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里程碑
76 三元裡抗英鬥爭

 

                         近代中國人民第一次反侵略鬥爭

    鴉片戰爭期間,廣州城郊人民自發的武裝抗擊英國侵略者的鬥爭。1841年5月下旬
(清道光二十一年四月上旬),奕山與英國侵略者訂立屈辱的《廣州和約》。廣州人民
目睹英國的侵略暴行和清朝統治者的腐敗和賣國,自發地起來抗擊侵略,保衛國土。
    三元裡位於廣州城北2.5公里,貼近泥城、四方炮台,是一個有幾百戶居民的村落。
1841年5月27日,義律和陸軍司令臥烏古縱容英國侵略軍,帶著武器在這一帶行兇作惡。
他們到處姦淫虜掠,殺人放火,又搶糧食,又宰豬牛,甚至盜掘墳墓,從棺材裡劫取殉
葬品。當地人民深受其害。其中泥城、西村、三元裡、蕭岡一帶村落受害最深。於是各
鄉紳民便利用舊有的社學形式自動組織起來,「集眾公盟」,聯合保衛身家田園,開展
打擊英軍騷擾的正義鬥爭。
    鴉片戰爭前,廣州附近原有不少「社學」。社學起源於明初,它原是封建士大夫的
教育、集合場所,清朝中葉以後逐漸演變為由地主士紳所控制,由當地農民為鄉勇的武
裝機構。
    它的職能是維護地方封建秩序,對封建政府的軍隊起著某種輔助作用。但它不是官
辦的,而是民間的機構。在廣州城北一帶,就存在著十幾個這樣的社學,其範圍包括了
80余鄉。
    英軍的侵略暴行,不但使勞動人民蒙受了深重的災難,也給地主士紳帶來損害,因
此,廣大人民群眾和愛國士紳對英國侵略者同仇敵愾,鬱積了強烈義憤。
    5月29日,一小股英軍又竄到三元裡村搶劫姦淫,村民奮起搏鬥,打死英兵數名。
為了堅決打擊敵人日後的報復騷擾,群眾決心聯合起來,立即行動。蕭岡鄉「舉人何玉
成,即柬傳東北南海、番禺、增城、連路諸村,各備丁壯出護。」
    (《夷氛聞記》第3卷第75頁)何玉成「柬傳」各鄉的聯繫渠道,就是舊有的社學。
由於各鄉已有了「集眾公盟」的基礎,所以附近103鄉的農民、漁民、手工工人等聞風
而到,迅速集結。城郊東北6個社學的客家群眾及打石工人,也在監生王韶光帶領下趕
來參加戰鬥。這樣,一支浩浩蕩蕩的人民抗英武裝迅速形成。有人提議「吹螺殼打鼓進
兵,打鑼收兵」;並決定採用誘敵深入的戰術,到三元裡以北丘陵起伏的牛欄岡進行伏
擊戰。
    5月30日清晨,三元裡及各鄉群眾數千人,手持鋤頭、鐵鍬、木棍、刀矛、石錘、
鳥槍,向英軍盤踞的四方炮台挺進佯攻。英軍司令臥烏古率領侵略軍負隅頑抗。在戰鬥
中,敵軍少校畢霞緊張恐懼過度,加以天氣炎熱,昏倒在地,「幾分鐘內死去了」。敵
軍亂放槍炮、火箭,群眾按原訂計劃且戰且退。據參與此次戰役的英軍記載說:「我們
(英軍自稱)的火箭炮繼續對著他們的隊伍一行一行的推過去,他們仍然沒有什麼畏懼
的表現」,搖動著旗幟和盾牌,挑引我們向前進」。臥烏古氣急敗壞,命令英軍追擊。
農民群眾牽著驕橫愚蠢的敵軍的鼻子到達牛欄岡附近,忽然螺殼、戰鼓齊響,埋伏四周
的七八千武裝農民猛衝出來,將敵人團團圍困。此時施旗蔽野,殺聲震天,婦女兒童也
上陣助威,為各鄉的農民戰士送飯,以林福樣為首的水勇500余名也聞聲趕來,參加戰
鬥。各鄉群眾愈來愈多,「不轉眼間,來會者眾數萬」。英軍急忙開槍射擊,但擋不住
武裝群眾的洪流。臥烏古指揮部下分兩路突圍,武裝群眾當即從兩翼包圍英軍後隊,並
趁他們渡河和單列行進的有利時機,衝上前去肉搏。
    下午一時,電光閃閃,雷聲隆隆,大雨傾盆而下。三元裡人民精神抖擻,愈戰愈勇。
