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哲學簡史
馮友蘭
各家的起源

《Home》 《目錄》


  第三章 各家的起源

前一章說﹐儒家和道家是中國思想的兩個主流。它們成為主流﹐是由長期演變而來﹔而在公元前五世紀到三世紀﹐它們還不過是爭鳴的許多家中的兩家。那時候學派的數目很多。中國人稱它們為“百家”。

司馬談和六家

後來的歷史家對“百家”試行分類。第一個試行分類的人是司馬談(卒於公元前l10年)﹐他是作《史記》的司馬遷(公元前145一前86﹖年)的父親。《史記》最後一篇中引用了司馬談的一篇文章﹐題為“論六家要指”。這篇文章把以前幾個世紀的哲學家劃分為六個主要的學派﹐如下﹕

第一是陰陽家。他們講的是一種宇宙生成論。它由“陰”、“陽”得名。在中國思想堙M陰、陽是宇宙形成論的兩個主要原則。中國人相信﹐陰陽的結合與互相作用產生一切宇宙現象。

第二是儒家。這一家在西方文獻中稱為“孔子學派”。但是“儒”字的字義是“文士”或學者﹐所以西方稱為“孔子學派”就不大確切﹐因為這沒有表明這一家的人都是學者以及思想家。他們與別家的人不同﹐都是傳授古代典藉的教師﹐因而是古代文化遺產的保存者。至於孔子﹐的確是這一家的領袖人物﹐說他是它的創建人也是正確的。不過“儒”字不限於指孔子學派的人﹐它的含義要廣氾些。

第三是墨家。這一家在墨子領導下﹐有嚴密的組織﹐嚴格的紀律。它的門徒實際上已經自稱“墨者”。所以這一家的名稱不是司馬談新起的﹐其他幾家的名稱有的是他新起的。

第四是名家。這一家的人﹐興趣在於他們所謂的“名”、實”之辨。

第五是法家。漢字“法”的意義是法式、法律。這一家源於一群政治家。他們主張好的政府必須建立在成文法典的基礎上﹐而不是建立在儒者強調的道德慣例上。

第六是道德家。這一家的人把它的形上學和社會哲學圍繞著一個概念集中起來﹐那就是“無”﹐也就是“道”。道集中於個體之中﹐作為人的自然德性﹐這就是“德”﹐翻譯成英文的virtue(德)﹐最好解釋為內在於任何個體事物之中的power(力)。這一家﹐司馬談叫做“道德家”﹐後來簡稱“道家”。第一章?已經指出﹐應當注意它與道教的區別。

劉歆及其關於各家起源的理論

對“百家”試行分類的第二個歷史家是劉歆(公元前46﹖一公元23年)。他是當時最大的學者之一﹐和他父親劉向一起﹐校對整理皇家圖書。他把整理的結果寫成附有說明的分類
書目﹐名為《七略》﹐後來班固(公元32–92年)用它作為《漢書˙藝文志》的基礎。從《藝文志》中可以看出﹐劉歆將“百家”分為十個主要的派別﹐即十家。其中有六家與司馬談列舉的相同。其餘四家是縱橫家、雜家、農家、小說家。劉歆在結論中說﹕“諸子十家﹐其可觀者、九家而已。”這句話是說﹐小說家沒有其他九家重要。

這個分類的本身﹐並沒有比司馬談的分類前進多少。劉歆的新貢獻﹐是他試圖系統地追溯各家歷史的起源﹐這在中國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後來的學者﹐特別是章學誠(1738一1801年)、章炳麟(1869一1936年)﹐大大發揮了劉歆的理論。這個理論的要義﹐是主張﹐在周朝(公元前1122﹖一前225年)前期的社會制度解體以前﹐官與師不分。換言之﹐某個政府部門的官吏﹐也同時就是與這個部門有關的一門學術的傳授者。這些官吏﹐和當時封建諸侯一樣﹐也是世襲的。所以當時只有“官學”﹐沒有“私學”。這就是說﹐任何一門學術都沒有人以私人身份講授。只有官吏以某一政府部門成員的身份才能夠講授這門學術。

這個理論說﹐周朝後期的幾百年﹐王室喪失了極力﹐政府各部門的官吏也喪失了職位。流落各地。他們這時候就轉而以私人身份教授他們的專門知識。於是他們就不再是“官”﹐而是私學的“師”。各個學派正是由這種官、師分離中產生出來的。

劉歆所作的全部分析如下﹕“儒家者流﹐蓋出於司徒之官。……遊文於六經之中﹐留意於仁義之際﹐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宗師仲尼﹐以重其言﹐於道最為高。孔子曰﹕‘如有所譽﹐其有所試。’唐虞之隆﹐殷周之盛﹐仲尼之業﹐已試之效者也。“道家者流﹐蓋出於史官。歷記成敗、存亡、禍福、古今之道﹐然後知秉要執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其所長也。“陰陽家者流﹐蓋出於羲和之官。敬順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此其所長也。“法家者流﹐蓋出於理官。信賞必罰﹐以輔禮制。……此其所長也。“名家者流﹐蓋出於禮官。古者名位不同﹐禮亦異數。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此其所長也。“墨家者流﹐蓋出於清廟之守。茅屋採椽﹐是以貴儉﹔養三老五更﹐是以兼愛﹔選士大射﹐是以上賢﹔宗祀嚴父﹐是以右鬼﹔順四時而行。是以非命﹔以孝視天下﹐是以尚同﹕此其所長也。“縱橫家者流﹐蓋出於行人之官。孔子曰﹕‘誦《詩》三
百﹐使於四方、不能顓對﹐雖多亦奚以為﹖’又曰﹕‘使乎﹗使乎﹗’言其當權事制宜﹐受命而不受辭。此其所長也。“雜家者流﹐蓋出於議官。兼儒墨﹐合名法﹐知國體之有此﹐見王治之無不貫。此其所長也。“農家者流﹐蓋出於農稷之官。播百谷﹐勸耕桑﹐以足衣食。……此其所長也。“小說家者流﹐蓋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如或一言可採﹐此亦芻堯狂夫之議也。”(《漢書˙藝文志》)

