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學史
雅典與文化的關繫

《Home》 《目錄》

第七章 雅典與文化的關繫

雅典的偉大開始於兩次波斯戰爭﹙公元前490年與公元前480-479年﹚的時候。在那 時以前﹐伊奧尼亞和大希臘﹙意大利南部和西西堛漣た儕陞哄~產生過許多偉大的人物。 馬拉鬆之役﹙公元前490年﹚雅典對波斯王大流士的勝利﹐以及在雅典領導之下的希臘聯 合艦隊對於大流士之子兼繼承人薛克修斯﹙公元前480年﹚的勝利﹐為雅典樹立了偉大的 威信。各島上的、以及一部分小亞細亞大陸上的伊奧尼亞人曾經反叛過波斯﹐波斯人既 被逐出希臘大陸﹐雅典就促成了他們的解放。在這次作戰中﹐只關懷自己的領土的斯巴 達人沒有參加。因此雅典就變成反波斯同盟中主要的一員。根據盟約規定﹐任何成員國 都有義務提供一定數量的船只或者代役金。大多數城邦都選擇了後一種辦法﹐這樣雅典 便取得了凌駕其他盟國的海上霸權﹐從而逐漸地把同盟轉化成為一個典帝國。雅典變得 富庶了﹐而且在白里克里斯的睿智領導之下繁榮起來了﹔白里克里斯是由公民自由選舉 出來的﹐執政約三十年之久﹐直到公元前430年他才失勢。

白里克里斯時代是雅典歷史上最幸福最光榮的時代。曾參加過波斯戰爭的伊斯奇魯 斯開始寫希臘悲劇﹔他所寫的悲劇之一《波斯人》就一反採用荷馬題材的習慣﹐轉而寫 大流士的潰敗。緊接著他的就是索福克奡窗M繼索福克奡竣妨嶊煽N是幼利披底。然而 幼利披底一直活到了白里克里斯失勢和死後的伯羅奔尼蘇戰爭時期的那些黑暗日子堙M 他的劇本就反映了後一時期的懷疑主義。他同時代的喜劇詩人亞奡策h芬尼從一種健康 而有限的常識立場出發﹐嘲笑了一切的主義﹔他特別咒罵蘇格拉底﹐認為他是一個否認 宙斯的存在並且玩弄著褻瀆神明的偽科學的神秘教的人。

雅典曾被薛克修斯所佔領﹐衛城上的神殿被毀於火。白里克里斯便致力於這些神殿 的重建工作。巴特濃神殿和其他神殿的殘跡使我們今天還感受深刻的印象﹐這些神殿就 是由白里克里斯所修建的。雕刻家斐狄阿斯應國家的聘請﹐塑造了巨大的男女神像。在 這個時期的末了﹐雅典成為希臘世界最美麗最繁華的城邦。

歷史學之父希羅多德是小亞細亞的哈堨d那蘇斯人﹐但是他住在雅典並且受到雅典 國家的鼓勵﹐他站在雅典的觀點上寫下了波斯戰爭的記錄。

白里克里斯時代雅典的成就﹐或許是一切歷史上最令人驚奇的事件。在那時以前﹐ 雅典一直都落後於許多希臘城邦﹔無論在藝術方面或在文學方面﹐它都不曾產生過任何 一個偉大的人物﹙除了梭倫而外﹐梭倫主要地是個立法者﹚。突然之間﹐在勝利和財富 和需要重建的刺激之下﹐出現了大批的建築家、雕刻家和戲劇家﹐他們直到今天還是不 可企及的﹐他們所產生的作品左右著後人直迄近代。當我們想到它的人口數量之少的時 候﹐這一點就格外令人感到驚異了。雅典人口最多的時候約當公元前430年左右﹐估計為 數大約二十三萬人﹙包括奴隸在內﹚﹐而它四周的亞底加農村領土上的人口可能還要更 少些。無論在此以前或者是自此而後﹐從來沒有任何有同樣比例的居民的地區曾經表現 出來過任何事物足以和雅典這種高度完美的作品媲美。

