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人生之詩(3)


三•神啊,你為何站在遠處(第十篇——焦灼之詩)


I•火急的情勢(1 ∼ 2 )

『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
在患難的時候,為什麼隱藏?
惡人在驕橫中把困苦人追得火急;
願他們陷在自己所設的計謀堙C』

本詩是以向神發出的二聲埋怨和呼喊開始的。當時詩人正落在十萬火急的險境中,驕橫的惡人正在千方百計地搜尋他,他已走投無路,筋疲力盡!他曾求告神,可是神卻袖手旁觀,甚至隱藏不管!他不但生命財產受到威脅,更可怕的是,這種處境使他的信仰受到了嚴重的挑戰和考驗!他有雙重的苦難!他不可能與惡人講理,更沒有力量與惡人對抗;但是他可以與神講理,還保留了信心向神埋怨呼喊﹕『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什麼隱藏?』

大衛的這種經歷,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在人生的過程堙A經常都可以看見或遇到這種邪惡至極的人,任意欺壓弱小無助之人的事,甚至到了最危急的關頭,仍然不見神出手干預,給惡人予以打擊,將受迫的人加以解救!神是公義的嗎?神是慈愛的嗎?神聽禱告嗎……?總之,神的一切美善性格都受到了無情的考驗,都成了疑問!許多不信的人,因此更加振振有詞地否認神的存在;許多信徒往往從此跌倒,一蹶不振,甚至大衛此時,信心也滿了疑問,頻頻不住地問﹕『耶和華啊……為什麼……為什麼……』了!

大衛的這個疑問,實際上是神學上的一大難題,是一個人的智慧所不能解答清楚的奧秘!可是大衛因此而埋怨,至終會被事實證明,是完全錯誤的。可是問題是,在事實證明神並非不公義,也並非不干預惡人之前,我們如何能信心堅定不移?如何去面對這種可怕的境遇?其秘訣正是本詩所要啟示我們的。我們當效法大衛,不管處境何等險惡,也不管我們內心的疑問有多少,仍然只管來到神的面前,向祂傾心吐意地禱告!將我們的埋怨、不滿,心中所有的感受和希望,都一一地陳述在祂的面前!看祂如何垂聽我們的禱告?如何在環境上為我們將紅海分開,如何使約旦河的水倒流!若是神在環境上暫時不顯動靜,就要看神如何將我們的靈眼打開,讓我們看見﹕『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塈@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林後四8∼9)!總之,務要相信,凡憑信心到神面前來的人,神總有賞賜為他存留,決 不會使他空手而歸(來十一6 )。

從本詩,我們既可以得到安慰,又能得到警惕。得安慰,是因看見大衛是與我們一樣,同是軟弱的人,當他遇到人生的某些苦難時,他也會有對神的疑問和埋怨,他若不藉著禱告,也有失敗的可能。因此,我們不當為自己的軟弱感到絕望,我們只當為自己不能像大衛那樣凡事禱告而感到羞愧。

本詩令我們警惕的是,人生不但苦難重重,並且也是形形色色。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誇口,以為有了一二次得勝苦難的經歷,就保證自己以後能更加輕易地勝過苦難;更沒有人能在勝過某種苦難以後,也一定能勝過另外一種的苦難!大衛的見證告訴我們﹕他的一生苦難不斷,而且變化多端,他每次的得勝,都不是容易的,沒有一次不是小心翼翼地全心投靠神才獲得的。所以『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後十17 )!

II•橫行的惡人(3∼11 )

『因為惡人以心願自誇;
貪財的背棄耶和華,並且輕慢祂。
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
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神。
凡他所作的時常穩固;
你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
至於他一切的敵人,他都向他們噴氣。
他心婸﹛R「我必不動搖;
世世代代不遭災難。」
他滿口是咒罵、詭詐、欺壓,
舌底是毒害、奸惡。
他在村莊埋伏等候;
他在隱密處殺害無辜的人,
他的眼睛窺探無倚無靠的人。
他埋伏在暗地,如獅子蹲在洞中。
他埋伏,要擄去困苦人;
他拉網,就把困苦人擄去。
他屈身蹲伏,
無倚無靠的人就倒在他爪牙之下。
他心婸﹛R「神竟忘記了;
他掩面永不觀看。」』

大衛在本段中,用了很大的篇幅來描寫惡人,從他為人的態度到行為、思想與動作,都全面地,仔細地禱告在神的面前,他這樣禱告,雖然不能增加神對惡人有更深的認識(因為神神的認識比他更清楚),但是卻能給他一次暢快地傾吐苦衷的機會,並且藉著這樣全面地觀察惡人,無疑地已使他在心靈深處,逐漸意識到,惡人已瀕臨無可救藥的絕境,受神審判的結局,是絕對無法逃避的了。

