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文學
(西元1279——1368年)


《散曲的主要作家和作品》

第二節:散曲的主要作家和作品

元代散曲作家可考者二百多人,另外還有不少佚名作者,他們的時代既互有先後,階級成分也相當複雜,從而形成了作品的不同風格和流派。元代散曲的發展大致可分為前後兩期,前期的著名作家有關漢卿、馬致遠等。他們的作品與民間歌曲比較接近,風格一般質樸自然,也有較多的社會內容。
  關漢卿的散曲現存小令五十七首,套數十四套,成就雖不如雜劇,但也有獨到之處。他的代表作〈南呂·一枝花〉《不伏老》套寫道:
  我卻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當當一粒銅豌豆。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砍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會吟詩,會篆籀,會彈絲,會品竹;我也會唱鷓鴣,舞垂手,會打圍,會蹴掬,會圍棋,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與我這幾般兒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只除是閻王親令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那其間才不向煙花路兒上走。  ——〈黃鍾·尾〉
  通過生動的比喻和潑辣的語言,描寫一個書會才人的生活道路,同時流露了作者及時行樂的思想和滑稽、放誕的作風。
  他的散曲奡y寫男女戀情的作品最多,其中〈雙調·新水令〉《題情》、〈雙調·沈醉東風〉《失題》等,對婦女心理的刻劃頗為細膩。另外一些抒寫離愁別恨的小令,也真切動人。例如:
  自送別,心難舍,一點相思幾時絕。憑闌袖拂楊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四塊玉〉《別情》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時間月缺花飛。手執著餞行杯,眼閣著別離淚,剛道得聲“保重將息”,痛煞煞教人捨不得,好去者望前程萬里。  ——〈沈醉東風〉《別情》
  與關漢卿同時的散曲作家王鼎,字和卿,大名人。作風滑稽佻達,有很多無聊之作。比較有意義的如下面二首小令:
  勝神鼇,卷風濤,脊背上輕負著蓬萊島。萬里夕陽錦背高,翻身猶恨東洋小。太公怎釣?  ——〈撥不斷〉《大魚》
  掙破莊周夢,兩翅駕東風。三百座名園一采一個空。難道風流種,虎殺尋芳蜜蜂。輕輕的飛動,把賣花人扇過橋東。  ——〈醉中天〉《大蝴蝶》
  前一首在滑稽詼諧的筆調下,表現了作者放蕩不羈的胸懷,和託名宋玉作的《大言賦》有點近似。後一首堛漱j蝴蝶實際是元人雜劇堜珒y繪的“花花太歲”、“浪子喪門”一類人物的象徵,它表現了作家對他們的嘲謔。
  
  白朴幼年經過金亡的喪亂,深懷家國破滅之恨,他的散曲如“醅洽千古興亡事,曲埋萬丈虹霓志”(〈寄生草〉《勸飲》),“知榮知辱牢緘口,誰是誰非暗點頭”(〈喜春來〉《知機》)等句都表現出他的抑鬱和牢騷。他描寫男女愛情的小令,也有一些較好的作品,例如:
  從來好事天生險,自古瓜兒苦後甜。奶娘催逼緊拘鉗,甚(疑當作“盡”)是嚴,越間阻越情欠。 ——〈喜春來〉《題情》
  感情熱烈,象一首潑辣的民歌。
  
  馬致遠現存輯本《東籬樂府》一卷,計小令一百零四首,套數十七套,是遺留作品最多的前期散曲作家。他散曲的主要內容是懷才不遇的悲哀、隱逸生活的歌頌和自然景物的描寫。他的憤世疾俗的感情發展成為不問是非,否定一切的虛無思想。這突出地表現在“詠史”和“恬退”的題材上。最能表現他的思想感情和生活面貌的是〈雙調·夜行船〉《秋思》。如:
  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爭名利何年是徹。看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醞蜜,鬧穰穰蠅爭血。裴公綠野堂,陶令白蓮社。愛秋來時那些:和露摘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想人生有限杯,渾幾個重陽節。囑付我頑童記者,便北海探吾來,道東籬醉了也。  ——〈離亭宴煞〉
  作品雖然物件蒼蠅爭血那樣的現實表現了激憤,對封建社會的功名富貴表示了鄙視,但其主要內容是消極厭世的情緒和超然物外及時行樂的思想。這套散曲在藝術上是成功的,它不是抽象的論道;而是通過抒寫主人公在特定情景堛熒R惡來表現,具有鮮明的形象性;語言精煉而流暢,它表現民間歌曲向文人轉化的過渡狀態。如〈離亭宴煞〉中出現的兩組鼎足對:“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醞蜜,鬧穰穰蠅爭血”;“和露摘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便表現了這種特徵。結語用辛棄疾〈一枝花〉“怕有人來,但只道今朝中酒”詞意,但語氣更堅決了。這埵h少可以看出從陶淵明以來的田園詩人和蘇辛等詞家對散曲作家的影響。
  馬致遠擅長于描寫自然景物,這方面的作品也最能代表他的風格,如被前人稱許為“秋思之祖”的〈天淨沙〉: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秋思》
  它描寫旅途中秋天傍晚的景物,烘托出一個蕭瑟蒼涼的意境,並以小橋流水人家的幽靜氣氛,反襯出淪落天涯者的彷徨愁苦,確是“深得唐人絕句妙境”(王國維《人間詞話》)之作。
  他的〈般涉調·耍孩兒〉《借馬》通過借馬過程中人物心理活動的刻劃和一系列動作情態的描述,塑造了一個愛馬如命的吝嗇者的形象,具有一定的諷刺意義。馬致遠是散曲中最有影響的一家,他在開拓散曲的題材內容上有一定貢獻。他的散曲風格豪放灑脫,語言本色清俊,帶有較多的封建文人的氣息,是散曲從勾欄演唱逐漸向文人自我陶寫之作轉化的產物。
  此外,楊果、盧摯、姚燧、馮子振等也是前期著名作家。他們都是官位顯達的人,作風偏于典雅,代表了元散曲中的另一種傾向。
  
