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人生之詩(8)


八.你把他們放在滑地
(第七十三篇——疑問之詩)



I.誤入滑地(1∼15)

『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
至於我,我的腳幾乎失閃,我的腳險些滑跌。
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
他們死的時候,沒有疼痛;
他們的力氣,卻也壯實。
他們不像別人受苦,也不像別人遭災。
所以驕傲如鍊子戴在他們的項上;
強暴像衣服遮住他們的身體。
他們的眼睛,因體胖而凸出;
它們所得的,過於心堜珝Q的。
他們譏笑人,憑惡意說欺壓人的話,
他們說話自高,他們的口褻瀆上天,他們的舌毀謗全地。
所以神的民歸到這堙A喝盡了滿杯的苦水。
他們說﹕「神怎能曉得?至高者豈有知識呢?」
看哪!這就是惡人!
他們既是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
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
因為我終日遭災難,每早晨受懲治。
我若說,我要這樣講﹕這就是以奸詐待你的眾子』

一.滑路歸回的見證(1∼2)

(一)實在的見證( 1 )。
從本詩開始時『實在』這兩個字,可以感到詩人迫不及待的心情,他大聲向眾人見證說﹕『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這一句話可以通俗地譯作『神真是好待以色列那些清心之人的』( Surely God is good to Israel to those who are pure in heart )。他覺得,許多神的兒女像他一樣,對神究竟是 否真是好待祂的兒女,起了疑問?所以他熱情地要幫助他們。神『本為善,所行的也善』(詩一一九68)——這原是我們最基本的信仰,可是在社會的現實堙A或是在自己的經歷中,似乎總有許多事實與這個信仰恰恰相反。使人不能不懷疑這信仰的可靠性!對神的兒女言,有什麼痛苦比懷疑自己的信仰更大,亞薩既然是這種經歷的『過來人』,他當然會本著『人溺己溺』的精神,去幫助那些已經陷入懷疑信仰痛苦之中的人了,他將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也必然是盼望古今中外一切的信徒,不致落在懷疑信仰的危險之中了。

無可否認的,神的兒女對自己的信仰,都曾有過或這樣、或那樣的懷疑;但是對於『神是否真的好待那些清心(愛主)的信徒』?卻是一個自古以來,許多人共有的疑問。因為這是一個普遍的、基本的疑問,所以它的音響十方嚴重。令人希奇的是,儘管這個疑問存在這麼久,但是歷代以來,堅信『神本為善,所行的也善』的人,仍是千千萬萬;追求清心愛主的神的兒女,仍大有人在。這個歷久不衰的疑問,並沒有使聖徒的信仰破產!為什麼會有這種矛盾的現象?藉著亞薩的經驗使我們知道,原來這個問題根本是不應成為問題的。『神本為善,所行的也善』是真理,也是事實!它之所以成了疑問,乃是由於人沒有用『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來四 2 )。人只是用頭腦來接受這個真理!所 以當肉眼所看見的『事實』和『遭遇』與這個道理不符合時,我們所相信的,是所謂的『事實』和『遭遇』,我們不信所信的道是真理!要知道,眼見的『事實』和『遭遇』是可以隨時改變的,但是真理是永不動搖的。我們將信心從不動搖的真理,轉移到會改變的『事實』和『遭遇』上,是我們動搖了,是我們的懷疑將痛苦和沮喪召來折磨自己了。

亞薩發現,他的信心之所以會動搖,乃是由於他不『清心』。什麼是『清心』?『清心』就是純潔的心。位什麼他失去了純潔的心?因為他看重物質的享受,勝過人生的價值與目的;『清心』又是寧靜的心,因亞薩的心易被環境擾動,他妒忌惡人,卻又羨慕惡人;他尊重自己,卻又可憐自己。他的心已被自己的敗壞和世界的東西污染了、攪亂了,他怎能看得見神的好待?他又怎能配得神的好待?事實上不是已證明了嗎?當他的心真是純潔寧靜時,他就發現,『神實在好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了!』

