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人生之詩(5)


五•忠信人沒有了(第十二篇——孤單之詩)



I• 孤單的眼淚(1)

『耶和華啊,求你幫助,因虔誠人斷絕了;
世人中間的忠信人沒有了。』

一•珍貴的眼淚

大衛為什麼哀哭?不是因他身患重病,也不是因愛情受到挫折,更不是他的名利遭到損失,乃是因﹕『虔誠人斷絕了……忠信人沒有了』——完全沒有自我的原因,全是因世風日下,社會腐化而哭!這種眼淚何等稀少,何等可貴!

大衛如何哭泣?他不是在暗中獨自哭泣,乃是來到神面前,向神哭泣。他要把自己的悲哀化為禱告,使他的眼淚能帶下神的力量,去扭轉社會的風氣!他雖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沒有力量挽回整個社會的罪惡狂瀾,但他並不放棄努力,來到天上神的面前懇求,求祂伸出手來,扭轉局勢,賜下安康!他雖然被社會所厭棄,但他仍然為世人在暗中哭泣代禱,這等情操,何等崇高啊!

二•靈敏的心靈

大衛向神所哭訴的,似乎不是一般人所認為嚴重的暴行。他所陳述的乃是『虔誠』和『忠信』的喪失,以及言語舌頭的過失。在人看來,這些都不過是小小的缺點和過失,根本不足大驚小怪,但是大衛卻因此哀哭懇求,他的心靈是何等的靈敏?

最令我們敬佩的是,他首先提到的,是『虔誠人斷絕了』,他認為這是當時社會腐化的根源,是最可怕之罪惡。按虔誠人,乃是像神的人(其意義請參第四篇解釋),那埵陸@誠人,那奡N有神的愛和義社會因此才會有溫暖和平安。但是虔誠的美德,並不是從人的天性而來的,它乃是人與神經常親近的結果。現在,世風轉變了,虔誠人斷絕了。信仰被人視同垃圾,教會被人看為陳舊的古跡,人們在行動上和心靈上,都不願與神有任何的接觸!大衛為此大大哀哭,因為他知道,虔誠是道德的靈魂,虔誠退步,道德江河日下;虔誠斷絕,道德死亡了!

大衛繼之為『忠信人沒有了』而哭。虔誠是人與神關係良好的必須;忠信是人與人關係的必須。唯有向神虔誠的人,才是向人忠信的人。因此當虔誠人斷絕時,世人中間的忠信人,自然就沒有了。大衛斷定,社會的弊病,從此將會層出不窮,因為它是從根起腐爛了。

今日的世界,何等需要具有大衛這樣心懷的人啊!世人今日所看重的,是如何創造一個美好的物質世界,但是卻越來越忽視,如何去培育美好的生命。人們
越來越輕看宗教,越來越輕慢神。因此忠信在人間消失的現象,也越來越顯著了。現在,在人與人的日常談話堙A真話越來越少,大多數是半真半假的話,其實這正像撒旦的話;為說錯話、誇大之話而面紅耳赤、良心不安的人,也幾乎絕跡;人口中的應許,本當是不應改變的,這是人的尊嚴,但是現在除非經過律師和法律的手續,人的應許就被看為廢紙一般;我們豈不應當為此驚醒,求神多多興起一些虔誠的忠信人來嗎?

II •孤單的遭遇(2 ∼ 4 )

『人人向鄰舍說謊;他們說話,是嘴唇油滑,心口不一。
凡油滑的嘴唇和誇大的舌頭,耶和華必要剪除。
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
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信仰影響人的品格,品格影響人的行為。所以大衛在論到人的信仰和品格敗壞以後,開始論到人們的行為是如何地腐化了。令我們希奇的是,他單單將人言語的罪惡暴露在我們的眼前。為什麼如此?原來他的慧眼很清楚地看出,言語是人最易有的罪行,也是最可怕的罪行。他像一個經驗豐富的醫生,診治病人,常是先觀察他的舌頭。他明白,能夠勒住自己的舌頭,是虔誠人一個最明顯的記號(雅一26),而言語的罪泛濫,乃是社會最可怕的現象。正如雅各所說﹕『唯獨舌頭沒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死人的毒氣』(雅三 8 )。啊,舊約的大衛,和新約的雅各,都向我們指出﹕當人的言語普遍地敗壞時,這個社會必是已經嚴重地腐化了。

大衛將當時言語罪惡的嚴重程度,描寫如下﹕

一•言語傷害的對象

『人人向鄰舍說謊』,誰是鄰舍?鄰舍乃是與我們關係親密的人。若是人對自己的親人都可以用謊言傷害,那麼還有什麼人是他不會加害的?再者,什麼人向鄰舍說謊?大衛說﹕『人人』都是如此!試想想,無論是在政府中、工作的所在、學校、甚至家庭堙A人人都彼此說謊,這樣的社會何其可怕?人們在何處有安息?在何時能安息?

