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僕人的畫像

馮虛

 

  到博物館去,我們常會看到歷史人物的畫像,可惜,有時會是唯一存在的畫像,通常是很平面化,大部分表現得刻板,缺乏生氣,很少能夠真箇傳神。這樣情形的原因,是沒法描繪內心,自然就沒有深度。
  美國國父華盛頓的畫像,就不僅繪出他偉岸的外貌,也具有威嚴尊貴的氣概,可達到所說的“氣韻生動”。據那位畫家後來告訴人,他看出將軍可畏的怒氣。侍衛把這話傳到華盛頓夫人耳中。夫人說:“他敢說這樣的話?”侍衛說:“不過,他也說,將軍的怒氣受到控制。”夫人才為之釋然。


George Washington(The Lansdowne Portrait), 1796
by Gilbert Stuart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Washington

  英國清教徒革命時代的執政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是當世的英雄,也是誠實的基督徒,相貌卻不見得英俊,而有些粗獷。在召人畫像的時候,先警告畫師:“要給我畫得真,不許掩飾缺點,不許加以美化,要把我的生痣,殘缺,一一都畫下來,否則我一文不付!”今天所看到的像,就是這樣的真實之作。


Oliver Cromwell
by Robert Walker, Oil on canvas, c.1649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的畫像,就不見得盡逼真。他所留下的畫像,似是太流於帝王尊貴氣勢俗套,可能是甚麼雄風蓋世,神武英明的宣傳畫,以力圖掩蓋其身不滿五呎的小軍曹的樣子。


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的畫像

  當然,這些都是偉大人物,一世之雄,卻沒聽說過有特為僕人而作的畫像,至少尚乏傳世名作。
  耶穌基督被稱為“主”,一個尊貴的稱號,但祂不是仗劍躍馬的英雄,也不是手握權杖,坐在寶座上的君王,祂完全不像亞力山大,不像凱撒,或拿破崙;祂沒有征服過甚麼土地,但祂佔領人心,許多人的心。更奇妙的是,那並不是祂生前的功業,是在祂離世之後。
  猶太人不喜造型藝術,怕的是涉嫌造偶像,至今在以色列觀光生意的紀念品店中,連稍真的微型金燈台,也是阿拉伯人的製品。耶穌基督當然沒有照片留下來,連目睹者畫的肖像也沒有,現在所見的,只是後世藝術家想像的作品,是經過了許多世紀,那些畫家都沒有親見過主,更不必說體會祂內心的感受了。
  據說:當使徒彼得年老的時候,年輕的門徒們想起耶穌預言的話,彼得將要殉道榮耀主。他們請求彼得在離世之前,為他們描繪基督耶穌的相貌。彼得也許記起當年主為他們預備早餐的往事,伸手取了一塊洗臉布,用餘燼中的木炭,在上面勾畫出一幅簡單的線條,顯出憔悴憂鬱的面容。當然,彼得不是畫家,但他對主的認識,是無人可比的。
  許多畫家都留下了自畫像。他們給別人畫的肖像,雖然未必逼肖,但他們的自畫像,應該可以信為正確,雖則不定盡然。
  主耶穌在世的時候,曾這樣自我表露,祂的話必然是最可靠的: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為這裏來,我就使他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我們看上文,便知這話是在加利利地區的諸城,拒絕悔改時所講的。從人的角度看來,祂在哥拉汛,迦百農,伯賽大受到挫折失敗,是該灰心沮喪的事;主卻意外的歡樂起來(路加福音10:17-22)!換句話說,當社會的精英分子,“聰明通達人”拒絕接受,而只有單純愚拙的人領受真道,耶穌並不意外,反而歡樂起來!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常經憂患苦難的主,同情人的罪苦,不止一次的哀哭,這“歡樂”似是僅見的一次。
  為甚麼主耶穌這樣的反常呢?
  對於“僕人”的評價,不在於工作的效果,而在於其忠心;不在於數量,而在於品質;不在於眼前歡,而在將來;不在於人的稱讚,而在於神“父,天地的主”歡喜。了解神“柔和謙卑”的忠心僕人,必須要心地柔和謙卑如同嬰孩,才可以接受祂,信從祂。
  耶穌告訴世人說:“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聖經中說到“負軛”,是表示在權柄之下。這是說,信徒當順從基督耶穌,因為祂順從天父,願意凡事照神的旨意成就,而不是照自己的意思。照主這樣作,就是負主的軛,服主的權柄,才是真正的成功。
  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哥林多前書11:1),使徒給教會的信息,正是要他們像基督的柔和謙卑。那教會恐怕最近於現代的城市教會。哥林多位於地峽,交通繁盛,是一個商業城市,也是文化中心,人口約五六十萬,又有大學;雖然教會成員中,有智慧和高貴的人不多,但使他們崇拜智慧,財富,地位。他們恰與柔和相反,才會互相爭執,要作大,彼此打官司;他們不肯謙卑,流行山頭主義,高傲爭作領袖,結成幫派。保羅提醒他們,基督才是教會的頭,而最後“子也要服那叫萬物服祂的,叫神在萬物之上,為萬物之主。”(哥林多前書15:28)
  在許多神性人性的品格中,主耶穌沒有說祂的公義,聖潔,信實,而說“柔和謙卑”。一般說來,最好也只是陰性品德,或說次要品德;但對於“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希伯來書3:1)來說,是最重要的,使祂像“謙和勝過世上眾人”的摩西一樣,“在神的全家盡忠”。
  在先知以賽亞書中,有四首“僕人之詩”,預言彌賽亞:第一首見42:1-9;第二首49:1-6;第三首50:4-9;第四首52:13-53:12。其三,四首極清楚的描繪“受苦的僕人”,備及基督受難的細節。
  基督耶穌謙卑,是祂愛的具體表現。祂捨棄神子的榮耀降世為人,不是作君王領袖,仗劍躍馬,征服世界。祂“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2:4-9)
  僕人也有榮耀的時候,是差遣的主先得榮耀。保羅不反對信徒有作王的盼望,但不是現在(哥林多前書4:8)。今天的所謂“僕人”,只是掛名而已。且不說“公僕”常變成大小暴君,連梵蒂岡那位“眾僕之僕”的教皇,在歷史上也常是爭霸,縱橫闢闔,在國際上搞麻煩。不幸,今天還有更多的人,在作同樣的努力。盼望我們都記得,時候沒到,不要先求取自己的榮耀,只等時候到了,從主那裏得着榮耀。
  僕人的柔和謙卑,並不是沒有原則。僕人不是任所有的人役使,要單事奉主,討祂的喜歡。因此,必須持守真理,就是主的話,主的原則和標準。在必要的時候,必須在主的旗纛下,挺身奮戰;旗纛(Standard)這個字,也是標準的意思。我們應該惟真理是從。當效法主耶穌,主是這樣。保羅是這樣。
  願我們從聖經中僕人的畫像,學得更像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