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30 八王之亂


                              禍起蕭牆,自我毀滅

    西晉惠帝時(291—306年),在統治集團內部,即汝南王亮、楚王瑋、趙王倫、齊
王冏、長沙王乂、成都王穎、河間王顒、東海王越等八個諸侯王之間,為爭奪中央最高
權力,發生了一連串的相互殘殺和戰爭,歷時16年之久,歷史上稱為「八王之亂」。
    這場惡鬥,雖然爆發在惠帝統治時期,可是禍根子卻在其父晉武帝司馬炎實行的分
封制。晉朝的建立者司馬炎認為,自己能夠從曹魏手中奪得政權,當上皇帝,是因為曹
氏不分封同姓為諸侯王,皇室孤立無援,缺乏屏藩的緣故。於是,他便在公元256年,
恢復了古代的分封制,大封皇族27人為王,並允許諸王自選本王國內的大小文武官吏。
公元277年,又制定了王國置軍的制度,將封國分為大、次、小三等。轄民戶2萬者為大
國,可置上、中、下三軍5000人;轄民戶1萬者為次國,可置上、下二軍3000人;民戶
5000以下者為小國,置軍1500人。武帝在分封同姓王的同時,又大封異姓士族為公、侯、
伯、子、男等爵位,他們不僅領有封地,還可以和小王國一樣置軍。不少諸侯王還兼領
中央或地方的軍政大權。他們都是些貪婪殘暴的野心家,趁機網羅黨羽,擴充軍隊,各
自拉攏一批士族官僚地主,相互傾軋,妄圖奪取帝位。這樣,諸侯王國就成為晉朝內部
的強大割據勢力,最後演出了「八王之亂」的丑劇。
    公元290年,晉武帝死,太子司馬衷繼位,是為晉惠帝。
    惠帝是個白癡,除了享樂以外,什麼事也不懂。時值天下荒亂,百姓多餓死,他得
知後竟說:「為什麼不吃肉粥?」這樣糊塗的皇帝,自然無法掌管朝政,由他的外祖父
楊駿輔政,獨攬了晉王朝中央大權。惠帝的皇后賈南鳳,是一個有政治野心和陰險毒辣
的女人,她不滿意中央大權落入楊氏手中。公元291年,賈後與宮中侍從官陰謀策劃,
秘召都督荊州的楚王司馬瑋帶兵進京(今河南洛陽),挾惠帝下詔殺死楊駿、楊珧、楊
濟兄弟3人,其親族和黨羽被株連而死者達幾千人。賈後又廢黜楊太后為庶人,迫使她
絕食而死。晉朝內部大亂就從這次宮廷政變開始了。
    楊氏集團被消滅後,晉廷推舉汝南王司馬亮和元老衛瓘共執朝政,楚王司馬瑋因協
助賈後政變有功,乃封為衛將軍兼領北軍(守衛京城北部的禁兵)中侯,在中央掌握兵
權,亮、瑋之間因而經常發生矛盾。賈後認為亮瑋2人皆妨礙了自己專權,便又施展手
段,先要惠帝下手詔給司馬瑋,令其率領北軍,殺死南王亮和衛瓘,然後又否認惠帝下
過這道詔書,反而以司馬瑋擅殺大臣的罪名,殺了楚王瑋。這樣賈後就完全掌握了晉王
朝的大權。
    賈後掌權後,大樹自己的黨羽,除了依靠族兄賈模、內侄賈謐,母舅郭彰這些親黨
外,還起用當時的名士張華為司空,世族裴頠為尚書僕射,裴楷為中書令,王戎為司徒,
令他們4人共管京城機要。由於這幾個人都具有一定的統治經驗,又和賈模等人能「同
心輔政」,所以從公元291年至299年的七、八年間,賈後還能維持一個相對穩定的局面。
    公元299年,賈後與太子司馬遹的矛盾又爆發了。惠帝只有一個兒子,即太子司馬
遹,是後宮謝玫後生,他隨著年齡的增長,對賈後一夥的擅權漸露不滿之意,引起了賈
後的關注,賈氏的親黨賈謐等人,又害怕太子得政之後,也像賈後殺楊駿、逼死楊太后
一樣來對付自己,所以竭力勸賈後廢太子。於是賈後誣諂太子有殺害惠帝和她的企圖,
廢太子為庶人,接著又把太子殺了。太子無罪被害,引起了諸王和一部分擁護太子的朝
臣不滿。就在太子遹死後一個月,即公元300年四月,在京師洛陽任車騎將軍的趙王司
馬倫,借為太子報仇,利用自己掌握的宿衛禁兵,入宮殺掉了賈後和張華、裴頠等黨羽,
並重用嬖人孫秀,殺害異己。次年正月,司馬倫又遷惠帝為太上皇,自立為皇帝,從此
宮廷政變又轉變為皇族爭奪皇位的鬥爭。
    趙王倫篡奪了帝位,馬上激起了其他宗室諸王的反對,出鎮許昌(今河南許昌市東)
的齊王司馬冏首先起兵討倫,並得到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冏等的響應。三王聯軍