二•言語敗壞的情況(2)

大衛從兩方面來說明﹕

(一)言語敗壞的實例﹕當時的人,人人說『謊言』,沒有人說真話,這是個謊言世界。他們又是『嘴唇油滑』——可稱之為高度技巧的謊言。按英文( flattering lips )可譯作諂媚或奉承的嘴唇。這種諂媚的謊言,實在是如同言 語抹了油一般,十分容易滑入聽者之心,使人中毒受害;『嘴唇油滑』的另一個含意是,這些人的嘴唇似乎是抹了油,謊言可以隨時脫口而出。不過,無論他們說什麼,都是笑娷瓣M,又如毒藥包了糖衣,使相信自己的人,受到傷害。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陰險世界啊!

(二)言語敗壞的動力﹕( 4 )為什麼言語的敗壞會那麼嚴重?那麼普遍?是 什麼力量在背後推波興浪?大衛指出,這完全是由於人對言語的錯誤態度所造成,他們認為﹕

1.舌頭必勝——他們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大家都認識到舌頭的強大力量,爭先恐後地要利用言語為武器去對付別人。

2.嘴唇自主——他們又說﹕『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所以他們要『言論自由』——隨自己的喜好、觀點和利益,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不受任何的限制,也沒有任何的原則,更不管說了以後,起什麼影響、負什麼責任。

以上這兩種推動言語罪惡的態度和力量,是歷來的暴君和罪大惡極的人,所一貫運用的,不過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現在更深入、更廣泛地,被世人所認識和運用罷了。縱觀現今的世界,極權國家的統治者,他們所重視的,就是一面限制人民的言論、出版和宣傳的自由,一面卻又千方百計地,將輿論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將報紙、書刊、廣播等等言語的工具,通通予以控制。好使他們能左右輿論、製造輿論!這不正是因為他們相信『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嗎?所以他們認為﹕『謊言說一千遍,便成真理』!在這樣的暴政之下,人民不是成了無知的暴民,跟隨暴君說謊造謠,嘴唇油滑,便是成了暴君暴民所攻擊的對象,因此虔誠人和忠信人若是不噤若寒蟬便是入獄,或是死亡!這樣冷酷殘忍的社會,豈不是成了人間地獄?

然而也不可忽略,在自由世界堙A這兩股敗壞的動力,也正在越來越明顯的興風作浪!在民主自由社會中,大家都高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論壇自由』的旗幟,按理這是人享受神賦予人自由的正當權利,很可惜的是,大家也都認為『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因此大家也都是爭先恐後地以金錢、以勢力辦報紙,買電台、出廣告書刊來獲得『舌頭得勝』——宣傳的勝利。為了達到目的,不惜無中生有,歪曲誇張!所以在自由社會堙A豈不也是充滿了謊言和欺詐嗎!這樣的社會,不是一樣的沒有幸福和希望嗎?

(三)言語敗壞的下場( 3 )﹕的確,言語的力量是十分奧秘和巨大。按我們 一生的活動,不外是思想、言語和行動這三類而已。思想的活動是在人的心堙A是別人看不見的;行動是人外面的活動,是看得見的;然而言語的活動,卻是介乎兩者之間。它既不像看不見的思想,又不像看得見的行動;但是它卻是思想的表達,又像是行動的一種。也許正是因為言語的這種愛昧的身份,人們很容易忽略它的影響,以致言語得以自由地,在暗中大大活動!所以我們從小到老,大多把精力只放在自己的思想和行動上。學校的教育是如此,甚至教會的講壇也是如此;大家對自己的言語都不十分重視,總以為說話算得什麼?只不過口中所發出的,一個有聲音的氣息而已,氣一出來,不就消失了嗎?殊不知事實上是,氣雖消失了,那個聲音卻已深入人心,不但一直產生影響,並且往往是反覆不斷地產生迴音,向四面八方傳開!聰明人正是看見了言語這種奧妙的、巨大的力量,所以才會採取一切方法,加以利用,去戰勝別人!

