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凰鳳古城

余卓雄

 

  苦嘆夏雨久久纏綿,忽呈溫馨陽光,氣溫舒適,最宜奔車輕步慢行。龍文玉副州長摒開隨從,樂于做我們觀光古城的嚮導。狹窄的小巷,一曲三拐,引人入勝。腳下不平且被世紀的腳步磨光了的石板路,見證了兩旁搖搖欲墜的超齡古屋,它們和主人的家族一樣,歷盡了朝代的悲喜滄桑。

  凡是古城鎮,都不免使人觸景生情,泛起唏噓。然而也正是這種感傷幽怨,才發人深思,嘆世事如煙霧。在這些舊景新情中,使人振奮的,還是自古己有的太陽,按時升落。還有河水退漲,來去無蹤無影。人在這些活動中,心感既空虛又充實。凰鳳古城風景美絕,特別是那條蜿蜓如帶的小河,河邊有些婦女在洗滌,河上一道石橋橫跨兩岸,把東西的民居聯系在一起。

  靠河一邊的居民,一半建在山坡上,一半伸入水中,房屋就靠幾條長長的木柱支撐着。木柱的影子反映在水面,線條就更富詩情畫意,龍副州長說:“這些就是有名的吊腳樓。夜間,這兒常有晚歸的漁船,幾點燈火,迷住了多少岸上人家。端午節的龍舟也在這裏大賽,鑼鼓喧天。河在中國的文化史上,就像人體中的血管,流着生命。從前這裏是官道,多大的官,也要下馬停頓,然後才能上船。

  我們在電影“血鼓”拍攝地點的渡邊稍停,有一團人在下棋作樂。下棋人屏息凝想,旁觀者反而緊張不已。河邊大小石頭上,坐滿了十幾個寫生的青年人。打聽之下,才知道他們來自廣東深圳大學美術系。他們不遠千里而來,完全是古城山水知名度的感召。
  昨天去過唐朝興建的黃絲橋城堡,爬上一千三百年前建造的城牆,展望遠近的村落,炊煙裊裊,誰還記得昨日竟是警戒守望的前線?遊古蹟,吊遺址,實在能蘇醒靈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