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理點石成金

余卓雄

 

  兒時讀地理課本,早對大理心儀,如今在白髮之年,竟能身臨其境,深感榮幸。風城白族同胞,彩服白巾,增添了古色古香的魅力。
  大理以石稱雄於世,當然是出口貿易的重要商品,可謂點石成金。大理石的質地光滑,花紋秀麗,出奇制勝,能激起賞識人的想像力,實乃天工。街攤均有大小石塊出售,遊人樂於購買回去向親友誇耀。
   凡有譽的土產文物,向來都有些傳奇性的傳說,有聲有色,使人神往;沒有人質問真假,老幼都喜愛聽聞,這也是神話俗談的魔力。否則,我們的導遊先生,小姐,要說些甚麼去吸引遊客呢?

  那麼大理石的羅曼史有甚麼淒艷之處?話說當年,天上專司雲錦花繡的仙女下凡大理,愛上了一位白族的石匠,兩人結了婚,仙女憐憫蒼山鄉親的困窮,點石成碧玉,並且在碧玉上畫上五彩的花紋,如同她在天上紡織的雲錦。
  這些玉石,給大理國帶來不少財富。“可惜”,講故事人有意地停頓了一下,我知道是高潮的前奏啦,“可惜,正在仙女樂不思歸的時候,王母娘娘的喜鵲來催她即日離開凡間。仙女不能違背天命,解下錦帶繞住蒼山,化成雲海,長達百里,那就是今天大理奇景之一的‘玉帶鎖蒼山’。”
  我們又遊覽著名的蝴蝶泉,其中有個蝴蝶展覽廳,彩蝶標本成千上萬,這又是一個美的世界。車過崇聖寺三塔,到太和古城遺址,民居仍保留明清時代的建築風格,在整潔的街道上行走,有如置身在章回小說之間,與著名的旅遊記者徐霞客一同尋風問俗。

風花雪月三道茶

  翌晨起,懷着興奮的心情遊覽洱海。湖泊是高原斷層形成的,淡水兩百多平方公里,波平如鏡,碧翠的湖光與蒼山上的積雪相映成趣,被詩人墨客譽為“玉洱銀蒼”。

  遊船上,白族青年古樂迎客人。船到湖心,河鵬歌舞團團員在大廳中載歌載舞。河鵬是白族男子之稱謂,但是歌舞中當然少不了美麗的姑娘,壓軸戲是一幕結婚的喜劇,更使人身處宴席之中。
  白族接待客人的恭敬大禮,極富人生哲理。三次敬茶,杯舉齊眉。歌舞團活潑的男女團員,對船上遊客照做如儀,贏得大家的歡心。

  第一道茶裝在小巧的瓷杯裏,祇是少許濃茶,好像廣東人的潮州茶一樣,略帶苦味。恰恰苦味是這道茶的特色,叫“一苦”,代表人生的艱辛歷程。這苦,苦得香,真是提神醒腦。
  第二道茶叫“二甜”,茶裏有紅糖末和核桃薄片,一方面象徵我們的人生漸入佳境,同時也表示主人的甜情蜜意。
  在小鑼鼓的過門聲中,第三道“回味”茶又端到面前,茶香味濃,這道茶是對舊日人生的回憶,苦中有樂,樂亦未生驕。這三道“一苦二甜三回味”的獻茶式,至此禮成,司儀教大家一句“多謝”的白族語,以示回敬。可惜半天逍遙遊,在觀賞山水,樂而忘歸之間,到上船時竟將這句白族話忘得一乾二淨了。
  徐鍵告訴我們,白族姑娘頭戴的冠,是“風花雪月”的讚美,冠下流蘇,隨着主人的動作在擺動,就是風;冠上有“花”,以白色為主色,宛如皚皚白“雪”;月呢,就是那冠的形狀。想起來,今日衣裝,似乎少有這種詩情畫意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