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美辭泉湧


焦源濂


詩篇中的耶穌(2)



二.復活信心的耶穌(第十六篇)

I.危難中的信心——信心向自己唱歌 (1 ~ 8) 

『神啊,求你保佑我,因為我投靠你。
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 :『你是我的主 ; 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
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
他們所澆奠的血我不獻上,我嘴唇也不提別神的名號。
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份;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 ; 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 ; 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 因他在我右邊, 我便不致搖動。』

當我們眼見波濤四面翻騰時,信心就先在我們堶惕@鎮靜和安撫的工作。內心有了平安與力量,外面的風浪就不足懼怕了。本段即是描寫信心在危難的關頭,如何在我們心靈的深處工作的過程。

一.信心 的行動—— 投靠(1 )

聖徒的信心並非自信,也非迷信 ;乃是對那創造他們之神的投靠 ! 
在緊急的關頭、在我們智窮力盡的時候,我們投奔誰 ?這就顯明我們究竟是信靠誰了。大衛面臨絕境時,他說 :『神啊,求你保佑我,因為我投靠你』——他把信心放在神的身上。

我們自稱為『信徒』,也常強調信心的重要,但是常常以為 :小的事情不必去麻煩神 ; 大的事情,又以為神也解決不了。因此無論是平安或遭受苦難,總是憑自己的力量去應付,實際上豈不是仍然活在自信或迷信之中,與不信的人,沒有分別麼 ?

真正的投靠,包括兩個特點 :

1.行動——禱告
2.心靈——交託

信靠神的人,必定禱告 ;遇到疑難而不禱告的人,必定是信心大有問題。但這並不是說,禱告的人一定有大的信心。一面禱告,卻一面疑惑的人為數不少,
這樣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這樣的人,不要想從主那堭o到什麼』(雅一 6 ~7)。所謂信靠,就是堅信神是『靠得住』的,並且實際『靠』上祂,這樣一靠,也許環境沒有改變,但是內心卻會有『意外的平安』(腓四6)。正如同掀動電鈕,電流接通了,燈就光明一般。

二.信心 的宣告 (2 ~ 6)

我們對神常是健忘的,在急難時——也是我們最需要神、最不可忘記神之時,但是往往也是我們最易忘記
神的時候。因此,在急難時,信心在我們堶控`常說話,提醒我們。以下便是信心的勸言,我們必須重視


(一 )我有保障。『你是我的主』——這是提醒我們 : 
我們是有主的,有神為我們保障,切不可像不認識神
的世人一樣,驚惶失措,或是擅自妄動。這句話也是我們對神的提醒 ( 實際上是學習享受神兒女的權利) 。要求祂看顧我們,保護我們,因為祂是我的主。

(二) 我有福樂的源頭。『 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信心不僅認定主是我的保障,信心也認定主是福樂的唯一源頭。因此,苦難常使有信心的人,與主關係更親密、更純潔。信心並不是叫我們聽天由命、或是在苦難時坐以待斃 ! 
信心乃是否定一切,單單地持定神自己。堅信苦難或許會剝奪了我們肉眼所看得見的『好處』,但是決不能奪去我們最大的『好處』——神!因此,苦難反
而使我們更認識、更享受祂。這樣的人至終會發現,他們『什麼好處都不缺』(詩三四10,八四11)。可惜的是,當苦難將我們外表的『好處』拿去時,我們自己往往也將永恆的『好處』——神,自動丟棄了。

(三) 我與神同心。『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世上的聖民』是神所最喜愛的,大衛說,也是他所『最喜愛的』。苦難不單考驗大衛,苦難也暴露了大衛四圍的親友,將誰真正是『世上的聖民』顯明出來,從此他可以與世上『又美又善』的人為伍,這是何等可喜的事呢?

