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72 《中俄尼布楚條約》的簽訂


                      這是近代中國屈指可數的平等條約之一

    1686年冬,雅克薩停戰後,中俄兩國立即準備派使談判,劃分中俄東段邊界。
    當時,沙俄由於在西方同波蘭爭奪烏克蘭,進行了多年戰爭,和土耳其、瑞典的關
系也很緊張;國內人民不斷起義,兵疲財乏,困難重重,沒有力量再派兵到遠離歐洲的
黑龍江流域大規模作戰。沙俄政府為了緩和遠東方面的緊張局勢,確定了暫時避免同中
國發生武裝衝突,設法同中國建立貿易關係,謀取商業利益。所以,當它在雅克薩一帶
受到沉重打擊後,一批俄國信使由文紐科夫和法沃羅夫率領,從莫斯科星夜奔馳,1686
年11月來到北京,遞送沙皇給康熙帝的書信,要求清政府停止攻打雅克薩,等待戈洛文
使團到達,進行談判。
    這時的清政府也不願大量用兵對外作戰,不主張單純用武力解決俄國入侵黑龍江流
域的問題。因為清政府在和俄國長期交涉的過程中逐漸地懂得,沒有強大的武裝,不建
立鞏固的邊防,不經過激烈的戰爭,不可能勸說俄國放棄侵略,撤出中國領土;同時,
清政府也懂得,中俄兩國都是封建大國,不可能用軍事力量彼此壓服,只能通過和平談
判,商定兩國都可以接受的邊界線,才能有邊境上的安定,才能保持長期的和平。鑒於
這一認識,就是在雅克薩戰爭期間,清政府也沒有放棄和平解決同沙俄入侵的爭端問題。
康熙帝就曾多次寫信給沙皇,一面譴責俄國對中國的侵略,一面建議他們撤軍談判。因
此,一經沙皇要求停戰談判,清政府就立即下令停止對雅克薩的進攻,並於1687年單方
面撤離雅克薩,等待俄國使團到來。
    沙俄雖然提出談判解決黑龍江流域問題,但並不想輕易放棄侵佔這一地區。1686年
1月,沙皇決定派御前大臣費奧多爾﹒戈洛文出使中國,談判邊界問題。在發給戈洛文
的訓令中指出:一、俄中兩國應力爭以黑龍江為界;如果中方不同意,則爭取以牛滿河
(今俄羅斯聯邦境內布列亞河)、精奇裡江(今俄羅斯聯邦境內結雅河)及其以西的黑
龍江為界;如中方再不同意,則爭取以雅克薩為界,俄國人得在黑龍江、牛滿河、精奇
裡江漁獵。二、如中方不接受上述劃界方案,則俄國使臣應爭取締結臨時停戰協定,然
後做好準備,進行戰爭。同時又指出,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大使應不惜贈送任何禮物,
向中國使臣行賄。這一訓令表明,當時俄國政府的基本方針是企圖通過外交談判取得黑
龍江以北的全部或一部分中國領土;如果在會議桌上達不到目的,就準備再次訴諸武力,
以求一逞。
    清政府對黑龍江流域的主權觀念極為明確。1688年,清朝康熙帝任命侍衛內大臣索
額圖為全權大臣,與俄使議界。康熙帝指出,俄羅斯佔據的尼布楚是中國茂明安部遊牧
的地方,雅克薩是中國達斡爾族居住的土地。因此,尼布楚、雅克薩、黑龍江上下和通
此江的一河一溪,全是中國的領土,不可少棄之於俄羅斯。如果俄國同意這些,就和它
劃定疆界,准許它通使貿易。否則,你等即還,不便與它議和。這個方針的基本點,就
是要求收回包括尼布楚在內的被沙俄侵佔的中國領土,雙方在平等的基礎上議定中俄邊
界,並建立正常的外交和通商關係。
    中俄兩國經準備後,商定於1688年在色楞格斯克進行談判。這年5月30日,中國使
團從北京啟程去色楞格斯克,7月下旬行抵克魯倫河附近,因准噶爾部進犯喀爾喀蒙古,
道路阻隔,無法通行,索額圖使團不得不折回北京。又和俄國代表商定,會談改為1689
年在尼布楚進行。
    在此期間,俄國政府考慮了當時的形勢,感到堅持吞併黑龍江流域,必然遭到中國
政府的拒絕。為了避免衝突,並爭取同中國達成貿易協定,打算在中國堅持收復黑龍江
時,暫時放棄對黑龍江流域的侵略。沙皇於1689年初訓令戈洛文,讓他在中國堅持要俄
國交出雅克薩時,毀掉那裡的城防,撤退俄國居民。但為了給俄國以後侵佔黑龍江流域
留有餘地,讓戈洛文要求中國也不要在雅克薩設防。
    清政府為了能夠早日和平解決黑龍江流域問題,也打算做出更大的讓步。1689年6
月,中國使臣索額圖去尼布楚會談前,上奏康熙帝,準備按原議,以尼布楚為界。康熙
