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嶗山華嚴寺一石兩塊石刻的不同命運

北郭居士

 

  嶗山名剎華嚴寺前的原華嚴路旁,有一塊橫臥路邊高約丈許的巨石,俗稱“臥牛石”。臥石上曾有兩塊石刻,一塊是日偽時期北京市工務局局長舒壯懷的“壯遊”石刻,一塊是中國青年黨主席曾琦與夫人周若南共同具名的“七絕”詩,為嶗山留下了二十世紀那段慘淡華夏國運中,走馬燈似的一些風雲人物的歷史印記。這兩塊石刻,一塊在1950年代被鑿除,一塊完好保留至今。

一.舒壯懷石刻


舒壯懷的“壯遊”石刻,左側窄面為曾琦的豎體詩刻

  臥牛石上保留至今的是“壯遊”石刻。從邊款上看,這是民國二十年(1931年)六月河北省臨榆人(山海關)舒壯懷所書。臥牛石下的華嚴路是1932年修築的,比“壯遊”石刻晚了一年。據民間傳說當年鋪築華嚴路時,一塊石條花了一塊銀元,都是寺裏的和尚從外地化緣得來的錢。舒壯懷是否為華嚴路的修築捐了一大筆銀子?才得以在華嚴寺塔院下這塊臥牛石上鐫刻下寓意自己到此一遊的“壯遊”石刻?從石刻上可以看出:舒壯懷當年來嶗山遊覽時可謂春風得意,財大氣粗,“壯遊”二字寫得如此筆力遒勁!由於華嚴寺近代以來佛道曾經的交替,某些政治運動期間檔案史料的損毀,林業單位的多年入住,使得很長一段時間的歷史模糊不清,沒有留下舒壯懷來嶗山的蹤跡,僅有這塊石刻銘刻他當年曾經的嶗山之行。
  舒壯懷抗戰前在北平市工務局任局長,北平淪陷後,他沒有跟着國民政府南遷,而是留了下來在日偽北京特別市公署工務局繼續擔任局長,為日偽政權效力。他在任上主管城市建築與道路工程,和現在大陸主管地產工程的官員一樣,很是賺了些銀子。由於當了漢奸,被活躍在京津一帶由青年學生組成的“抗日殺奸團”列為暗殺目標。1940年3月29日中午,在他居住的辟才胡同家門口,被“抗團”的三名學生趁其下車時打了一槍,僥倖沒被打死,卻被打瞎了一隻眼睛。舒壯懷被刺後在北平造成很大社會影響,平民百姓暗暗叫好,各路漢奸人心惶惶,抗日大後方重慶與延安的報紙也紛紛刊文報道。被刺後的舒壯懷嚇破了膽,花着貪污來的大把銀子,辭去職務隱居當起了“寓公”。抗戰勝利後被國民政府以漢奸罪起訴時蹲過監獄,解放後還是以漢奸罪被逮捕死在監獄裏。
  舒壯懷在華嚴寺刻下這方“壯遊”石刻後到為日偽政權效力遇刺,前後不到九年時間,可謂世事浮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折射出時代巨變的歷史滄桑…


舒壯懷被刺後,偽北平警察分局的調查報告(北京市檔案館存)

二.曾琦石刻


攝於1949年2月,站立者右為高芳先(高華柱父親)

  臥牛石東南下側的小面上,另有一塊豎體石刻,如今已被鑿除,不見了當年所刻文字為何。後從高芳先紀念文集(臺灣前國防部長高華柱的父親)中看到照片,此處鐫刻的是曾琦的一首紀念嶗山抗戰的七絕詩。


