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竹窗是一首詩

音凝

 

  我案旁的竹窗,陪我讀書,伴我寫作,它不僅是我的伴侶,而是一首詩。
  當陽光明媚,滿窗翠綠,怡神悅目,對我的寫讀都有助益;微風吹起,搖曳生姿,兼有啁啾鳥聲驅走岑寂,細微的竹葉聲自窗外潛入,使我不得不由書卷中停眸,抬眼左顧,滿窗盡是淡淡的竹韻。

  陰天令人不適,心情受壓抑如窗外的冷雲灰空,若不幸或有幸下起了雨,心情雖難開朗,但雨後的竹葉,卻澄瑩明透,如水晶,似明珠,竹葉的淺綠也加深了顏色,竹窗幻化成一幀全新的創作。雨敲竹葉,聲聲入耳,重寫李清照“聲聲慢”中的“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雨後的竹葉小心翼翼地擎着水珠,如懸垂在美人睫上的淚珠,既擔心它會落下,又想為它拭去,那種矛盾的心情,如文藝心理學之複雜難解;但我頗珍惜這種微妙的感受。
  雨聲是竹葉詩的句讀,落下了一個逗點,加上一個分號;還有一連串的刪節號…,寫成了有聲的竹葉詩。
  東坡說“無竹令人俗”,其實有了“竹”也不能免俗,要有“詩”才不俗。
  竹窗就是一首詩,陰晴之間,明晦之際,冷暖之餘,詩意的境界各有不同。微風搖曳竹葉,如散文詩;月光灑上竹葉,為詩餘之詞;蟲鳥伴奏下的竹,則是工整的五言或七言律詩;竹葉上停留許久的晶瑩雨滴,是耐讀的杜詩;微風擺動中的枝葉,是李白浪漫的樂府詩;昨晨偶降冰雹,晶亮如鑽石,掠竹葉而下,吟成一首李商隱的無題詩,蕩氣迴腸,敲成絕句。
  竹窗是一首詩,一首專屬我的詩,我也成了詩的一部分。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