帝認為,以尼布楚為界,俄羅斯派使貿易都沒有棲托的地方,勢難相通。他指出,初議
可以提出以尼布楚為界,如果俄使懇切要求尼布楚時,可以額爾古納河為界。這樣,中
俄兩國的主張逐步接近,為尼布楚會談達成協議奠定了基礎。
    1689年6月13日,清朝索額圖使團自北京啟程,出古北口北行,7月31日到達尼布楚,
在石勒喀河南岸紮營。使團成員有: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都統一等公佟國綱、都統郎
談、都統班達爾善、黑龍江將軍薩布素、護軍統領瑪喇、理藩院侍郎溫達,翻譯是耶穌
會士法國人張誠(法國名字弗朗索瓦﹒熱拉皮翁)、葡萄牙人徐日昇(原名托馬斯﹒佩
雷拉)。
    俄國戈洛文使團1686年2月從莫斯科出發,1687年9月到達貝加爾湖東岸,在那裡停
留了兩年之久,1689年8月19日才到達尼布楚。使團成員有:御前大臣戈洛文、伊拉托
木斯克總督符拉索夫、秘書科爾尼茨基。
    雙方經過一段時間準備,於8月22日開始正式會談。會議一開始,俄方代表就提出
兩國以黑龍江至海為界,左岸屬俄國,右岸屬中國,妄圖在談判桌上取得它用武力未能
得到的黑龍江以北大片領土。這一蠻橫無理的領土要求,當即被中方代表嚴詞拒絕。索
額圖明確闡述了中國領有黑龍江的情況,提出兩國應以鄂嫩河、尼布楚一帶劃界。雙方
辯論一天,沒有任何結果。
    8月23日,中俄雙方使臣舉行第二次會議。俄方開始仍堅持原方案,中方堅決拒絕。
雙方堅持不讓,談判呈破裂危機。戈洛文見第一方案不能實現,便稍微降低要價,企圖
以牛滿河或精奇裡江為界。索額圖抱著早日締約劃界的願望,一方面明確表示不同意俄
方的第二方案,另一方面則主動做出讓步,表示可以把尼布楚讓給俄國。俄方對中方的
這一讓步仍不滿足。
    由於兩國意見相距甚遠,兩次會談都沒有結果。後來就停止會談,由兩國使團翻譯
往來交涉,交換意見。這時,俄國代表看到中方翻譯是外國人,認為有機可乘,就讓他
的翻譯別洛鮑茨基找耶穌會士秘密商談,允許給予重賞,企圖背著中方代表,暗中搗鬼。
8月25日,俄方翻譯送來條約的俄文本,告訴耶穌會士說,文本中已經寫有在雅克薩地
方中國不得修築房舍,請他在中國的交換文本中照樣寫上,不必通知中方代表,因為中
國使臣不會知道文本中用拉丁文寫了些什麼。由於耶穌會士感到這件事關係重大,不敢
貿然行事,使俄方代表企圖用賄買辦法,把他們的主張強加給中國的陰謀沒有得逞。
    從8月24日開始到9月6日的半個月中,兩國使臣一直沒有會談,但雙方通過譯員繼
續進行商談。在多次協商過程中,中方代表據理駁斥了俄國代表的無理要求,並做了一
定的讓步。俄國代表在中國代表的堅持下,也表示不再堅持佔據黑龍江,雙方意見漸趨
一致。自8月22日兩國全權使臣舉行首次會議以來,雙方往返交涉達16天之久,終於在
一切重大問題上全面地達成協議。
    9月7日(清康熙二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俄兩國簽訂了第一個邊界條約——
《中俄尼布楚條約》,條約共六款,明確規定中俄兩國東段邊界以外興安嶺(即斯塔諾
夫山脈)至海、格爾必齊河和額爾古納河為界,凡嶺南一帶土地和流入黑龍江的河川,
全屬中國;以北一帶土地及河流,全屬俄國。
    烏第河流域劃為待議地區,留待以後再議。俄國事實上承認侵略中國黑龍江地區為
非法,同意把侵入這一地區的沙俄軍隊撤回本國。沙俄通過《尼布楚條約》把中國方面
讓予的貝加爾湖以東尼布楚一帶地方納入它的版圖,並獲得重大的通商利益。條約的全
部條款及交涉過程都清楚地表明,這個條約是經過平等談判、中國政府作了讓步的結果。
    中俄兩國簽訂的《尼布楚條約》,從法律上肯定了黑龍江流域和烏蘇裡江流域的廣
大地區都是中國領土,明確劃分了中俄兩國東段邊界,遏止了沙俄對中國黑龍江流域的
武裝入侵,使東北邊疆獲得了比較長久的安寧。在條約簽訂後的150多年間,兩國按照
這一條約管理邊界,使黑龍江流域在此期間沒有發生重大的邊界衝突。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