(四) 我有看見。『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 
他們的愁苦必加增』——信心是一種遠見,『信是所望之事的實
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 ) ;信心不是一種毫無把握的賭博。因此在大變亂之時,有信心的人穩操勝算,且能預先斷言 ; 看風駛舵的人『愁苦必加增』。所以周圍的人紛紛放棄純正信仰時,大衛決不跪拜別神,也不稍為妥協。

(五 )我有享受。『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昔日以色列十二支派在迦南地拈鬮,每一個支派都分別得了產業,唯獨利未人,『摩西沒有把產業分給他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是他們的產業』(書十三33) 。大衛雖屬猶大支派,寫此詩時,也許一貧如洗,但是他認為自己像利未人一樣,比誰都富足,比誰都有享受。因
為神不單是他的產業,也是他『杯中的份』,並且這一切福樂,是『你(神) 
為我持守』,是沒有人能奪去的,所以他歡樂地說 : 『 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有人以為屬靈的福樂是空洞的,幻想出來的,但是大衛卻不作如此之想法,一切信靠之人也不如此想。事實上,我們今天也看見,他們的確享受了『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一8)。所以當我們喪失地上的福樂時,應當嘗試去享受神自己 ; 對於那些喪失了的福樂,讓我們堅信: 『若是主所賜的,必定跑
不了 ;若不是主所賜的,要它作什麼 ?』(按此乃成寄歸牧師雋言之一)

三.信心的要求 (7 ~ 8)

痛苦患難臨到大衛時,他認為這正是神要他好好學習屬靈的功課之時,所以他並不是單單求神早日解除他的苦難,他更是竭力地提醒自己,一定要好好學習屬靈的功課。這就是一個有信心之人所當有表現。信心要求一個受苦之人要在兩方面學習 : 

(一)儆醒受教(7)。大衛認為在苦難中,他除了接受『耶和華的指教』外,還得留心自己『心腸』的『警戒』。換言之,他願意聽從聖靈和良心的教導和勸戒。
他受教的態度也是我們效法的榜樣。除了存著感謝的心(一點沒有怨言),並且還在『夜間』提醒自己不忘受教。這不但看出他是日夜都儆醒受教,並且可以看出,他深深地知道,苦難的黑夜,常是屬靈戰場上生與死作最慘烈搏鬥之時刻。夜間,不同的思想,從四面八方湧入人的腦海,反覆廝殺,他表現留心聽從聖靈和良心的聲音,不給魔鬼留絲毫的地步。

(二)恆切仰望(8)。本節經文是這一篇詩的關鍵所在,是在苦難中,生與死搏鬥的轉捩點。因為從此開始,大衛說 : 『 我便不致搖動』——黑暗勢力開始消退,他有了勝利的把握!並且在霎時之間,光明與希望完全充滿了他的心 (參9 ~ 11節) !這個轉捩點是從『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而開始的。我們可以稱這句話為『靈交功夫的操練』。從大衛的見證看,這個功夫若是操練得好,其力量實在無窮,連陰間的門都會為之粉碎。

茲將大衛靈交功夫的幾個要點,一一分述如下 :

1.目標對: 是將『耶和華』擺在面前——要定睛仰望神,不可轉換方向。因為『世界的主』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弄瞎人的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林後四 4) 。所以有人說得好 : 

你若要灰心,請你看自己 ;
你若要懼怕,請你看環境 ;
你若要堅定,請你看耶穌。

2.方法對:『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這句話有什麼意思?神是無所不在的,難道我不擺祂在我面前,祂就不在我面前了嗎 ?再者,我這個渺小的人,豈可將神隨意擺動呢?不錯,在客觀事實上,神的確是無所不在,決不因我們的擺或不擺祂在眼前而受到絲毫的影響。但是我們若不以自己的意志擺祂在眼前——認定
祂,我們在主觀上就無法意識祂的同在!究竟,神的同在和意識到神的同在,兩者所產生的感覺和力量是大大不同的啊 !

3.功夫對:不是一時或一兩次將神擺在面前,乃是時時地將祂一直擺在面前(I 
have set the Lord always beforeme) 。好像大衛在苦難時,有一個難處,就是主常會在他面前消失,他必須不斷地努力,才能使主常在他眼前出現 ! 
這就是真信心的奮鬥,也是靈修的功夫。功夫到家,靈竅頓開,疑難頓時全解 !

