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人生之詩(2)


二•我必安然躺下睡覺(第四篇——急難之詩(二))


I•向神呼求(1)

『顯我為義的神啊,
我呼籲的時候,求你應允我。
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
現在求你憐恤我,聽我的禱告。』

大衛在環境困難,又遭眾人打擊時,向神求三件事﹕

一•「顯我為義」

大衛在此不是自以為義,因為自義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有深入的禱告。『顯我為義的神啊』這句話,英文有兩種翻譯﹕

(一)「啊,我公義的神」(O my righteousGod)——大衛是在求神按祂公義 的性格聽他的禱告。這表明大衛知道自己的生活與為人是公義的,是與神的性格一致的。但是他現在卻受到許多人不義的攻擊,他蒙了不白之冤無人瞭解,只有向公義的神投訴,他說﹕『我呼籲的時候,求你垂聽(中文譯作「應允」)我』——在他看來,只要神能聽他的禱告,就已給他極大的安慰了。

(二)又有譯為「啊神,我的公義」(O God of my righteousnes)。意即大 衛認為他的一切公義,都不是自己的,乃是從神來的。因此他求神為他伸張公義,也就是求神維護祂自己的公義。若是我們面臨不義之人攻擊時,也能對自己的公義為人,有這樣絕對的把握,我們還會懼怕神不垂聽我們的禱告嗎?

二•「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

禱告的信心,除了根據神的性格禱告外,便是根據我們過去的蒙恩經歷了。大衛說﹕『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現在他又羅在困苦中,他求神再次賜下『寬廣』的恩典!大衛完全瞭解神的性格是與人完全不同的,人的幫助只會越來越少,越來越困難;但是神一旦施恩於人,祂就願施恩到底,只會越來越多,決不會中途停頓!因為祂的愛心和恩典都是無窮無盡的。

大衛這個禱告是何等美妙呢?因為他不是求『將困苦除去,賜下寬廣』,他乃是求神「在困苦中,使我寬廣」( Thou hast enlarged me when I was in distress)。這個禱告,至少含有下面三個意思﹕

(一)寬廣的性格﹕美好的性格永遠是從困難才能顯明和發揮人潛在的品質。唯有困難能教導人勇敢、忍耐和自尊!妨礙人潛能發展的危險,不是困苦,乃是安逸。正如暖房中的花草經不起風霜,照樣,一帆風順的人,也經不起人生的風浪。

(二)寬廣的影響﹕人有了苦難的經歷,這經歷就能在他四圍的人中產生很大的影響。在人類的社會生活中,形形色色的偉人,沒有一個不是經過困苦的爐子鍛練出來的。我們面對一個能忍受困苦的人,總會有一種不自覺地、肅然起敬的反應,因此聽從他們,就不會覺得太過困難。甚至我們的主耶穌,祂對我們之所以能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力,豈不也是因祂曾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嗎?聖經說﹕祂『因受苦難,得以完全』(來二10),這並不是指苦難使祂的性格完全說的,因為祂的性格本來就是完全的;這句話乃是指苦難使祂有了完全的影響力,令人大受感動,得了拯救和蒙神賜給永遠的恩愛!所以連神的國度,也是因困苦而得以寬廣的!

(三)寬廣的靈性﹕困苦對我們最大的好處,莫過於將我們的靈性帶到更寬廣的天地堣F。困苦能使我們對自己、對神、對事物、對人生……都有了新的、屬天的意義和看見,擴大我們屬靈的心胸和視野!這一切都不是在平常的日子堜玼鈺o到的。正如烈日當空時,我們往往不能領會穹蒼是何等的美麗和奧秘;唯有黑夜來臨,萬萬千千的繁星在向我們閃爍,墨黑無底的天空在向我們招手時,我們的心才會驚訝宇宙的無限、神作為的無限!古今許多聖徒被稱為是『這世界不配有的人』(來十一38),因為他們都是經過多種多樣的困苦,而且神已藉著這些困苦,將他們的生命帶到超凡入勝的屬天境界堙A神的作為是何等奇妙呢!

從『你曾使我寬廣』這句話,我們又可以看出﹕人是有伸縮性的,不但可以『寬廣』,並且還可以『縮小』。一般而言,人若沒有神,或是不肯倚靠神,困苦是只會使人『縮小』的。我們不是常常看見,甚至自己往往也是如此,困苦臨頭時,我們就會變得心胸狹窄、自私自利、鬱鬱不伸嗎?所以不可忘記,唯有神才能使我們在困苦中寬廣,因此我們必須像大衛一樣,以信心、盼望和忍耐求神﹕『在困苦中,使我寬廣』!

三•「求你憐恤我」

困苦的人最大的需要,就是神的憐恤( mercy 又可譯為恩惠)。因為人落在困 苦中,往往是一籌莫展,無能為力。所以大衛在此向神求恩惠去赦免別人、去堅定自己的心、去忍耐等候、去突破困局!