啊,是的,『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太五8)。

(二)深刻的見證( 2 )。亞薩繼而指出,在他信仰生活的過程中,這個疑問 曾經使他的腳『幾乎失閃』、『險些滑跌』!他是在跌倒的邊緣才找著答案的,這個答案不但把他從永遠沉淪中救出,並且還將他帶到屬靈的高峰上,所以這次經歷,對他而言,是深刻難忘的,對別人而言,是十分可信的。

在人生的過程堙A到處都有這種『幾乎』、『險些』失敗的事例。一個將軍,可能因一時的疏忽,幾乎導致全軍覆沒的厄運;一個航海家,可能會因缺少知識,幾乎使他的船隻陷入暗礁而永沉海底;一個商人,可能因一時貪念,幾乎使他的全部財產付諸東流;可是他們卻在千鈞一髮之際,懸崖勒馬,以致能反敗為勝,轉危為安,化險為夷!這些『幾乎失閃』、『險些滑跌』的經驗,使他們終生難忘。在屬靈的生活中,亞薩的經驗也是如此,所以他把這個『驚險』經歷,化為有力的見證去幫助所有神的兒女。

二.誤入滑地的經過(3∼15)

亞薩將他如何幾乎跌倒的經過,一一地陳述在我們眼前。從這段話,我們看見亞薩的正直和社會的不義相遇之後,如何在他的內心產生了信仰的風暴;從這些話,也可以使我們得著秘訣,如何不致重蹈他的覆轍。

(一)眼見門( 3 ∼11)﹕第三節可譯作『當我一見惡人發達時,我對狂傲人 的妒忌就油然而生』( For I was envious of the arrogant, As I saw the prosperity of the wicked)。 換言之,他對自己信仰之所以會懷疑動搖,最 初是由觀看他周圍的惡人所引起的,他說,惡人的兩件事令他特別刺眼﹕一是境遇通達,二是為人狂傲。這兩點,似乎是互為因果,並且似乎又是同時並存。令他更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他自己——謙卑良善人——的境遇卻總是坎坷不平?他說他妒忌狂傲人,實際上,在他的內心深處,他是在妒忌他們的境遇通達!

若是我們觀看這個世界,這種令人『妒忌』的事,隨時都在發生,所以這世界所製造出來的無神論者,比一切反神的書籍所產生的,不知多了多少倍!世界上所發生的許多事,時時都在將人生而具有的『宗教本能』——對神的信心扼殺了!所以若是憑眼見觀看世界,我們很容易成為一個宿命論者——相信一切是由命運決定的。因為我們看不見自己的禱告和眼淚,能夠對大自然產生什麼影響,它總是按著定律周而復始的運轉;在人類的歷史中,雖然偶然也有『天理報應』的現象,但是『傷天害理』的事,永遠總是多得無數!至於我們的現實生活,好人命苦,更是屢見不鮮的事實,義人的禱告究竟是蒙垂聽的多呢?還是如同石沉大海的多呢?這些事,不知摧毀多少人的信心!這個世界,真是一個製造不信的大本營啊!亞薩越看這世界、這個世界的惡人,就越使他的信心動搖翻轉,他在四至九這六節經文中,『他們』(惡人)這兩字,共出現了十一次之多!他對惡人作了仔細地、全面地觀察,他的結論是惡人﹕『邪惡透頂,幸福無邊』!這是令他最懊惱、最不平之處。他對惡人的描繪如下﹕ 

1.惡人的死亡( 4 )——無疾而終,十分寧靜。他們既不懊悔生前的惡行,也 不懼怕死後的審判。

2.惡人的生活( 5 )——既不曾受苦,也不曾遭災,似乎一生永遠是幸運的寵 兒。

3.惡人的為人( 6 )——以驕傲為光榮(項鍊),以強暴為行事為人的必須手 段(衣服)。

4.惡人的身心(7)——身體肥胖,事事順心。天天都可吃喝玩樂。

5.惡人的話語( 8 ∼11)——最刺激亞薩的,乃是惡人的言語。他們的嘴,除 了高抬自己之外,上天下地,沒有一樣不是他們不可以攻擊的。他們不但可以說話傷害任何人,並且他們還敢褻瀆天上的神!甚至還狂傲地說﹕『神怎能曉得,至高者豈有知識呢』——神根本不瞭解人間的事,祂也沒有能力解決人的問題!當亞薩心情低沉時,惡人的這些惡言惡語,都變成了滿杯的苦水,傾注到他的內心深處去了。

