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學史
阿那克薩哥拉

《Home》 《目錄》

   第八章 阿那克薩哥拉

哲學家阿那克薩哥拉雖然不能和畢達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和巴門尼德相提並論﹐然 而也有相當的歷史重要性。他是伊奧尼亞人﹐並且繼續了伊奧尼亞的科學與理性主義的 傳統。他是第一個把哲學介紹給雅典人的﹐並且是第一個提示過心可能是物理變化的首 要原因的人。

他約當公元前500年生於伊奧尼亞的克拉佐美尼﹐但是他的一生大約有三十年是在雅 典渡過的﹐約當公元前462-432年。他或許是被白里克里斯招引來的﹐白里克里斯這時正 在從事於開化他的國人。也許是來自米利都的那位阿斯巴西亞把他介紹給白里克里斯的。 柏拉圖在《費德羅篇》中說過﹕

白里克里斯“似乎和阿那克薩哥拉很相投﹐阿那克薩哥拉是一位科學家﹔白塈J 斯飽究了有關天上事物的理論﹐並在獲得了關於智與愚的真正性質的知識之後﹐––那 正是阿那克薩哥拉所談論的主要事物﹐––就從這個源泉堥V取了一切足以提高他自己 演說藝術的東西。﹕

據說阿那克薩哥拉還影響了幼利披底﹐但這件事就更值得懷疑了。

雅典公民們也象其他時代和其他地方的其他城市公民一樣﹐對於試圖介紹進來一種 比他們所習慣的文化更高一級的文化的那些人表現了一種敵意。當白里克里斯年紀老了 的時候﹐他的對方便從攻擊他的朋友著手而開始了一場反白里克里斯的鬥爭。他們控告 斐狄阿斯侵吞了供他雕象之用的黃金。他們通過一條法律﹐允許人揭發那些不奉行宗教 並宣揚有關各種“天上事物”的理論的人。在這條法律之下他們就檢舉了阿那克薩哥拉﹐ 他被控為宣揚太陽是一塊紅熱的石頭﹐而且月亮是土。﹙蘇格拉底的檢查官也重複過同 樣的起訴狀﹐蘇格拉底則嘲笑他們已經過時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還不能確定﹐ 只知道阿那克薩哥拉必須離開雅典。似乎很可能是白里克里斯把他救出監獄﹐設法使他 離去的。他回到伊奧尼亞創設了一個學校。按照他的遺囑﹐他的忌辰就定為學生們的假 日。

阿那克薩哥拉認為萬物都可以無限地分割﹐那怕是最小的一點物質也都包含著各種 原素。事物所表現的﹐就是它們所包含得最多的東西。這樣﹐例如萬物都包含一些火﹐ 但是惟有當火的原素佔優勢時候﹐我們才能稱它為火。象恩培多克勒一樣﹐他也提出反 對虛空的論證﹐他說滴漏或者吹得鼓起來的皮就說明瞭似乎是一無所有的地方也還是有 空氣的。他和他的前人不同﹐他認為心﹙nous﹚也是參與生活體組成的實質﹐他把它們 和死的物質區別開來。他說﹕每一事物堻ㄔ]含有各種事物的一部分﹐只有心除外﹔但 是有些事物也包含有心。心有支配一切有生命的事物的力量﹐它是無限的﹐並且是自己 支配自己的﹔它不與任何事物混合。除了心而外﹐每一件事物不管是多麼小﹐都包含有 一切對立面的一部分﹐諸如熱與冷﹐白與黑。他主張雪﹙有些部分﹚是黑的。

心是一切運動的根源。它造成一種旋轉﹐這種旋轉逐漸地擴及於整個的世界﹐使最 輕的事物飄到表面上去﹐而最重的則落向中心。心是一樣的﹐動物的心也和人的心是一 樣的善良。人類顯而易見的優越性就在於他有一雙手的這一事實﹔一切表面上智力的不 同﹐實際上都是由於身體的不同。

無論是亞里士多德還是柏拉圖筆下的蘇格拉底﹐都埋怨阿那克薩哥拉在介紹了心之 後﹐卻沒有把它加以運用。亞里士多德指出他僅僅是介紹了心作為一種因﹐因為他並不 知道有別的因。凡是他能夠的地方﹐他處處都做出機械的解釋。他反對以必然與偶然作 為事物的起源﹔然而他的宇宙論堣]沒有“天意”。關於倫理或宗教他似乎想得並不多﹔ 或許他是一個無神論者﹐象他的檢舉者所說的那樣。除了畢達哥拉斯以外﹐所有他的前 人都曾影響過他。巴門尼德對他的影響正象是對恩培多克勒的一樣。

在科學方面他有很大的功績。第一個解釋月亮是由於反射而發光的人就是他﹐雖說 巴門尼德也有過一段很晦澀的話暗示著巴門尼德也知道這一點。阿那克薩哥拉提出了月 蝕的正確理論﹐並且知道月亮是位于太陽之下的。他說太陽和星都是火熾的石頭﹐但是 我們並不感覺到星的熱力﹐因為它們距離我們太遙遠了。太陽比伯羅奔尼蘇還要大。月 亮上有山﹐並且﹙他以為﹚有居民。

據說阿那克薩哥拉出於阿那克西美尼學派﹔他顯然無疑地保存著伊奧尼亞人的理性 主義和科學的傳統。在他的思想堣H們找不到那種對倫理與宗教的偏好––那種偏好從 畢達哥拉斯學派傳到蘇格拉底﹐從蘇格拉底又傳到柏拉圖﹐便把一種蒙昧主義者的偏見 帶進了希臘哲學堶惆荂C他確乎不完全是第一流的﹐但是作為第一個把哲學帶給雅典的 人﹐並且作為塑造了蘇格拉底的影響之一﹐他還是重要的。

上頁   目錄  下頁

《回首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