按屬靈的頓悟,可分為兩種 :一為異象,是神賜的,是突然臨到的,它使人對神的某一真理立時全然頓悟 ;另一為啟示,是經歷的,是需要功夫的它使人對生活的奧秘終於突然看得清清楚楚。

以上這兩種屬靈的頓悟,都能帶給人極大的力量,使人的心情徹底改觀,高高超越環境和現實中一切的力量 !所以當大衛『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之後,他就發現『神在右邊』,他『便不致搖動』——他立刻從苦難的勢力中騰空而出了。
然而,將神擺在我面前的實際意念是什麼呢 ?我們當如何去實踐呢 ?至少包括以下二點:

行動上: 
必須保持恆常的親近神的生活,如常常禱告、讀經、聚會、擘餅。人在平常的生活中若不親近神,在非常生活中一定不會親近神。

心態上: 
確信『父在暗中察看』,環境雖然黑暗,自己卻仍然在神的光中( 太六4,6 ;參創三九9)。若果能如此,我們必能在真道上,堅定不移,並且相信至終必得神的稱贊。

以上兩點是必須並存的。很可惜的事實是,大多數聖徒往往只有表面的屬靈行動,卻沒有同時帶著一顆『將神擺在我面前』的心,以至在生活之中軟弱失敗。

II.危難中的凱歌

——信心向環境唱歌(9 ~ 11)

『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
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 ;
因為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
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參創三九
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
在你右手有永遠的福樂。』

請注意,信心如何從黑暗中掙扎而出的過程,在此躍躍若生地呈現在我們眼前。在一至八節中,『我』字共出現二十次之多,『你』字僅五次,顯然大衛是在黑暗中掙扎,他看不見主,就竭力提醒自己『常將主擺在面前』,一直他感覺『祂在我右邊』時,他的掙扎勝利了。從九至十一節起,這短短三節經文,大衛
的語氣大大地改變,『我』與『你』均各為五次之多,而『祂』字一次也沒有了。顯然,光明代替了黑暗,他不但是『不搖動』 (站穩了),並且開始在『生命之道』上前行。

所以本段將信心完全勝利的特點擺在我們面前。

信心完全的得勝,表現在三方面:

一.最完全的釋放 (9)

真正的釋放,不但包括『心歡喜』與『靈快樂』,也必須包括『肉身安息』在內。按我們『人』被造,是具有『靈、魂、體』三個要素,這三要素中,『肉身』 
(體)雖是最膚淺、最外表、最有限的,但是並不是不重要的。其實在屬靈實際的意義上,『體』是最後決定性的象徵。例如人犯罪墮落的結果,先是『靈』
死——與神隔絕,繼之『魂』死——生命敗壞,最後是『體』死——歸入塵土。當『體』死時,死亡的過程完成了,永遠的結局定了。又如主耶穌的救恩臨到我們也是如此,先是叫我們的『靈』活過來——成為神的兒子,繼之叫我們的『魂』活過來——生命像主,最後叫我們的『體』活過來——身體改變。唯獨在
我們的身體復活之後,『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 (林前十五 54)。
大衛以信心和苦難搏鬥,直到看見了希望,他的身體才安息了『安然居住』英譯為『安息在希望中』),唯獨此時,他才全人得著釋放,這才是完全地、徹底地釋放了。

大衛的經歷只不過是主耶穌十字架的影兒(大衛的苦難豈能與主耶穌十字架之苦相比呢)。當主耶穌背負全世界人的罪、被人棄絕,又將承受神公義忿怒之時,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豈不是以信心去戰勝黑暗的權勢嗎 ? 請看祂是如何地與黑暗爭戰,祂禱告的姿勢是『俯伏在地』;祂禱告的內容有三次的重複 ; 祂禱告的表現,是『大聲哀哭』 ; 祂禱告的用力,甚至『汗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參太二六39 ;來五 7)。然而當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之時,卻是安寧的,得勝的和榮耀的 !為什麼?因為祂早已在客西馬尼園因信得勝了 ! 祂是『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 (來十二 2),祂因信心所得的釋放是多麼地徹底和完全 !很可惜的是,我們的表現常是恰恰與主耶穌相反,在客西馬尼,我們滿懷信心,但十字架真正臨到,卻是『大聲哀哭』 ! 我們是何等需要在信心上認真操練呢 !

