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曠野的呼喚

湮瀅

 

  人們在都市裏住久了,總不免會感到窒息,透不過氣來,想到一望無際的郊野,藍藍綠綠的一片,空空曠曠無垠的視野,讓身心都鬆弛下來,浸浴在大自然中,該是多麼令人企盼的一種享受。
  但活在現代社會中的人們,要找機會到郊野中去鬆一鬆筋骨,卻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我們生活的空間已經這樣狹窄,但每一吋土地都還要去刻意地“開發”,每一塊大自然的山水都要去“發展”成為觀光區,加上人工的“美化”早已失去了上帝創造的本來面目。你要再去找一塊乾淨的土地,自然空曠的郊野,真是十分困難的事了。


猶太的曠野

  昔日施洗約翰走出了宗教,政治,文化的中心耶路撒冷,丟棄了他世襲的祭司職位,而走到曠野裏去,親炙上帝創造的大自然;吃原始自然的食物—蝗蟲,野蜜;穿粗糙的駱駝毛的衣服,在山巔水涯沉思默想,練習用耳朵聽由天上來的聲音。於是他終於聽到了已沉寂了幾百年的上帝的聲音,催迫他到約但河畔去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其實這些聲音都隱藏在聖經裏,也遍滿在上帝創造的大自然中:“在曠野有人聲喊着說,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凡有血氣的都要見上帝的救恩。”(路加福音3:4-6)只是人們的耳朵已習慣了聽世界上的聲音,而且多半是被罪惡污染了粗俗的噪音。人們的心靈早已長久被物慾矇蔽,產生了一層厚厚的繭,對於大自然的呼喚,對於上帝的聲音,久已聽而不聞。在新舊約之間,有數百年沒有出現過偉大的先知,能夠聽到上帝的聲音,傳達祂的信息。在撒母耳之前,由於老祭司以利的昏瞶,“當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母耳記上3:1),直到童子撒母耳,以其童稚的心靈,清明的耳朵,才能再聽見上帝的呼喚。當先知以利亞在逃避耶洗別的追索,逃上何烈山的洞中。耶和華要向祂的僕人說話,當時烈風大作,崩山碎石,然後有地震火焰,但在這些大自然的聲音之後,上帝卻以微小的聲音向以利亞說話,勉勵祂的僕人。在煩囂的塵世中,在充滿噪音的時代裏,人們確是難以聽到上帝的聲音。所以施洗約翰才摒棄了繁華的耶路撒冷,而走到曠野去;練習過大自然的原始的生活,恢復心靈的明智,開啟耳朵的聰敏。施洗約翰便能清楚地感受到上帝的話,而奉召到約但河畔去宣講悔改的福音,使千千萬萬的人接受了悔改的洗禮。震撼了整個的耶路撒冷,為當時腐敗的宗教,注入了鮮活的新血。
  但今天除了在巴勒斯坦或一些尚未開發的地區外,要找一片曠野幾乎是不可能的。難道除了真正的曠野我們便再也聽不到上帝的聲音了嗎?其實不然,上帝的話隨時隨地都在向我們發出呼召;因為聖經既是全備的啟示與真理,上帝便時刻在向我們說話。只要我們把心安靜下來,側耳而聽,昔日上帝在舊約中對以賽亞的呼召:“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賽亞書6:8)新約中主耶穌的命令:“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這些話無時不在我們耳邊,只是我們的耳朵有毛病,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心靈中充滿了世界的紛擾,如何能聽到上帝微小的聲音?昔日的施洗約翰與他的門徒還能找到一片曠野;今天我們這些住在現代城市中的人們,再也無法找到一片未經污染的乾淨土地了。所謂大隱隱於市,只要我們能將心靈沉寂下來,排除了世上的紛華,將心中空曠出來,自然就是一片曠野,上帝的話也自然會臨到你。
  我永遠不能忘記那片無垠的,山山重疊的,寸草不生的,遍佈着荊棘的猶大曠野;約翰曾經在那裏聽見上帝的話,耶穌曾經在那裏沉思祈禱,並且在飢餓的煎熬中接受了痛苦的考驗。那裏印着聖者的足跡,那片土地吸吮過耶穌的淚水與汗滴。當我身臨其境,再回想耶穌的吩咐,心靈中會感受到無比劇烈的震撼與悸動;但這種心境—每當我摒除一切外界的雜念,專心默想祈禱時,仍然會活生生地展現。在我有生之年,只要我還有機會,我仍願意再回到聖地的曠野,作片刻的停留,讓我再用心靈去感受那種震撼。但此時此刻,在我寫這篇文稿時,我同樣可以清晰地聽到上帝的聲音,與主耶穌慈藹而熱切的囑託。
  每天,將你的心靈空出一會兒,跟隨聖者的足跡,馳騁於空靈的曠野,聽一聽主溫柔的微聲,你一定會有奇妙的感覺,與意想不到的收穫。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石頭的誘惑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product_show.php?sid=123743241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