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21 鹽鐵之議

  

                     這是漢昭帝給當時社會注入的一劑強心針

    鹽鐵之議是漢昭帝時,中央政府召開的一次由鹽鐵官營問題所引起的有關國家政策
的辯論。
    漢武帝在元狩年間起用桑弘羊等人,制定和推行一系列的新經濟政策,如統一幣制,
鹽鐵和酒類官營,實行均輸平准、算緡告緡等,這雖然充裕了封建國家的財政,為漢武
帝的文治武功奠定了經濟基礎,但是,伴隨農業生產的發展,土地兼併的現象日益尖銳,
廣大農民的負擔愈來愈重。鹽鐵官營等政策的弊端,如鐵器苦惡,價格不平,主管官吏
廢公法、謀私利,強征農民冶鐵煮鹽等等,也直接貽害農民,加劇了農民與封建國家之
間的矛盾,致使農民的反抗鬥爭日益頻繁。
    而且依靠鹽鐵官營等政策所聚斂的財貨,無法維持戰爭的長期消耗。因此,至武帝
晚年時,已是「海內虛耗,戶口減半」。另一方面,經過漢王朝的連年出擊,匈奴力量
大為削弱,邊患有所緩和。這些客觀情況,促使武帝晚年的政策發生重大改變。征和四
年(前89年)武帝在詔令中指出,此後務在禁絕苛暴,不得擅興賦役,應致力農耕。從
而在一定程度上恢復了漢初的「與民休息」政策。
    漢武帝在政策上的轉變,對於穩定漢王朝的統治是必要的,但統治集團內部意見並
不一致。武帝死後,繼位的昭帝年幼,大權掌握在霍光手裡。為了保證「與民休息」政
策的實行,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二月下詔命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召集郡國
所舉賢良、文學,詢問民間疾苦所在。
    賢良、文學與桑弘羊意見不一,他們就漢王朝的內外政策進行了辯論。這就是有名
的鹽鐵之議。
    在鹽鐵會議上,雙方辯論的主要內容有:(1)民間疾苦的原因。賢良、文學認為
民間疾苦的根源在於國家經營鹽鐵等經濟事業,提出廢除鹽鐵,設酒榷,均輸官。桑弘
羊反對這一主張,認為興鹽鐵,酒榷,置均輸,擴大了財源,是抗擊匈奴,消除邊患的
經費來源。而且,這些政策便於堵塞豪強大家的兼併之路,有益於農民。因此,他堅持
推行鹽鐵官營等事業。(2)對匈奴的政策。賢良、文學主張偃兵休士,厚幣和親,企
圖依靠德政的感化維持和親局面。桑弘羊則認為匈奴反覆無信,不能採用德政感化,只
有通過戰爭才能阻止匈奴的侵擾,保證漢王朝的安全。他強調武帝對匈奴的戰爭是「當
世之務,後世之利」。(3)關於施政方針和治國的理論思想。賢良、文學信奉儒家的
仁義學說,主張德治,認為行仁政就可以無敵於天下。他們一再引證歷史教訓,批判嚴
刑峻法,指為亡國之道,把嚴刑峻法看作是秦王朝滅亡的原因。
    桑弘羊以法家學說作為指導思想。反對德治,主張法治,認為令是教育百姓的,法
是督察奸邪的,有了嚴刑峻法,百姓就小心謹慎,奸邪自然止息。他所堅持的經濟政策
和治國方法都與法家思想相聯繫。此外。這次會議上的辯論還涉及農業的基本政策,對
社會現狀的估計和倫理道德觀念的理解,以及如何看待古與今的關係問題。西漢桓寬編
撰的《鹽鐵論》詳細記載了鹽鐵之議的情況。
    賢良、文學是來自社會下層的地主階級知識分子,比較體察社會實況。他們在霍光
的支持下與桑弘羊展開的辯論,反映了統治階級內部對漢武帝晚年以後經濟和政治形勢
的不同認識。以及由此而提出的不同的治國政策。經過這次辯論,儘管沒有廢止鹽鐵官
營和平准均輸法,但桑弘羊在政治上受到一定的挫折,賢良、文學活躍一時。根據賢良、
文學的意見停止了酒類專賣。「與民休息」的政策進一步得到肯定,對昭帝、宣帝時期
社會經濟的恢復和發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