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人生之詩(4)


四•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去(第十一篇——威脅之詩)


I•懦夫的勸告 (1∼3)

『我是投靠耶和華,你們怎麼對我說﹕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去?
看哪,惡人彎弓,把箭搭在弦上,要在暗中射那心堨羲蔽漱H!
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什麼呢?』

一•懦夫受申斥(1)

本詩強烈地將遭遇危險威脅時,懦夫和英雄這兩種不同的反應,在開始的時候,就呈顯在我們面前,當時有不少的人——顯然都是些擁護大衛,關心他安全的人,都認為大衛的處境危殆,任何的掙扎和抵抗都徒勞無功,只會將目前僅存的一線生機斷送而已。他們力勸大衛,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為了自己生命的安全,快快逃往『你的山』——從前躲避迫害的安全所在!

對於這些『善意』的勸告,大衛一開始,就以英雄的姿態,加以申斥!因為他相信﹕『耶和華的名,是堅固台,義人奔入,便得安穩』(箴十八10),『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在全能者的蔭下』(詩九一 1 ),他已經有了最多,最 安全的避難所,他們為什麼還要勸他逃奔他處?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他現在的地方更安全?不錯,當鳥兒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是不會在平原、低谷徘徊的,一定是會飛往自己築於高山懸崖的老巢中去!但大衛說,『我的山』就是至高的全能的神!他們勸他離神而飛,實是無知和荒唐!所以對這些善意的勸告,他拒絕、他申斥!對自己的前途,他決不輕舉妄動,仍然堅守自己的崗位,盡自己日常生活當盡的本份!

大衛面對威脅時,不受眾多懦夫(『你們』——顯然是多人)膽怯的影響,毫無疑問地證實了,他實在是以神為『靠山』,也清楚地向世人見證了﹕耶和華的確是『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的(賽二 2 」!可是反觀今日的基督徒, 在威脅之下,大多數都缺少大衛這樣美好的見證!在平安穩妥時,我們都能異口同聲地承認和稱頌,『耶和華是我的高台,是我的避難所』;可是一旦面臨威脅,往往驚惶失措,各奔自己的『朋友山』、『金錢山』、『權勢山』以策安全,我們不但從此失去見證,不能再被神使用,並且也令神的名受到虧損。

所以當我們的處境巨變,四面的環境逆轉時,我們所當考慮的不是自己的利益和安全,乃是我們的信仰和責任,並且如何將兩者結合起來!唯獨如此,我們才能走出一條信仰的路!否則便會落在『奔跑無定向』的錯誤中(林前九26)。所以,基督徒的英雄氣概,是唯獨在環境危機四伏,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四圍的人驚惶失措之時,仍然能信靠神、堅守自己工作崗位的人身上顯明出來的。

二•懦夫的本質(2∼3)

為什麼面臨威脅,會將人區分為懦夫和英雄兩種截然不同?不錯,大衛因為有信心,使他成了英雄;但是別人為何因小信或不信,以致成了懦夫呢?

(一)因憑眼見(2)﹕大衛的朋友所看見的乃是一幅驚險萬狀,大難難逃的『現實』,他們以為大衛仍懵 然無知,毫無應難的準備,所以他們大衛著急,禁不住大聲向大衛喊叫﹕『看哪,惡人……』,他們要自己的『眼見』傳遞給大衛!他們到底看見什麼呢?

1•眼見情勢危急——『惡人彎弓,把箭搭在弦上』,真是箭在弦、刀出鞘, 已到了千鈞一髮之際!

2•眼見情勢惡劣——『要在暗中射……』,惡人的行動是秘密的、詭詐的,大衛已落在惡人的網羅中了 !

(二)因憑感覺(3 )﹕他們又說﹕『根基若毀壞……』,這個『若』字,顯 然事實上『根基』尚未毀壞,不過是他們覺得已毀壞罷了。他們把自己的感覺當作事實!並且也要大衛接受他們所謂的事實!