曾琦石刻今況

  曾琦(1892-1951)字慕韓,出生於四川省隆昌縣響石鎮的一個官宦家庭。早年就讀於成都法政學堂,1919年到法國留學,1923年在法國創立中國青年黨(為民國時期中國國民黨,共產黨,青年黨三大黨派之一),自任青年黨主席。北伐時期曾琦曾經會見過孫中山先生,反對孫中山提出的“聯俄聯共”政策。在抗戰時期,曾琦呼籲停止內戰,一致抗日。1946年,曾琦代表青年黨參加國民黨召開的全國各黨派代表大會,被指定為大會主席團主席。1947年4月,曾琦代表青年黨與蔣介石,張君勵等簽署“共同施政綱領”,出任國民政府委員。1948年3月,曾琦參加國民黨的“行憲國大”。1948年十月,曾琦被國民政府委派,到美國進行外交活動兼治病。1948年十二月,中共中央公布第一批國民黨戰犯四十三人,曾琦名列第四十二名。1951年5月7日,曾琦病逝於美國華盛頓。
  1946年9月26日,中國青年黨主席曾琦與夫人周若南及青年黨常委兼秘書長劉東岩一行,在東北視察後由北平轉來青島訪問四天。28日曾琦與國民參政會主席團主席莫德惠,國民黨中央委員丁惟汾等大員,在青島市長李先良,市政府各局負責人陪同下遊覽嶗山,期間參觀了抗戰期間李先良帶領抗日武裝在嶗山打擊日偽軍的戰鬥遺址。當晚,一行人留宿於華嚴寺,看到李先良在華嚴寺前留有多處抗戰石刻,“頗有一時之雅興”的曾琦遂作七絕一首,由夫人周若南手書,鐫刻於臥牛石“壯遊”石刻的左下側面上。這是嶗山自古至今的摩崖石刻中,唯一由夫婦共同書寫具名的石刻,其刻文為:

倭陷青島,李先良君以文人率兵守嶗山,始終未失,越八載卒獲光復,故物爰賦七絕以紀其功。
百戰猶存射虎身,臨淮韜略信無倫。
嶗山勝地憑君護,我欲移居東海濱。
民國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九日 蜀南 曾琦 周若南書

  曾琦石刻序文中的李先良,江蘇吳縣人,國民黨南京中央黨校畢業,“七七事變”以前在青島市政府和市黨部任職,抗戰開始後在膠東一帶堅持敵後抗戰。1941年以後代理青島市秘書長一職,代行青島市臨時政府權力,指揮青島保安大隊等地方抗日武裝,在青島市郊嶗山一帶打遊擊堅持敵後抗戰,直至抗戰勝利後,被國民黨中央政府任命為青島市市長。李先良在與青島大都市近在咫尺的嶗山彈丸之地,帶領上千人的遊擊武裝堅持抗戰數年,打破青島日偽具有海,陸,空立體作戰優勢敵軍的無數次“掃盪”與“清剿”,炸毀清除了日偽在嶗山腹地的十多座據點,碉堡。並派出精幹武裝特深入青島市區,在廣大青島市民的積極參與支持下,奪取日偽軍的大批槍支彈藥,武裝搶奪日本紗廠的大批軍用布匹,成為國民黨地方武裝在敵後堅持抗日的佼佼者,令抗日大後方的人們刮目相看。
  身為中國青年黨主席的曾琦和青島市長的李先良,當時肯定清楚舒壯懷的身分,畢竟當年被刺殺時的消息搞得沸沸揚揚,路人皆知。而大權在握的曾琦和李先良兩人手下留情,沒有將漢奸舒壯懷的“壯遊”石刻鑿除,將為嶗山抗戰唱讚歌的七絕鐫刻其上,為今天的嶗山人文歷史留下了一份寶貴史料,值得今天的後人們深思。縱觀舒,曾二人,都曾經是民國官員,不同的是曾琦積極主張抗日,舒壯懷卻淪為漢奸。
  華夏真正的民族歷史,應該將這兩塊石刻的命運翻轉過來:已鑿除的那塊應當恢復上石,至今猶在的也不應當鑿除,作為歷史遺物永遠保留下去,可歎的是其中摻雜了許多的政治因素與階級鬥爭觀念,那塊被鑿除的石刻至今還不能恢復原狀…
  曾琦夫人周若南為浙江紹興(後遷天津)周姓大家閨秀,自小受到家庭薰陶和良好教育,書畫皆工。其伯父周善培,是民國時期著名的社會活動家。


2012年北京某拍賣公司推出的周若南一幅書法作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