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網站園地公開
請賜稿
 

 

 
寰宇風情
希 臘


神 話


主要由神的故事和英雄傳說組成。神的故事包括天地的開闢、神的產生、神的宗譜、神的活動、人類的起源等。希臘神話里的神有新老之分。根據赫西奧德的記載,宇宙中最先生出了卡奧斯(混沌),“胸脯寬大的”蓋亞(大地)、塔爾塔羅斯(地獄)和埃羅斯(愛)。卡奧斯生了尼克斯(黑夜)和埃瑞波斯(黑暗),這二者又生了太空和白晝。蓋亞生了烏拉諾斯(天空)、高山和大海。烏拉諾斯成為世界的主宰,與蓋亞結合生奧克阿諾斯、許珮里翁、伊阿珮托斯、忒亞、瑞亞、忒彌斯、謨涅摩辛涅和克羅諾斯等六男六女,還生了三個獨眼巨怪和三個百手巨怪。許珮里翁和忒亞使世界有了赫利奧斯(太陽)、塞勒涅(月亮)和埃奧斯(曙光)。烏拉諾斯被克羅諾斯閹割,從他的血液中生出了巨神吉伽斯和復仇女神埃里尼斯。這兩代就是希臘神話里老輩的神。克里諾斯和瑞亞也生了六兒六女,最小的是宙斯。宙斯推翻了自己的父親,成為世界的主宰。宙斯與他的哥哥姐姐得黑忒爾、赫拉、哈得斯、波塞冬等和子女雅典娜、阿波羅、阿爾忒彌斯、阿瑞斯、阿佛羅狄忒、赫菲斯托斯、赫爾墨斯等,就是所謂的“新神”,又稱“奧林波斯眾神”。這裹提到的“新神”在希臘神話里統稱12主神。在古典時代及以後的神話里,有些神失去了“新”和“老”的區別。例如,太陽神赫利奧斯原是老輩的神,自公元前5世紀開始即與“新神”阿波羅混同;埃羅斯也是最古老的神,後來卻成了愛與美之神阿佛羅狄忒的兒子,調皮的小愛神。在文學作品中,希臘的神都是人格化了的形象,和人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被描寫成是永生的,在各自的領域內往往具有無與倫比的威力,他們的好惡對人有決定性的影響。但是神的某些別號和表征表明,在他們被人格化之前,人們曾經走過了從拜物教到萬物有靈論的漫長歷程。鷹被看作宙斯的聖鳥,天後稱作“牛眼的赫拉”,阿波羅的修飾語往往是“月桂樹”的派生詞或包含它的複合詞,可見這些神都曾與圖騰崇拜有聯系。英雄傳說中有神話化了的歷史事件,也有講述遠古社會生活和人與自然鬥爭的故事。傳說里的英雄多是神和人所生的後代,每個英雄都是特定的希臘部落(後來是城邦)崇拜的對象。主要的英雄有珮爾修斯、赫拉克勒斯、忒修斯、伊阿宋(阿爾戈船英雄)、奧狄浦斯、阿基琉斯、奧德修斯等。以不同的英雄或事件為中心,形成了幾個傳說系列,如關於赫拉克勒斯的傳說,關於忒修斯的傳說,關於忒拜的傳說,關於特洛伊戰爭的傳說,等等。克里特、特洛伊、邁錫尼等地進行的考古發掘證明,有關這些地方的傳說是以一定的歷史材料為依據的,某些傳說中的人物很可能有真實的歷史人物作基礎。

除神的故事和英雄傳說外,希臘神話還包括不少解釋某些自然現象的成因、某些習俗和名稱的起源的故事。

希臘神話產生於希臘的遠古時代,曾長期在口頭流傳,是古希臘人的集體創作,散見於荷馬史詩、赫西奧德的《神譜》及以後的文學、歷史等著作中,因而同一個神話人物的形象或故事情節,在不同的作家筆下往往會有出入,甚至有互相矛盾之處。現在常見的系統的希臘神話都是後人根據古籍編寫的。奧林波斯眾神(瓶畫)