我們可以將大衛這段對惡人的描述,分為二方面予以探討﹕

一•惡人邪惡的心態(3∼6 )

大衛首先著重的,不是惡人的惡行,乃是他的心靈狀態。大衛認為這是惡人的惡行之根,是最可怕的所在。

(一)對神的心態﹕這是惡行最深之根,最初之根,所以大衛反覆強調它。

1 •貪財恨神( 3 )。『貪財的背棄耶和華,並且輕慢祂』當譯作『他祝福貪 財 的,卻輕慢耶和華』( he blessed the greedy and reviles the Lord )。
這惡人不僅僅是以有錢的人為有福,他還以能『貪得無厭』的人(the greedy )為有福,更可怕的是,為了貪財,他甚至可以公然咒罵天上的神!

2 •不尋求神( 4 )。『耶和華必不追究』這句話,多數英文聖經譯作『不尋 求神』(the wicked does not seek Him)。惡人對任何事物都有興趣,唯獨對 神沒有興趣!他不尋求認識神的知識,因為他覺得神的知識只會令他痛苦;他不尋求神的恩典,因為他認為神的恩典只會破壞他的幸福;他更不尋求神的美德,因為他以神的美德為羞恥。他不尋求神,不是因為不能,乃是根本不願!所以他不願聽道、讀經和禱告,並且認為這些都是令他痛苦的事。

3 •心中無神( 4 )。惡人所以不尋求神,根本原因乃是他根本不把神放在心 中——『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神』!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要求我們在生活中,只能想神,不能有別的思想。它的意思乃是要我們以神為我們生活為人的中心和目的。因此能常常地、習慣地想到我們對神的責任,並如何令祂喜悅!換言之,是要我們不可忘記,神是我們人生中最大的福樂。因為我們常想的,也一定是我們心中最喜愛的和寶貝的。可是惡人竟是『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神』!他生活的中心,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放縱自己,他人性的一切邪惡,當然就會如決了堤的洪水,多樣的惡行,傾巢而出,自然會遺害無窮了。

『心中沒有神』,是亞當犯罪墮落的後遺症,是人人都有的天性,是只有藉著主耶穌的救贖,使我們得著新的生命,才能從基本上改正過來的,也只有藉著聖靈在我們心中的工作,使我們生命成熟,我們才能『常將耶和華擺在我面前』(詩十六8)。

(二)對己的心態——驕傲自負。

1•以心願自誇(3 )。聖經說『神就是光』(約壹一 5),惡人的心中無神, 無疑地,『媕Y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六23)!所以惡人常 是是非不明,甚至顛倒真理。他們竟自以自己的『心願』誇口——以黑暗中摸索出來的東西為榮耀,其實他們『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傳一 3),『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 詩九十10 )!

惡人既能將造他之主,從心中逐出,他的心又怎能容得下與他一樣的被造之人?所以這種人必是無情無義、兇惡傷人。他以自我為第一,為了自己,不惜與一切為敵,所以大衛說﹕『至於他一切的敵人,他都向他們噴氣』!

世間有一件令人不解的事,就是這樣既愚昧又兇殘的自大狂,往往反而受到多人的敬佩和跟隨,正如聖經所說﹕『他們行的這道,本為自己的愚昧,但他們以後的人,還佩服他們的話語』(詩四九13)。人類光明的希望,實在是非常渺茫啊!

2 •有虛假安全。惡人的心中不但常懷惡念,並且還常會有錯誤的判斷。大衛
在本詩中,曾三次提到這一點﹕

(1)他以為『凡他所作的,時常穩固』,或可譯作『他的道路永遠通達』( his ways are always prosperous )。

(2 )『他心婸﹛R我必不動搖; 世世代代不遭災難』(6節)。

(3 )『他心婸﹛R神忘記了,祂掩面永不觀看』(11節)。

『他心婸﹛K…』表明這種判斷,是深藏在他心堙A是他沒有公開說出來的。可是這個錯誤的意識,卻是惡人的致命傷所在。

罪大惡極的人,永遠是『估計錯誤』的!,他們致命的錯誤估計,可歸為二點﹕其一,就是對自己估計太高;其二,就是將神估計得太低。

惡人將自己估計得太高,因為他以為『他的道路永遠通達』,又以為自己『必不動搖,世世代代不遭災難』。他忘記了,連他所居住的世界都是要被震動的,『就是受造之物都要挪去』的(來十二27);他也閉眼不看,就在他的四圍
天天都有許多的強人能者,忽然之間傾覆敗亡,歸於烏有!他更麻木不察,自己日漸衰老,死亡正在向他招手!他把自己看作永不會失敗、永不會死亡的神,其無知、其狂妄何以如此?

