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06-03-01


廁所文學另一章

區室

 


梅堯臣

  不論中西,文學避免涉及污穢的事物。宋朝的名詩人梅堯臣(聖俞,1002-1060),作詩以深遠古淡知名。他以為詩的最高境界,是“狀難寫之景如在面前,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他有一首“晨興如廁有鴉啄蛆詩”:

飛鳥先日出 誰知彼雌雄
豈無腐鼠食 來啄穢廁蟲
飽腹上高樹 跋觜噪西風
吉凶非予聞 臭惡在爾躬
物靈必自潔 可以推始終

  中國士人,不僅手不作粗重污穢的工作,也不寫污穢的東西,以為那是“不雅”的;這絕不像今天的文人,公開談論慾性之類。這種情形,有了轉變,似是受禪宗發展的影響。寒山,拾得等人,以口語入詩。南方雲門的創始人文偃禪師,當僧來問他:“如何是佛?”雲門回答說:“乾屎橛!”雖然藏有“佛不是物”的機鋒,但這種語言,是前此未有的。
  儘管梅堯臣詩用詞受其影響,詩人的用意,是表明持身應當高潔。
  烏鴉是不潔的鳥,甘於到廁中(當時的農家通常用露天的廁所)啄蛆為食。詩人顯然不信“鵲鳴吉,鴉鳴凶”的傳說,但他知道,必須是自己潔淨的鳥,不貪愛污穢的食物,才可以傳出可信的信息。
  這個看法,頗合於屬靈原則。約伯記古老的智慧:“誰能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無論誰也不能!”(約伯記14:4)
  魔鬼是糞堆之王,所以別西卜稱為蒼蠅之王。它是污穢的,它的隨從者也是如此。聖經以烏鴉是不潔的鳥類,照律法不可以吃。對現代人的教訓,是要分別為聖,不可與不潔的人同流合污。
  聖經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不潔的〕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哥林多後書6:17)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兩櫃與救恩 ✍于中旻

點點心靈

特殊的聖誕節 ✍張在孜

談天說地

再作嬰孩 ✍于中旻

藝文走廊

疫境散記 ✍凌風

談天說地

回顧與前瞻,喜樂迎新年 ✍林向陽

談天說地

靜之音 ✍余卓雄

寰宇古今

日內瓦的春晨小品 ✍音凝

寰宇古今

明朝的基督教發展 ✍黃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