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黃樂茵

 

她像是我的朋友
又好像不是。
熟悉的樣貌在哪兒見過?
我也記不清楚。

她來去匆匆,
不辨名字。
玩着“失蹤”的遊戲,
卻又像是頗熱情的。

她不愛說話,
喜獨來獨往;
像是找不到一個伴侶,
沒有相知的人。

行動飄忽是她的特徵:
撥電話不能找到她,
更不知家住何處,
只有一個通訊地址。

她是何許人?
她究竟是我的朋友嗎?

 

沙漠路上

我蹣跚獨行,
在這沙漠路上
漫天風沙把我的頭髮吹得異常凌亂。
我覆蓋着臉頰,
衣服緊緊的包裹着身體,
只露一雙窺看的眼睛。

不見一棵樹,一枝仙人掌,
一隻駱駝或一個解渴的水源;
更沒有半個人影。
我留在沙地上的腳印很輕,很淺,
回頭看,
風吹散了 不留一絲痕跡。

太陽在頭頂上曝曬,
我極目遠眺:
盡是一片茫茫無垠的黃漠。
我慌了,
渴極了,
哪兒才能到可供休憩的一處樹蔭?

 

失眠

不眠的夜晚
我輾轉反側在床上
很倦  但不能睡着─
扭開收音機
黑色盒子傳出悅耳的音樂
歌唱聲,外語的聲音
陪伴着我
靜待黎明

 

孤獨

一個人賞花看鳥弄蟲玩獸
融入大自然當中 這是孤獨。

一個人看書繪畫寫字讀信
是情趣 亦是孤獨。

一個人練習彈奏一首優美的樂章旋律
忘記自我的自彈自唱 算是孤獨。

一個人看白雲看夜空數繁星望明月
充滿浪漫的情調 也是孤獨。

一個人呆坐窗前凝望雨點淅瀝
細數點點碎事 這是孤獨!

獨自思索回味承擔無人分擔分享感覺心情
仰望晴空萬里白雲片片或是坐於空屋對着牆壁四面
面對前路茫茫像是永無盡頭永不休止的走也走不完
任由幻想馳騁癲瘋的衝向無人的窄巷…

孤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得怎樣去面對!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