但是,另一方面惡人卻將神估計得太低!他把自己不察覺神的審判,當作神不會審判;又以為神一時沒有審判,就是永遠沒有審判!大衛原先也曾有這樣錯誤的思想,所以他痛苦他向神埋怨。但是現在他在禱告中,忽然發現﹕『你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啊,原來神對罪人的審判方式是多樣的,除了人眼能見的審判外,祂還有人眼看不見的、超過人眼界的審判!這個發現對受苦的大衛是何等的安慰呢?對一切的義人又是何等的鼓舞呢!

的確,若是我們放眼觀看這個世界,固然不錯,我們可以看見不少『惡有惡報』的事實;但是,我們還可以看見,行惡不遭報和行惡反而亨通的事,似乎更多!尤其是罪惡越大的人,往往也是最能隨心所欲的人!這是何等令人沮喪的事實,神為什麼准許這樣的事發生呢?感謝神,祂終於藉著大衛給了我們一個答案,那就是﹕神有一種『超過人的眼界』的審判!這一種審判,是人看不見,察不出,所以也是逃不脫、治不好的、最可怕的審判!試以醉酒為例,最初不過是淺嘗幾杯,但不知不覺地成了酒杯的奴隸,血液堜b流著酒精的毒,健康被摧毀,人性和機能盡喪失,傾家盪產,家破人亡……我們能說,神沒有報應人嗜酒的罪嗎?又如『愛死病』,最初似乎不過是尋求『性自由』、『性快樂』而已,雖然越過了神的界限,只要能獲得更大的快樂和滿足,神能奈我何?可是事實如何?但願我們看見這個可怕的『愛死病』,不要再說,神對罪惡不審判!神啊,『你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

二•惡人邪惡的行為(7∼11 )

這一段有關惡人行為的描寫,可以歸納為﹕一、看得見的惡行;二、看不見的惡謀。茲分別探討如下﹕

(一)惡行( 7 )——大衛沒有論及這惡人其他什麼行動,只集中介紹了他口 舌之惡。這個惡人的言語是令大衛感到最畏懼、也是破壞力最強大的!他說這惡人『滿口是咒罵、詭詐(或譯作謊言lies )、欺壓(或作威脅 threats)』 。換言之,這惡人的舌頭最惡毒、最狡猾、也最令人恐懼。他沒有一句話不是為了傷害別人,所以他『舌底是毒害(痛苦 trouble )和奸惡(災難 evil ) ——只要一張口,就會帶來痛苦與災難』!啊,小小的舌頭被撒旦利用了,竟會產生這麼可怕的力量,難怪這世上的暴君,總要千方百計的製造輿論,控制宣傳!原來這是撒旦的傑作,利用人百體最小的舌頭,製造一個罪惡的世界,又污穢人的全身,又可『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娷I著的』(雅三5∼6)。從前我們未信主時我們的舌頭也曾被撒旦利用,作污染世界、焚燒生命的工作(羅三10∼14),我們信主以後,讓我們的舌頭不再給撒旦利用,反當將我們的舌頭獻給主,讓飽受撒旦口舌之災的世人,得聽主的恩言,以致蒙拯救、得福樂吧(參路四18∼19 )。

(二)惡謀( 8 ∼10)——大衛只用一節聖經論惡人的惡行,但論及惡人的惡 謀時,卻有三節經文之多!可見惡人的惡謀是更可惡、更可怕的。大衛以三個比喻來形容惡人是如何詭計多端、暗謀深算﹕( 1 )他們如詭詐的獵人,在暗 中等候無辜的人,使他們自動落在他所設的陷阱中;( 2 )他們又像殘忍的野 獸,躲在洞中,隨時襲擊那些毫無防備的弱小動物;( 3 )他們又像狡猾的漁 夫,在海中佈下網羅,等候時機,將成千上萬的魚兒拉上網來!這惡人的性格和那些沒有靈性的野獸相似,專門傷害比自己弱小的對象,不過比野獸更加詭詐,更加殘忍!因為其他的野獸,通常只是傷害其他的獸類,很少同類相殘;我們很少看見過老鷹捕捉老鷹,獅子吞噬獅子的;唯獨人類卻像海中的魚,對自己的同類,常是以強吞弱,以大吃小!更可怕的是,惡人還以傷害的人越多,越加感到快樂和光榮!聖經說﹕『魔鬼從起初就是殺人的』(約八44),從有人類以來,牠就是一貫地,以殺人為榮,尤其更加歡喜的是,殺害義人和聖徒(約壹三12∼15),因此我們相信,兇殺,尤其是殺害多人、殺害信徒的人,都是撒旦的工具。

