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夢幻與實境

亞谷

 

  近來流行講“中國夢”。言談間,似乎是新境界,從“美國夢”的框界仿製,把物質欲望放大,在“虛華市”漫遊,把所中意的商品,盡量裝在巨大的商場推貨車裏面。
  其實,中國人早就有夢,並不是大洋彼岸的產品,作為進口貨,來陳列在櫥窗裏,吸引人涎羨崇拜。大概中國最有名氣的,要算莊周的“胡蝶夢”。在他的美夢中,莊子自己化為翩翩蝴蝶,想來他感覺無拘無束,隨意所適,當然超越乘飛機旅行的麻煩,身為蝴蝶的自由自在,比有最舒適的專用飛行器更美好,覺得非常愉快;醒來還不知夢是真,覺是真;蝴蝶是自己,或莊周是自己。到今天,仍然有人作了好夢或惡夢,醒覺後扭自己,或咬指頭,以有沒有官感的痛覺,斷定哪是夢幻。

古典的夢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莊子.齊物論)

  中國上古的神農,可比擬聖經中的該隱,開始種植業。人文初祖的黃帝,則很像聖經中的以諾,在地上生命終結時,馭龍升天。他除了留下篡神農七世孫榆罔的可議記錄之外,發明了所有人類文化中需要的東西,從曆時,醫藥,文字,音樂,計數;他的配偶嫘祖,又始作蠶絲衣裳,一切器用,到他就完備了。黃帝還最早記載有夢,著名的“華胥之國”,仿佛是自然的國度,比柏拉圖的“共和國”還早,比地球表面所有的共和國,或將來出現的共和國都好。不過,那是列子的記述,不能算為信史。

  列子釋夢,可能是最早的近科學解釋。列子融合生理(形)現象,和心理(神)現象,作綜合研究分析,試圖找出合理的解釋,是很進步的處理。

覺有八徵,夢有六候。奚謂八徵?一曰故,二曰為,三曰得,四曰喪,五曰哀,六曰樂,七曰生,八曰死。此者八徵形所接也。奚謂六候?一曰正夢,二曰蘁夢,三曰思夢,四曰寤夢,五曰喜夢,六曰懼夢。此六者神所交也。不識感變之所起者,事至則惑其感變所由然。識感變之所起者,事至則知其所由然。知其所由然則無所怛。(列子.周穆王)

  今天心理學仍然分屬“軟科學”界域;但遠在兩千多年前,列子就能推衍出一套合理的說法,應該說是很不容易了。列子的“二元論”,是把“形”和“神”分開—形是身體,官感;神是精神,思想。形神二者只是他理論上的分開,我們可以想像,而無從體驗;沒有分開,就無以說到相交融了。這不能在實驗室檢驗的,只可歸於夢的界域了。
  列子還說到,夢可能以物體感變為誘因。

一體之盈虛消息,皆通於天地,應於物類;故陰氣壯,則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壯,則夢涉大火而燔焫。陰陽俱壯,則夢生殺。甚飽則夢與;甚飢則夢取。是以以浮虛為疾者,則夢揚;以沈實為疾者,則夢溺。藉帶而寢,則夢蛇;飛鳥銜髮,則夢飛。將陰夢火,將疾夢食。飲酒者憂,歌儛者哭。子列子曰:神遇為夢,形接為事。故晝想夜夢,神形所遇。故神凝者想夢自消。信覺不語,信夢不達,物化之往來者也。古之真人,其覺自忘,其寢不夢,幾虛語哉!(列子.周穆王)

  列子對夢條分縷析,雖然未經充分實驗,其思考的精密可見。

舊夢新解

  說來奇怪,人類對遼遠的天象早就有興趣,對於自己內心卻晚許多。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在1899年發表了夢的解析。那位奧地利醫生,像其他醫生一樣,對於人內心世界了解不多;也如任何發明一樣,初問世的時候,都是醜陋不全的。夢的來源,發於欲望,思想,動機;大家都能同意,但對於如何形成,並沒有足夠的採證,以支持任何結論。單說其著名的“戀母情結”(Oedipus Complex)。那典故的主旨,是表明“定命”難逃。
  雅典偉大悲劇家索福克勒斯(Siphocles, c.496-406 BC),約主前429年的獲獎傑作俄狄浦斯王Oedipus Rex)說到一位城邦的王,蒙阿波羅神廟指示,所生的兒子將來對他不利。出於自私自利的考慮,他要殺嬰以自保;但善心人留下了無辜的孩子。孩子長大成人,英武有力。這就是俄狄浦斯。有一天,旅行到了一個地方,遇見一位軍閥型人物,裝作威風盛氣凌人,就仗劍上前,誅殺了那強人;才知道其人是那城邦的王!照勝者為王的規矩,俄狄浦斯接受了王位,也接受了王后;後來,發現了“王后”是他的母親!王受不了這現實,抉出了自己的雙眼。這是命運的悲劇。