侵略軍因火藥受潮而槍炮失靈,士氣低落,膽戰心驚。田間小路又被暴雨淹沒,稻田一
片汪洋。穿著皮靴的侵略軍,在泥濘中寸步難行。三元裡人民以長矛猛烈刺殺英軍,英
軍妄圖以刺刀抵擋,然而他們不能不哀歎:「刺刀之於中國人的長矛,只不過是一種可
憐的防禦物罷了。」這時,沒有上陣的婦女,自動把飯做好,送上前方。
    將近下午4時,臥烏古才把自己的部下重新集結起來。他發現37團第三連「失蹤」
了,只得調兩連水兵再到戰地搜索。
    天黑雨大,一直折騰到晚上9時,水兵們才和找到的第三連共同返回四方炮台。原
來,第三連在撤退時和來復槍聯隊失散,被三元裡人民截住了。為了逃命,他們一個挨
一個結成方陣,一步步向後撤退。但他們仍然受到三元裡人民的懲罰,有一名士兵被打
死,一名軍官和14名士兵受重傷。
    三元裡一仗,打死打傷英軍近50名,繳獲大量戰利品。
    人們熱情讚頌:「自從航海屢交鋒,數萬官軍無此績」。
    戰鬥仍在繕續。5月31日上午10時,廣州附近佛山、番禺、南海、增城、花縣等縣
400余鄉義勇數萬人,趕來與三元裡人民在一起,將四方炮台層層包圍。旌旗招展,刀
矛如林,殺聲震天。英軍則龜縮在炮台裡,等待援救。正在緊張時刻,8000多名全副武
裝的清軍,僵旗息鼓,從城裡撤向《廣州和約》規定的金山地區。他們經過四方炮台時,
臥烏古又添一番虛驚,是否「意中有詐」?但清軍卻對這裡發生的火熱鬥爭熟視無睹。
這一天,義律趕來後也被包圍。他們立即派奸細混出重圍,帶信給廣州知府余保純說,
義勇必須立即散開,否則英軍將解除和約,繼續攻城,燒掉附近每個村鎮。
    奕山嚇壞了,馬上派余保純帶領南海、番禺縣令,出城為英軍解圍。
    余保純打躬作揖,央求群眾撤圍。可是群眾恨透了他,罵他「通夷賣國」。余保純
無所施其伎,就威脅地主、士紳們說,「如果鄉民不退,將來萬一有事,要由你們負
責」。士紳們害怕了,經不起余保純的一嚇一壓,有的丟下群眾溜走,有的幫助「勸散」
群眾。鬥爭被賣國的清朝官員和動搖的地主士紳破壞了。余保純在人民的嘩笑聲中,護
著義律和侵略軍狼狽撤走。
    英國侵略軍遭此沉重打擊,事後義律竟無恥地貼出告示說:「百姓此次刁抗,蒙大
英官憲寬容,後毋示犯。」人民群眾馬上貼出《廣東義民告英人說帖》、《三元裡等鄉
痛詈鬼子詞》(即《三元裡等鄉衿耆說帖》)等文告,揭露英國的侵略,痛駁義律的謬
論:「其時我們義民,約齊數百鄉村,同時奮勇,滅盡爾等畜類。爾如果有能,就不該
轉求廣府,苦勸我們義民使之罷戰。今各鄉義民既饒爾等之命,爾又妄自尊大,出此不
通告示。……爾妄言寬容,試思誰寬容誰?」並明確表示:
    「我等義民……不用官兵,不用國帑,自己出力,殺盡爾等豬狗,方消我各鄉慘毒
之恨也!」(《鴉片戰爭》第4冊第20頁)
    三元裡人民的抗英鬥爭,是近代中國人民第一次大規模的反侵略鬥爭。它對英國侵
略者的沉重打擊,有力地證明了人民群眾是反侵略的主力軍。三元裡人民反英鬥爭具有
廣泛的群眾基礎,因而能夠在鬥爭中顯示出巨大的威力。
    三元裡抗英鬥爭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中國人民不畏強暴,敢於同西方資本主義強
盜拚搏的鬥爭勇氣。它像一面鮮艷的戰旗,激勵著英雄的中國人民再接再厲,把反侵略
鬥爭進行到底。

  回目錄 下一篇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