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外科醫生與諾貝爾醫學獎(二)

江顯楨

 

  翼報2006年十一月第28期刊登“外科醫生與諾貝爾醫學獎”一文,提到自從1901年以來,曾經獲得諾貝爾醫學生理獎的人,前後共有一百八十六位醫學專家,其中大多數是基礎醫學研究者,臨床科學家的確非常之少,臨床外科醫生在“一般外科”的領域裏有重大貢獻者,更是少之又少,算了算也就是上次介紹的那五位。事實上,廣義的外科醫生並不局限於一般外科,它應該包括眼科,耳鼻喉科,以及神經外科等外科系統的醫生。至於他們得獎的理由,固然都是劃時代的貢獻,但是與其說這些基礎醫學的發現與臨床外科的領域並無直接之關連,不如說這些發現與他們豐富的外科經驗相得益彰。甚至說,在一個內科與外科互相交匯錯綜複雜的領域裏,重要的突破影響了人們的注意力,因而對受獎者本身是否為外科醫生一事,已經不太關心或介意。在這個範疇裏,我們也看出諾貝爾獎對候選人的選擇有時並非公允,而這美中不足和偏差的做法也帶來日後莫大的爭議。為了忠實於這論題的報導,現在就介紹下面另外五位諾貝爾醫學生理獎的得主,其中的前四位曾經是臨床外科的醫生。

 


Dr. Allvar Gullstrand

光學物理研究靈魂之窗

  瑞典烏普薩拉(Uppsala)的沃華.郭思傳醫生(Dr. Allvar Gullstrand, 1862-1930)是烏普薩拉大學的首任眼科教授,也是物理與生理光學的教授。他早年的物理數學都是自學而成,他把這些基礎科學的方法後來應用到“光學圖像”(optic image)的新概念和眼睛的“光線折射”(dioptrics)理論。


郭思傳裂隙燈
Gullstrand slit lamp

他致力於眼睛結構與功能的研究,特別是角膜弧度“散光”的研究;利用鏡片矯正或改善白內障切除後之視力;對“檢眼鏡”(ophthalmoscope)的改善;和發明“郭思傳裂隙燈”(Gullstrand slit lamp);後兩者成為研究眼睛詳細構造不可或缺的診斷工具。
  郭思傳醫生並且把德國物理學家赫姆霍茲(H. von Helmholtz)的古典理論發揚光大,解釋肉眼裏的水晶體對不同遠近而來的光線可以有集焦的能力。這種調節機制就是水晶體凸透鏡面的“適應”(accommodation),根據他的研究,其增幅可以達到動作的三分之二,另外三分之一則受限制於外囊而固定不變。1911年郭思傳醫生因為研究眼睛的光線折射理論,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由於他在瑞典科學院有過行政能力的表現,後來被選為該院諾貝爾物理委員會委員,並擔任過主席。

 

內耳前庭器與平衡機制


Dr. Robert Barany

  奧地利維也納的羅伯.巴瑞尼醫生(Dr. Robert Barany, 1876-1936)畢業於醫學院後就對神經精神科深感興趣。在維也納作耳科醫生時,對人類內耳的生理及病理有深入之研究。他為一名有前庭器官疾病的人診斷治療,用不同溫度的沖洗液灌進病人的外耳道時,發現當注射液太冷時,病人出現眩暈(vertigo)和眼球自動震顫(nystagmus)的現象。當他改用比較溫暖的液體灌進,病人眼球震顫的方向正好與以前的相反。在一連串的試驗中,他觀察出三半規管內淋巴液對溫度冷降熱升的反應;而淋巴流動的方向提供前庭器官“本體感受”(proprioceptive)的信號。這些“熱反應”實驗導致後來耳科醫生對前庭器官疾病手術治療的可能性。他同時也對其他有控制平衡機制功能的小腦與肌肉進行研究。1914年巴瑞尼醫生因為研究內耳前庭器官的生理和病理,贏得諾貝爾醫學獎。
  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方殷,巴瑞尼醫生以平民身分跟隨奧地利陸軍,在前線照護頭部外傷的傷兵。諾貝爾醫學獎發表時,他們發現他被關禁在俄羅斯的俘虜營裏。經過瑞典卡爾王子親自代表紅十字會與俄羅斯交涉,1916年巴瑞尼醫生終於被釋放,並且能夠前往斯德哥爾摩,接受瑞典國王頒給他的諾貝爾獎。遺憾的是,同年他回維也納,受到同行學者們無情的詆毀,他失望之餘,乃轉往瑞典,在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任教耳科,一直到他去世,再也沒有回到自己的國家。

 

主導揭開治糖尿的奧秘


Dr. Frederick Banting

  加拿大多倫多外科醫生佛德瑞克.班亭(Dr. Frederick Banting, 1891-1941),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加入加拿大軍隊的醫療團前往法國,在一場戰役中受傷。1919年戰爭結束,班亭返回加拿大,在多倫多的病童醫院當骨科住院醫師,學成後他選擇在安大略倫敦開業骨科,同時也在西安大略大學及多倫多大學兼教解剖學和藥理學。在這之前,班亭早就對糖尿病之奧秘深感興趣。人們很早就瞭解胰臟除了有外分泌腺之外,胰臟中的許多胰島也就是朗格漢斯小島(Islets of Langerhans)還有內分泌賀爾蒙的功能。缺少後者血糖就高,繼而產生糖尿病。有人口服新鮮的胰臟或服用其榨出的精汁,想以此來治療糖尿病卻毫無結果,因為口服時,胰島的賀爾蒙被消化酵素分解掉。1921年班亭醫生在閱讀文獻時發現有一篇文章,提到結石阻塞胰管引起的病變:該胰臟裏的外分泌細胞皆呈萎縮,唯獨朗格漢斯小島則保持完整,所以這個病變並不觸發糖尿病。他忽然受到啟示:萎縮的胰臟既不再產生消化酵素,又不必擔心胰島會被破壞;如果能用這種胰臟的提取物,不經口服而改用注射,就一定能治糖尿病。於是在他腦海中立刻呈現出一個萃取胰島素的計畫。