(三)因憑自私﹕懦夫既然憑眼見和感覺,都認定是毫無希望了,既然如此,就當為自己的利益和安全著想,另作打算,另謀出路。所以他們勸大衛說﹕『義人還能作什麼呢』——放棄他的原則,停止他目前的工作,另謀出路吧!這就是懦夫的為人哲學!在他們看來,若是認為沒有成功希望的工作,就是不應繼續努力去做的工作;他們所考慮的,不是工作的意義和價值,乃是工作的利益和成敗;他們看重的,不是責任和使命,乃是自己的享受與安全!因此他們怕苦、怕難、怕死!懦夫是永遠不會為任何事物,付出絲毫代價的!什麼是英雄?英雄的為人是只求忠心、克盡自己的天職,堅守自己的原則,為此不怕付出任何代價,也不考慮成敗得失的後果!

三•懦夫的難辦

當日向大衛提出『善意忠告』的人,顯然不少,可見世上懦夫的數目,必是很多。究竟這些人是誰呢?我們無法指出他們的姓名,但是我們卻可肯定,他們乃是環繞在大衛周圍,與他關係十分親近,十分愛護他的人,甚至還有可能包括大衛自己敗壞的肉體在內!這就是最難辨認懦夫真面目的所在!所以對聖徒而言,面臨威脅時,究竟是否應當接受善意的勸告?我們當採取什麼行動才是適當的?這往往是一個難以決定的問題!讀了本詩,我們千萬不要以為,大衛每一次面臨威脅時,都是以不逃為對策,因此認為所有勸他逃走的人都是『懦夫』。根據撒母耳記的記載,大衛曾多此逃避掃羅的迫害!當押沙龍背叛時,他也曾倉皇地逃往曠野躲避;我們也看見,新約時代的約瑟和馬利亞,曾帶了嬰孩時期的主耶穌,逃到埃及,躲避希律王的殺害(太二13);大使徒保羅,曾在夜間坐在筐子堙A從大馬色的城牆上縋下,逃避猶太人的殺害(徒九25);但是他們同時也都是些為主的名,不辭任何勞苦,甚至甘願捨命的人。所以連主耶穌對門徒的教訓,也沒有命令門徒,單單以不逃來對付所遇見的危險。不錯,他曾吩咐門徒要愛祂勝過愛惜自己的生命,又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但是祂也教導門徒﹕『有人在這城媢G迫你們,就逃到那城堨h』(太十23、28)!所以當我們面臨威脅時,必須要清楚地分辨,許許多多外面來的,或是堶惆茠熊蔆N勸告,究竟是懦夫的聲音呢?抑或是智慧的聲音?我們不應輕舉妄動,但也當防備主觀頑固;我們不要一味肯定,那些面臨苦難而不逃的人,一定是英雄;或是輕視那些逃走的人,認為他們一定都是懦夫!

那麼,要清楚分辨這個問題的秘訣何在?根據大衛的經驗,我們可以歸納為三個要點﹕

(一)從行動的起因看。懦夫的行動決定,是受眼見和感覺所驅使,所以是草率的,是沒有內心的平安的。但在受到威脅時,英雄的行動,仍然是根據信心,所以是『不著急』的(賽二八16),是有內心的平安的。

(二)從行動的原則看。懦夫的行動方向,永遠是從自我的利益為基礎的,只要對自己有利,去任何地方都好。但英雄行動的方向,永遠是神的話為基礎,若是與神的話不合,在他看來,任何的路都是錯的。正因為這點不同,所以懦夫認為﹕『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什麼呢』?但是英雄卻認為﹕『根基未毀壞,義人還能有所作為』!從古以來,撒旦總是千方百計地,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毀壞義人的根基——聖經。或用偶像崇拜,或用異端邪說,或用人的哲學、科學等等來否認聖經是神的話語,不少信徒在這種狂潮下,嚇破了膽,不敢為神的真理作見證;但感謝主,每一個時代,祂都興起了一些信心英雄,他們相信﹕『神的話語安定在天』(詩一一九89),決不是任何人的力量所能動搖的,所以他們能竭力為神作工,並將自己的生命建立在這永在不移的磐石上!

