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25 東漢外戚宦官專政

  

                             在腐朽的政風中走向滅亡

    外戚宦官專政,是東漢後期特殊政治事件,對當時的朝野震動頗大。大凡每個封建
王朝後期,政治腐敗,經濟崩壞,皇帝昏庸無能,這就為外戚、宦官操縱朝政提供了絕
好的條件,東漢末年的外戚宦官專政是對這個問題的最典型說明。
    東漢開國皇帝劉秀建立政權後,為防大權旁落,對外戚的防範極嚴。所以,劉漢政
權機制運轉還屬正常。章帝死後,其子繼位為和帝時,年僅11歲,難以視政,只好由其
母親竇太后臨朝聽政。母后聽政,必然要倚重其娘家親屬以為輔助,其兄弟竇憲等掌握
實權,由此開始了外戚專政的局面。但是漸漸年長的和帝開始對其舅父竇憲等不滿起來,
於是,宦官鄭眾等趁機為和帝謀劃,將竇憲黨羽一舉收捕,奪回政權,鄭眾等宦官因此
得以封侯陞官,宦官開始得勢,這也是宦官與外戚的第一次交鋒。此後,東漢政權就在
外戚與宦官的爭奪打鬥中搖來晃去,皇帝就似任人擺弄的布娃娃,完全成了傀儡。
    和帝死,出生僅百多天的殤帝立,不到數月死。於是,鄧太后與其兄弟鄧騭迎立年
僅13歲的和帝之侄為安帝,鄧太后掌握大權,引用外戚,但她汲取竇太后的覆滅的教訓,
盡量恭謹守法,禮待宦官鄭眾、蔡倫等人,尚保平安無事,鄧太后死,安帝親政,鄧氏
一門立遭貶黜,鄧騭等兄弟子侄7人被迫自殺。鄧氏被滅,宦官並未得勢,安帝又引其
母家耿氏,妻家閻氏等外戚掌權,但更加驕橫無度,政治也愈加腐敗。安帝死,閻氏掌
大權,迎立年幼的北鄉侯為少帝,不久少帝病死。對外戚獨攬朝政,宦官早心懷不滿,
意圖奪權,這時見時機一到,宦官孫程等19人共謀,發動宮廷政變,殺掉閻顯及其同黨,
擁立濟陰王為順帝,宦官聲望陡然升高,他們既被封侯,又被破例恩準可以收養子以傳
襲爵位。
    順帝時,以皇后父梁商為大將軍執政。梁商死,順帝又任命梁商子梁冀為大將軍執
政,東漢的外戚政治進入最黑暗、最腐敗時期。梁冀不學無術,無才無德,向來橫行不
法。順帝死,年僅2歲的沖帝立,梁太后聽政,其兄梁冀掌握大權。
    一年後沖帝死,立僅8歲的質帝。質帝幼而聰明,即指斥梁冀為「跋扈將軍」。梁
冀聽了既恨又怕,覺得這小皇帝不好胡弄,於是支使人暗中毒死質帝。又立15歲的蠡武
侯為桓帝。
    桓帝即位後,娶梁冀之妹為皇后,梁氏更加飛揚跋扈,權震朝野。
    梁冀身為大將軍執政,又有皇太后、皇后兩個妹妹鎮守宮中,許多宦官也是他安插
的親信,皇帝已處於他監控之下,甚至生命安全也為其掌握。桓帝為了討好外戚,既增
加梁冀封邑,又增加梁冀所領大將軍府的官屬,倍於三公;又封梁冀的兄弟和兒子皆為
萬戶侯。梁冀的封戶前後共3萬戶。梁冀掌政,其妻孫壽也大獲封賞,被封為襄城君子,
兼食陽翟租稅。又加賜赤紱,和長公主相同待遇。梁冀囂張的氣焰使人望而生畏,不但
不敢得罪,而且還必須順從拍隨,凡朝廷百官陞遷,都要先到梁家求見謝恩,然後才敢
去政府部門報到任職,太尉李固、杜喬等耿直之士不肯依附他,都被他誣陷處死。文武
百官,順之者生,逆之者死。他還不惜用誣蔑、下毒、強取豪奪等手段,威嚇眾人。桓
帝曾大會公卿,共議如何特殊禮遇梁冀之事。有司奏請准許梁冀入朝不趨,帶劍上殿,
謁贊時不稱名,其禮儀比於西漢開國功臣蕭何。以定陶、陽成余戶、增其封地為4縣,
其勢比東漢開國功臣鄧禹。
    賞賜金錢、奴婢、彩帛、車馬、衣服、甲第,比於西漢中興功臣霍光。群臣朝會時,
為其獨辟席位,凌駕於三公之上。對於這樣優厚的待遇,梁冀心裡還不高興,覺得有司
所奏禮薄。
    從此,專擅威柄,兇恣日積,政事無論大小,莫不由他諮決之。
    梁冀在政治上無法無天,生活上更是驕奢淫佚。根據歷史資料的記載,梁氏為了炫
耀其灼天氣焰,大肆修建豪華宅地、園林,皇宮般富麗堂皇,他在首都附近辟獵場,逶
迤千里。設兔苑養兔,綿延數十里,征發吏民費數年工時才得以完成。曾令各地上交活
兔,不得有任何損傷,違者死罪。曾有一西域商人不知禁令,誤殺一兔,結果因此處死
者竟達10多人。他還將數千良民掠為奴婢,又稱之為「自賣人」,視東漢禁令為廢紙。
各地貢獻給皇帝的珍品,上等者皆選送梁府,剩下者才交皇宮。據統計,梁氏一門前後
有7人封侯,女子7人被封君(相當於侯),2人為大將軍,3人為皇后,6人為貴人。娶
公主為妻者3人,文武大臣57人,掌權20餘年,擁立三位皇帝,是東漢外戚中無有比擬
的權臣。
    外戚灼天氣焰引起宦官不滿,鬥爭時明時暗。桓帝為外戚所制,也想擺脫梁冀控制,
多得些自由,所以當梁太后、梁皇后死後,即與宦官唐衡、單超等人策劃剷除梁冀。延
熹二年(159年),中常侍單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5人發動政變,將梁氏一門無
分老少長幼,盡皆斬盡殺絕,梁冀慌恐自殺,其他公卿將校處死的數十人,免官300多
人,朝廷的高官幾乎被罷黜一空。被沒收的梁冀家財,拍賣後得錢30多億,朝廷因此而
減當年天下租稅之半。
    梁氏外戚是被鏟滅了,但是,政權實際上並未回到桓帝的手中,而是為宦官們所掌
握,單超、徐璜等5人因誅外戚有功,同日封侯,世稱之為五侯。又小黃門劉普、趙忠
等8人也被封為鄉侯。宦官執政,情況比外戚執政並好不了多少,甚至更加腐敗混亂。
他們把宗族親戚派到地方上擔任刺史、太守,貪贓枉法,搾取民財,形同盜賊。單超弟
單安為河東太守、弟子匡為濟陰太守,徐璜弟徐盛為河內太守,左悺弟左敏為陳留太守,