以上這三點,就是大衛在困難中向神禱告的中心題目,這就是我們落在困境中時,學習的借鏡。

II•向敵警告(2∼5)

『你們這上流人哪,
你們將我的尊榮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
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他自己;
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
你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
在床上的時候,要心堳銩Q,並要肅靜。
當獻上公義的祭,又當倚靠耶和華。』

藉著禱告,大衛已從千頭萬緒的困苦境遇中,理出了一條心靈的康莊大道。他知道自己當作什麼?當學什麼?所以從二至五節,他就有信心轉向那些為他製造困苦的人,向他們提出善意的警告(「你們」兩字,共出現五次之多)。

一•回頭是岸(2)

『上流人』亦可譯作﹕一為當時社會的領袖( the great men of the land); 另一譯作『世人』(sons of men)。從本節內容看,顯然是指以當時 社會領袖 為首的反叛勢力而言,他們一窩蜂地作了二件事﹕一是詆毀大衛,二是敬拜虛無之神( seek false gods 中文聖經譯作尋找虛偽)。他們的聲勢,在一時之 間,雖然浩大,但是卻是建立在『易變』、『虛妄』和『虛假』的根基上,根基必定會毀壞,他們的計謀豈有成功的希望?所以大衛警告他們,不要向禍坑直撞,應及時懸崖勒馬。當人的心被正義、尊榮和真理充滿時,他是不能不熱情地去挽救那些在錯路上行走之人的。

二•神人無敵(3)

大衛又盼望背叛的人知道,虔誠的人( the godly 可直譯為『神人』)是無敵 的,因為神視虔誠的人是祂『自己的人』,『摸他們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亞二 8 ;申三二10);並且,大衛還警告﹕神必聽虔誠人的禱告,無論他 們的處境是何等危險,只要他們一禱告,神就能立刻將整個的局面翻轉!

從聖經的觀點,使我們對『虔誠』的觀念,可以為之一新。『虔誠』並不是『道德高尚』或是『篤信宗教』,因為這些『道德』和『宗教情操』是出於人的努力,可能根本與神無關!真正虔誠人是『神人』,他們因為與神有特別親近的關係,以致生命逐漸變得與神相似了。因此,在一切被造之物中,他們與神的關係是最突出的,神將他們分別出來『歸祂自己』,他們的禱告,當然必蒙神垂聽了。

其實『作虔誠人』——像神的人,正是神最初造人的目的,也是祂給人最大的榮耀(創一26),難怪大衛以此作為他為人的目標,他也因此得著了最大的喜樂與能力。願所有聖徒,都能有大衛這樣的為人志向!

三•醒悟宜早(4∼5)

大衛已經消極地警告敵人的錯誤與危險,他現在更進一步,積極地向他們指出趨吉避凶的正途,他對敵人的警告,實在是出於至誠的善意。

他提出的正途,是經過三個階段而達成的﹕

(一)停止作惡﹕從錯誤轉回的第一步,就是必須停止作惡。惡行可怕之處,就是一旦開始,就會使人有『欲罷不能』的趨勢。它有連貫性,又有不斷擴散性的。正好像一隻沒有舵的帆船,完全任憑內外邪惡的勢力擺佈,直至粉身碎骨為止。因此行惡的人,能斷然停止作惡,無疑是良知的能力尚未完全喪失的可喜現象。但是有什麼力量能使人的良知甦醒,以致中途停止作惡?大衛說,那就是應當畏懼繼續作惡,也可說是『應當畏懼神』!人不敬畏神,就會作惡,一旦對神有了敬畏的心,就會懼怕作惡了。

(二)冷靜思想﹕停止作惡之後,應當冷靜下來,聽聽自己良心深處的提醒,並且給神的聖靈一次說話的機會。

以上這兩點,大衛認為,夜晚『在床上的時候』,是最好的良機。他知道人們在白天,個個忙著活動,很少有冷靜思考的機會;白天又是人與人接觸來往的時刻,使人的思想和行為,無形之中會受到四圍之人的影響,再加上沒有與神親近的時間,因此在白天,人們容易忙中有錯,也常會受人影響而行惡。感謝神,為人預備了夜晚,使人停止了身體的活動,又中斷了人與人之間的來往,在夜晚的寂靜堙A人可以面對自己的良知,又可以單獨來到神的面前與祂晤面交談,藉此心靈可以甦醒,是非得以分明;此外,還可以藉著睡眠,除去疲勞,體力得以更新!夜晚的確是神給人的一大祝福啊。大衛自己曾經多次『在床上紀念主,在夜更的時候思想神』,因而得著極大的力量去面對白日的困難(詩六三 5 ),他現在甚至將自己這個屬靈力量的秘訣,也介紹給他的仇敵了。

(三)重返正途﹕押沙龍與跟隨他的背叛者在開始的時候,曾在希伯崙向耶和華獻祭,世界上像他們這樣假借宗教之名,去滿足自己私慾的人,以及一面作惡、一面仍然熱心宗教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大衛向他們指出,他們的一切宗教活動,都是白費!因為真正能蒙神喜悅的宗教活動,必須有兩個不可少的內容﹕

1.「獻上公義的祭」——遠離罪的生活。
2.「倚靠耶和華」——信靠神的心。

所以大衛所關心的,不僅僅是盼望他的仇敵不再犯罪,他乃是進一步希望他們從此以後,個個都能成為神所喜悅的人了。

III•向友見證(6∼7)