(二)自憐谷(12∼14)﹕亞薩實在不明白,這些全身上下,無處不散發出邪惡氣息的惡人,神怎麼能讓他們『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他大聲呼喊﹕『看哪!這就是惡人』!他叫誰看?豈不是叫神看嗎?他豈不是也以為『神怎能曉得?至高者豈有知識』,以致想提醒神,教導神嗎?

亞薩在看了惡人之後,轉身看看自己的境遇,竟是天天從早到晚都活在痛苦之中,似乎從來沒有一天神不管教他的!亞薩將自己的痛苦與惡人的安逸一對比,他就不能不想到,到底他的信仰給他帶來了什麼好處?豈不是除了痛苦之外,好處一無所得嗎?所以他說﹕『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他已無可避免地,陷在自憐的痛苦之中了。

若是我們以今生的通達和安逸作為我們屬靈追求的目的,我們遲早也必會像亞薩一樣,發現這條信仰的路程,痛苦多多,寸步難行。聖潔的追求,會成了越來越承當不起的重擔;惡人的通達,會隨時隨地引起我們的痛苦;神的智慧與良善,成了疑問,不住在我們腦海中旋轉;我們『上天無路,下地無門』,成了最可憐的人!其實這都是自憐,所有的這一切的苦惱,都是自己製造出來的。所以保羅提醒我們說﹕『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林前十五19)。

(三)痛苦坑(15)﹕按英文譯本,第十五節當譯作『如果要我說的話,我要這樣說……看哪,我早就會將你的眾兒女絆倒了』(If I had said, I will speak thus, Behold, I should have betrayed the generation of Thy children)。由這句話可知,亞薩心中對神的疑問,已嚴重到幾乎要公開叛道 的地步,可幸的是,他仍然能『欲語還休』,始終沒有膽量將他的疑問公開出來。為什麼?他說,因為他怕一說出來,就會在神的眾兒女中產生連鎖反應,以致將許多人絆倒了。亞薩在不信的惡念幾乎完全佔據他的內心時,仍然能顧及其他信徒,不願他們因他也放棄信仰。由這一點,就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信心仍然是有很深的根基的;在他意識的深處,仍然是確知自己信仰的無上價值的。這也表明,他是有生命的,所以對神的兒女,很自然地流露出他的愛心來。

我們常聽見有人教導說﹕『你心媟Q什麼,最好也將它說出來,不要老將它藏在心堙z。這樣的教導,不一定是對的,有時反而是十分危險的。比如污穢的思想,若是不說出來,頂多只會污穢自己;若是說了出來,就會把所有聽見的人都污穢了。如同一間房子著火,應該就地將它撲滅;若是任其自由燃燒,就會將許多房屋都焚毀了!亞薩將熊熊燃燒的不信之火,極力地控制在自己的內心之中,他不想波及別人,也不求別人助他滅火,獨自一人去承受痛苦,這樣的情操真是偉大,這也是所有屬靈偉人的一種特色,就是願意孤單地去承受最大的痛苦,這不是一般人所能作得到的。

II.逃出滑地(16∼20)

『我思索怎能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為難。
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
你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
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
人睡醒了怎樣看夢,主啊,你醒了,也必照樣看輕他們的影像。』