試想,在人的一生中,有哪樣活動比言語的活動更活潑?它不單是從小到老不停地活動,它還能在任何地方活動;更奇妙的是,言語可以在任何人、任何生物找到資料活動,言語轉換話題,不費吹灰之力!上至天文地理,下至細胞昆蟲;遠達古時聖賢,久至未來人類,都可高談闊論,並且可以隨時改變題目!若是能將人從小到老的話都記錄下來,所存的案卷,恐怕要像一個圖書館的存書那麼多!

是的,從古以來,沒有人能將自己和別人一生的話記錄下來,但是聖經告訴我們,這件事卻正是神所要作的(啟二十12),因為它知道言語在人的生活上,所佔的重要地位,又知道言語對別人所產生的影響,是何其深遠和巨大,所以祂把人的言語都記錄下來。因此主說﹕『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雅各也說﹕『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雅三2)。

大衛正是因為知道神重視人的言語,所以他相信﹕『凡油滑的嘴唇和誇大的舌頭,耶和華必要剪除!』但願我們在知道言語的重大作用後,就當竭力避免罪人的錯誤態度,向神虔誠的禱告說﹕『主啊,我的舌頭不是我的,請你作我的主,管理我的心和我的舌頭!』

III •孤單的安慰(5)

『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嘆息,
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大衛的禱告,很快地蒙神垂聽了,他求神幫助,現在神向他說,祂要幫助了。但是神怎樣幫助呢?

一•神幫助什麼人?

神指出祂要幫助兩種人﹕

(一)『困苦人的冤屈』。又可譯作『窮人受的欺壓』( the oppression of the poor)。這種人不但窮,並且還受到欺壓,實在是可憐人中的可憐人。一 般而言,很少有人敢欺壓有錢人,人們所欺壓的,大多是貧窮的人,所以窮人與弱者常是同義字。但是不可忘記,我們也常看見,不少窮人鋌而走險,或偷或搶,或傷或殺,以罪惡的方式,去擺脫貧窮之境。在一個罪惡充斥的社會中,這種現象更是屢見不鮮,更何況是大衛當時邪惡得勢,人人犯罪的時代呢!所以大衛在這堜珨〞瑤a人,不單是在物質貧窮,他們必定也是有生活道德原則的人啊,不然他們何至一直被人欺壓?

(二)『 貧窮人的嘆息』。又可譯作『缺乏人的嘆息』( the sighing of the needy )。這不是一般的缺乏之人,乃是一些在常常嘆息的缺乏者。他們的嘆 息,表明他們一直想解除他們的缺乏,只恨自己無能為力,所以他們不住地嘆息!這些嘆息,雖然是軟弱無能的記號,但也是生命未死,仍想起來的信號,不然他們早已靜默無聲,聽天由命了。

另外,他們也可能是為那個時代的邪惡而嘆息,他們雖然無能為力,但是他們對罪惡和人的痛苦,仍有感覺,仍有同情啊!

所以神說,是這些人所受的壓迫,和他們所嘆息的聲音打動了祂的心!換言之,神所以要幫助他們,不單是因他們貧窮和缺乏,更重要的是,因他們在貧窮、缺乏之時的為人品格!神重視人的心態和方向,這是聖經一貫所強調的,這一點我們切不可忽視。所以若是一個人,在物質雖然富足,但他卻能感到自己靈堻h窮軟弱,或是深深覺得被罪壓傷的痛苦,他盼望解脫,這種人,神也一定是知道的,也是一定會起來幫助他的。

二•神如何幫助?

神說﹕『我現在要起來……』,這表明神知道祂在何時起來,去幫助祂受苦的兒女,祂的時候總不會太遲!正如一個父親,靜坐一旁,在觀看他正在玩耍的兒子,當見到兒子面臨危險時,父親必會起來幫助他的。我們的天父豈不更是如此?

