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51 杯酒釋兵權

       
                   強幹弱枝,鞏固中央集權,中國從此不再分裂
    在結束五代十國局面的過程中,北宋統治者著重考慮的問題有兩個:一是如何重建
中央集權的專制統治,使唐末以來長期存在的藩鎮跋扈局面不再繼續出現;二是如何使
趙宋王朝長期鞏固下去,不再成為五代之後的第六個短命王朝。建隆元年(960年)末,
宋太祖平定李筠及李重進叛亂後的一天,召見趙普問道:為什麼從唐末以來,數十年間
帝王換了八姓十二君,爭戰無休無止?我要從此息滅天下之兵,建國家長久之計,有什
麼好的辦法嗎。趙普精通治道,對這些問題也早有所考慮,聽了太祖的發問,他便說這
個問題的癥結,就在於方鎮太重,君弱臣強而已,治理的辦法也沒有奇巧可施,只要削
奪其權,制其錢谷,收其精兵,天下自然就安定了。趙普的話還沒說完,宋太祖就連聲
說「你不用再說了,我全明白了」。於是一個重建中央集權專制制度的計劃就這樣醞釀
出來,並逐步付諸實施了。
    在北宋中央集權方面,最重要的是兵權,也是首先要解決的問題。范浚在《五代論》
中指出:「兵權所在,則隨以興,兵權所去,則隨以亡」。這些話揭示了唐末五代以來,
在政治局面變換中,兵權所起的決定性作用。從小軍官到殿前都點檢,又從殿前都點檢
躍上皇帝寶座的趙匡胤,十分懂得軍事力量的重要作用。因此,宋朝一建立,他就吸取
後周滅亡的教訓,加強了對禁軍的控制。
    建隆二年太祖鑒於當時已控制局勢,就著手陸續採取了一些措施,把殿前都點檢鎮
寧軍節度使慕容延釗罷為山南東道節度使,侍衛親軍都指揮使韓令坤罷為成德節度使。
因為殿前都點檢是宋太祖黃袍加身前擔任過的職務,從此不再設置。由石守信接替韓令
坤任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起初太祖以石守信等人都是自己的故友,並不介意,趙普就
向他數次進言說:「臣也不擔心他們會背叛陛下,但是如果他們的部下貪圖富貴,萬一
有作孽之人擁戴他們,他們能夠自主嗎」?這些話實際上是提醒宋太祖,要他記住陳橋
兵變的事件,避免類似的事件重演。果然宋太祖採取措施要解除禁軍高級將領的兵權。
    建隆二年七月初九日晚朝時,宋太祖把石守信、高懷德等禁軍高級將領留下來喝酒,
當酒興正濃的時候,宋太祖突然屏退侍從歎了一口氣,給他們講了一番自己的苦衷,說:
    「我若不是靠你們出力,是到不了這個地位的,為此我從內心念及你們的功德。但
做皇帝也太艱難了,還不如做節度使快樂,我整個夜晚都不敢安枕而臥啊!」石守信等
人驚駭地忙問其故,宋太祖繼續說「這不難知道,我這個皇帝位誰不想要呢」?石守信
等人聽了知道這話中有話,連忙叩頭說:「陛下何出此言,現在天命已定,誰還敢有異
心呢」?宋太祖說:
    「不然,你們雖然無異心,然而你們部下想要富貴,一旦把黃袍加在你的身上,你
即使不想當皇帝,到時也身不由己了。」
    一席話,軟中帶硬,使這些將領知道已經受到猜疑,弄不好還會引來殺身之鍋,一
時都驚恐地哭了起來,懇請宋太祖給他們指明一條「可生之途」。宋太祖緩緩說道:
「人生在世,像白駒過隙那樣短促,所以要得到富貴的人,不過是想多聚金錢,多多娛
樂,使子孫後代免於貧乏而已。你們不如釋去兵權,到地方去,多置良田美宅,為子孫
立永遠不可動的產業。
    同時多買些歌兒舞女,日夜飲酒相歡,以終天年,朕同你們再結為婚姻,君臣之間,
兩無猜疑,上下相安,這樣不是很好嗎」!石守信等人見宋太祖已把話講得很明白,再
無迴旋餘地,當時宋太祖已牢牢控制著中央禁軍,幾個將領別無他法,只得俯首聽命,
表示感謝太祖恩德。第二天,石守信、高懷德、王審琦、張令鐸、趙彥徽等上表聲稱自
己有病,紛紛要求解除兵權,宋太祖欣然同意,讓他們罷去禁軍職務,到地方任節度使,
並廢除了殿前都點檢和侍衛親軍馬步軍都指揮司。禁軍分別由殿前都指揮司、侍衛馬軍
都指揮司和侍衛步軍都指揮司,即所謂三衙統領。在解除石守信等宿將的兵權後,太祖
另選一些資歷淺,個人威望不高,容易控制的人擔任禁軍將領。禁軍領兵權析而為三,
以名位較低的將領掌握三衙,這就意味著皇權對軍隊控制的加強,以後宋太祖還兌現了