我們信主的人,當隨時儆醒,不要給魔鬼留地步。對人不可懷恨在心,對己不可含怒到日落(約壹三15;弗四26),免得成了撒旦的工具,作殺人害己的工作。我們又當靠主剛強,不怕惡人的陷害,因為我們的主已勝過了撒旦,若是天父不許,我們『連一根頭髮,也必不損壞』(路二一18),又當紀念主親口所說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太五10∼12)。

III•報復的哀求(12∼15)

『耶和華啊,求你起來!神啊,求你舉手;
不要忘記困苦人。
惡人為何輕慢神?
心婸﹛R「你必不追究」?
其實你已經觀看。
因為奸惡、毒害你都看見了;
為要以手施行報應。
無倚無靠的人把自己交託你,
你向來是幫助孤兒的。
願你打斷惡人的膀臂;
至於壞人,願你追究他的惡,
直到淨盡。』

禱告的功效實在奇妙,它能使人瞭解暗中的奧秘,解脫心中的痛苦!因為神的聖靈,最喜歡在誠心禱告祂的人心中動工,使他『能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除了神的靈,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10∼11)。人若能參透萬事中神的奧秘,他心中的重擔當然就自動脫落了。所以大衛藉著禱告,他的疑問已無形消失,他不再問神『為什麼……為什麼』?他也不再認為,當義人落在患難中的時候,神為什麼站在遠處或隱藏( 1 節),他現在說﹕『其實 你已經觀看…… 你向來是幫助孤兒的!』

他現在也確知,神必定要報應和審判惡人,因為他確信兩件事﹕

1 • 『因為奸惡毒害你都看見了,為要以手施行報應』——惡人的一切惡行都 有記錄,留待審判時作佐證。

2 • 『你向來是幫助孤兒的』——無依無靠卻能投靠神的人,從來沒有一個人 不得幫助!

所以大衛現在不是求神審判報應惡人,乃是求﹕『耶和華啊,求你起來;神啊,求你舉手』——求神立時採取行動報應惡人,他又求神『打斷惡人的膀臂』——將他作惡的能力摧毀!以及『追究他的惡,直到淨盡』——徹底清算惡人的罪行!好使惡人從此不再說﹕『神必不追究』。

在本詩中,大衛經常提及『惡人以為神不追究』這句話,他的禱告,也似乎是圍繞著這個中心思想而發出的。可見他認為這是惡人大膽作惡的起點,也是罪惡在世界泛濫的根源,更是義人在受苦時心中最苦的心結。為此,他覺得必須竭力祈禱,直到他得到完滿的答案為止。結果,神並沒有讓他失望,他的確有了答案。大衛的這種心結,也使千萬信徒和世人所共有的,感謝神,藉著大衛的榜樣,和他所得著的真理亮光,讓我們不要喪膽,深信『奸惡毒害你都看見了,為要以手施行報應,無依無靠的人,把自己交託你,你向來是幫助孤兒的』。

IV•安息的心靈(16∼18)

『耶和華永永遠遠為王;
外邦人從他的地已經滅絕了。
耶和華啊,謙卑人的心願你早已知道;
你必預備他們的心,也必側耳聽他們的祈求;
為要給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
使強橫的人不再威嚇他們。』

信心能催逼受苦的人禱告,禱告又能加強受苦人的信心,因為藉著禱告,使人對苦難有了新的看見,和得著了新的力量。大衛的經驗正是如此。雖然一直到他禱告到末了,惡人仍然並未遭報,但是大衛已不再恐懼和焦灼不安了。他反而因著這次被惡人追逼的經歷,對神的權能和榮耀,有了更深的認識、更加堅定的信心!因此,就在仍受惡人苦害的惡劣環境之中,他高聲稱頌﹕『耶和華永永遠遠作王!』這是多麼奇妙的大改變,又是多麼美好的見證!