  散曲發展到後期,許多作家的作品內容既遠離現實,語言也愈來愈典雅工麗,逐漸喪失了前期散曲作家樸素自然的特色。這方面的代表作家是張可久和喬吉。張可久,字小山,浙江慶元(浙江鄞縣)人。曾以路吏轉首領官,仕途上不很得志,晚年久居西湖,以山水自娛。他專力寫散曲,著有《今樂府》、《蘇堤漁唱》、《吳鹽》、《新樂府》四種,近人輯為《小山樂府》六卷。喬吉除雜劇外還有《夢符散曲》。他自稱“江湖醉仙”、“江湖狀元”,比之張可久,他帶有更多的江湖遊士習氣。在他們的散曲堙A偶然也有懷古傷今或托物寓意,流露對現實不滿的作品。例如:
  美人自刎烏江岸,戰火曾燒赤壁山,將軍空老玉門關。傷心秦漢,生民塗炭,讀書人一聲長歎。  ——張可久〈賣花聲〉《懷古》
  問荊溪溪上人家,為甚人家,不種梅花。老樹支門,荒蒲繞岸,苦竹圈笆。廟不靈狐狸弄瓦,官無事鳥鼠當衙。白水黃沙,倚遍闌幹,數盡啼鴉。  ——喬吉〈折桂令〉《荊溪即事》
  但更多的是嘯傲湖山和嘲弄風月之作。前者主要繼承山水詩人以及朱敦儒一派詞家的傳統,他們面對著元朝的黑暗統治,不但毫無憤慨,反而不問是非,隨處消閒尋樂。象張可久的〈朝天子〉《湖上》是他們這方面思想最典型的表現:
  癭(疑當作“鸚”)杯,玉醅,夢冷蘆花被。風清月白總相宜,樂在其中矣。壽過為回,飽似伯夷,閑如越範蠡。問誰、是非為且向西湖醉。
  後者主要繼承婉約派詞家的傳統,而帶有更其濃厚的幫閒情味與青樓調笑作風。他們甚至無聊地在妓女的紅指甲、釘鞋上大做文章,為那些狎妓、納妾的人唱讚美詩,這在喬吉的散曲堛穛{得更其突出。他們的散曲很少用襯字,而注意詞藻的華麗,對仗的工整,與聲律的諧協,這同樣是繼承了婉約派詞家的傳統的。所不同的是作品的意境比較顯露,不象婉約派詞家那麼含蓄。他們的作品在明清時期深受封建文人的賞識,明李開先甚至比之為詩中的李杜,這是十分可笑的。
  
