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18 漢武帝抗擊匈奴

  

                 維護國家的統一,是「當世之務,後世之利」之舉

    漢武帝抗擊匈奴是發生在西漢年間的一件影響重大的事件。
    漢武帝劉徹是中國歷史上一位傑出的政治家。他成功地抗擊了匈奴奴隸主貴族的侵
擾,進一步鞏固了漢初新興的封建政權。
    匈奴是中國北方一個古老的遊牧民族。漢朝初年,已建立了奴隸制國家,國勢強盛。
東面打敗了東胡,西面趕走了居住在今甘肅境內的大月氏,北面臣服了丁零族,而在南
面,則經常侵犯漢朝邊境,有時竟深入到離漢朝都城僅350公里的地方,嚴重地威脅著
漢朝封建政權。
    漢高祖劉邦在公元前200年曾親率32萬大軍打匈奴,卻被匈奴40萬軍隊圍困在白登
山(今山西大同市東南)7天7夜。此後,劉邦為了全力對付內部封建割據勢力,對匈奴
暫時採取了「和親」政策。把宗室女子嫁給匈奴首領,每年送去一定數量的黃金、絹、
絮,米、酒,允許人民往來買賣。以後幾代皇帝,雖然一度注意改革邊防制度,實行屯
田墾荒,但都沒能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公元前141年,16歲的漢武帝即位。這時漢朝已建立60多年,封建政權鞏固,經濟
上也有了實力。因而,他有條件和匈奴進行鬥爭,從根本上解除內地的威脅。
    公元前133年,漢武帝召集群臣商議對匈奴的政策。主戰派大行(官名,主管對外
聯絡)王恢說道:「聽說戰國時的代國,是個小國,還能抗擊匈奴。現在陛下神威,國
家一統,匈奴卻侵盜不止,就是因為不怕我們。我認為對匈奴應該抗擊。」御史大夫韓
安國連連反對。他說:「高帝當年打匈奴即遭到圍困,7天沒吃東西,只好『和親』,
至今已五世平安了。
    還是不打為好。」王恢嚴厲駁斥了韓安國的論調,建議採取誘敵深入,以「伏兵襲
擊」的作戰方法。漢武帝支持王恢的抗戰主張。匈漢戰爭至此開始。
    從公元前133年至119年,漢武帝派兵和匈奴進行了多次作戰。其中決定性的戰役有
三次:河南之戰、河西之戰和漠北之戰。
    公元前127年,匈奴貴族以兩萬騎入侵上谷(今河北懷來縣)、漁陽。漢武帝派青
年將領衛青率3萬騎出雲中(今內蒙托克托縣),西至隴西(今甘肅東部),收復河套
地區,掃除匈奴進犯的軍事據點。衛青採取迂迴進攻的方法,從後路包抄,一舉趕走匈
奴的樓煩王和白羊王,解除了長安的威脅。
    於是,漢武帝在那裡設朔方郡、五原郡,移民10萬屯墾,又重新修了秦代的舊長城,
派兵駐守。衛青升為長平侯。公元前124年,衛青率騎兵趕走了匈奴的右賢王,生擒匈
奴王子10餘人,凱旋而歸。漢武帝破格提升衛青為大將軍,成為全軍的統帥。
    第二年,在和匈奴的戰鬥中又湧現出一位18歲的將領霍去病。他是衛青的外甥。一
次,他一馬當先,率領800騎兵突進匈奴營地幾百里,取得大勝。漢武帝據此封他為冠
軍侯,給他造了一座闊氣的房子,讓他去看。霍去病說:「匈奴未滅,無以家為!」表
現了強烈的愛國熱情。
    河西戰役是從公元前121年3月開始的。霍去病率領1萬騎兵,從隴西出發,在皋蘭
山腳下和匈奴騎兵交戰,越過焉支山(今甘肅山丹縣境內)追擊500多公里。夏天,霍
去病率幾萬騎兵,行軍1000多公里,一直打到祁連山麓,給匈奴貴族以沉重的打擊。漢
武帝在河西地區先後設置武威、酒泉、張掖、敦煌四郡,移民10萬定居農墾。河西走廊
的收復,解除了漢王朝的西部威脅,打通了漢和西域交往的道路。
    公元前119年的漠北戰役規模最大。漢武帝派衛青、霍去病率10萬騎兵,幾十萬步
兵,分別從定襄郡(今內蒙呼和浩特東南)和代郡(今河北蔚縣)出發,共擊匈奴單于
(匈奴首領)於漠北。衛青北進千餘里渡過大沙漠(戈壁沙漠),直抵闐顏山(今杭愛
山脈),殲敵1.9萬餘人。霍去病深入1000多公里,追擊匈奴左賢王兵到狼居胥山(今
肯特山),俘敵7.4萬餘人。在這次戰役中,漢武帝還組織了14萬匹戰馬隨行,以備換
用,派了10萬輜重兵轉運糧草,保證了主力軍的物資供應。
    漠北之戰給匈奴以致命打擊,出現了「匈奴遠遁,漠北無王庭」的局面。從此,匈
奴北徙漠北。漢北自朔方,西至令居(今甘肅永登),以60萬吏卒屯田,加強防守。
    漢武帝取得抗擊匈奴的戰爭的勝利,使國家更加統一,長城內外「馬牛放縱,畜積
布野」,為經濟文化的發展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