全國人民恢復對神的正常敬拜,有名有實,有心也有行動的敬拜和事奉,讓神得著完全的享受和榮耀!

本詩最大的特色是,將一顆最美的悔罪之心描繪在我們眼前。在這顆心堙A有最深刻的悲哀,有最痛的後悔;但是,卻沒有一點消極和悲觀的情緒。反而是在傷心的最深處,看見神奇妙真理的亮光。大衛在悔罪中,知道了神看重他破碎的心,也知道神為他預備了『公義』的救法,他更是瞭解了,人不犯罪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乃是要成為『新造的人』。從這一切,神不但擦去了他的眼淚,並且使他獲得了更大的勇氣,去過一個更榮美的生活。他的這種悔改,正是保羅勉勵一切悔改之人的,保羅說﹕『你看,你們依著神的意思憂愁,從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訴、自恨、恐懼、想念、熱心、責罰,在這一切事上你們都表明自己是潔淨的』(林後七11)。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