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恆之星的假說


 
  由於希律王在博士未到達耶路撒冷之前,並不知異星的出現,他必須問詢從東方來的博士,才能得知異星的情形,因知博士所見並非極為突出的天象,這或許可解釋為何當時在其它文獻並未留下相關的觀測記載。博士很可能是因為它特殊的星占意義而加以注意的。 
 
  《新約聖經》中的這段敘述並不是神話,歷來許多學者於是嘗試提出一合理的科學解釋。他們大都假設博士在東方和在伯利恆所見之星是同一顆,惟說法卻大相逕庭。 

 

  
伯利恆之星是一顆彗星? 
 
  除了極少數例外,通常肉眼只能夠觀測同一顆彗星約一、兩個月。而一彗星若可用肉眼見到約一年之久,必定極引人注目,此與文獻中的記載頗差。 
 


  
伯利恆之星是行星「合」的現象? 

  許多學者(如David W. Hughes等)主張在〈馬太福音〉中的天象,指的是公元前七年木星與土星在雙魚座出現三次「合」的現象,其中「合」乃指兩星的經度相同。在當年的5/29, 9/29, 12/4三天,木星與土星均出現「合」的現 象,兩星相距僅約一度,他們認為五月的「合」,就是博士在東方所見的異象。至於十二月的「合」,則是伯利恆之星。 

  但是這個假說仍有許多問題,如在〈馬太福音〉中,用來表示伯利恆之「星」的"aster"一字為單數,然而木星與土星在當年最近的時候,也在一度左右(相當於兩個月亮的直徑),很難被視作單一顆星。 

  而且木星與土星在當年五月至十二月之間,每天都可觀測到,如此,就很難解釋為何希律王無緣親見,且博士也不應該因為重見而興奮異常。 
 



 
伯利恆之星是一顆超新星或新星? 

  超新星或新星是恆星突然發生的爆炸現象,它的光度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急劇增加,故我們通常用肉眼初次測見時,它的亮度會最大,之後,再漸次減弱。 
 
  由於博士赴伯利恆的旅途需時頗長,故如果伯利恆之星是一顆新星或超新星,此一相當長的可見期,說明它在初見時應是一顆十分光亮的星體,然而,勤勉的中國天文學家卻不曾觀測到(見後文),此一假說顯然大有問題。但是在四百年前,著名的天文學家刻卜勒(Kepler),曾經為此提出一個十分有趣的說法。 
 
  公元1603年12月,刻卜勒觀測到木星與土星在天蠍座「合」。當年許多西方的占星學家都相當惶恐,因為他們預測次年年底更將發生火、木、土三星合聚的現象,並會因此引發一顆象徵凶兆的彗星的出現。 
 
  結果,在1604年10月9日三星相聚最近的當天,占星學家引頸期盼的彗星並未出現。然而,隔天在木星與土星之間,卻出現了一顆亮如木星的超新星(刻卜勒稱作「新星」)。
 
  當時有位波蘭學者Laurence Suslyga提出耶穌基督是誕生於公元前四年的假說,由於刻卜勒先前曾回推出公元前七年有木星與土星三度「合」的現象,且公元前六年又出現火、木、土三星合聚的現象,這些正好與1603-4年的天象不謀而合,故他相信公元前七年和前六年的行星相聚的天象,也將在公元前四年引發一顆新星的出現,而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伯利恆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