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21-01-01

我們來談天(十二)

天父的管教

余仙

 

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再者,我們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們,我們尚且敬重他;何況萬靈的父,我們豈不更當順服祂得生嗎?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希伯來書12:8-10)

  已經是好幾年了,還仿佛是不久前的事。曾面對面一個基督徒父親說:“我不管教孩子們,恐怕在鄰舍面前失去見證。”如果不是就在白天,真難相信是出自信徒的口。當然可以怪美國文化作祟。
  這話聽來有些奇怪,非常像以利的聲音:“豈有父親管教自己的孩子呢?—那原是叫他們得益處,在神的聖潔上有分!”再想來,“以迦博”的形像出現:“榮耀離開以色列了!”(撒母耳記上4:21)
  又是幾年前,中國風把一本書吹到美國—虎媽!不少人以為是防疫針,新盤尼西林。虎媽無狼子,無浪子。人是那麼容易“忘了那勸你們如同勸兒子的話:‘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希伯來書12:5,6)
  可惜,許多家庭只是書架上有聖經!

  慈愛的父,並不樂意管教孩子,除非確實有必要,為了避免危險。所以說:“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你不可像那無知的騾馬,必用嚼環轡頭勒住牠;不然,就不能馴服。”(詩篇32:8,9)
  這多麼清楚的刻畫慈父的教導孩子,不像馴馬一樣,叫孩子奴性的懼怕,絕不是理想的教育方式;父親絕不輕易動鞭子,像暴君以威服人,施刑逼人喊:“萬歲!”好父親是用眼睛引導孩子怎麼走義路。父親憂鬱的眼睛,表示他不放心,和他的傷心;父親張大眼睛,表示他的禁止;父親的眼睛消失,只露出牙齒,表明他的喜悅,歡欣…能夠體會父親心意的孩子,總能知道該怎樣行,怎樣止。

  現代科學發達,科技進步,卻失落了許多屬靈的知識,就像氣象台,不再考量諸葛亮的冬至東風的預告。同樣的,也完全忽略疾病與神的懲罰有關。記得:許多年前,愛滋病(AIDS)初發現的時候,醫藥和政界業的人物,花很長的時間,在論辯其是否“傳染病”;當時的英國女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嚴厲的主張“把那種病人送到監獄裏!”聽來不近人情,也不合醫理,但不失為有效方。現在各種已知的疾病多有特效藥,但不都知道其有效因。摩西傳達神的話:“你若留意聽耶和華你神的話,又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留心聽我的誡命,守我的一切律例,我就不將所加於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為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耶和華醫治者]。”(出埃及記15:26)戰爭,缺乏,疫癘,惡獸,是神傳統的懲罰(申命記28:15-61)。現代人習慣於把天災諉之“自然災變”,而忽略人為禍因。
  神的子民犯罪,祂可以使用外邦人,作為管教祂子民的工具,像用杖責打一樣;達成祂所定成就的目的,棍杖就折斷毀壞,當作柴來焚燒。“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我要打發他攻擊褻瀆的國民,吩咐他攻擊我所惱怒的百姓。”(以賽亞書10:5,6)先知耶利米特奉神的名宣告:“我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耶利米書25:9,43:10),顯明神可以藉外邦勢力和地緣政治,管教祂的子民,成就祂的旨意。


以色列人被擄巴比倫

  神在祂子民的周圍,設定一個無形無相,又無比堅固的圈—在圈內的人,在受罰的時候,絕不用想逃逸;圈外的勢力,不問其怎般強大,也不能趕盡殺絕。神的應許這樣:

“我的僕人雅各啊,不要懼怕!因我與你同在。我要將我所趕你到的那些國滅絕淨盡,卻不將你滅絕淨盡;倒要從寬懲治你,萬不能不罰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書46:28)

  蒙主深奧啟示的古聖,從筆下流露出奇妙的音樂:“耶和華啊!你所管教,用律法所教訓的人是有福的。你使他在遭難的日子得享平安。”(詩篇94:12,13)這樣美好的詩篇,惟有經歷主恩的人,才可以如此宣述。這是說:“除去銀子的渣滓,就有銀子出來;銀匠能以作器皿。”(箴言25:4)
  我們的裏面,都不像外表那麼的純潔,裏面有雜質,有渣滓;必須要除去。感謝主,本於祂的全知,預先看到我們裏面有作祂器皿的潛質,能以返照祂些許榮美;因此就照祂偉大的計畫施行管教,磨煉,“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希伯來書12:11)阿們。(下期續)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再作嬰孩 ✍于中旻

點點心靈

特殊的聖誕節 ✍張在孜

談天說地

兩櫃與救恩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回顧與前瞻,喜樂迎新年 ✍林向陽

藝文走廊

疫境散記 ✍凌風

點點心靈

基甸:信心的統帥 ✍于中旻

雲彩生活

身價十倍的大茴香 ✍烝民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科孚島印象 1 ✍郭端

藝文走廊

國畫寫生 ✍謝順佳

談天說地

天並非上帝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