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漢書》有關的記載


   推斷伯利恆之星究竟是何種天象時,中國學者或應積極參與,這是因為當時全世界只有中國在政府中設置職業天文學家,有系統地觀測天象,且留下豐富的紀錄。 

  當時在皇家天文台(稱作「靈臺」)中,共有十四人輪值夜觀天象,另有兩人負責觀測太陽,三人量測日影。此外,還有數十人從事其它推演曆法和占算吉凶的工作。 
 
  依據《漢書》中所留下的記載,我們可以發現在耶穌誕生前後,共有下列兩則較特殊的天象: 

 
1. 漢哀帝建平二年二月(公元前五年三月九日至四月六日),彗星出牽牛七十餘日。——〈天文志〉 

2. 漢哀帝建平三年三月己酉,有星孛于河鼓(公元前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哀帝本紀〉
 
 

 
  其中「孛(音同伯)」字,通常用來形容無尾彗星的出現,而有尾的彗星,則多以「彗」字來描述。也就是說在公元前五年和前四年,天空中分別出現一顆彗星。 

  漢代天文家將天鷹座大多數的星均稱作河鼓,很可能要到晉朝或南北朝以後,始將河鼓限於α星(即牛郎星)和其旁的β和γ等少數幾顆星,並將位於河鼓西南至東南的星,分別定義為右旗、天桴和離珠等星座。至於牽牛,即二十八宿中的牛宿,在今摩蝎座,位置緊臨河鼓之南。 

   公元前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午夜,在伯利恆所見的天象。 

 

  為了避開先前學者所遭遇的困難,我們或可以這樣假設: 
  博士在東方和在伯利恆所見之星,並非 同一顆,它們分別是中國天文學家在公 元前五年和前四年所觀測到的彗星。 
 
  如果此說正確,博士在東方所見的異星,是於漢哀帝建平二年二月出現在牽牛附近。當年二月間,在日出前一小時,牽牛均可於東南至南方的地平線上約三、四十度處見到。由於這顆彗星只能夠以肉眼見到約七十餘日,所以當博士抵達耶路撒冷時,希律王並無緣親自察看,只得召見博士加以訊問。 

  在較早希臘文的〈馬太福音〉中,稱博士看見代表耶穌的星升起(en te anatole),此一「升起」當然是指出現於東方的天空。建平二年見於牽牛的彗星,恰與此一敘述吻合。 

  至於耶穌降生時所出現的伯利恆之星,則是建平三年三月出現在河鼓的另一顆彗星。由於博士在從耶路撒冷赴伯利恆的途中,十分興奮地以為重見異星,故伯利恆之星的初見位置,很可能就在河鼓與牽牛交界之處,以致讓博士以為這就是一年前所見到的同一顆星。 

  在這個新的假說之下,耶穌的誕生應在公元前四年。而博士在東方和在伯利恆所見之星,相隔約十三個月,正可合理地解釋希律王為何要下令屠殺所有兩歲之內的嬰兒。當時,希律王很可能為求保險,而稍稍放寬了嬰兒年齡的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