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4 諸侯爭霸

                       
                              中國強權政治的開端
    諸侯爭霸是發生在春秋時期的一起重大的政治事件。古代曾有「春秋五霸」之說,
五霸的一般說法,是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莊王。但宋襄公並未能稱霸,
而爭霸的大國還有吳、越,於是對「五霸」,其說不一。爭霸的情況,大致可分為以下
幾個階段。
    (1)齊桓公稱霸。春秋時期首先稱霸的諸侯是齊桓公,所謂「稱霸」,就是因勢
力強大,而為中原諸侯的盟主,並得到周天子的承認。
    齊在春秋前期,已是東方的大國,疆土「東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今山
東臨朐),北至於無棣(今山東無棣)。」負山面海,有魚鹽之利。但在齊襄公(前
697—前686年)時,由於政治黑暗,剝削殘酷,階級矛盾一度尖銳。齊襄公死,其弟桓
公繼位,任用管仲為相,進行改革,國勢日益強盛。公尤前664年,山戎侵燕,齊桓公
率軍北伐山戎,保衛了燕國。前622年,狄人侵邢(河北邢台),齊桓公又救邢,並把
邢人遷到夷儀(今山東聊城),另築新城以安置之。公元前660年,狄人又侵衛,殺衛
懿公。齊桓公救衛,將衛的賸餘人口遷到楚丘(今河南滑縣),使衛存在下來。齊桓公
的救患扶危的行動,得到一些諸侯的擁護,威信大增。
    這時,南方的楚國強盛起來,不斷北侵,兼併了許多小國,又連年伐鄭,威脅中原。
公元前656年,齊桓公率齊、宋、陳、衛、鄭、許、曹之師伐楚,與楚軍對峙於陘(今
河南偃師),雙方互不相讓。後齊、楚訂立盟約,都撤回軍隊。齊桓公這次出兵雖未與
楚作戰,但卻打擊了楚國北進的鋒芒,暫時消除了楚對中原諸國的威脅。
    公元前651年,齊桓公在葵丘(今河南考城東)大會諸侯,參加會盟的有齊、魯、
宋、衛、鄭、許、曹等國的國君,周天子也派代表參加。從此齊恆公成為霸主。得以挾
天子以令諸侯。前643年,齊桓公死,齊國逐漸衰弱。
    (2)晉文公稱霸。晉國原是汾水下游的一個小國,到春秋前期,逐漸強大。《韓
非子﹒難三》曰:「(晉)獻公並國十七,服國三十八。」就是兼併了許多小國和戎、
狄部落,疆域已擴大到整個汾水流域。獻公晚年,因廢嫡立庶,引起統治集團內部的斗
爭,公子重耳在國外流浪了19年。獻公死後,重耳回國,在大臣狐偃、賈佗等的協助下,
採取了一些整頓政治、經濟的措施,主要有「輕關易道,通商寬農,稼穡勸分,省用足
財,」以及「賦職任功」,「舉善援能」等。經過這番整頓,政治穩定,社會經濟得到
發展,國家富強起來。
    這時楚國又一再向北侵犯,魯、鄭、陳、蔡等國先後歸附於楚。公元前632年,楚
圍宋,宋向晉告急。晉文公率軍救宋。晉軍為避開楚軍的鋒芒,在未開戰之前,主動退
軍「三捨」。至城濮(今河南濮陽西南),晉文公會晉、宋、齊、秦軍,大破楚軍。這
就是著名的城濮之戰。戰後,晉文公又大會諸侯於踐土(今河南原陽),與會的有魯、
齊、宋、蔡、鄭、衛、莒等國,天子派代表參加會盟。盟約規定:「皆獎王室,無相害
也。」晉文公成為中原的霸主。
    (3)楚莊王稱霸。楚是江、漢流域的一個蠻族國家,西周時,活動在丹陽(今湖
北秭歸)一帶。公元前689年,始建都於郢(今湖北江陵紀南城),並逐漸強大,兼併
了附近許多小國。楚莊王(前613—前591年)時,孫叔敖為宰相,整飭內政,興修水利,
國勢更加強盛。公元前606年,楚莊王率軍至雒邑的郊外,周定王被迫派人為他舉行慰
勞歡迎之禮,莊王「問鼎小大輕重」,表明了他有滅周的野心。前598年,楚圍鄭,晉
救鄭。次年,晉、楚軍戰於邲(今河南鄭州市東),晉軍大敗。前594年,楚又圍宋,
宋向晉告急,晉畏楚而不敢出兵。從此,中原各國背晉向楚,楚莊王成為中原的霸主。
《韓非子﹒有度》曰:「荊莊王並國二十六,開地三千里。」莊王死,楚勢漸弱。
    (4)吳、越爭霸。吳、越都是長江下游的國家,吳都於吳(今江蘇蘇州),越都
於會稽(今浙江紹興)。春秋中期,晉楚爭霸時,晉曾聯吳以制楚,吳的國力也日益強
大。公元前506年,吳王闔閭和楚亡臣伍員率軍伐楚,楚軍大敗,吳軍直入郢都。這時
楚得到秦的救援,越國又乘虛攻吳的都城,吳被迫撤兵。闔閭死,子夫差繼位,於前
494年伐越,敗越於夫椒(今江蘇吳縣太湖中山),圍越王勾踐於會稽。勾踐求和,請
為屬國。前487年,吳築邗城(今江蘇揚州)於江北,又開邗溝,聯結江、淮,通糧運
兵,大敗齊兵於艾陵(今山東泰安)。前482年,又與晉、魯的國君及周天子的代表會
盟於黃池(今河南封丘)。因當時越王勾踐已進攻吳國,夫差讓霸主與晉定公而回師吳
國。公元前473年,越再伐吳,夫差戰敗自殺,吳亡。
    勾踐滅吳後,成為江、淮下游最強大的國家。他率師北上,與齊、晉等諸侯會於徐
(今山東滕縣),成為霸主。
    諸侯爭霸使得整個國家兵連禍接,沒有寧日,給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奴隸帶來更加
深重的災難。這使得日後奴隸們反抗奴隸主的鬥爭日益高漲,動搖了奴隸主貴族的統治
基礎。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