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們與印地安人

史直

 

  美洲印地安人的起源,仍是未曾解開的謎。上古時代既然沒有文字,故無歷史可循,可據,因此近代的人類學家,史學家,考古學家們祇有在發掘:遺物,工具,陶器,壁畫,以及骨骼,血型等各方面去加演譯,來考證,然後做出假定或結論。
  就北美洲來說,印地安人為真正的原始居民,此為無可否認的事實,這一段史實由西班牙人寫出。
  西方人首先與印地安人發生接觸的是哥倫布(Columbus, 1451-1506),地點在加勒比(Caribbean)一帶的海島上。當時有人記載:除了女性將下體遮蓋外,幾乎全裸。人體健,皮膚色深,身無毛,面無鬚,誤以為到了亞洲,見到了天朝中國(Cathay)海外的島民。否則為印度…此時已是中國的明弘治四年,比鄭和第一次出海的年份晚了七十多年。

  此後,西班牙人的海上勢力徐徐進入中南美洲,1519年,大敗墨西哥人,約統治三百年後,勢力向北美伸展,印地安人力戰不能勝,當時在亞利桑那州(Arizona)地區最英勇抗敵的為哈佩族(Hopi)和阿帕西(Apache),納法荷(Navajo)暫作壁上觀。可是到後來在亞利桑那州與白種人交戰最英勇的則數納法荷,遲至1849年才正式承認了白種人的美國政府。
  十九世紀初葉(1804),拿破崙(Napoleon)在法國稱帝,征西班牙,敗之,西帝遜位,由拿氏的胞弟承大統。1815年拿氏敗於今比國的滑鐵盧(Waterloo),西皇復位後無以挽救西班牙在海外的威望與頹勢。1821年,墨西哥宣布獨立。1856年,墨軍在亞利桑那州敗退。七年後成立“邊區”,亞利桑那州併為美國國土。
  據近代中國的史學家,亞洲的新石器時代自距今一萬年前開始,到公元前兩千年為止,列為史前時期,換言之,不予肯定舊時相傳三皇五帝的學說。美洲的考古學及歷史學家一致認為一萬年前美洲已有人類,而北美洲的冰河時代已經結束,氣候漸暖,到了公元前五千年恐龍之類的巨獸已近絕跡,闊葉植物正在開始生長。此數千年中,亞洲的蒙古利亞人(Mongoloid)不斷地從後來被稱為白令海峽地區於寒季越冰,暖季划船而過,南下美洲。在當時,亞,美兩洲在彼處可能相聯一起。不可考的,湮沒不可尋,人類學家假定中,南美的印地安和蒙古利亞人的血統太遠,那是一萬年前是自亞洲中南部渡海而來的,今日在外觀上看來他們比蒙族的亞洲人略矮小,但體粗,面型較像藏族。


Pueblo Grande Museum

  若以亞利桑那州而言,印地安人於公元前一百年至公元1400年絡繹進入亞利桑那州。千年之間,人民自峭壁上鑿石而居的漁獵生活進入遊牧,下平原,建立了農業社會,即亞利桑那州史學家所稱之荷荷堪(Hohokam)文化時期,並築成科學化的灌溉系統。
  後來遇到苦旱或其他天然災害,遂大批東下,進入北美的廣大平原區,即密西西比(Mississippi)流域,留下少數,是今日派馬(Prima)與帕帕勾(Papago)的祖先。凰鳳城(Phoenix)東南郊有歷史博物館Pueblo Grande MuseumPueblo來自西班牙語:村中人)所在,係古村的原址,並將各地村民的古代遺物的發掘品集中展出。史家又稱,今日在亞利桑那州僅五百年以上的歷史。他們與在散居今北極圈到北緯六十度之間的愛斯基摩(Eskimo,總數約十二萬人)血統與外型相近。愛斯基摩既為蒙古種的一支,故與中國人相近,特別是中國北方人。
  俄國學者寫西伯利亞史,斷定在冰河時代亦於一萬年前終止。此後數千年中恐龍等巨獸亦斷告絕跡了。此時美洲史互相吻合。那時,西伯利亞已經有人類居住,到了公元前兩千五百年便進入青銅器時代。倘若俄國學者的考據屬實,它比黃河流域的文明還要早上幾百年,那中國的文明不是隨黃河東移,而是自北南移了。
  近代東,西方的史學家共認:黑龍江中,下遊古代的東胡即通古斯(Tungus)族確為構成滿,韓族的主流,而滿,韓族亦為日本大和民族的一支。東胡的西支進入中原,即中國的北方,與北方的原居民通婚。至於後來晉時“五胡亂華”,北方的鮮卑人(公元317年)南下中國建北朝,即魏(後裂為東,西兩魏及後來的北齊,北周)歷一百五十年,與唐末大亂後契丹人建遼(公元907年)歷約二百年,加上宋時金人南侵,蒙古建元朝歷八十餘年,滿族入主中國建清朝歷二百六十八年,北方南下的民族與漢人早已無法分開,而純漢族血統之說也成了歷史上的陳詞。至少在黃河以北方的中國人已非純漢人了。
  西方的語言學家稱:烏拉山東,蒙,疆北部阿爾泰山(Altay Mountains)之北及西伯利亞(Siberia)地區全部是突厥語系的民族。古之匈奴,後來的東胡,鮮卑,契丹,蒙古人等莫不如此。在成吉思汗時代,蒙古人仍無文字,於統一各族成為“海內之帝”後,下令用畏吾兒(今寫作維吾爾,即非從事遊牧居住城市的突厥人)文來編寫蒙古文。畏吾兒與希伯來,印度文同,自右向左橫寫,蒙古文則自上而下,與中國文同。今日,外蒙人與西伯利亞貝加爾湖(Lake Baikal)的布雅族人(Buraits or Buryats)同文,同種。蒙人學佛,必須北上“佛都”貝加爾東南之烏蘭烏德(Ulan-Ude)。其東,即黑龍江之北有東胡,楚古齊(Chukchi)東胡,可利雅克(Koriak Koryak or Keraita)等族。當年,大力支持成吉思汗作為他義父的王汗即可利雅克族長,今日此族是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上亞洲人的主流,亦為當年英勇抗俄的最後孤軍。如古代匈奴之侵北歐,西突厥之侵小亞細亞與南歐,主流他移;東胡之南移,亦是主流盡去。今日西伯利亞僅存東胡族約三萬人,倘與黑龍江正北五百英里外的雅庫(Yakuts)族約三十三萬(八十餘姓氏)相比已是少數民族,以上各族皆可勉強與愛斯基摩人通語言。堪察加人與西伯利亞,阿拉斯加之間的阿留申群島(Aleutian Islands)上的居民甚至阿拉斯加某些印地安人也相通語言,而阿拉斯加沿海一帶舊時印地安所用出海捕魚的皮筏子與堪察加人所製者不但在形式和構造上同,連內部的支架和材料也全採用最具韌力的柳木(Willow)與樺木(Birch)。美,亞兩地的人同族,信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