對於十家的歷史的起源﹐劉歆所說的就是這些。他對各家意義的解釋是不充分的﹐他把各家各歸一“官”有時也是任意的。例如﹐他描述道家思想﹐只涉及老子﹐完全忽略了莊子。又如﹐名家與禮官的職能也並無相同之處﹐只有一點﹐就是兩者都強調區別。

對劉歆理論的修正

劉歆的理論﹐在詳細情節上也許是錯誤的﹐但是他試圖從一定的政治社會環境尋求各家起源﹐這無疑代表著一種正確觀點。我大段地引用他的話﹐是因為他對各家的描述本身就是中國史料學中的經典文獻。

對中國歷史的研究﹐在當代﹐特別是正在1937年日本侵入的前幾年、已經有很大的進步。根據最新的研究﹐我才得以形成自己的關於各家哲學起源的理論。這個理論的精神與劉歆的相合﹐但是一定要以不同的方式錶達。這就是說必須從新的角度看問題。

比我們想象一下﹐古代的中國﹐比方說公元前十世紀的中國﹐政治上、社會上是什麼樣子。當時政治、社會結構的頂點是周王的王室﹐他是天下各國的“共主”。周王之下有成百的國家﹐為其國君所有、所統治。有些國家是周朝建國的功臣們建立的﹐他們又把這些新佔的領土分給他們的親屬作采邑。另一些國家則由周室以前的敵人統治著﹐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承認周王是他們的“共主”。

在國君統治下﹐每個國家內的土地再分為許多采邑﹐每個采邑各有其封建主﹐他們都是國君的親屬。當此之時﹐政治極力和經濟控制完全是一回事。土地的所有者﹐既是領地的政治、經濟的主人﹐也是居民的政治、經濟的主人。他們是“君子”﹐其字面意思是“國君之子”﹐但是已經用作封建主階級的共名。

另一個社會階級是“小人”階級﹐或曰“庶民”即普通人民群眾。這些人是封建主的農奴﹐平時為君子種地﹐戰時為君子打仗。不光是政治統治者和地主﹐就連那些有機會受教育的少數人﹐也都是貴族的成員。於是封建主的“家”不僅是政治、經濟權力的中心﹐也是學術的中心。附屬於它們的有具有各門專業知識的官吏。但是普通人民沒有受教育的份兒﹐所以他們中間沒有學人。這就是劉歆理論所反映的事實﹕周朝前期官、師不分。這種封士建國製度被秦朝始皇帝於公元前221年正式廢除。但是在正式廢除以前的幾百年﹐它已經開始解體了﹐而在幾千年後﹐封建的經濟殘餘仍以地主階級權力的形式保存著。

這種封建制度解體的原因何在﹐現代歷史學家們仍無一致意見。要討論這些原因﹐就超出了本章的范圍。在這堨u要說明這一點也就夠了﹐就是﹐在中國歷史上﹐公元前七至三世紀﹐是一個社會、政治大轉變的時期。

我們現在也不能肯定﹐這種封建制度開始解體的確切時間。不過早在公元前七世紀已經有些貴族成員﹐由於當時的戰爭或其他原因﹐喪失了他們的土地和爵位﹐因而下降為普通庶人。也有些普通庶人﹐由於具有特殊才能或受到特別寵信﹐變成了國家的高級官吏。這些事例表明瞭周朝解體的真實意義。這不只是某個具體的王室的解體﹐而更為重要的是整個社會制度的解體。隨著這種解體﹐各門學術原來的官方代表人物流落在普通庶人之中。他們或者本人就是貴族﹐或者是服事貴族統治者室家而有世襲職位的專家。前面引用的《藝文志》中﹐另有劉歆引用孔子的一句話﹕“禮失而求諸野”﹐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這些原來的貴族或官吏流落民間﹐遍及全國﹐他們就以私人身份靠他們的專門材能或技藝為生。這些向另外的私人傳授學術的人﹐就變成職業教師﹐於是出現了師與官的分離。上面所說各家的“家”字﹐就暗示著與個人或私人有關的意思﹐在沒有人以私人身份傳授自己的思想以前﹐不可能有什麼思想“家”﹐不可能有哪一“家”的思想。

有各種不同的“家”﹐也由於這些教師各是一門學術、一門技藝的專家。於是有教授經典和指導禮樂的專家﹐他們名為“儒”。也有戰爭武藝專家﹐他們是“俠”﹐即武士。有說話藝術專家﹐他們被稱為“辯者”。有巫醫、卜筮、佔星、術數的專家﹐他們被稱為“方士”。還有可以充當封建統治者私人顧問的實際政治家﹐他們被稱為“法術之士”。最後﹐還有些人﹐很有學問和天才﹐但是深受當時政治動亂之苦﹐就退出人類社會﹐躲進自然天地﹐他們被稱為“隱者”。

按照我的理論﹐司馬談所說的六家思想﹐是從這六種不同的人之中產生的。套用劉歆的話﹐我可以說﹕

儒家者流蓋出於文士。

墨家者流蓋出於武士。

道家者流蓋出於隱者。

名家者流蓋出於辯者。

陰陽家者流蓋出於方士。

法家者流蓋出於法述之士。

以下各章將對這些說法作出解釋。 

上頁   目錄  下頁

《回首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