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詩篇中的耶穌(7)


七.你必給他鋪床(第四十一篇——病痛之詩)




I.病中的力量(1∼3)

『眷顧貧窮的有福了,
他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搭救他。
耶和華必保全他,使他存活;
他必在地上享福,
求你不要把他交給仇敵,遂其所願。
他病重在榻,耶和華必扶持他;
他在病中,你必給他鋪床。』

當大衛身罹重病,又遭假朋友陰謀陷害時,他說﹕『耶和華必搭救他……必保全他……必在地上享福……必扶持他……必給他鋪床』。這五個『必』字,顯明他的靈十分健壯,因為他充滿了信心與盼望!為什麼在他身體十分軟弱時,他的靈性如此有力?他說﹕『眷顧貧窮的有福了』。這句話表明﹕

一.大衛的為人

他實在沒有辜負神將王位賜給他的恩典,因他沒有以權力壓榨人民,為自己積財享樂,他乃是以他的權力,為貧窮的人謀幸福。

『貧窮』(亦可譯作軟弱 The Weak)是社會疾病的現象之一,其根源是人的罪 。因此是每一個時代所不能避免的。神說﹕『那地上的窮人永不斷絕』(申十五11)。我們在每一處地方,都可以看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屍骨』、『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的不平等現象。貧窮來,軟弱也來;國家如此,個人也是如此。這種病態,不僅造成強凌弱,眾暴寡的殘忍事實,並且也製造出暴動革命,血流遍野的悲慘事件。人類一直是在這種社會病態的痛苦中掙扎。我們基督徒知道,這種社會疾病,除非到了主的國降臨,是永遠無法根治的。但是如今我們還活在這個病態的社會堙A我們當有神憐憫的心腸,對人的疾病,應當關懷,應當竭盡所能地,予以幫助,正如一個醫生對待病人一般。所以神吩咐祂的兒女說﹕『總要向你地上困苦窮乏的弟兄鬆開手』(申十五11),『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徒二十35)。若是主對地上那些為富不仁的人,尚且曾提出警告﹕『你們的金銀都長了蛂A那蚼n證明你們的不是』(雅五 3 );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已信了祂的人呢?若是我們 有力量,卻塞住我們憐憫的心,對貧苦者視若不見,我們豈不是將要受到更大的責罰嗎?所以雅各提醒我們﹕『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乏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吃穿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二15∼17)。

大衛說『眷顧貧窮』( considers the poor),『眷顧』這字,並非是單單指
慷慨的施捨而已,乃是指經過了仔細觀察和瞭解之後,而有的關懷。可見大衛 知道,眷顧貧窮,不是一個不需思想的簡單行動而已。必須深入瞭解,多方思考,才能給貧窮人最適當的幫助。所以我們當效法大衛,對貧窮人常存憐憫的心,求神賜智慧去瞭解他們,又當思想,幫助多少才是合宜的?用什麼方式幫助才是合宜的?不要以為幫助貧窮,只是施捨財物而已,其實有時能幫助他們去工作,才是更美好的方式。

除此之外,我們既為神的兒女,就更當記得﹕『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雅二26;太四4),所以在物質的幫助之外,更當不 忘去幫助他們解除靈魂貧窮的痛苦,將神的救恩和真道介紹給他們。主耶穌幫助我們的方式,也正是如此,祂總是顧及我們靈魂體三方面的需要,保羅說﹕『祂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祂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這個富足,並不是單指物質而言的啊。所以讓我們記得﹕我們應當賙濟窮困者,但是若不同時將主的救恩介紹給他們,我們對他們的幫助,乃是不完全的,也是短暫的。

二.大衛的信心

大衛身為一國之君,能夠對貧窮人如此細緻完美的照顧,他的為人實在證明,他有神那樣的憐恤的心腸。他既然是按著神的心意,去照顧那些貧窮軟弱的人,當他自己落在軟弱無助的景況中時,他知道神也必定會憐恤他。換言之,他相信『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太五 7 )。這就是他在病痛 與 患難之時的一個安慰與力量。