神說﹕『我要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處』,按英文,這句話應翻譯為『我要將他安置在穩妥之處,脫離那些傲氣十足(或惡意)的人』( I will set him in safety from him that puffeth at him )。神知道,當祂的兒女為信 仰受苦之時,在他的周圍,總會有許多傲氣十足的人,趁機羞辱他們、欺凌他們。神對這樣的事,絕對難以容忍!所以有時祂要懲罰惡人,救祂的兒女從苦難中出來;但是神還有更奇妙的方法,就是將祂的兒女,放在『穩妥之地』,使他『昂首高過四面的仇敵』(詩二七 6),這也是大衛所說﹕『在我敵人面 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福杯滿溢』(詩二三 5 )。 神 的這種幫助豈不是更加美妙百倍!所以受惡人苦待的義人哪,決不可喪膽,因為神的慧眼,從來未曾離開過你,祂一定會幫助你,你永遠是在祂所安置的『穩妥之到』的。

IV •孤單的扶助(6 ∼ 8)

『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
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耶和華啊,你必保護他們;
你必保佑他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
就有惡人到處遊行。』

當生活在人的謊言中的大衛,聽見天上神的話語時,神的話語對他是多麼的甘甜呢!他有了神的話,就堅信神的話。神的話將他的靈眼打開,使他對許多事物,都有了一番新的和深入的認識。因此,雖然他仍是孤單的,但是他心中已有勇氣,去面對這謊言世界。

一•更深地認識神的話(6 )

大衛以『煉過七次的銀子』來比喻神的話,這表明他認識神話語的兩個重要特點﹕一、價值尊貴無比;二、內容真實可靠。這兩個特點,是世界上任何其他的書籍所不能比的!因聖經的價值珍貴,所以凡是熟習聖經而又遵行它教訓的人,都是社會上品德崇高,有益人群的人;凡是高舉聖經的地方,常是人民最能享受自由、平安與康樂的地方;聖經的內容真實可靠,因為歷史上從來沒有一本書像聖經這樣,能勝過這麼多、這麼久的考驗!歷代以來,聖經一直在受無神主義的哲學家、歷史家和科學家的挑戰,他們要尋找聖經的錯誤,但是他們都沒有成功他們所寫的書會修改,但是聖經永遠一字不改!聖經也一直在受各式各樣的人考驗,他們要以人生的多種遭遇和經歷來驗證聖經的教訓,結果他們都發現,聖經的教訓是實用的和美好的;聖經又曾經歷各個時代的異端和邪教的考驗,結果發現,聖經的道理高超無比、永遠長存,而這些異端邪教,相形之下,黯然失色,終於被人唾棄;聖經也是經常被人憎恨的書,歷代以來,許多異教徒,無神主義和暴君,都曾竭力搜查聖經、禁止聖經,甚至焚燒聖經,但是聖經是永遠搜不盡、禁不了,並且還越燒越多!越受反對,越受人愛慕!這實在是一本天書,是地上的人所無法銷毀的,這實在是一本生命之書,是死亡的力量所不能吞滅的!

因大衛追求尊貴的生命,所以他愛慕聖經;大衛愛慕真理,所以他對聖經堅信不移。聖經實在是他的生命,是他力量的泉源但願我們每個聖徒都是如此。

二•更深地認識自己(7 )

因為神已經向他說﹕『我要將他安置在穩妥之處,脫離那些傲氣十足的人』,他堅信神的話,所以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他讚美神說﹕『你必保護我們安全(You will keep us safe )!』並且還讚美說﹕『你必保佑我們永遠脫離這世 代的人』——神雖不救他脫離這個世界,但是神卻能永遠保佑他脫離這世代的人。因此他深信,他能在這充滿罪惡的世界中,過一個分別為聖的生活,直到見主面的日子。

三•更深地認識世界(8 )

從外表看,大衛當日的世界,上上下下都是最惡;最邪惡的人,成了萬人擁護的領袖,各行各業,各城各鄉都掌握在惡人手中,但是大衛已經不再懼怕悲觀了,因為他已學會,不從外表的勢力來看世界,乃是從社會的本質——道德——來看世界。當他看見一個社會,上下都惡,到處是罪,他知道,這個社會必是像當年的所多瑪和蛾摩拉兩個城一樣,罪惡滿盈,神的審判與毀滅快臨到了。為此,他更當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彼後三12)。

大衛當日的那種邪惡社會,在歷史上不止一次地出現,即或是在今日,我們仍然可以看見類似的國家或社會出現在我們的眼前!在某些極權國家堙A的確有『惡人升高,惡人到處遊行』的事實,不少人看見這個強大的邪惡勢力,心驚膽戰,或是悲觀絕望,或是奉承投降;但是神的兒女啊,我們當有大衛的眼光來看世界,不是看它『強不強』,乃是看它『惡不惡』,若是惡的,神必能使它的『強』,歸於無有。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