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泛藍?泛黑?

陵兮

 

  今天心裏泛藍又泛黑,不知是藍沉還是黑深?心裏老不是味道。昨晚電子郵箱通知我那女孩的安息禮拜今晨在紐約舉行,她被海嘯沖得好遠好遠,家人找到她回來安葬。我不能去參加追悼,因為有責任在身,要負責醫院中之紀念金路德之崇拜(民權領袖,Martin Luther King, 1929-1968),心中惆悵得很。在崇拜中麥克述說他在1963年身歷其境的情況,其時他是金路德牧師的助理牧師,他流淚漣漣不能繼續,眾人也受感於“我有一個夢想”那篇感人的講詞:“公平是以顏色來區分嗎?”我哽咽着唱不出一句:“We Shall Overcome!”


The Tragedy
Pablo Picasso, 1860
  這些感受,使我想起了畢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The Tragedy, 1860那幅早期的畫,全用藍色畫了一家三口,低頭赤足地,面部表情悲哀,站在海邊無奈:這是畢氏的藍色系列中的一幅名畫,我多年前在華盛頓D.C.買的一張複印卡片。這勾起了我對海嘯喪生的一些感嘆和哀愁,我才明白為何畢氏用那深淺不一的藍來代表悲傷,抑鬱,無奈;再上黑色的沉悶及遠處幾筆白浪的對比,更令人看後覺得難過。那種內心的感受並非“淡淡的哀愁”,而是:“深深的無奈,無助。”我更想起一位同工痛失其往斯里蘭卡火車上的妻女,及紐約一家庭失去其引以為榮之女兒。這種刻骨銘心之痛只有用“顏色”來表達那呼天蒼地的痛:“天哪!天哪!”之悲。
  畢氏後期的作品是到好萊塢之後創作那可多面看的表情,而使“畫”成為“動”畫面─一張臉有幾個鼻子,幾對眼等,這跟他早期的古典作品截然不同,未知你意如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