所以神的兒女啊,讓我們在生活為人上,天天操練我們的愛心,因這些愛心,不但在當時能使人得益蒙恩,並且它們還能日積月累,成為我們心中巨大的力量,去樂觀地面對人生的疾病和患難。

II.病中的危機(4∼9)

『我曾說﹕耶和華啊,求你憐恤我,醫治我!
因為我得罪了你。
我的仇敵用惡言議論我,說﹕
他幾時死,他的名才滅亡呢?
他來看我,就說假話。
他心存奸惡,走到外邊才說出來。
一切恨我的,都交頭接耳的議論我,他們設計要害我。
他們說﹕有怪病貼在他身上,他已躺臥,必不能再起來。
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

大衛日常美好的為人,雖然能給他在病痛患難時,帶來一些力量,但是這股力量的根基,終究是出於自己,仍是有限的,若不藉著禱告,決不能充分發揮作用,也不能支持很久。所以大衛仍需藉著禱告,去支取從神而來的力量,才能有完全平安與得勝。的確,只有禱告,能使我們『如鷹展翅上騰』,突破一切的困難。

從大衛這一段禱告,我們可以看出,他當時實在是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他絕望的景況,可由以下幾點顯明出來﹕

一.內心有罪的控告(4)

大衛首先禱告說﹕『求你醫治我,因為我得罪了你』……按英王雅各欽定本聖經,『醫治我』應譯作『醫治我的靈魂』( heal my soul ),由此可知,疾病 使大衛想起了自己過去的罪,他不但認為罪使他的身體患病,更可怕的是,罪使他的靈魂有病。身體的病,不過是他靈魂的病的外顯而已。靈魂的病是病根,唯獨這病根被醫好,他才能澈底得著醫治!所以大衛不是求神醫治他的手、醫治他的頭……乃是求神『醫治我的靈魂』。身體的病,有些是人可以醫治的,但是靈魂的病,唯獨主耶穌能醫治,經上說﹕『因祂(主耶穌)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五三 5 )。所以大衛為此單單地向只向神求。這個祈求,蒙主 垂聽,才是他最大力量的來源。

當我們患病時,若能像大衛一樣,除了關心身體的病痛外,將注意力集中在我們靈魂的病——罪上,藉此機會,求神潔淨我們的靈魂,我們便有福了,因為可以使我們身體與靈魂,同時都得著更新。

從另一角度言,當我們在身體健康時,若是能想起自己的罪,並為此痛悔祈求神,這人也是有福的,因為他能發現自己有隱藏的嚴重疾病——靈魂的病,因此可以及時得著醫治,可以免去後來許多的禍患與痛苦!

所以,決不要以為,我們的身體無病時,我們的靈魂也是健康的。保羅曾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我真是苦啊』(羅七18∼19、24)!這不是他的靈魂軟弱有病的現象麼?我們誰能沒有同樣病癥呢?所以我們應當時時這樣禱告﹕『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我在我的堶惘酗偵繯c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23∼24)。

二.身體有惡疾纏累(8)

大衛的病,已成了當時眾人所談論的重要新聞,從他們的話可以知道,大衛這次的病,十分嚴重,他們稱之為『怪病貼身』——一種連醫生也不知其名的罕病,又是無論用任何藥物治療都不見功效的病。所以他們一致斷定﹕『他已躺臥,不能再起』——他必定從此一病不起,床將成為他最終活動的所在!但是誰能想到,大衛在這種『病入膏肓』的時候,他卻覺得自己正蒙神的照顧?他說,神天天『扶持他』,並且『給他鋪床』( 3 ),世上那堹鄑鋮麭o樣偉大 的護士?那個病人能有這樣光榮的享受?但這卻是神的兒女在患病時所共有的福份。

三.四圍有壞人包圍(5∼9)

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的變化,在我們遭受困難時,顯得特別顯著。大衛這次疾病也是如此。他四周的人的真面目,現在都紛紛暴露,各形各色的醜惡一一出現了,真是令人無限感慨。

(一)被仇敵高談闊論( 5 )﹕大衛得怪病的事,已成了他仇人談笑的話題, 紛紛猜測『他幾時死』,一心盼望他的名早日從人間消失,這種幸災樂禍的心,躍躍若生地出現在我們面前。

