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朋友

余卓雄

 

  新來的那個女孩子,呆坐在歡笑的人群中,好像一座孤島。她一點也不為四周的喜樂有所感動,她的眼睛像一對熄滅了的照明燈,使這個孤島顯得格外黯淡。
  “你為甚麼不開心”?我問她。
  “他們的吵鬧太過無聊。”她冷冷的回答道。
  “可是他們不是興高采烈嗎?”
  “等一會兒便要風消雲散了。”對於別人的失敗,她倒充滿把握。
  “你有朋友在這裏嗎?”
  “沒有人喜歡我。”
  “那麼宗教信仰呢?”
  “你是說哄小孩子的那些聖經故事?”她似乎贏得一個回合。
  “不錯,是我們從小就聽過的聖經故事。”我便乘機向她挑戰道:“你的人生觀是甚麼?”
  她說:“我讀心理學。”
  “噢!那很好。你對於一個心裏空虛的人,怎樣幫助他呢?”
  “我要對他說:‘你很寂寞。’”
  “他豈沒有自知之明嗎?”
  “但是他需要一個能指出他的病態的人。”她把眼睛重重的向我一掃,好像說:“不要迫人太甚!”
  我覺得她缺乏招架之力,也沒有斬釘截鐵地解答使她困惑的問題。
  “這些人總要找個出路的。你說,他們該怎麼辦?”
  她記起了一些觀察得來的事實,說:“他們對物質很倚賴,對紀律輕視,對明天恐懼…”
  我加上兩句:“他們沒有一個可以自我犧牲的崇高目標,那能夠換取真我,新我的目標。”
  “也許是吧。”
  我發覺那一對已滅了的照明燈,漸漸的亮起來,便問她道:“你肯與上帝和我們做朋友嗎?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