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61 鐘相、楊麼起義

                                洞庭湖畔的讚歌

    鐘相、楊麼起義是發生在南宋初洞庭湖地區的一次農民起義。
    北宋末,鼎州武陵(今湖南常德)人鐘相在家鄉利用宗教活動組織群眾,凡加入他
的組織——鄉社的農民要交一點錢糧,社內實行互相共濟,因此都能「田蠶興旺,生理
豐富」。他宣稱:「法分貴賤貧富,非善法也。我行法,當等貴賤,均貧富。」這代表
了農民要求財富上平均、社會地位平等而提出的政治主張,比北宋初王小波「均貧富」
的思想又進了一步。鐘相因此深受群眾擁護,被稱為「老爺」或「天大聖」。周圍的貧
苦農民加入鄉社的不計其數。20餘年,其影響擴大到洞庭湖周圍各縣。
    靖康二年(1127年)初,金人入侵,鐘相組織民兵300人,命長子鐘子昂率領北上
「勤王」。這支隊伍未與金兵接觸,就被剛即位的宋高宗趙構命令遣返。鐘相便以這支
隊伍為基礎,籌劃起義。金兵渡江南犯,所過殘破,官兵和潰兵到處燒殺搶劫,南宋統
治者橫征暴斂,「政煩賦重」,南方人民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在江西、福建、荊湖各路
先後爆發了農民起義。建炎四年(1130年)二月,鐘相在金人屠潭州(今湖南長沙),
孔彥舟匪軍犯澧州(今湖南澧縣)、鼎州危急之時,率眾起義,保衛家鄉。建國號楚,
年號為天載(一作天戰),鐘相稱楚王,立長子鐘子昂為太子,設立官屬。起義軍「焚
官府、城市、寺觀、神廟及豪右之家,殺官吏,儒生、僧道、巫醫、卜祝及有仇隙之
人,」並佔據地主的土地,歸為己有。
    他們把殺官吏等稱為「行法」,把平分這些人的財產稱為「均平」,斥宋朝國法為
「邪法」,對於「執耒之夫」,和「漁樵之人」,則加以保護。凡是參加起義軍的,一
律免除賦稅差科,不受官司法令的束縛。這些主張和行動受到人民的熱烈擁護,認為是
「天理當然」。起義軍攻佔了鼎、澧、荊南(今湖北江陵)、潭、峽(今湖北宜昌附
近)、岳(今湖南嶽陽)、辰(今湖南沅陵)等州的19縣。
    農民起義軍的革命行動和浩大聲勢,使地主豪紳十分恐懼,他們勾結孔彥舟匪軍進
駐鼎州,鎮壓農民起義。孔彥舟屢遭失敗之後,派奸細混入起義軍作內應,於三月末偷
襲攻破鐘相營寨,鐘相及子鐘子昂被俘遇害。
    鐘相犧牲後,部眾在楊麼等領導下,仍繼續堅持鬥爭。楊麼在諸首領中最年輕,楚
語稱幼為麼,故稱他為「麼郎」或「楊麼」,逐漸成為起義軍共同擁護的領袖。
    楊麼在洞庭湖周圍建水寨、造戰船,實行兵家相兼,「陸耕水戰」的戰略方針,使
起義軍得到迅速發展。他們平時從事生產,戰時則登舟作戰。從武陵、龍陽到沅江縣的
沅水西側建立水寨二三十所,尤以上沚江(沅水支流,在今漢壽縣內)的夏誠、劉衡二
寨最為險要。他們充分利用河港交錯的地形和自己善於操舟的特長,採用水陸兩棲的戰
術與官軍周旋。紹興元年(1131年)俘獲南宋官軍車船和工匠後,大造車船。車船是大
型戰船,用腳踏動車輪,即可擊水前進,其行如飛,四周裝有打擊敵船的拍竿。楊麼水
軍更加強大,水戰中一直保持優勢。1133年四月,起義軍重建楚政權,立鐘子儀為太子,
稱楊麼為大聖天王。這時起義軍控制了北達公安,西及鼎、澧,東至岳陽,南抵長沙之
界的廣大地區。
    紹興三年以來,南宋多次派遣軍隊前往鎮壓,都大敗而歸。是年冬,禁軍將領王燮
又率兵前往鎮壓。他從上游的鼎州水陸並進,對沅水沿岸的起義軍水寨發動攻擊,並在
下游埋伏大量水軍,企圖一舉消滅起義軍。楊麼早將上游的主力及家屬轉移,使敵人撲
空。楊麼又發車船數只,偃旗息鼓,交橫順流而下。埋伏在下游的崔增、吳全水軍以為
是起義軍敗下的空船,全隊爭先入湖,大小數百隻舟船都被起義軍的車船撞沉,崔、吳
二人也葬身湖底。一日之內,起義軍殲滅南宋水軍上萬人。起義軍還多次挫敗南宋朝廷
「招安」的陰謀。
    紹興五年春,宋高宗調岳飛前往鎮壓起義軍,又派宰相張浚親臨督戰。他們在湖區
各要道屯駐重兵,縮小包圍圈,加緊經濟封鎖,並在夏季進兵,蹂踐禾稼,造成起義地
區嚴重的經濟困難;同時大力開展政治誘降活動。黃佐、楊欽首先叛變投敵,起義軍內
部分化瓦解,楊麼力戰不屈,被俘犧牲。
    楊麼死後,黃誠、周倫等力屈投降,夏誠繼續抵抗,小寨亦被攻破。澧州的起義軍
則在雷德進、雷德通兄弟率領下,固守小寨,又堅持了一年多才最後失敗。這次起義前
後共持續六年半之久。它以洞庭湖地區為根據地,堅持鬥爭,為後來的農民起義提供了
豐富的經驗。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