  後期比較重要的作家還有睢景臣、張養浩和劉時中。睢景臣字景賢,揚州人,生卒不詳。鍾嗣成《錄鬼簿》列入“方令才人相知者”一類,是和張可久、喬吉同時的作家。他的代表作是〈船涉調·哨遍〉《高祖還鄉》套曲。鍾嗣成說:“維揚諸公俱作《高祖還鄉》套數,惟公〈哨遍〉製作新奇,諸公者皆出其下。”它的新奇處在於掀開了統治者尊嚴的外衣,顯示他無賴的本質,從而加以無情的嘲諷和鞭撻:
  社長排門告示:但有的差使無推故。這差使不尋俗,一壁廂納草也根,一邊又要差夫索應付。又言是車駕,故說是鸞輿。今日還鄉故。王鄉老執定瓦台盤,趙忙郎抱著酒葫蘆。新刷來的頭巾,恰糨來的袖衫,暢好是妝為大戶。  ——〈哨遍〉
  (中略)那大漢下的車,為人施禮數。那大漢為得人如無物。為鄉老展腳舒腰拜,那大漢挪身著手扶。猛可堿偯Y?,為多時認得,險氣破我胸脯。  ——〈三煞〉
  你身須姓劉,你妻須姓呂,把你兩家兒根腳從頭數:你本身做亭長耽幾盞酒;你丈人教村學讀幾卷書。曾在俺莊東住,也曾與我喂牛切草、拽壩扶且。  ——〈二煞〉
  春采了俺桑,冬借了俺粟,零支了米麥無重數。換田契強秤了麻三秤,還酒債偷量了豆幾斛。有甚糊塗處為明標著冊曆,見放著文書。  ——〈一煞〉
  少我的錢,差發內旋撥還;欠我的粟,稅糧中私准除。只道劉三,誰肯把你揪卒住?白什麼改了姓、更了名、喚作漢高祖?  ——〈尾〉
  高祖還鄉事, 見於《漢書·高祖紀》及《禮樂志》,明記他的“威加海內歸故鄉”。作者卻偏偏從他的貴為天子的得意處來潑冷水,通過他的一個鄉鄰的觀察與回憶,揭了他的底。在這堙A不但封建帝王的尊嚴不復存在,就是他統治機構的下層基礎,象王鄉老、趙忙郎之流,也一齊原形畢露,顯得那麼卑鄙無恥。體現在作品中的小市民意識,構成它對封建秩序蔑視的基調,但同時也流露它對“喂牛切草,拽壩扶且”等農業勞動的輕視。部分出自書會才人的散曲往往不同程度地包含有這兩方面的思想內容。
  張養浩(1270—1329),字希孟,號雲莊,山東曆城人。曾任禮部尚書、監察禦史等職。至治元年(1321),因上疏諫元夕放燈得罪辭官,隱居故鄉。他的《雲莊休閒自適小樂府》主要是這時期寫的,作品充滿了“隱居樂道”的消極思想。不過,由於三十年宦海沈浮,他洞悉了仕途的險惡,部分作品抒發了一個封建文人欲有所作為而又怕遭受迫害的矛盾心情:
  正膠漆當思勇退,到參商才說歸期,只恐范蠡張良笑人癡。腆著胸登要路,睜著眼履危機,直到那其間誰救你?  ——〈紅繡鞋〉《失題》
  天曆二年(1329),陝西大旱,他被召為陝西行台中丞,去賑濟災民,同年死于任所。這時期由於他目擊人民的苦難,寫出了一些有進步思想的詩歌和散曲,《潼關懷古》便是一首名作: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媦鈱鷏禲C望西都,意踟躕,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山坡羊〉
  作品指出人民在封建社會不論怎樣改朝換代總不能擺脫痛苦的境地。全詩感情沈鬱,氣勢雄渾,結語尤為警拔。
  同年,江西也遭受旱災。南昌的劉時中(注:元曲家有兩個劉時中。現存小令作者為石州寧鄉(山西平陽縣)人,因父任廣州懷集令,流寓長沙。大德二年為翰林學士姚燧所知賞,被薦為湖南憲府吏,後任永新州判、翰林待制、浙江行省都事等職。現存套數作者為南昌人,從其《代馬訴冤》套曲看,可推知為落魄文人。)寫了二套散曲呈給江西道廉訪使高納麟。這便是有名的〈正宮·端正好〉《上高監司》。陳述饑荒的一套不但描寫了災民的悲慘遭遇,而且憤怒地斥責了富豪大商趁火打劫的罪行,展現了元代社會嚴重的階級壓榨:
  偷宰了些闊角牛,盜砍了些大葉桑,遭時疫無棺活葬,賤賣了些家業田莊。嫡親兒共女,等閒參與商。痛分離是何情況,乳哺兒沒人要撇入長江。那堥廚中剩飯杯中酒,看了些河堳蘑鄔中W娘,不由我不哽咽悲傷。  ——〈滾繡球〉
  有錢的販米穀置田莊添生放,無錢的少過活分骨肉無承望。有錢的納寵妾買人口偏興旺,無錢的受饑餒填溝壑遭災障。小民好苦也么 DOWN哥,小民好苦也?哥!便秋收鬻妻賣子家私喪。  ——〈叨叨令〉
  陳述鈔法的一套,詳細地?述了庫藏的積弊和吏役狼狽?奸的情形。它們不僅是元散曲中最富有現實內容的作品,後一套聯曲達三十四調,也是元散曲中罕見的。
  
  貫雲石(1286—1324),號酸齋;徐再思,號甜齋,也都是後期散曲名家。貫曲豪放飄灑,徐曲清麗秀雅,風格各異。他們的作品現有輯本《酸甜樂府》。此外,鍾嗣成的〈醉太平〉《失題》、張鳴善的〈水仙子〉《譏時》等,也是後期散曲中較有現實內容和獨特風格的作品。

上頁  目錄  下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