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學史
【英】伯特蘭˙羅素
序    言

《Home》 《目錄》

 

序言

目前已經有不少部哲學史了﹐我的目的並不是要僅僅在它們之中再加上一部。我的 目的是要揭示﹐哲學乃是社會生活與政治生活的一個組成部分﹕它並不是卓越的個人所 做出的孤立的思考﹐而是曾經有各種體系盛行過的各種社會性格的產物與成因。這一目 的就要求我們對於一般歷史的敘述﹐比通常哲學史家所做的為多。我還發覺這一點對於 一般讀者未必是很熟悉的那幾段時期﹐尤其必要。經院哲學的大時代乃是十一世紀改革 的產物﹐而這些改革又是對於前一個時期的頹廢腐化的反作用。如果對於羅馬滅亡與中 古教權興起之間的那幾個世紀沒有一些知識的話﹐就會難於理解十二、三世紀知識界的 氣氛。在處理這段時期時﹐正如處理其他時期一樣﹐我的目的僅僅在於提供––就造成 哲學家們的時代而言﹐以及哲學家們對於其形成也與有力焉的那些時代而言﹐––我認 為是若想對哲學家有同情的理解時﹐有必要加以敘述的一般歷史。

這種觀點的後果之一就是﹕它給予一個哲學家的地位﹐往往並不就是他的哲學的優 異性所應得的地位。例如﹐就我來說﹐我認為斯賓諾莎是比洛克更偉大的哲學家﹐但是 他的影響卻小得多﹔因此我處理他就要比處理洛克簡略得多。有些人––例如盧梭和拜 倫––雖然在學術的意義上完全不是什麼哲學家﹐但是他們卻是如此深遠地影響了哲學 思潮的氣質﹐以致於如果忽略了他們﹐便不可能理解哲學的發展。就這一方面而論﹐甚 至於純粹的行動家們有時也具有很大的重要性﹔

很少哲學家對於哲學的影響之大是能比得上亞力山大大帝、查理曼或者拿破侖的。 萊庫格斯如果確有其人的話﹐就更是一個顯著的例子了。

企圖包羅的時期既然是如此之廣﹐就必須要有大刀闊斧的選擇原則。我讀過一些標 准的哲學史之後﹐得到了這樣一個結論﹕過分簡短的敘述是不會給讀者以什麼有價值的 東西的﹔因此我就把那些我以為似乎不值得詳盡處理的人物﹙除了極少數的例外﹚完全 略過不提。在我所討論的人物中﹐我只提到看來是與他們的生氣以及他們的社會背景有 關的東西﹔有時候﹐我甚至於把某些本身無關重要的細節也記錄下來﹐只要我認為它們 足以說明一個人或者他的時代。

最後﹐對研究我的龐大題材中的任何一部分的專家們﹐我還該說幾句辯解的話。關 於任何一個哲學家﹐我的知識顯然不可能和一個研究范圍不太廣氾的人所能知道的相比。 我毫不懷疑﹐很多人對於我所述及的任何一個哲學家﹐––除了萊布尼茲之外––都比 我知道得多。然而﹐如果這就成為應該謹守緘默的充分理由﹐那末結果就會沒有人可以 論述某一狹隘的歷史片斷范圍以外的東西了。斯巴達對於盧梭的影響、柏拉圖對於十三 世紀以前基督教哲學的影響、奈斯脫流斯教派對於阿拉伯人以及從而對於阿奎那的影 響、自從倫巴底諸城的興起直到今天為止聖安布洛斯對於自由主義的政治哲學的影響﹐ 這都是一些只有在一部綜合性的歷史著作堣~能處理的題材。根據這些理由﹐我要求發 現我對於自己題目中某些部分的知識顯得不足的讀者們鑑諒﹐如果不需要記住“時間如 飛車”的話﹐我在這些方面的知識本來是會比較充分的。

