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燕山亭─北行見杏花作

天涯過客

 

燕山亭─北行見杏花作 宋徽宗詞

   裁剪冰綃,輕迭數重,淡着胭脂勻注。
   新樣靚妝,艷溢香融,羞殺蕊珠宮女。
   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
   愁苦,問院落凄涼,幾番春暮? 

   憑寄離恨重重,這雙燕,何曾會人言語?
   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
   怎不思量,除夢裏有時曾去。
   無據,和夢也新來不做。

  宋神宗第九子宋徽宗趙佶是亡國之君,同時是一藝術家。當金兵犯土,城池陷落之際,他還在宮內建大晟樂府,搜集和創作音樂。他的字,畫,詞是中國藝術史三絕。這首詞是靖康事變後,他被金人擄去,作囚犯時途中見杏花而作。

   開段連用五句繪畫杏花:
   “裁剪”說其工巧;
   “冰綃”說其一塵不染;
   “輕迭數重”說其花蕊重疊;
   “胭脂勻注”說其神韻。
   “艷溢”驚人視覺,
   “香融”刺人嗅覺。


宋徽宗畫像

  不是天生畫家,不能這樣給杏花添盡身分。筆鋒轉入好景不常,不久杏花將要凋謝。不期然產生對自然生物的珍惜,痛恨外界的摧殘:“更多少無情風雨”。杏花謝後難免庭院冷落,春暮凄涼。因物寓己,寄情之厚,想像之深,宋徽宗的文學造詣,不容置疑。跟着由杏花想到自己亡國後,飄零無所。可以媲美李後主的“數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他期望在杏花中迴翔的雙燕能體會他的心境。但燕子又怎能明白他“離恨重重”呢?故宮已在萬水千山外,希冀能在夢中去到。但“夢也新來不做”,這妄想是徒然。自己的身世,切合杏花的凋零,情物相融,詠花還是自詠呢?無怪傳說宋徽宗是李後主轉世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