『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什麼好處?」
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
你使我心塈祤痋A勝過那豐收五榖新酒的人。』

大衛除了要面對眾多的敵對者之外,他還要扶持那些仍然跟隨他的人,因為隨著反叛勢力的囂張,在這一群人中,悲觀和絕望的情緒也越來越濃厚,越來越擴散了。

一•喪膽的疑問

許多跟隨大衛的人,看見他如此困難和緊急的時候,仍然堅心不二地持守自己的信仰,他們實在難以瞭解,因此有許多人問﹕『誰能指示我們什麼好處?』他們心中已暗暗認定,大衛這種努力,是絕對沒有『什麼好處』的,並且認為這已是人人都看得出來的事實了!

他們發出這個疑問,不但表明了他們悲觀消極的思想,實際上也是將他們屬世生命的天性暴露出來了。一個沒有信仰的人無論到那堙A或是無論作何事,他們首先想到的,總是﹕『誰能指示我們什麼好處?』並且他們所認為的好處,總是離不開物質的累積、感官的享受,或是名望權勢的增加。總之,所想的全是些人人都能用肉眼看得見的利益。如今大衛的王位已被奪、宮廷的享受也失落、名利富貴瞬間已化為無有,在這種時刻,不圖東山再起之道,反而一味強調親近神,豈非幾近痴迷?這正如在那累昏了的以掃眼中看來,捨去紅豆湯的實惠而不取,卻緊抱著空洞的『長子名份』不放,同是一樣愚不可及!

這種以追逐眼前好處為人生目的的人,到處都有!他們心底的深處,永遠是想遠離神的,這種態度在平安通順的時候並不顯明,但是到了遭遇急難的關頭,便很自然地化為對愛神之人的輕視,流露了出來。大衛現在被包圍在這樣一群人之中,他是何等容易也被這種消極情緒所感染呢!

二•美好的教導

面對這群悲觀之人的疑問,大衛並不立刻作正面的回答,他只是更加緊緊地親近神,向神禱告,求神給他們有他那樣屬靈的眼光,來觀察人生問題的奧秘。以自己的經歷,來見證親近神的奇妙功效。所以他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這個禱告是什麼意思?按猶太人也像我們中國人一樣,常以臉部的變化,來形容人的情感和心態。例如低頭和臉色陰沉,是形容人的悲哀和忿怒;而大衛在此求神『仰臉光照』,乃是指神的喜悅和寵愛說的。啊,大衛的確是虔誠人,他的為人的確是與眾不同,他無論在何處、無論在何時,所看重的,不是『誰能指示我們什麼好處』,他乃是求神指示他,如何才能成為神所喜悅和寵愛的人!

他不是想自己能『得什麼』,他乃是想自己『是什麼』。他知道要瞭解這個問題,想真正成為神所喜悅的人,是只有藉著禱告才能完全清楚的。所以儘管眾人輕看禱告,他在絕境中卻不能不覺得自己更加需要禱告了。

大衛又進一步地,根據自己的經驗,將親近神的好處教導他們。他指出,人有二種不同的喜樂;其一是『豐收五榖新酒』的喜樂。這種喜樂是神對勞苦工作之人的賞賜,不管他們是否與神有良好的關係,只要他們勞苦工作,神都一律將豐收之樂賜給他們。這種喜樂雖很普遍,但是卻不完美。它有季節性,一年頂多享受一兩次而已;它是屬物質的,因此給人的喜樂是表面的、膚淺的;更可惜的是,它也是常附有危險的,因為若是人不敬畏神,這些豐收也會為人帶來憂慮和罪惡,以致害己又害人。

可是大衛說,神還有另外一種奇妙地、完美地喜樂賜給人,這種喜樂是非物質的,所以無論是否有五榖新酒,都不會受到影響;這喜樂又是沒有時間性的,因為它不是靠人的勤勞賺來的,乃是神自己『放在人心中的』( Thou hast put gladness in my heart中文聖經譯作『你使我心中喜樂』)。因此,只要 能得神的喜悅,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刻,人都可以享受。又因為這喜樂是在心堙A因此是無人能奪去的,這才是真正的喜樂!大衛在此,向這些悲觀消極的人見證說,雖然他的名利富貴已完全喪盡了,但是他的心卻正在享受這種任何世人都無法享受的大喜樂啦!祂盼望他們也能得著這個喜樂,以致能與他一同喜樂!

IV•向己寬慰(8)

『我必安然躺下睡覺,
因為獨有你 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

大衛知道險惡的環境,已在神的掌管之下,他也知道,藉著他及時的悔改,神已賜給他一顆清潔無愧的良心;他更知道,他是為討神的喜悅而活;所以在黑夜已深之時,黑暗的環境,卻不能在他的心靈中產生絲毫的黑暗勢力,他心中所有的,全是神的恩愛!他滿懷感謝地向神說,他之所以能如此安眠,是『獨有你』才能使我如此的!

大衛這位屬靈的偉人,其最偉大和最感人之處,就是他永遠向神保持一顆純真的嬰兒之心啊!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