與倫兵在洛陽附近戰鬥了兩個多月。結果,趙王倫兵敗被殺。同時,司馬倫的親信將領
王輿也在京城內起兵反倫,迎惠帝復位。司馬冏入京輔政。掌握了朝廷大權。

    司馬冏自輔政後,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久專朝廷大權,把本來可以立為皇太弟的

司馬穎和長沙王司馬乂改立惠帝弟清河王司馬遐之子,年僅8歲的司馬覃為皇太子。這
一招,不但導致司馬穎與司馬冏關係的破裂,而且也引起司馬乂的不滿。公元302年十
二月,司馬卹聯合西鎮關中的河間王司馬冏反對司馬顒。司馬顒出兵進攻洛陽,軍抵新
安(今河南澠池縣東)。在洛陽的司馬乂也舉兵討冏,雙方軍隊在京城內展開激戰。一

時間,飛矢如雨,火光沖天,混戰了3天3夜,冏敗,為乂所殺。長沙王乂掌握了政權。
    公元303年八月,司馬顒又派大將張方率領精兵7萬聯合成都王司馬穎的20多萬大軍,
借口司馬乂「論功不平」對京城發動進攻。由於雙方兵力懸殊,洛陽城危在旦夕。這時
城內的統治集團開始分裂。公元304年正月,東海王司馬越勾結部分禁軍。拘禁司馬乂,
向外兵求和,並把司馬乂交給張方用火活活烤死了。司馬穎進入洛陽,雖然當了丞相,
但他仍然回到自己的根據地鄴城(今河北臨漳縣西南),遙執朝政,廢太子覃而自兼皇
太弟,一時政治中心由洛陽移到鄴城。
    成都王司馬穎在鄴城遙執朝政期間,政治腐敗,比以前司馬冏,司馬乂執政時還要
壞,大失人心。因此,東海王司馬越統率洛陽禁軍,擁戴惠帝討伐司馬穎,結果在湯陰
(今河南湯陰縣西南)戰敗,惠帝被俘至鄴城。司馬越逃往自己的封國(今山東郯城縣
北)。河間王司馬顒命部將張方率兵佔領了洛陽,不久,幽州刺史王浚與并州都督司馬
騰聯兵攻破鄴城,戰爭進一步擴大。司馬穎挾惠帝出奔洛陽,皆落入張方之手,又被迫
前往長安(今陝西西安市西北)。
    公元305年七月,司馬越在山東再次起兵,西向進攻關中。次年攻入長安。司馬顒
和司馬穎敗走,相繼被殺。越迎惠帝還洛陽,隨後把惠帝毒死,另立惠帝的弟弟豫章王
司馬熾為帝,是為晉懷帝。晉朝大權最後落入司馬越手中。至此,「八王之亂」才告結
束。
    「八王之亂」是西晉世族勢力惡性發展的產物,也是封建統治階級兇惡、殘忍、毒
辣、腐朽等本性的一次大暴露。這場大惡鬥給人民帶來了無窮的災難。生產遭到破壞,
數十萬人民喪失了生命,許多城市被洗劫和焚毀。在洛陽13歲以上的男子全部被迫服役,
城內米價貴到一石萬錢,不少人饑餓而死。人民又重新陷於苦難的深淵,掀起了大規模
的流亡的浪潮。尤其是諸王利用少數民族的貴族參加這場混戰,造成了嚴重的後果。如
成都王穎引匈奴劉淵為外援,讓其長驅入鄴;東瀛公司馬騰引烏桓羯人襲擊司馬穎,讓
其乘機入塞;幽州刺史王浚召遼西鮮卑攻鄴,鮮卑則大掠婦女,被沉入易水者就有8000
人。從此,大河南北就成為匈奴和鮮卑貴族統治的世界,加深了民族矛盾。因此,八王
之亂不久就爆發了各族人民大起義,西晉王朝也就很快走向滅亡。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