雖然亞薩的信心,在懷疑的怒海中載浮載沉,但是神卻一直沒有向他顯現,也沒有救他脫離苦海,因為神知道,真實偉大的信心,都是『孤軍奮鬥』的成果。神相信亞薩的信心能衝破懷疑的風浪,並且會變得更加純潔與堅強;神也知道,亞薩內心的風暴,完全是因他憑眼見觀看這世界所引起的,要戰勝『眼見』和『世界』,決無其他法寶,唯一的力量,仍是憑著純潔與堅強的信心!所以神對那在苦海中掙扎的亞薩,只能在暗中觀察和關懷。

結果,事實證明,亞薩果然終於衝破了疑惑的風浪,從痛苦的深坑中逃出來了,他的這個轉變,彷彿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就是屬靈經驗的奇妙之處。

一.逃生口(16∼17)

亞薩終於明白,關於為何在這世上,似乎總是惡人通達,義人總是多受痛苦的問題,決不是憑著人的知識所能瞭解,也不是憑著他的思想,所能明白的。人的科學和智慧,也許可以窺測大自然的奧秘,但是若要用它們來解釋人生的奧秘,就只會使人有更多的疑問和痛苦!所以亞薩終於謙卑地回到他所埋怨的神面前,尋求答案。他不再自作聰明,也不再自以為義,於是他的思想豁然開朗,疑雲頓消,人生的奧秘終於清楚地展示在他眼前!同樣的思想,但是是否在神的光中,便會產生極其不同的結論!讓我們來看看,他的思想是如何被神的光所照亮的﹕

(一)在神的殿中思想。我們必須注意,亞薩之所以能在神聖所中蒙光照,乃是因為他將自己心中的疑難帶到神的面前來思想,並尋求神的啟示。他到神的殿中來,不是依靠儀文,乃是以『心靈和誠實』敬拜神(約四24),這樣的敬拜是神所寶貴的。所以神的聖靈將奧秘的事向他顯明出來。很可能在他獻祭的時候,神突然使他明白了祭物的精意,他從這些被殺的祭物突然領悟到神絕對的公義——『罪的工價就是死』!祂決不以有罪的為無罪!當他想起聖所的施恩座時,他忽然領會了神憐愛祂兒女的心,所以為他們預備了這個施恩座,使他們可以前來,『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總之,他透過聖所中的儀文,看見了聖所的精意——神本性的榮耀!是神榮耀的光,驅散他心中一切的黑暗!

(二)思想惡人的結局。結局好,才是真好!亞薩的信心起了疑惑,乃是因為他錯把『暫時』當作『結局』了。他把惡人一時的通達,看作永遠通達;他又把自己一時的痛苦當作永遠的痛苦。人若沒有光明的希望,他怎能喜樂?人若是有了光明的盼望,『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羅五 3 )!何時是 結局?結局不是在今世,乃是在永世;今世乃是神賜給惡人『恩慈、寬容、忍耐』的日子(羅二 4 ),好使他們悔改,不至落在永遠沉淪的結局堙F但今世 對義人言,乃是『落在百般試煉中』的日子,好使他們能『成全完備,毫無缺欠』(雅一 2 ∼ 4 ),以致能『豐豐富富的,得以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 遠的國』(彼後一11)!因此,義人若『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林前十五19)。

從前有一位宣教士,恰巧與老羅斯福總統同乘一隻船,從非洲回到美國來(總統是去非洲打球的),及至返抵國門,只見歡迎總統歸回的人,萬頭蠢動,軍樂與人的歡呼聲,此起彼落;然而歡迎這位一生在非洲傳道之宣教士的人,卻沒有一人!相形之下,情景實在太過淒涼了。宣教士心中不免有些自憐,暗想﹕『難道這些就是一生事主的待遇麼?』正當他感到淒涼時,忽然心中有個聲音,溫柔地對他說﹕『孩子,不要著急,現在尚不是你回家的時候啦!』頓時他的心醒悟過來,淒涼的感覺,便化為烏有了。

二.光明山(18∼20)

