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人生之詩(6)


六•要到幾時呢?(第十三篇——煩惱之詩)


I•煩惱的心靈(1∼2)

『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
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我心媊w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
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大衛一來到神的面前,就連續不斷地向祂四次埋怨『要到幾時呢』?因為他被太多的煩惱糾纏不清,也糾纏得太久了!他曾一直在掙扎,想從這些煩惱衝出,想為這些煩惱找出答案,但是似乎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毫無結果!現在,他已身心疲憊不堪,他要用最後餘剩的力量,來到神的面前,作最後一次的懇求,救他脫離痛苦與煩惱的網羅!

一•靈性的煩惱(1)

大衛首先埋怨神『忘記他』,『掩面不顧他』。他不是埋怨信為什麼將他放在這樣困難環境堙A也不是埋怨神為什麼讓他遇到無理與他作對的人,他乃是埋怨神,當仇敵壓制他的時候,神忘了他,任憑惡人一直欺凌他;令他更不解和不滿的是,他曾向神求助,但是神卻『掩面不顧』——故意不聞不問;而且這樣痛苦的經驗,不是一次兩次,乃是屢次如此;這樣難當的日子,不是一天兩天,乃是許多天了!神不是慈愛的嗎?神不是眷顧兒女的嗎?神不是聽禱告的嗎?為什麼我的經驗似乎恰恰相反!若是說,神幫助的時候尚未到,那麼還要等候多久?難道是『要到永遠麼』?啊,對一個屬神的人而言,這種靈性上的苦惱,常常是遠勝過他肉身所受的痛苦啊!

二•自我的煩惱(2)

大衛繼而埋怨神﹕『我心媊w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這全然是大衛的自我煩惱,他應當自己負責,怎麼可以埋怨神呢?在人看來,實是豈有此理!但是在大衛看來,卻是很有道理。因為他身陷困難之中,曾不住地向神呼籲求救,然而神卻忘記他,又故意掩面不顧他,難道他就此坐以待斃?難道他能不盡力自謀對策與出路?可是他發現,儘管自己日思夜想,卻一直想不出一條清楚的出路;儘管自己滿腦的計劃,卻沒有一個計劃可以使自己安心!他想得越多,不安也越大,煩惱也越深!然而似乎又不能不想。這樣日日夜夜地胡思亂想,實在痛苦啊,但是主啊,若是你不忘記我,我又何至受這種無妄之苦?

所以大衛為他受自我煩惱的痛苦而埋怨神,實在也有他可愛的一面,因為這不單表明他與神有親近的關係,他更是向神表明﹕『離了你,我就不能作什麼』(約十五 5 )。他這樣的表現,是決不會出現一個與神無關,或是關係不密切 的人身上的。

三•環境的煩惱(2)

大衛最後埋怨神說﹕『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他認為他與仇敵對抗,仇敵之所以佔盡上風,全是神袖手旁觀,甚至遠遠躲開的結果。若是神肯助一臂之力,甚至只要站在一旁鼓舞他,仇敵就會失敗,整個情勢就會完全改觀了。但是神卻一直沒有動靜,任憑他忍受『屢戰屢敗』的羞辱!

大衛的這個禱告實在可憐,因為他的仇敵之所以能『升高壓制』他,實在的原因,不是因為大衛在孤軍作戰,乃是因為大衛以為他自己在孤軍作戰罷了,實際上,神是一直站在旁邊,緊緊地看著他的,只是他的眼睛因小信而模糊,看不見神的同在而已。若是不然,為什麼仇敵一直只是升高壓制他,卻不能完全勝過他呢?仇敵實在只是在欺他眼睛不明亮啊!

但是大衛這個禱告也實在可愛,因為雖然他是『屢戰屢敗』,但是他卻沒有投降,仍是『屢戰屢敗』,直戰到神出來幫助,贏得最後的勝利為止。但願我們在與靈性的仇敵——憂慮、悲哀、灰心、膽怯摔跤時,不要有小信的眼睛,只看見仇敵,看不見救主。總要記得,這些仇敵,如同狗兒一樣,你越看著牠,牠越是兇,並且還跟得更緊,若是不理會牠,不久牠就會悄然喪氣的離去了。

『要到幾時呢?』這個問題很少會在我們人生歡樂的時光出現;但是當我們遇到痛苦患難時,它卻會不斷地出現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在在我們的生活經歷堙A患難與痛苦似乎總是如飛一般的來到,但是它們的離開,總是姍姍遲行;例如疾病,患病容易,康復卻需相當的日子;傾家蕩產,常在旦夕之間,財富的累積,卻需多年的血汗;人生的快樂,來時慢如牛,去時卻猶如飛鷹;然而悲傷卻是常常不請自來,既來之後,就很難請它離開。我們在世上,經歷這種令人沮喪的事,實在太多了。也許在不知不覺之間,我們以為神對待我們也是如此!所以當我們落在痛苦和患難中的時候,常會有『神啊,要到幾時呢』的煩惱。其實神早已告訴我們﹕『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賽四九15)。正如天上的太陽,當日蝕的時候,只有無知的人,才會以為太陽黯淡不發光了,其實無論人的感覺如何,太陽是永遠照常發光的啊!