在哲學方面﹐雅典僅僅貢獻了兩個偉大的名字﹐蘇格拉底和柏拉圖。柏拉圖屬於一 個較晚的時期﹐但是蘇格拉底則在白里克里斯統治下渡過了他的青春時代和早期的成年 時代。雅典人對於哲學有著充分的興趣﹐非常渴望諦聽從別的城市而來的教師們。希望 學習辯論術的青年人就去追求智者﹔在《普羅泰戈拉篇》中﹐柏拉圖筆下的蘇格拉底對 於那些傾聽外來名家言論的熱心的學徒們﹐曾做過一番非常有趣的諷刺性的描寫。我們 下面可以看到﹐白里克里斯曾把阿那克薩哥拉引入雅典﹔蘇格拉底就自認是從阿那克薩 哥拉那媥ヮ鴗F心靈在創造過程中的首要地位的。

柏拉圖假設他的對話大部分是發生在白里克里斯時代的﹐對話錄表現了富人生活的 優裕景象。柏拉圖出身於一個雅典的貴族家庭﹐他是在戰爭與民主還不曾摧毀上層階級 的財富與安逸之前的那個時代傳統堶惘赤灠_來的。他的那些青年們無需工作﹐他們把 大部分的閒暇都用於追求科學、數學和哲學﹔他們幾乎都能背誦荷馬﹐並且是評判職業 誦詩者優劣的鑑賞家。演繹推理的方法剛被發現不久﹐並在整個知識領域對於各種或真 或假的新理論起了刺激作用。在那個時代正象在為數很少的其他時代堣@樣﹐人們可能 既有才智而又有幸福﹐而且還是通過才智而得到幸福的。

但是產生這一黃金時代的各種力量的平衡是不穩定的。它在內部和外部都受著威脅﹐ ––內部受著民主政治的威脅﹐外部受著斯巴達的威脅。為了理解在白里克里斯以後所 發生的事情﹐我們必須簡單地考查一下亞底加早期的歷史。亞底加在歷史時期開始時﹐ 只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小農業區﹔它的都城雅典並不大﹐但是它包括的人口是日益增多 的工匠和技術工人﹐他們想要把他們的產品銷售到國外去。人們逐漸地就發現種植葡萄 和橄欖要比種植? 更為有利可圖﹐於是就輸入? ﹐主要是從黑海沿岸輸入。這種種 植形式比? 種植需要更多的資金﹐於是小農便負了債。亞底加正象希臘其他國家一樣﹐ 在荷馬時代原是一個君主國﹐但是國王卻變成了一個不具政治權力的純宗教官吏。政府 落到貴族的手堙M貴族們既壓迫鄉村的農民也壓迫城市堛漱u匠。早在六世紀時﹐梭倫 就按照民主的方向實行了一種妥協﹐他的許多成就一直保存到後來比西斯垂塔斯極其後 嗣們的僭主政治時期。在這個時期結束的時候﹐作為僭主政治對頭的貴族們已經能夠支 持民主政治了。民主的過程就使得貴族掌握了權力﹐正如十九世紀的英國那樣﹐直到白 塈J奡筏迉x時為止。但是到白里克里斯的晚期﹐雅典民主政治的領袖們就開始要求享 有更多的政治權力。同時白里克里斯的帝國主義政策––這和雅典的繁榮是緊緊聯繫著 的––又造成了與斯巴達的摩擦不斷增長﹐並終於導致了伯羅奔尼蘇戰爭﹙公元前431- 404年﹚﹔在這次戰爭堙M雅典完全戰敗了。

儘管雅典在政治上瓦解了﹐但是它的威信還繼續存在著﹐並且哲學始終以這堿陘 心幾乎長達一千年之久。亞力山大城在數學和科學方面掩蓋過了雅典﹐但是亞堣h多德 和柏拉圖卻使雅典在哲學上的地位依然至高無上。柏拉圖曾講過學的學園﹐其壽命比所 有其他的學院都延續得更長久﹐它在羅馬帝國皈依了基督教之後還又持續了兩個世紀﹐ 成為一座異教主義的孤島。最後在公元529年它才被持有頑固的宗教信仰的查士丁尼所封 閉﹐於是黑暗時代便在歐洲降臨了。

上頁   目錄  下頁

《回首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