(二)被損友憎嫌遺棄( 6 )﹕還有一些見風轉舵的人,假慰問之名,來到大 衛床前看望,實際上卻是為了探聽大衛力量的虛實,好在大衛與押沙龍叛亂的力量之間作一個比較,以此作為他們今後依附誰的根據。因此,當著大衛的面,他們恭維和關切地假話連篇,既至看見大衛必定會死,出來之後,立刻四處散佈不利於大衛的謠言,以此取寵於他們認為勢必成功的押沙龍。雖然人心已失,但是大衛卻信他未失神的心,因此他相信,主『使我存活,必在地上享福』( 2 )。他的怪病,不過使他更認識人心奸惡的怪現象而已。

(三)被仇人陰謀陷害( 7 )﹕大衛的一切仇人,現在都趁機聯合起來了,他 們一同商議,可以用什麼陰謀詭計,趁著大衛病倒不起之時,早日結束他的性命。他們迫不及待地要親手加害,不願稍為等待!因為親手加害,不但可以一雪心中仇恨,還可免除大衛東山再起的險。在這些生龍活虎般的仇人面前,大衛實在如同一隻將被吞吃的羊羔!但是他們忘了,大衛不是一隻迷失之羊,他是有全能的神為牧人的,他曾向神禱告﹕『求你不要把我交給仇敵,遂其所願』( 2 ),神必定會聽他的禱告,不單助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並且還要在『敵人面前,為他擺設筵席』呢(詩二三4)!

(四)被知己暗中出賣( 9 )﹕最令大衛驚訝和傷心的是。連他的心腹之友, 這時竟暗中出賣了他!他稱這人是『知己的朋友』,大衛一向『倚靠他』——遇到困難時,常是求他的幫助;在平安的日子,大衛將重大的責任託付給他;這人又是『吃過我飯的』——蒙大衛恩寵和敬重的(參撒下九11∼13),未料他竟在大衛最軟弱困難之時,『也用腳踢他』——暗中陷害大衛!他給大衛帶來的傷痛,豈止是如同在傷口上擦鹽!

大衛的這個經驗,顯然是指他的謀士亞希多弗出賣他而言。神許可這事臨到他,為的是要他預嘗一點點,他的後裔,同時也是他的救主——主耶穌基督被加略人猶大出賣的滋味;並且神還要藉著他的經驗,將主耶穌被猶大所賣時的心中的痛苦,啟示給後代一切信主的人。所以,他的痛苦雖然極深,但是其意義和價值,也是極深大的啊。

對大衛時代的以色列人而言,亞希多弗實在是一個『謎』一般的人物,同樣,對歷世歷代的人而言,加略人猶大,也是一個『謎』一般的人。主耶穌為什麼要揀選他?他為什麼會出賣主?他為人的奸險,為什麼連與他朝夕相處,在一起達三年之久的十一位門徒,沒有一個能覺察?究竟主揀選他是否是一個錯誤?這些問題經常出現在許多人心中。其實聖經已經明示﹕『耶穌從起頭就知道誰不信祂,誰要賣祂』(約六64),所以大衛重用亞希多弗是出於無知,是一個錯誤,但主耶穌揀選猶大卻不是如此。那麼主既然從開始就知道猶大的不信,並且將來還會出賣他,為什麼還要揀選他呢?這實在是一個很難解答的奧秘!但是有一點是我們很清楚的,就是主耶穌愛罪人,罪惡越大的人,主耶穌也越憐憫他們,所以也越寬容他們,並且願用更大的恩愛去感動他們。猶大,這個最邪惡的罪人,難道主能把他拋棄?主知道了他的邪惡,難道不給他機會蒙恩?所以大衛揀選亞希多弗是一個錯誤,但主耶穌揀選猶大,卻是因為祂的大愛!主耶穌的確像大衛對待亞希多弗那樣,以猶大為『知己的朋友』——揀選他作為十二使徒之一,可以日夜與祂相處親近;主耶穌『倚靠』猶大——信任猶大,將管理金錢的重任交託給他;猶大又能經常與主一同吃飯,甚至在被賣的那一夜,就是在他決心出賣主的當時,主還親自遞餅給他吃(約十三26),他蒙的恩寵是何等地大呢?然而猶大仍然『用腳踢主』——仍然在暗中活動,為了三十塊錢,竟以親嘴為暗號,將主出賣於人,且被人釘死在十字架上了!主耶穌愛罪人,對大罪人,祂的愛越大,可惜的是,像保羅這樣的罪魁,都能悔改而得救了(提前一13∼16),然而與主關係那麼親近的罪魁猶大,卻因不信到底,以致永遠沉淪了。