具瑗兄具恭為沛相,都是為害當地的貪官。徐璜兄子徐宣為下邳令,因求汝南太守女不
得,竟然發吏將其女捕到衙署,用箭射死,埋屍縣衙。宦官侯覽的哥哥為蓋州刺史,將
轄區內富足人家以誣陷手段抓來殺掉,沒收其財產裝入腰包,前後累計達億萬數。侯覽
自己霸佔他人住宅多達381所,良田萬畝,還新建府第16座,並仿皇宮模樣,賓客僕從
在地方為非作歹,侵擾百姓,劫掠旅客,地方官稍加干涉,即被罷官,是非完全顛倒。
宦官單超早死,皇帝除追封為車騎將軍外,又賜東園秘器,棺中玉具,贈侯將軍印綬,
並賜國葬。後又派五營騎士、將軍、侍御史護葬。由其死可想見其生。此後,四侯驕橫,
天下為之語曰:「左回天,具獨坐,徐臥虎、唐兩墮。」
    宦官的貪污無恥和強取豪奪,使老百姓受盡其苦,無法忍受,於是紛紛「起而為
盜」,組織反抗。延熹八年(165年)桓帝立貴人竇氏為皇后。桓帝死,無子。竇皇后
與其父竇武迎立12歲的靈帝,竇太后臨朝聽政,以竇武為大將軍執政。竇武與太傅陳蕃
等謀劃誅鋤宦官,先控制政府中樞和部分近衛軍,又掌握首都及附近地方政府機構,准
備將宦官逐步剪除。但宦官曹節、王甫等先發制人,劫持靈帝和竇太后,假傳聖旨收捕
竇武等。竇武拒不受詔,聚兵數千準備抵抗,但最後還是被困自殺。事後,竇太后被軟
禁於雲台,靈帝完全為宦官所控。本來佔盡優勢的外戚居然被宦官的突然發難搞垮,可
知宦官的勢力在當時是多麼之大。
    曹節、王甫誅殺竇武、陳蕃等人後,自相封賞,加官進爵,父兄子弟皆為公卿列校
牧令守長,佈滿天下。王甫、曹節等死後,宦官趙忠、張讓等12人都任職中常侍,封侯
貴寵,世人稱之「十常侍」。靈帝甚至宣稱:「張常侍是我父,趙常待是我母」。宦官
得到了空前的恩寵,他們愈發肆無忌憚,胡作非為,東漢的政治也愈加混亂。
    東漢後期的政治,一言以蔽之,可謂是外戚宦官政治。這種政治使皇權旁落到外戚
和宦官之手,而皇帝則被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形同擺設,他們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
為非作歹。惑亂朝綱,為害地方。不管是外戚掌握也好,還是宦官掌權也好,都是為了
滿足其自己的貪慾慾望,於政治無補,於社會無益。相反,只會導致政治更加腐敗,經
濟更加糟亂,人民生活更加痛苦。東漢王朝就是在外戚與宦官的打來斗去,皇帝像走馬
燈似的換來換去的過程中走向滅亡的。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