班亭和貝斯特的實驗室

  他向多倫多大學生理學系的麥克勞教授(John Macleod, 1876-1935)請求供給一個小實驗室,也請他介紹一位優秀的醫科學生貝斯特(Charles Best, 1899-1978)協助這個實驗研究。班亭和貝斯特把實驗狗隻的外分泌的胰管紮結,六至八週後取出胰臟,清除了萎縮的部分,再進行萃取有效物質的手續。一年之內,他們發展出初步純化胰臟萃取物的方法,並進行臨床試驗。發現這胰臟的萃取液可以降低糖尿病狗的高血糖,也改善了其他糖尿病的症狀。當班亭和貝斯特的實驗遇到瓶頸時,另外一位傑出的生化學家柯利普(James Collip, 1892-1965)也來相助。


John Macleod

James Collip

 


貝斯特

  班亭和貝斯特純化胰臟萃取物的方法,成功地分離出胰島素(insulin),1923年十月,瑞典的卡洛琳研究院決定將該年的諾貝爾醫學生理獎頒給班亭及麥克勞兩人。班亭醫生得知消息後,馬上宣布將自己的獎金與貝斯特平分。稍晚,麥克勞教授也宣布將自己那一半的獎金與有謙遜性格的柯利普共享。一般醫學界則認為諾貝爾醫學生理獎沒給貝斯特是非常偏差的做法。


班亭和貝斯特

 

神經生理與心理之聯繫


Walter Hess

  瑞士蘇黎世(Zurich)的華特.赫斯醫生(Dr. Walter Hess, 1881-1973)在大學畢業後就是執業眼科。他對控制血流和調節呼吸的中樞神經系統甚感興趣,1912年毅然決定要做生理學家。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前往德,法,英三國,受到幾位生理學大師的薰陶。1917年他回瑞士,被選為蘇黎世大學生理研究所所長。在實驗室裏他深入研究“間腦”(diencephalon),發現它有監管和控制內臟之活動,協調並自動糾正軀體之動作,區別並保持骨骼肌肉之張力等功能。他也詳細觀察並分析病人的神經症狀,認為發現間腦在這些過程中與前庭器官引起的行動有關聯。至於其他腦部的研究,他還指出前腦皮層的某些地方有控制視覺,口腔,咽喉地區的機能。赫斯醫生在動物實驗中偶爾見到間腦刺激與行為方式的關係,他因此提出“感情力”(psychic power)的理論,不久這成為“生物心理學”的主題。由於他在心理動機與腦組織表達功能之間所作的貢獻,心理學與生理學之間的鴻溝開始彌縫補合。他同時在一篇專刊裏總結其發現:以生理為基礎的重要臨床心身現象,得以處理;所謂“精神藥物”(psychotropic)的運作模式,得以了解;而行為的研究和中樞神經系統具體組織之間的緊密聯繫,也終於有了一些指導原則。為滿足先決條件的目標,後來的神經醫學家對腦部之探索不斷地擴大。1949年赫斯醫生因為對間腦的研究,莫尼茲醫生共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前額白質腦葉割除手術


Egas Moniz

  葡萄牙里斯本(Lisbon)的依葛.莫尼茲(Dr. Egas Moniz, 1874-1955)並不是外科醫生。他原先在法國波爾多(Bordeaux)和巴黎接受教育,畢業於葡萄牙哥英布拉(Coimbra)大學。1902年他是母校的教授。1911年他擔任里斯本聖瑪麗亞醫院醫師,後來當里斯本科學院主任和院長。他曾經是巴黎,馬德里,倫敦,里約熱內盧,美國,以及南美幾個國家的科學院院士。1903年他開始從政,擔任過葡萄牙議會副會長,葡萄牙駐西班牙大使,外交部長。1918年巴黎和會他是葡萄牙代表團主席。莫尼茲醫生在莫尼茲醫生在神經醫學的貢獻是:1935年發明“前額白質腦葉割除手術”(prefrontal leucotomy),以及1931年發明腦血管造影術。前者是用來治療精神分裂病患者的外科手術,他因此獲得1949年的諾貝爾醫學獎。後者則是用來診斷腦瘤,是當時最先進的影像診斷方法。據了解,絕大多數莫尼茲醫生的莫尼茲醫生病人,其腦葉割除手術其實都不是他本人做莫尼茲醫生自己做的,而是由他的神經外科同事Dr. Almeida Lima操刀。莫尼茲醫生後來被他的一個病人槍殺未死,竟從此癱瘓終身。他創始的手術也引起全世界的爭議和道德關切,部分的原因是,學習他的美國醫生把這“psychosurgery”略加修改為“ice pick lobotomy”,手術方法變得非常殘忍,而且濫用到極不道德的程度。美國國會接受聽證後終於立法禁止,世界各國也隨同禁止該手術。一般醫學界及社會人士認為諾貝爾醫學獎頒給莫尼茲醫生時所引述莫尼茲醫生所用的理由缺乏審慎,是有偏差錯誤的做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