Oedipus and Antigone being exiled to Thebes, 1843
by Eugène-Ernest Hillemacher, 1818-1887

聖經特異的夢

  普通的夢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並不值得記述。就如所說:“飢餓的人,夢中吃飯,醒了仍覺腹空;或像口渴的人,夢中喝水,醒了仍覺發昏,心裏想喝。”(以賽亞書29:8)聖經只記載特異的夢,有關神的計畫。

為成神計畫

  亞伯拉罕在地上是寄居,但神保守他,特藉夢警告有勢力的人,要藉他生應許的後裔,撒拉不能不佔有;也藉夢警告拉班,雅各不能受侵害。這是成就救恩的偉大計畫。(創世記20:3-6,34:10,11,24)

為鼓勵引導

  雅各用計取得了長子的名分和祝福,換來以掃的怨恨,逃避往舅家的途中,枕石而眠,神在夢中顯示給他,用自己的方法,弄到走投無路,要尋求“上天的梯子”,那是“天的門”。(創世記28:12)

為預示將來

  約瑟被賣到埃及,神藉夢指示法老,將來地上的饑荒,為要保存生命;也讓以色列在那裏壯大。(創世記40:9,41:1-22)

為消弱敵人

  神藉給敵營戰士的夢,使米甸人士氣消沉,壯基甸軍隊的戰力,能得勝敵人,以少數兵力,顯出勇敢,拯救以色列。(士師記7:13)

為彰神權能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不過是神使用的杖,管教以色列,擊打列國;他國勢強盛,成為大樹。神藉着夢和使他失去理性,為要叫他知道,如何謙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但以理書4:8-18)

為向人賜福

  神在基遍夜間,在夢中向所羅門顯現,應允給他機會祈求。所羅門求神賜智慧,為人民服務。因此得神喜悅,也加給他年壽和富足,尊榮。(列王紀上3:5)

為顯明神旨

  神的使者在夢中,向約瑟顯現,告訴他道成肉身的偉大救恩計畫,就是神的獨生愛子基督耶穌降世,“以馬內利”,把人從罪惡中救出來。(馬太福音1:20)

為趨吉避凶

  嬰孩耶穌生在世上,為作猶太人的王而生。但神差遣天使,藉三番在夢中,逐步引導那無助的貧窮家庭,逃往埃及,及時歸回;再潛居加利利的拿撒勒,避免政治迫害,使他作希律轄區的人民;直至時候到了,被釘十架上得榮耀,為世人成就救恩。(馬太福音2:12-13,19,22)

為顯示真理

  當耶穌在羅馬巡撫彼拉多面前受審判,彼拉多夫人差人來告訴他:“這義人的事,你一點不可管;因為我今天在夢中,為他受許多的苦。”(馬太福音27:19)

為歷史進程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毀滅了猶大國,成為外邦人歷史系統的“金頭”,繼有銀胸,銅腰,半泥半鐵的腳,最後,“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把它“砸得粉碎…無處可尋。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但以理書2:31-35)這“將來必成的事”,就是人類歷史的結束,“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11:15;哥林多前書15:51-54)

  笛卡兒(Rene Descartes, 1596-1650)認真的思考夢,留下名言:“我思,故我在。”(Ego cogito, ergo sum.)認知自我的主觀存在,是現代哲學的基礎。夢,使人從夢中覺醒,知道人如何生活,必須向真實的神負責。神人摩西向神祈禱說:

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
  又如夜間的一更。
你叫他們如水沖去—
  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生長的草
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
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
  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
願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們身上。
願你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
  我們手所作的工,願你堅立。(詩篇90:4-6,12,17)

  “光明之子”不像醉生夢死的世人。“我們現在是神的兒女,將來如何,還未顯明;但我們知道,主若顯現,我們必要像祂,因為必得見祂的真體。凡向祂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祂潔淨一樣。”(約翰壹書3:2,3)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