亞薩絞盡腦汁去思想『惡人通達,義人受苦』的問題,所得的結論是﹕『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但是當神的聖靈光照他時,他終於得著了最後的結論﹕『你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這是兩個何等懸殊的結論!他的第一個結論是錯誤的、悲觀的,因為他們是用自己的智慧,憑眼見來解釋神;第二個結論是正確的、樂觀的,因為他是接受聖靈的啟示,憑信心來解釋人生!前者出於地,屬於人,所以模糊錯誤;後者來自天,屬於神,所以清楚正確。所以我們應當時時提醒自己,人生的許多境遇,都不是憑我們有限的智慧所能瞭解。總要記住神的話﹕『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五五8∼9)。我們需要像亞薩一樣,來到神的面前,『求祂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賜給我們』(弗一17),好使我們能參透『神深奧的事』(林前二10),在世過一種『在地若天』的生活。

亞薩在屬天的高處,終於看清楚了『惡人通達』生活的兩個真相﹕

(一)他們的道路——如在『滑地』。在滑地行走,也許有時會感到『輕鬆愉快』,但是實際上,卻無時不是在提心吊膽之中,因為隨時都有跌倒不起的可能。亞薩現在才知道,在惡人驕侈舒適生活的外表之下,原來他們個個都藏著『被驚恐滅盡』的心!他又看出,他們『死的時候,沒有疼痛……』,原來是『暴斃』——『掉在沉淪之中,轉眼之間,成了何等荒涼』!連悔改求赦的機會都喪失了。

(二)他們的一生——如同『睡夢』。因為他們的靈魂,一直沉睡,所以從來不曾尋求生存的意義和價值;一生只求肉體的吃喝玩樂。在離世之時,一生勞碌的所得所有,盡成虛空!赤身露體地來到這個世界,竟然仍是赤身露體地離世見神,辜負了神的恩典,虛擲了神所賜的生命。在永世堙A怎能不抱愧蒙羞?

亞薩怎麼還會羨慕這種既不安又空虛的生活呢?

III.鄙視滑地(21∼28)

『因而我心媯o酸,肺腑被刺。
我這樣愚昧無知,在你面前如畜類一般。
然而我常與你同在,你攙著我的右手。
你要以你的訓言引導我,以後必接我到榮耀堙C
除你以外,在天我有誰呢?
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
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
但神是我心堛漱O量,又是我的福份,直到永遠!
遠離你的,必要死亡;
凡離棄你行邪淫的,你都滅絕了。
但我親近神是與我有益,我以耶和華為我的避難所,
好叫我述說你一切的作為。』

一.自我的更新(21∼22)

亞薩已明白﹕『惡人享平安』,實際上乃是被『安在滑地』,因此他為自己曾經妒忌惡人,和暗中認為『神怎能曉得?至高者豈有知識』而大大痛悔!他責備自己『愚昧無知』,眼光屬世膚淺,竟敢惡意論斷神奇妙的作為;他又責備自己『如畜類一般』,忘記了自己是一個『有靈的活人』,以致對惡人屬世的所有所得、所作所為生出妒忌!現在他的靈魂甦醒過來了,屬世的事物不再是他喜怒哀樂的中心了。

二.信仰的更新(23∼25)

亞薩的信仰,在經過疑惑的風暴之後,顯得比從前更純潔、更堅定了。

(一)更堅定的信仰﹕因他曾有一次『幾乎失閃,險些滑跌』的可怕經驗,現在他的腳再也不敢去『滑地』行走了。他已清楚地看見,神為祂兒女所安排的路,乃是唯一將他們『接到榮耀堨h』的路。這條路雖然狹小崎嶇,但是只要
他常與主同在——踏定主的路徑,主必會『攙著』他,也必會以祂的『訓言引導』他。使他既不會因自己的軟弱而失敗,又不會因自己的愚昧而迷失。因此,他決心不看環境,也不看自己,乃是單單『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奔那擺在前面的路程』(來十二1∼2)!