(三)從行動的後果看。英雄行動的後果,可能對英雄的本人,不一定都會有人所說的『歡樂的收場』;但是他的行動,卻一定會產生很崇高的價值和影響。這就是英雄最崇高的品質,最令人敬仰的所在!所以千萬不可以個人的得失來衡量信心的英雄,乃要根據他們行動的原則和所產生的價值來衡量他們!若是我們細讀使徒行傳,就可發現初期教會受到大逼迫時,當時的聖徒,並沒有採取以致地行動應變,乃是有的仍然留在最危險的耶路撒冷,有的則分散到較為平安的各處地方去(徒八 1 ),但是信徒無論是留是逃,大都高舉自己的信仰,因此使神的道,不但在猶太地,同時也隨著外逃的信徒所到之處,遍處開花結果!

II•英雄的回答 (4∼7)

『耶和華在祂的聖殿堙A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祂的慧眼察看世人。
耶和華試驗義人,唯有惡人和喜愛強暴的人,祂心堳賵c。
祂要向惡人密佈網羅,有烈火、硫磺、熱風、作他們杯中的分。
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祂喜愛公義,正直人必得見祂的面。』

小信的朋友叫大衛看地上的風暴,好使他能醒悟,及時起來逃避;但是大衛卻舉起眼目看天上的神,結果他不但勇氣百倍,並且反過來,要堅強他朋友的信心。信心堅強的聖徒,在眾人都以為『還能做什麼呢』的時候,仰望神就是他『還能做的一件事』。因此他能『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羅四18)。

大衛仰望天上的神,使他清楚地看見幾個靈界的事實,這都是人的肉眼所看不見的。因它們是靈界的事實,所以能在大衛的心靈中產生實際的力量。

一•神的榮耀 (4)

大衛看天,首先所見的,不是千萬的天使,也不是華麗的天堂,乃是神的自己,和祂的榮耀!他的信心,消除了天與地的距離,神與祂的榮耀彷彿就在他的眼前,也充滿了他的心!他看見——

(一)神在聖殿中﹕祂並沒有離開祂的聖殿,神仍在那堭筐天使和萬物的敬拜。大衛從前能到聖殿敬拜祂和尋求祂的幫助;現在當急難臨頭的時候,他仍然可以在聖殿找到神並得到祂的扶助,因此,他決不『飛往我的山去』,他乃是飛到神的聖殿堥D覆庇。

(二)神的寶座在天﹕按人看來,義人的根基已毀壞了,但是大衛卻認為,除非神的寶座被推翻,義人的根基是永遠不會毀壞的。因為他的根基是在神的寶座保護之下。因為神的寶座在天上,誰的手能搆到和動搖?又有誰能逃脫這全能寶座的治理和審判?

(三)神察看世人﹕神在天上並非對世人不聞不問,祂也決不『打盹睡覺』,祂的慧眼在日日夜夜地察看世人,義人和惡人祂都認識;因為每一個人坐下起來,神都曉得;祂從遠處知道人的意念;人無論是行路或躺臥,祂都細察,祂深知人一切所行的!甚至人舌頭上的話,神沒有一句是不知道(詩一三九1∼8)。因此,神的慧眼會使惡人恐懼不安,但是卻是義人的安慰和鼓勵!

二•神與義人(5)

大衛向天上的神仰望,又使他明白﹕他所有的遭遇,都是神對他的試驗。因此,他目前的處境,不是沒有神的計劃和目的。人的本意雖是邪惡,但神的目的卻是美好,為的是使他更真實、更尊貴。因此大衛願意省察自己,『看我堶惘酗偵繯c行沒有』(詩一三九23∼24);他要向神證實自己的真實和忠心,並且對神的旨意和作為仔細學習,盼有進一步的瞭解!總之,他樂意接受神的試驗,他不但盼望自己考試及格,並且還能獲得優異的成績,令神喜悅。

一個肯努力上進的刃,必定是以樂觀的態度去接受試驗。因為唯獨經過試驗,才能知道自我的本質和真相,以致向精益求精的方向努力。這正如,寶劍的鋒利,唯有經過戰鬥,才能得到證實;輪船的優良設計,唯有經過狂風大浪的考驗,才能完全顯明。所以為了愛義人,神必試驗他!