猶大出賣主以致沉淪這件事,究竟帶給主的心靈怎樣的感受?我們從四福音書的記載,很難找到線索是我們能有所體會,因為四福音書只記錄事實;但是詩篇卻是心靈和經歷的記錄,所以藉大衛的這一篇詩,我們可以略略體會。原來猶大出賣主,乃是主最痛心、最悲傷的事。若是大衛無知的愛落空了,他尚且會傷心欲絕,何況主耶穌自始至終、一直不斷地去愛猶大,他仍然永遠沉淪了,主為他的傷痛究竟有多深、多大呢?

在人世間,像亞希多弗出賣大衛,猶大出賣主耶穌這樣的事,屢見不鮮,若是我們遇到這樣不幸的遭遇,切莫喪膽,讓我們效法大衛,藉著禱告,去更深地嘗嘗主耶穌苦杯的滋味,好使我們更愛祂,更熱心、更有能力地傳揚祂。但是最重要的是,謹防我們自己也犯亞希多弗和猶大一樣的罪。總要記得,我們與他們一樣,同是具有敗壞的天性,總是隨時會利用一切的機會,作出極其可怕的、損人利己的事來啊。

III.病中的禱告(10∼12)

『耶和華啊,求你憐恤我,使我起來,好報復他們。
因我的仇敵不得向我誇勝,我從此便知道你喜愛我。
你因我純正,就扶持我,使我永遠站在你的面前。』

大衛最後的這個禱告,充滿了信心與光明,雖然他仍臥病在床,雖然他的四圍仍是驚濤駭浪,外面的環境似乎沒有絲毫的改變,但是因為他已緊緊地握住了神祝福的手,他的內心已大大的改變了。他知黑暗即將過去,光明即將出現,他將以一更新了的生命,靠著主,去創造一個光明的新世界。

一.願克盡天職(10)

大衛禱告,要求神使他『起來,好報復他們』,對這一點,似乎不免令人對他有點失望。他為什麼不能以愛報恨,反而要求以牙還牙?但是我們不要忘了,大衛是一國之君,押沙龍和亞希多弗的叛亂,並不是與大衛之間的個人恩怨問題,這乃是國家的一次政治風暴。為了國家的安定,人民的安樂,大衛王對叛亂之罪豈能不按國法制裁?所以請注意,大衛不是求神報復他們,乃是求神『使我起來,好報復他們』——他要起來克盡他國王本份的天職!他雖仍在病中,但他已經想到日夜的工作了,他的確認為明天是光明的。

二.願蒙主喜愛(11∼12)

大衛在要求『報復』的同時,他也用了更大的努力祈求神『喜悅我』、『扶持我』。可見他決不敢憑自己的喜惡恩怨,去作制裁罪犯的工作,他願自己所作的一切,都能得神的喜悅。為此他深深覺得自己的智慧才能有限,所以他求神『扶持』他。啊,大衛心中所愛所求的不是王位權勢(那是押沙龍所求的),他所求的只有一個,就是『你(神)喜愛我』,所以他最後的禱告是﹕『使我永遠站在你的面前』!所謂『站在面前』的意思,就是僕人服事主人或臣僕事奉君王的意思(參王上十8,十七1)。所以大衛藉這句話,表明了他心中一個渴望,他只求神給他一個恩典﹕就是使他能服事神,不單是在今世,且是一直服事到永永遠遠!

本詩第十三節是整個詩篇第一卷的尾語,原不屬於本詩之內,所以不予討論。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