(二)更純潔的信仰﹕神的光不但照明了亞薩外面環境的幽暗——使他知道這混亂、不公平世界的真相,神的光還大大地照亮亞薩的內心,使他知道,他對神的愛心不純潔,他的信心有攙雜。若是不然,他怎麼會因見惡人享福而生出妒忌,甚至向神埋怨,信仰動搖?『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十六4),這是誰也不能推翻的事實啊!

亞薩不僅為自己的愚昧和不潔,大大地羞愧和痛悔,他還被神奇妙的旨意,和無限的恩愛,大大地感激和敬拜!因此,他向神說﹕『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這是一個意境何其高的宣告!這又是一個愛情何其美的表示!亞薩的心從懷疑的幽谷堙A突然飛升到三層天上,與神的心完全合而為一了!聖靈的工作真是奇妙和偉大啊。

什麼是純潔的信仰?純潔的信仰乃是人以純潔的心去尋求那位純潔的神,並且與祂合而為一。世人的信仰很多,但純潔的信仰卻很少,大多的信仰,不但是人的信心不很純潔,連他們所信的對象(道理)也是不純潔的。可惜的是,我們所信的神,是獨一可信的純潔對象,然而我們基督徒的信心卻不純潔,因此我們常有信仰生活的痛苦與錯誤;在世人的面前,我們也沒有將神那純潔無暇的美見證出來,我們實在是常常虧欠了祂的榮耀。但是感謝神,正因為祂對我們的愛是純潔的,所以祂決不因我們的缺點而丟棄我們,祂仍是以純潔的愛感化我們,直到我們的內心,也能孕育出純潔的愛,呈現在祂的面前。亞薩的經歷,正是這事最好的見證,也是我們追求『清心』愛主最好的激勵。

根據亞薩這句話,我們可以將基督徒的信仰,分析成以下四種﹕

1.自私的信仰﹕將信仰的重心放在『得什麼』(what)上,不是注重信『誰』 (whom)上。有人信,是為了求名利富貴;有人信,是為了消災除病;有人信,是為今生平安,死後上天堂……總之,所注意的,無論是今生永世,都是為了好處,也都是為了自己。這種信仰最世俗,也是最脆弱的,但是也是最普遍的。

2.膚淺的信仰﹕有些『信徒』,雖然不看重『得什麼』,也知道看重『誰』,但是他們卻將信的對象搞錯了。有人是自一為中心,靠自己修心養性,為自己找精神寄託;有的人,是入鄉隨俗,人云亦云;也有人是受了聖徒或信仰偉人的感召,起而效法跟隨……總之,這種人所看見的,不過是信仰外表的功效,卻沒有看見信仰的根源,因此其信仰是膚淺的,甚至可能是虛偽的。再者,因他們以人為信仰的依據,而人都是有錯誤的,所以這種信仰,不僅會因人而波動並且也不可避免地,會導致錯誤,甚至偶像崇拜的結果。

3.痛苦的信仰﹕還有信徒,的確知道自己所信的,乃是獨一無二的真神,他們也願意『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太二二37)。可是實際上,在內心的深處,除了神以外,還有許多其他的愛慕。因此,在他們的內心堙A常有爭戰;在他們的生活中,常喜怒不定,他們時時暗中嘆息自己『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對自己的信仰和世俗,都是一樣的,既拿不起又放不下。這種痛苦又令人十分煩惱,因為不敢輕易啟齒,將自己的真相,公開在眾人的面前(怕羞辱神,絆倒人)。可是這種痛苦若是在信徒心中積壓過久,必會導致他的靈性崩潰;其實這個看來十分嚴重的問題,是不難解決的,只要信徒肯承認自己『愛心太大』的錯誤,將心中其他的愛,通通掃除,只將自己的愛單單地獻給神,這種痛苦不但會立刻消除,並且也立刻會被『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所充滿了(彼前一 8 )。因此從這個角度言,有這種『痛苦信仰』的人,
仍然是有福的,因為只要他們處理得當,馬上就會發現『上天有路,入地無門』了!詩人亞薩的經歷就是如此。

