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華盛頓的告別辭

于中旻

 

  1796年九月十七日,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將軍,完成第二個四年任期後,向國人告別。消息傳達另一個喬治—英國的王喬治三世(King George III, 1738-1820),當時的美國國土僅限於東部十三州,已經比歐洲任何國家面積都大。英王喬治不相信甚麼民主的總統,會不成為終身的王?他經驗過權力的吸引,當知道與他搏鬥過的前臣民華盛頓,真箇在位二任之後退休了,覺得匪夷所思,稱華盛頓是“聖人”。如果說,敵人的稱讚是最真實的,這該算是最難得的好評。當然,還是近代世界上首次發生這種事:一位大國的最高領袖,告別政治舞臺,歸返田園生活。
  論到最古老的民主制度,如果不算過分攀附的話,該數聖經中的以色列,士師時代的聯邦。雖然,不能夠說是理想。當摩西的背影,從以色列人民眼前最後一次永遠消失,約書亞繼續領導的重任。現在,這位白髮蒼蒼的統帥,已經過了一百歲。
  約書亞在示劍的會幕,召聚以色列的領袖們來。峽谷口前的平原,可以望見遙遙相對的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夕陽的餘暉,灑下一片金黃。偉大將領的身影,斜映在地上,顯得更為頎長。約書亞向他們發表臨別的演講,告訴年輕的一代:耶和華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經過曠野旅程,今天能夠站在約但河這邊的應許之地,並不是由於他們的勇武善戰,更不在乎領袖的英明睿智,全是仰賴耶和華的能力:

現在你們要敬畏耶和華,誠心實意的事奉祂,將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華。若是你們以事奉耶和華為不好,今日,就可以選擇所要事奉的;是你們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呢?是你們所住這地的亞摩利人的神呢?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約書亞記24:12-15)

這番意義深長的話,從統帥他們幾十年的老人口中說出。他即將解甲歸田,去以法蓮山地的亭拿西拉(約書亞記19:49,50)。在那裏,他將修理橄欖樹,看無花果樹繁盛結果,牛羊孳生,後代人在正確的宗教教育下長大,成為敬虔的後裔。這不再是軍隊的命令,而是朋友和長者的建議。他傳達的不是運籌帷帳的軍事經驗,也不統御因應的政治權術,而是最基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老人家自己是真實的榜樣。


華盛頓總統

  三千多年以後,在大西洋彼岸,新生的美利堅合眾國,於1796年九月十九日的非拉鐵非美國商報(The Philadelphia Daily American Advertiser)刊載了華盛頓的告別辭。華盛頓並沒有像約書亞那樣,發表情詞動人的演說,而是授意麥迪生和哈密爾頓主稿,並親加修訂的文告。這位國父,“臨別的朋友”,對國人作“客觀的警告”。
  如同約書亞面對着以色列十三個支派,華盛頓的信息,是給由殖民地形成的十三州聯邦。首先,華盛頓勸告國人,要“極其珍惜攸關集體及個人利益的團結”,作為不可分割的社群,如同弟兄相親。這永屬一個國家的認識,對於以後的西進發展,及為解放黑奴而引起不幸的南北戰爭後的愈合,都非常重要;而唯獨仰賴全能神的恩典,才得以維持。
  他又說:作為民選的政府,建立在分權並互相制衡的基礎上,但絕不可以黨派私利為事,造成有害的分爭。
  約書亞諄切囑咐以色列人,要專意事奉耶和華;華盛頓則向國人指出,政治的興盛,“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兩大支柱。如果有人徒託愛國之名,而圖斲傷這人類福樂的支柱,則是虛言。”這裏所說的“宗教”,是當時人指基督教的另一說法。華盛頓特別指出,愛國必須愛人,正確的信仰和相應的行動,是帶給人們福樂,永久的福樂。藉“愛國”口號騙人的,後來者不乏人號稱“福音派信仰”,而專注其私利,不問品德的作風,則是會黨痞賴分贓,成為惡徒政治(kakistocracy),殃害人民。
  政客們不會也不能自己出錢捐輸國庫。特別是窮兵黷武,需要極大的開支,因此必須杜絕舉債。在財政方面,公眾的信用,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和安全根源。要節約開支,維持和平,不可舉債。“自己造成債務,要後代負擔,是不仁慈的舉動。這是國會的責任,公眾輿論也應該合作。”
  在外交上,“以誠信和公義,對待所有的國家。同所有的國家,維持敦睦協和。宗教和道德要求我們如此行,明智的政策,豈不也要求如此?”唯有作和平之子,才是信奉基督光中的血統證明。
  以誠實知名的華盛頓,強調誠實最基本品德:“我堅持‘誠實是最好原則’的格言,對公眾或私人事務都適用。”不幸,在後來的繼位者,僅有十九世紀的林肯總統,二十世紀的卡特總統,是很可惜的事。風行草偃,國民道德哪堪問聞!
  華盛頓留下最後的話:“回顧我主政的時期,我並未發現故意的錯誤;但我深感自己的缺陷,可能會造成許多過失。不論如何,我熱切祈求全能者補救或減低其損害;也願我的國家不止息的寬恕。我奉獻我生命中的四十五年,正直熱誠的事奉,卻難免任重材菲。不久,我將在那巨廈安息。”

  神把以色列安置在地中海和約但河之間,成為天然的免疫區,卻又扼連繋亞非的南北通道,有貿易之利;雖然幅員偪仄,卻不難成為富庶的國家。賴神庇佑,安全上也沒有嚴重的問題。
  美國是第一個示範的現代民主國家,東臨大西洋,西瀕太平洋,初為隔離舊世界的獨裁和敗壞,後變成傳輸之利,經過工商業發展的“鍍金時代”。進入二十世紀,美國積極參與世界事務,包括兩次大戰,似是兩次拯救世界;繼即挾其資源及科技,武力,因而驕狂,擴展自己的意志,爭奪世界霸權。任何不合其意的,就威脅,利誘,必欲迫人就範才算。至於傳播福音真理,道德榜樣,都不在考慮之内;簡單的原則,是勉強人家照自己的價值觀念,生活樣式。不過,失去道德影響力,而僅憑武力,到處侵略,惹是生非,是極為耗費昂貴的事業,不僅浪費許多無辜青年的生命,並造成財源枯竭,國債日增,更壞的是成虐害文化,青年一代,“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21:25),正是美國的形象。至於個人形象呢,美國前總統不實(George Bush),在歐洲青年票選中,當列人類惡魔第四名!縱使再建幾座圖書館,豈能有望湔雪此惡名?更何況還要面對公義的神審判?當然,侵吞軍費,中飽私囊,也不是合法息戰弭兵的和平方法,貪污肥己,比起遘禍殃民也好不到哪裏去。
  聖經中記載的,還有撒母耳告別國人;雖然他有不肖的劣子,不如約書亞光耀家門,但可在人民大眾面前,表明清白,百姓同神為證(撒母耳記上12:1-5),沒有誰可以判他入獄,至今也未發現有損清譽的事。作領袖的因權位發財,是最可恥的。約書亞和華盛頓也是人,怎麼能夠如此持正,如此英明?是因為他們以敬畏神為立身之基,才至終大節不虧。
  聖經說:“資財不能永有,冠冕豈能存到萬代?”(箴言27:24)思想當權者應該好好思想,在謝幕的時候,會有甚麼樣的話可說?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