大衛不但見證神是永遠的王,並且還進一步見證祂是榮耀無比的王,因祂榮耀的權能在三方面顯明出來﹕

一•祂是列國之王(16)

神不單是選民一邦一國之王,祂還是外邦列國之王。凡與祂兒女為敵的,不論個人,或者是列國,都要『從他的地滅絕了』。大衛在這堭N前一篇(第九篇)的主題,再一次提出,以顯示出神權能的寬廣無邊,和他堅定的信心。 

二•祂是慈愛的王(17)

神對罪惡的懲罰,權能是巨大無比的,但是祂對投靠祂之人的愛心,卻是細緻無比的。對他們而言,祂是慈愛的王!祂愛心的細緻,在三方面表明出來﹕

(一)祂知謙卑人的心願。『知』原文是『聽見』。雖然這僅僅是謙卑人的一點心願,連聲音也沒有發出來,但神卻『早已知道』了。神對謙卑的人是何等地體恤和愛顧呢!大衛曾說﹕『惡人以心願自誇』( 3 ),以致輕慢神;但是 謙卑人的心願,卻能吸引神眷顧人,可見兩者的心願是何等的不同!

(二)祂預備義人的心。為什麼神會允許惡人苦待義人?受苦的義人禱告,神為什麼不立刻垂聽?現在大衛明白了,原來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神要藉著這些苦難『預備他們的心』!正如箴言所說﹕『鼎為煉銀,爐為煉金,唯有耶和華熬煉人心』(箴二七21)。義人經過了試煉,生命的污穢和雜質除淨,可成為更尊貴的人。所以受苦最大的約伯見證說﹕『祂試煉我以後,我必如精金』(伯二三10) 。

(三)祂細聽義人的禱告。神雖一時未將義人從苦難中救出來,但是義人在苦難中的禱告,祂卻是『側耳』傾聽的,沒有一句被忽略!所以祂知道他們的苦情,也能體恤他們的軟弱,祂『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 3)。

三•祂是公義的王(18)

大衛最後說,神『為要給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他們的苦難,只是一時的,不是長久的,若是沒有公義的彰顯,耶和華怎能永永遠遠作王?所以當神的美旨成全,神所定的時候一到,祂一定要使強橫人的惡行止息,使平安充滿人間。

因此,當大衛禱告結束的時候,他的心也得著了完全的安息,與他禱告之初相較之下,前後判若兩人了。

尾語﹕

讀了本詩以後,我們不免會想到,我們是否可以按本詩的禱告,求神報應我們周圍那些苦待我們的人?若是可以的話,我們的愛心何在?若是不可以的話,神的公義又何在?其實我們若是仔細思想本詩的內容,其主要精神,乃是將神既慈愛又公義的性格向我們顯明出來。神為什麼不按受苦之人的願望,立刻報應惡人?因為祂是慈愛的——『祂不輕易發怒』,但是祂也是公義的,所以祂在苦難中,『暗暗地保守』義人(詩二七 5 ),決不使他無端受苦,更加不會 讓他們永遠受苦!那麼,神會不會無限期地寬容惡人呢?絕對不會!因為祂的公義,祂必定要審判不肯悔改的罪人,祂的慈愛也決不忍心見義人長期受苦,更不能讓他們受無意義的苦!總而言之,神愛罪人,神恨罪惡,神以絕對的公義對待罪惡之源——魔鬼,神以無限的慈愛對待罪人!因此堅決不悔改的罪人,至終必被定罪,要受神審判魔鬼一樣的審判。這個審判,是罪人自己加給自己的,不是神願意的(太二五41)。

從本詩可以看出,神顯然也是教導大衛,使大衛在祂公義與慈愛的性格上有份。事實上,若是閱讀大衛一生的歷史,雖然他飽受各形各色之人迫害的痛苦,他也因這些痛苦寫了許多求神報應,甚至咒詛的詩篇;但是在實際行動上,他卻從來沒有加害過苦待他的人。由此可見,大衛在詩篇中所痛恨的惡人,實際乃是針對惡人之惡行和他們後面的魔鬼而說。他對罪人本身,卻是滿有憐憫,因為他的心已被他的神完全感化了。

我們從新約的保羅,也看見相同的見證。他在監獄中寫信給腓立比的信徒說﹕『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和其餘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腓一12∼13)。在御營全軍的人來看,保羅是囚犯,最初必定加給他無理的苦待(參徒十六22)。保羅深知道自己是無辜的,不當受無理的苦待,所以保羅雖然上訴該撒要求公義,但是他對四周苦待他的人,仍以愛心相待,以致他們惡劣態度改變了過來,並且還有多人信福音得了永生。

所以讓我們永遠記得,向惡待我們的人,讓我們將神既公義又慈愛的性格,從我們身上彰顯出來。若是如此,他們所加給我們的苦難,就能使我們得益,而不是受損了。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