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雲海秋山

音凝

 

  來到金山經月,每晨到松下去享受森林浴,踏着珍珠似的白露走上山巔,眺望剪貼在海上的金門橋,與長橋彼岸的群山,以及山麓下面的臥波,而風物總是那麼清晰,每一個方向都像是月曆上精印的風景畫。沿山崖一路走上走,松濤颯颯,海不揚波。晨間的遊人稀少,偶爾有一個晨跑者,氣喘吁吁地由身旁越過,也無損於山水的靜謐。我多麼期盼雲霧能來調整一下畫面,增添幾筆朦朧。
  今晨登上山崖,林間便顯出有些異樣,當我一步走進松林,視線便立刻為雲霏封住了。眼前的能見度只有數米,樹與樹之間只見白茫茫的一片。每一枝松針上都懸着一顆晶瑩的水滴,當松針負荷不了水滴的重量時,便不斷地落在地上,也冰冷地滴在我的臉上和頸上。這一大片松林與我自己都浸在涼雲中,若非我十分熟悉山林間的每一條小徑,幾乎失去了所在,“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了。由雲林中摸索着走上山頂時,隱隱約約地可以看出藝術博物館的屋頂,像是空中的樓閣。館前廣場上一座橫槍躍馬的銅像,在雲霧中作勢欲飛,但庭中羅丹的思想者卻在霧中消失了。這整片山林在雲霧中換了一幅景像,林木好像在雲中游走,乍隱乍現,忽晦忽明,極盡變化之能事。雲可以帶着樹行走,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經驗過的。

  置身在雲彩裏,才能真正體會出吞雲吐霧的感覺,吸一口涼雲,頓覺身子好像要飄起來。而浮在雲中的樹葉,更能顯出它朦朧的美。松葉的翠綠被白雲渲染之後,好像暈開在紙上的水彩,顏色隨着雲的飄移而流動,頗有現代畫的韻味。
  日光由林外射入,卻無法穿透雲層。相持了許久,雲霧才開始撤退,在一盞茶的瞬間,滿山的白雲都退到海上去了。由山頭上望下去,啊!好美。整個的海面都被白雲填滿了。金門橋上餘下了兩個橋柱的頂端,海對面的群山也被雲霧包圍了。白雲幾乎浸到山頂,露出的幾筆淡墨,完全是米芾的筆法。群山好像浮在雲中,忽高忽低,時出時沒,這一片沉重雄奇的山岳,好像忽然失去了重量,山峰隨着白雲在浮動,恰似海上的浮冰。現代我不能不嘆服造物者這枝神奇的畫筆,看來祂寫的山水都沒有定稿,隨時會改變創意,輕揮彩毫,一幅工筆的山水立刻換成寫意的潑墨。原來雲霧是祂筆端的奇兵,在指顧間能即興完成一幅新作,又能在不知不覺中還它以本來的面目,而絲毫不留下痕跡。
  我曾看過阿里山的雲海,洶湧如波濤,在山峰間擊撞流動,勾心鬥角,變化詭奇。但這裏的雲海卻是一片純淨的飛白,它充滿了海面,而凝止不動,卻會慢慢地漲上來侵沒了群山,再從容地將山頭一峰一峰地吞吐。你甚至會擔心這一大片山水都會被白雲銷融了,最後在畫面上只留下一大片空白,省卻了所有的筆墨。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