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秋晨圖

吟螢

 

  住膩了亞熱帶的人們,誰能不嚮往秋天。而曾經在北國飽嘗過秋色的人們,又誰能不悵惘地懷念着秋天。
  在嚮往中,在悵惘中,在懷念中,無數個秋天過去了,雖然那只不過是撕落了一些曆頁而已。一點點淡得欲無的秋意,曳着一條煩囂的夏的尾巴,匆忙地為那些懷念秋天的相思病的患者們刻下了一條灰色的年輪。然後它隨着一陣西風,一絲秋雨飄然而逝。
  近來,我忽然憬悟到人們都固執地在回憶中去找尋故鄉秋天的蹤跡,卻將眼前大塊大塊的秋色忽略了,實在是很傻的事。造物者豈只為你的故鄉塗上秋色,瞧!那一畦畦肥肥的雛菊;那一片片血紅的樹葉;早晨,沾在花瓣上的冰瑩的露水;傍晚,敷在你雙臂上的爽涼的寒意;這不都是秋是甚麼?這不是秋色是甚麼?這不是秋天是甚麼?
  我窗前的綠色的草坪,愈來愈深邃了,我幾乎不知道創造自然的藝術大師何時添濃了他的筆觸,我只覺得那一片盎然的綠意,在冷凝的早晨,逐漸使我的視覺加重起來。它不再伸出輕柔的手指招呼我撲進它的懷裏,而顯示出一種冷漠的距離,要我默默地保持寧靜,讓我悠然地由這一泓深邃的碧綠中讀出一些淒涼的詩句。我躡足在這片綠色前走過,我不想讀那些詩句,讓它悠悠地等待在那兒,直到我的心湖澄澈得能夠容納它們的時候。
  玫瑰花的嫩紅的葉子薄薄的如冷艷的少婦的臉,與幾片黃色即將脫落的葉子顯得很不調合。但當我退後幾步,站在一個適當的角度來看的時候,卻在它遒勁的枝幹上瞥見了一抹清挹的秋色,晶瑩的冷露滴在半開的淡黃玫瑰的嫩瓣上,使我忘了這究竟是春朝,抑是秋晨。呵,原來在亞熱帶土地的滿園秋色中,也會偶爾分給早春一隅,這也許是造物主奇妙的神來之筆吧!這大概就是招致那些胸襟狹窄的秋士們抱怨的原因吧!
  秋,應該是肅殺的,“夫秋,刑官也”。悲涼的,淒切蕭條,草衰葉脫,才是秋的景象。詩人才能寫出哀婉淒絕的作品,賺人的眼淚。若在淒涼的秋月中,突然綻放了一朵春花,豈非大煞風景。所以在亞熱帶度過了三十幾個秋天,但在那些頑固的秋士們的傳統意識中,總覺得那不是秋天。人們在潛意識中,用傳統的情感,來否定了現實的秋的存在,這大概就是苦悶的鬱結吧!
  當我踱在長滿蒼苔的暗紅色的磚地上,放眼望去,在我面前的這幅“秋晨圖”忽然豐富了起來,抹着幾絲淡雲的藍天,高而深湛,使我幾乎能在上面讀出字來讀出蔚藍而深邃的創造的奧秘來。在四周圍繞着我的深碧的花木中,一片靜謐的美擁向我,填滿了我心靈中的空白,使我泛起了寫詩的衝動。當然,我並沒有寫,因為在這幅清挹絕俗的“秋晨圖”上,最忌題詩,連杜甫的也不可,讓它留下一塊空白,會更耐人尋味。
  庭園中有一簇用紅,黃的水彩蘸出來的樹葉,飽飲了秋露,嬌艷欲滴,成了造物主得意的手筆。這兒沒有一棵果樹,也找不到一粒秋實,但我仍能嗅到淡淡的收穫的芳香。啊!秋天是一個收穫的季節啊!當生命的種籽在春天裏茁長,在夏天裏壯大,在秋天應該是結出累累果實的時候,一切受造物都將由絢爛歸於平淡,由浮華趨向篤實,由美麗的春華結出碩壯的秋實。而在這累累的果實中,孕育着無數個新的生命。這才是大自然最高最美的境界。
  在這豐腴可人的秋色中,我領悟了生命的真諦。我抬頭凝視着蔚藍的穹蒼,默默地謳歌着生命的秋天,忽然一片被晨風搖落的紅葉,壓上了我的肩頭,使我有沉重的感覺,好像一隻無形的手按在我的臂上,讓我內視心靈的深處,希冀在那裏能找到些甚麼,但我惶然地發現那裏仍然是一片空白。
  我歉疚地低下頭來,秋陽照滿了庭園,也照紅了我的雙頰,我的心靈中雖然充滿了詩的情愫,卻找不到一顆秋天的生命的果實。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