但是義人千萬不要以為,只有痛苦和艱難,才是神的試驗,其實當我們還活在世上的時候,凡臨到我們的事,或苦難或福樂、或貧窮或富足……都是神的試驗,所以使徒雅各稱之為『百般的試煉』(雅一 2 )。可以說,我們在世的日子(本節中『試驗』test這字,原文是現在式)。我們必須凡事存應試的態度去面對;但是我們卻不必懼怕,因為是『耶和華』試驗我們,祂的試驗是出於愛心,祂不但深知我們的缺點和軟弱,也一定會以恩愛扶持我們去經過一切的試驗,最終叫我們大得喜樂和榮耀。

三•神與惡人 (5∼6)

大衛仰望神的第三個看見,就是他知道神的心永遠不喜歡惡人。神所以不干涉和審判惡人,一方面是為了藉著他們的惡行,來試驗義人;一方面也是為了暫時寬容他們,給他們一個棄惡從善,悔改歸神的機會。但是大衛確知,他們的惡行是神『心堳賵c』的。因此,若不悔改,他們一定會招來神的可怕審判與懲罰!大衛形容這個審判為﹕『祂要將網羅、烈火、硫磺、熱風像雨一般地,降在惡人身上』( Upon the wicked He shall rain snares, fire and brimstone, and horrible tempest)。意即這個審判,不但是像神從前對所多瑪、蛾摩拉兩城的審判性質一般(火的毀滅,創十九),並且還要比那次審判可怕千萬倍,因為還加上『降下雨般的網羅(snares——多數字)』!這不但是形容『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沒有一個罪人能倖免,並且更是形容,罪人落在這懲罰中,一直受苦,永遠不得脫離!所以大衛又說,這是惡人『杯中的份』。

大衛在此所說的,無疑是指著地獄的痛苦而言。論到地獄的痛苦,無論是舊約或新約,都一再指出有兩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一、火燒的痛苦;二、永遠不得脫身的痛苦!例如先知以賽亞曾說﹕『他們的蟲,是不死的;他們的火是不滅的』(賽六六24);主耶穌也曾親自多次提及相同的話,祂說,惡人將要『進入那為魔鬼和牠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堙]太二五41;另參路十六24;啟二十14)。所以千萬不要以為人死是『一了百了』,地獄不過是人將被永遠消滅的地方而已——雖然有許多人喜歡這是個事實——不,地獄乃是永永遠遠受苦,永遠無法脫身的地方!這就是它最可怕的所在。但願惡人能知道、能相信、能悔改,以致不會落在這可怕的懲罰之中。

四•神的公義 (7)

惡人橫行、義人受苦,最會使人懷疑神的公義;但是最能終止惡人作惡,安慰受苦義人的,也是知道神的公義!所以關鍵的問題是﹕知不知神是公義的?信不信神是公義的?大衛在本詩的末了,兩次提及神的公義,他不但看見神公義的性格,他還看見了神公義的作為!祂在今世以『試煉的火』試驗義人,因為祂是公義的;祂在永世堨H『不滅的火』懲罰魔鬼和惡人,也是因祂是公義的。祂的懲罰,決不是根據祂一時的喜好或忿怒,乃是根據祂公義的性格——『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十二29)!所以祂對罪惡的刑罰是不會改變的,是永遠的。

因此義人有福了,由於他們的行為與神的性格相合,所以他們『必得見祂的面』——意即正直人可以隨時隨地親近神(參創四三3∼5,四四23、26 ),並且還可以有服事神的大尊榮(參王下二五19;帖前一 4 ) !大衛就是以『正直人必得見祂的面』為本詩的結果,因為這正是他現今能力的來源,也是他永遠的盼望。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