與禁軍高級將領聯姻的諾言,把守寡的妹妹嫁給高懷德,後來又把女兒嫁給石守信和王
審琦的兒子。張令鐸的女兒則嫁給太祖三弟趙光美。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杯酒釋兵
權」。
    杯酒釋兵權只是宋太祖為加強皇權,鞏固統治所採取的一系列政治軍事改革措施的
開始。其後在軍事制度方面的改革主要有三項。
    第一,建立不同於前朝的樞密院制度,長官為樞密使和樞密副使,主管調動全國軍
隊,分掌軍政大權。樞密院與三衙統領各有所司。三衙雖然掌握禁軍,但卻無調兵和發
兵的權力。樞密院有發兵、調兵之權,而不能直接掌握軍隊。調兵權與領兵權分離,各
自獨立,相互制約,有利於皇權的控制。
    第二,內外相維政策。宋太祖把全部軍隊分為兩半,一半屯駐在京城,一半戍守各
地,使京城駐軍足以制止外地可能發生的變亂,也使外地駐軍合起來足以制止京城駐軍
可能發生了內變。內外軍隊互相制約,都不能發生變亂,而京城駐軍又多於外地任何一
個地方,這樣皇帝也就可以保證牢牢控制全國的軍隊了。
    第三,兵將分離政策。無論駐屯京城的禁軍,還是駐在外地的禁軍都必須定期調動。
京城駐軍要輪流到外地或邊境戍守,有的則要到產糧的地方就糧,這種輪流駐防的辦法
稱為「更戍法」。這種方法名義上是鍛煉士兵吃苦耐勞,實際上是藉著士兵的經常換防,
造成兵不識將,將不識兵,兵無常帥,帥無常師。將官再也不能同士兵結合,在士兵中
建立自己的聲望,也就再也不能率兵同朝廷皇帝對抗了。
    對地方藩鎮採用強幹弱枝之術,其措施主要有三項:
    第一,削奪其權。為削弱節度使的行政權力,把節度使駐地以外兼領的州郡——支
郡直屬京師。同時由中央派遣文官出任知州、知縣等地方官。3年一更換,直接對中央
負責,向朝廷奏事,不再聽令於節度使。對於一些五代以來一直盤踞一方的節度使,宋
太祖又故伎重演,拿出「杯酒釋兵權」的辦法將其逐一罷免。後來又設置通判以分知州
之權,利用通判與知州之間的相互制約,使一州之權不致為知州把持,防止偏離中央政
府的統治軌道。
    第二,制其錢谷。宋初於各路設置轉運使,將一路所屬州縣財賦,除留少量應付日
常經費外,其餘的錢帛都要送到京城上交中央政府,不得占留,這樣地方的財權就完全
收歸中央了。
    第三,收其精兵。乾德三年(965年)八月,宋太祖下令各州長官把藩鎮所轄軍隊
中驍勇的人,都選送到京城補入禁軍。又選強壯的士卒定為「兵樣」送到各路。召募符
合「兵樣」標準的人加以訓練,然後送到京城當禁軍。這樣中央禁軍集中了全國精兵,
而地方軍隊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編成廂軍,只供雜役,地方再也沒有軍事力量可以同
中央抗衡了。
    通過這些措施,唐末五代的那種專制一方的藩鎮,在宋初就逐漸消失了。
    在官僚制度方面,側重削弱宰相權力。軍政大權歸樞密院掌握,而財政大權則由三
司使掌握,宰相所掌僅限於民政了。在軍、財、民三權分立中,樞密使與宰相「對掌大
政」號為二府。皇帝利用這兩者間的異同發號施令,獨斷專行。宋初不僅以三權分立的
辦法削弱相權,而且設置參知政事、樞密副使和三司副使,作為宰相、樞密使和三司使
的副手,與各部門長官發生制約的作用,以削弱各部門長官的權力。此外,宋初還在設
官分職、科舉制度等方面,也進行了有利於加強皇權的政策。
    宋初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大大加強了宋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造成了統一的政治局
面,為經濟、文化的高度發展,創造了良好條件,但是由於「以防弊之政,作立國之
法」,一些強化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的政策和措施,轉化成為它的對立面。「冗官」、
「冗兵」和「冗費」與日俱增,使宋封建國家陷於積貧積弱的局勢中。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