4.純潔的信仰﹕聖經有關神的啟示,最感動我們的是,神不但把世界萬有給我們,祂更是願意把祂自己也『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羅八32)。神對人的愛,真是沒有保留的,純潔無比的。可是反觀人對神的愛,是何等地污穢醜陋。一般世人,雖然天天活在神的恩愛中,他們卻不信神的愛,甚至否定祂的存在!我們雖然信神,雖然知道神愛我們,但是我們往往只愛祂的恩典,不愛祂的自己;我們愛自己是那麼容易,愛祂是那麼困難;幾乎我們每次愛祂,都需祂多少次愛的激勵,多少次真理的教導,多少次反覆的掙扎!神對我們的愛若不是絕對純潔的話,祂早已將我們棄絕了!可是感謝神,祂決不丟棄我們,仍然以祂的愛寬容我們,感化我們,直到我們真正瞭解了『祂是愛我,為我捨己』的含義,我們才會『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加二20;林後五15)。所以只有純潔的愛,才能孕育出純潔的愛;也只有純潔的愛,才能滿足純潔的愛。亞薩對神的愛正是神純潔之愛所結的果子。

純潔的愛是最美的。試想天堂是何等輝煌,眾天使、天使長,以及基路伯、撒拉弗是何等榮耀;此外還有亞伯拉罕、摩西、以利亞等等偉大的聖徒是何等地令人尊敬,但是亞薩卻對神說﹕『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若是沒有神,在他看來,所有這一切都失去它們的吸引,天堂也是索然無味!不但如此,當亞薩還活在肉身之中時,世上的萬物和萬國的榮華,若不是主賜的,在他看來,也是『如同糞土』(腓三 9 ),因此,他也能對神說﹕『除你以外,在地 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神能使一個死在過犯中的罪人,孕育出這麼純潔的愛來,這是何等的美呢!

對神純潔的愛,又是能使我們的心喜樂滿足的唯一途徑。因為我們是按著神的形像造的,祂能將我們造成『有靈的活人』,因此若是沒有神,縱使我們得著全世界,我們的內心,仍然會感到空虛苦惱。只有神是『活水的泉源』,所以只有祂能使我們『永遠不渴』,並且還能在我們『媕Y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耶二13;參約四14)。

再者,純潔的愛是堅強的,『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歌八 7 ),
所以我們相信,當亞薩有了這個愛之後,他也必能像保羅一樣地說﹕『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是饑餓麼?是刀劍麼?……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八35∼37)!正因為這是得勝的愛,所以它在永世堙A仍然是『永不止息』(林前十三8)!

三.生活的更新(26∼28)

詩人的環境,並沒有絲毫的改變,世界不公平的事,仍層出不窮,但是因為他的心靈已更新了,所以他的生活,也從此煥然一新。這個更新,在三方面顯明出來﹕

(一)更豐富的生命(26)。雖然他的肉體和心腸日漸衰老,但是他的『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16)。因為他已經得著了永遠的力量與福份——神自己。所以他能在天路上『行走力上加力』直到見神面的日子(詩八四7)。

(二)更堅定的信念(27∼28a)。他再也不會因『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 就心懷不平』了,因為他堅信『遠離神的,必要死亡;凡離棄神行邪淫的,神都滅絕了』。他絕對相信,這個看來似乎是真理顛倒,公義不明的世界,仍然在賞善罰惡的神掌權之中。所以他也不再認為『我實在徒然潔淨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無辜』了。他認定在這個眾人離棄神的世界,『親近神,是與我有益的』,決不是『遭災難』、『受懲治』的。他這樣的信念,不但肯定了『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的真理,並且他也渴望自己就是神所以恩待的人(按第一節的『恩待』與第二十八節的『有益』,原文的意思都是『好』或『美』good)。從此他與神關係的密切,是沒有任何力量能破壞的了。

(三)更有力的見證(28)。他知道義人在世上有苦難,但是他已決定倚靠神的大能勝過苦難,因為他活著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見證﹕『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為此縱使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因為他知道這見證是真的,也是這個敗壞的世界最需要的。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