本書得以問世要歸功於巴恩斯﹙AlbertC﹒Barnes﹚博士﹐原稿是為賓夕法尼亞大學 的巴恩斯基金講座而寫的﹐其中有一部分曾講授過。

正如在最近十三年以來我的大部分工作一樣﹐我的妻子巴特雷西亞˙羅素在研究方 面以及在許多其他方面都曾大大地幫助過我。 

伯特蘭˙羅素

英國版序言

如果要使本書免於受到多於其所應得的嚴厲的批評﹙毫無疑問﹐嚴厲的批評是它所 應得的﹚的話﹐作一些辯解和說明就是必要的。

向研究不同學派和個別哲學家們的專家們﹐應當說幾句辯解的話。對於我所論述的 每一個哲學家﹐萊布尼茲可能例外﹐都有人比我知道得更多。然而﹐如果要寫一部涉及 廣氾范圍的著作﹐這種情況就是難以避免的﹕既然我們並不是不死的神仙﹐則凡寫這樣 書的人﹐其對於書中任何一部分所花費的時間﹐勢必比一個集中精力於一個作者或一個 短時代的人所能花費的時間要少。有些對學術要求嚴格而毫不寬貸的人們會斷言﹕涉及 廣氾范圍的書根本就不應當寫﹐或者﹐如果寫的話﹐也應當由許多作者的專題論文所組 成。但是許多作者的合作是有其缺點的。如果在歷史的運動中有任何統一性﹐如果在前 後所發生的事件之間有任何密切聯繫﹔那末﹐為了把它表述出來﹐對前後不同時代所發 生的事情就應在一個人的思想中加以綜合。一個研究盧梭的學者在正確敘述其和柏拉圖 與普魯塔克書中的斯巴達的關繫方面可能有困難﹐一個研究斯巴達的歷史家未必就能先 知般地意識到霍布斯、費希特和列寧。本書的目的正是要顯示這樣的關繫﹐而這一目的 只有通過進行廣氾范圍的考察才能完成。

哲學史已經很多了﹐但據我所知﹐還沒有一部其目的與我為自己所定的完全相同。 哲學家們既是果﹐也是因。他們是他們時代的社會環境和政治制度的結果﹐他們﹙如果 幸運的話﹚也可能是塑造後來時代的政治制度信仰的原因。在大多數哲學史中﹐每一個 哲學家都是仿佛出現於真空中一樣﹔除了頂多和早先的哲學家思想有些聯繫外﹐他們的 見解總是被描述得好象和其他方面沒有關繫似的。與此相反﹐在真相所能容許的范圍內﹐ 我總是試圖把每一個哲學家顯示為他的環境的產物﹐顯示為一個以籠統而廣氾的形式﹐ 具體地並集中地表現了以他作為其中一個成員的社會所共有的思想與感情的人。

這就需要插入一些純粹社會史性質的篇章。如果沒有關於希臘化時代的一些知識﹐ 就沒有人能夠理解斯多葛派和伊壁鳩魯派﹐如果不具備一些從第五世紀到第十五世紀基 督教發展的知識﹐就不可能理解經院哲學。因此﹐我簡單扼要地敘述了在我看來對哲學 思想最有影響的主要歷史梗概﹔對於某些讀者可能不很熟習的歷史﹐我還作了極為詳盡 的敘述--例如﹐在初期中世史方面。但在這些歷史性的篇章堙M我已嚴格地摒除了任 何看來對當時和後代哲學沒有、或很少有關繫的情節。

在象本書這樣一部著作堙M材料的選擇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如果沒有細節﹐則作品 就會空洞而乏味﹔如果有細節﹐又有過分冗長令人難以忍受的危險。我尋求了一個折衷 辦法﹐這就是只敘述那些在我看來具有相當重要性的哲學家﹔關於他們所提到的則是這 樣一些細節﹐即使其本身不具有基本重要性﹐卻有著闡明或使描繪顯得生動的性質﹐因 而是有價值的。

哲學﹐從遠古以來﹐就不僅是某些學派的問題﹐或少數學者之間的論爭問題。它乃 是社會生活的一個重要部分﹐我就是試圖這樣來考慮它的。如果本書有任何貢獻的話﹐ 它就是從這樣一種觀點得來的。

本書的問世﹐應歸功於巴恩斯博士﹔它原是為賓夕法尼亞大學巴恩斯基金講座撰寫 的﹐並曾部分地在該處講授過。

正如在最近13年以來我的大多數著作一樣﹐在研究工作和其他許多方面﹐我曾受到 我的妻子巴特雷西亞˙羅素的大力協助。 

伯特蘭˙羅素

 目錄  下頁

《回首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