原始的希臘人處於生產力發展的低級階段,在他們中間,天地日月,山川林木,一直到黎明的曙光,雨後的彩虹,無一不被神化。赫西奧德在敘述神的宗譜的同時,用神話的形式講解了世界的起源。絕大多數的“老神”,如蓋亞、烏拉諾斯、赫利奧斯等,幾乎祗是簡單地人格化了的自然物。宙斯(雷電之神)、波塞冬(海神)、阿波羅(太陽和光明之神)等,都是自然物的化身,同時又是幻想中自然力的支配者。代達洛斯仿造翅膀、在空中飛翔的傳說,更清楚地表達了人類征服和支配自然的美好理想。另一方面,在希臘神話中可以找到原始社會現象的反映,例如原始社會狩獵和放牧生活的某些特點,婚姻和家庭早斯發展史上的各個不同階段。關於阿馬宗人的傳說,關於墨勒阿格羅斯的傳說,明顯地帶有母權社會的印記;奧瑞斯忒斯殺母為父報仇的故事(埃斯庫羅斯),是父權制與母權制鬥爭并取而代之的反映。奧林波斯山上的眾神有如人間的一個大家庭,宙斯就是家長,是這個家庭的統治者和保護者。因此,在希臘氏族社會解體的過程中,宙斯自然而然地就成了王權的庇護者。有史以後,他又被尊為城邦的保護神。

希臘神話與古代希臘的宗教曾經密不可分。宗教崇拜在古代希臘人的生活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崇拜的對象就是希臘神話中那些主要的神和英雄,如宙斯、雅典娜、阿波羅、狄奧尼索斯、赫拉克勒斯等。對神的崇拜在希臘的城邦中為官方所提倡,雅典唯心主義哲學家蘇格拉底即因“不承認城邦尊崇的神并引進新的神”,於公元前399年被雅典當局判處死刑。古希臘有很多宗教節日,其中重要的有敬奉宙斯的奧林匹亞節和尼米亞節,敬奉阿波羅的皮托節,敬奉波塞冬的伊斯特摩斯節,逢這些節日要舉行體育競技。雅典附近的埃萊夫西斯曾盛行崇拜得墨忒爾的秘密宗教儀式。某些希臘神話往往是有關的宗教崇拜的解釋或補充,假如沒有神話,就不能很好地理解那些宗教崇拜的意義;而假如沒有相應的宗教崇拜,可能就不會出現有關的神話。馬克思曾經指出,希臘神話作為宗教,實質上就是崇拜它們的部落或城邦。隨著希臘城邦的衰亡,神話作為宗教就失去了意義,但作為古希臘人留下的寶貴的文化遺產,卻顯示出永久的魅力。

希臘神話又是古希臘文學藝術的寶庫和土壤。相傳名為荷馬的盲歌手在神話傳說的基礎上創作了著名的史詩《伊利昂紀》和《奧德修紀》。赫西奧德的《神譜》是以長詩的形式系統敘述希臘神話的最初嘗試。古希臘三大悲劇作家埃斯庫羅斯、索福克勒斯、歐里庇得斯的絕大多數劇作以神話的情節為題材。詩人品達羅斯等人和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在他們的作品中也敘述了神話故事。亞歷山大里亞時代以後出現了一批編寫和敘述神話的作家,產生了研究民間創作的興趣。詩人卡利馬科斯、阿波羅尼奧斯等在神話方面具有豐富的知識。斯特拉博的《輿地志》和鮑薩尼阿斯的《希臘道里志》包含很多珍貴的神話資料。被認為是2世紀阿波羅多羅斯所寫的《神話全書》,可以說是希臘神話的彙編。古希臘的藝術家,特別是雕刻家,如公元前5世紀的彌龍、波呂克勒托斯和菲狄阿斯,公元前4世紀的普拉克西特萊斯、斯科帕斯以及後來的阿革山德羅斯,也多以神話人物或情節為題材。

希臘神話對古代羅馬的神話和文學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古羅馬神話要比希臘神話貧乏得多,但它吸收了希臘神話的內容,古代意大利的神尤皮特、尤諾、彌涅爾瓦等與希臘神話里相應的神宙斯、赫拉、雅典娜等相混同,具有他們特有的品質,并被賦予同樣的經歷。阿波羅在羅馬神話中沒有相應的神,便被羅馬人原封不動地接受下來,成為羅馬一個主要的神。羅馬作家李維烏斯•安德羅尼庫斯、恩尼烏斯、阿克齊烏斯、維吉爾等人從荷馬史詩或希臘悲劇中受到希臘神話的影響。奧維德的《變形記》則完全是希臘神話的轉述。

帕爾特農神廟的浮雕:波塞冬、阿波羅、阿爾忒彌斯

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希臘神話在歐洲引起廣泛的注意和濃厚的興趣。莎士比亞用希臘神話作題材寫了《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維納斯與阿多尼斯》,他的其余作品中也有希臘神話人物的名字出現。17世紀後半葉法國作家高乃依和拉辛也有取材於希臘神話的作品。歌德和席勒在不少作品中利用了希臘神話的材料。在美術方面,意大利的達•芬奇和提香,荷蘭的魯本斯和倫勃朗,法國的普桑和布歇,都有取材於希臘神話的繪畫。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