二.最徹底的啟示 (10 ~ 11a)

為什麼大衛能有最完全的釋放?不是環境因禱告被改變了,乃是因禱告他得著了神的啟示。不是『你必不將我的靈魂面臨陰間』,也不是『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死亡』 ;乃是仍會落入陰間,但卻『不被撇在陰間』; 仍會死亡,但『不見朽壞』 ! 啊,這是什麼 ?這是看見大光,看見了一個奧秘 ! 一個永遠的世界、不朽的境界展現在他面前。不但如此,更奇妙的是,他還看見一條『生命的道路』展示在他面前——不僅是自己將會出死入生,並且是開闢了一條生命之路,使多人可以在其上行走 !大衛的看見是多麼深遠,多麼奇妙 ! 這就是他能『肉身安然居住』的原因,也是他能歡喜、靈快樂的緣由。

大衛的這個經歷,顯然是超越了他自己的境界。因為正如彼得在五旬節時向以色列人所說的 : 『先祖 大衛的事,我可以明明的對你們說,他死了,也埋葬了。並且他的墳墓,直到如今還在我們這堙C大衛既是先知,又曉得神曾向他起誓,要從他的後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寶座上。就預先看明這事,講論基督復活…
…』(徒二29 ~ 31)。他能有這麼深遠、這麼奇妙的看見,他怎能不喜樂呢 ?

大衛的『希望』和預言,果然因主耶穌實現了!從古以來,在死亡路上行走的人,總是有去無歸,唯獨耶穌,『不能被死拘禁……這耶穌,神已經叫祂復活了』(徒二24 ~32),祂不單是首先從死奡_活的人,原來祂死乃是『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4),祂實在是為人類開了『一條嶄新的生命之路』(來十20,另一譯文)。

三.最榮耀的喜樂(11b)

人間的喜樂,種類繁多,不一而足 ;有罪中之樂、平安之樂、昌盛之樂、勝利之樂等等,人間喜樂的久暫、大小、深淺雖是各不相同,但是它們卻有共同點,就是決不圓滿、也不長久。因為它們的根源是有限的也會過去的。唯有出於神的喜樂是永遠長存。在一切屬靈的喜樂當中,十字架所換來的喜樂是最榮耀的,
因為是出於最偉大的信心,因此蒙神給予最崇高的獎賞,給予最榮耀的喜樂。
本詩的末了,將這喜樂的情景介紹在我們面前:

(一)喜樂的程度:是『滿足的』喜樂。不像今日的喜樂,總會有一些不夠滿足的感歎,甚至在聖徒今日的屬靈喜樂中,也免不了攙雜了一些『懼怕』和憂慮。但是十字架後的喜樂卻是百分之百的喜樂,沒有一點攙雜,並且人的心能容納多少,就充滿多少。

(二)喜樂的時間:是『永遠的』福樂。不是只一時有滿足的喜樂而已。(事實上,若不是永遠的喜樂,就決不可能有滿足喜樂的可能。)

(三)喜樂的根源:一方面是由在『神面前』而來——從神自己而來 ;另一方面是由『你右手中』而來——從神的賞賜而來。哦,聖徒哪,請你想想,若是你能天天活在一個英明的國王面前,同時又蒙他時時將他的寶物賜給你,你將是何等的喜樂呢 ?更何況我們是活在萬王之王的面前,祂是一切美善的源頭,祂的榮耀
無法測度,在祂面前,我們能不有『滿足的喜樂』嗎 ?在祂的右手邊,我們能不永遠福樂嗎 ?請問,宇宙間還有什麼福樂比這更大、更榮耀的呢 ?

尾語 : 

1.本書中的一切敘述,都是『最大號碼』的。有最大的困難痛苦、最清醒的頭腦、最崇高的理想、最美好的德行、最殷切的學習、最清楚的啟示、最寶貴的真理、最豐富的喜樂,本詩實在豐富。

2.熟讀本詩,若能將其真理運用在我們的生活中,便可以有把握應付人間的一切患難痛苦。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