II•煩惱的突破(3∼4)

『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
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
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

有人認為這一段經文,是大衛求神救他脫離仇敵的陷害,使他不致死亡。其實若仔細讀這兩節經文,就可以發現,大衛在此只有一個禱告的中心,就是﹕『
使我眼目光明』,他認為若是他的眼目光明了,他就不致『沉睡至死』,仇敵也不致說﹕『我勝了他』和『在他搖動的時候喜樂了』。換言之,大衛在禱告中,已不再被『要到幾時呢』這個疑問所苦惱,因他已發現,他一切的煩惱和困難,根源只是一個,即心眼迷糊,以致靈性昏睡;正因他心眼迷糊,靈性昏睡,所以他對神的看顧和幫助,失去了知覺,以為神忘記他,掩面不顧他!也正因為他心眼迷糊,靈性昏睡,所以仇敵才會升高壓制他。所以他不再求別的出路,單單地求『使我眼目光明』。他終於從重重疊疊的煩惱中找著了破口,突圍而出了!

世界的王魔鬼,一貫以『弄瞎人心眼』的方法(林後四 4),使世人沉淪死亡 ;牠攻擊信徒的方法則是,以世界的福樂或苦難,肉體的情慾來迷糊他的心眼,使他們過跌倒失敗的生活!所以自古以來,不知有多少的信徒落在這種『沉睡至死』的悲慘中。例如,巴蘭先知便是因貪財,而成了『眼目睜開而仆倒的人』(民二四 4 );士師參孫,便是因貪色,在妓女膝上沉睡而死的人;甚至 我們也可以說,出埃及後的那一代以色列人,也是因沉睡,以至死於曠野,因為神說﹕『他們心堭`常迷糊,竟不曉得我的作為』(來三10)。(作為應譯作『法則』 my way )。至於大衛,他則是苦難時,『籌劃太多,以至疲倦』而 心眼迷糊沉睡了(賽四七13)。幸好,他在禱告中,發現了這個困難的根源,所以懇求神﹕『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所以,我們在煩惱痛苦中,究竟『要到幾時呢?』解決這個問題的,不是神,乃是在於我們自己;是決定於我們幾時才能不迷戀世界呢?我們幾是才不再放縱自己的私慾呢?我們幾時才能曉得神工作的法則,不再單單觀看神的作為呢(來三 9;參詩一O三 7)?我們幾時才停止『心媊w算』,去單單倚靠神呢? 願所有被煩惱所苦的人都能像大衛一樣,及早醒悟過來,向神禱告說﹕『求你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III•煩惱成樂歌(5∼6)

『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我要向耶和華唱歌,因祂用厚恩待我。』

一•明亮的眼(5)

大衛的禱告,堅強了他的信心,為什麼?不是因環境改變,乃是因他看見了『神的慈愛』(『慈愛』可譯作『永不失落的愛』Unfalling love ),他不再『 心媊w算』了,因為他已有最溫暖而有最可靠的靠山了。

在禱告中,聖靈也『照明了他心堛熔晰』,使他知道神已為他預備了『救恩』,神的救恩已使他心塈祤痋A因此他再也不懼怕仇敵的囂張了。

大衛的眼睛,已因信心和聖靈的工作,明亮起來,所以信心和聖靈,實在就是神為人。預備的『眼藥』(啟三18);但是人必須藉著禱告,才能使它們充分發生功效。大衛和一切信徒的經驗都是如此。『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 1 )。所以信心一來,對神的作為就立刻有了一番新的 認識,不再是從神外表的工作看,乃是從神的性格和真理(實底)看。所以神的兒女若是行在神的道路上他決不懼怕在這條道路上所遇見的困難,因為他相信神的慈愛與公義決不離開他(來三 9∼10;參詩一O三 7 )!信心尊重神,所 以有信心的人,能戰勝 撒旦和環境的攻擊,和自己的軟弱。

聖靈能『照亮我們心堛熔晰』,因此也能醫活我們靈眼的毛病。藉著聖靈,使我們『真知道』屬靈的奧秘,將我帶進屬天的境界去(弗一17∼19),使我們那被苦難所動搖了的信心,被提到天上!因此,地上的環境雖然沒有改變,但是大衛從天上的高處看,地上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了。他的無限煩惱,轉瞬之間,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二•喜樂的心(6)

喜樂的心,常使人歌唱。大衛的心,因為有了從神救恩而來的喜樂,所以他禁不住地『要向耶和華唱歌』,由不住地埋怨,突然變成歡樂的歌頌!大衛說,他所以要歌唱,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神用厚恩待我』!啊,原來他所忍受的『要到幾時呢』的痛苦,竟是神的『厚恩』!他怎能不向神歌唱呢?

所以,願一切愛神的兒女都能相信和牢記,若是我們為了愛主和行走祂的道路而遭受重重困難,切不可灰心,因為困難越大,常是意味著神對我們所懷的意念更美,所要賜的恩更厚,藉此他要訓練我們的信心更美,引我們到更高的境界中去。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