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們來談天(二)

登天有梯

余仙

 

雅各出了別是巴,向哈蘭走去。到了一個地方,因為太陽落了就在那裏住宿;便拾起那地方的一塊石頭,枕在頭下,在那裏躺臥睡了。夢見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頭頂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創世記28:10-12)

  在地上無路了,登天,有梯!
  有一個人,名叫雅各。此人生來就愛作老大。可是生的不是時候,母親懷的是雙胞胎,不能兩個孩子都是老大;他生下時抓住哥哥的腳跟。這表現他的性格—二人競爭,他認為作第二就是失敗。其實很多人不是那麼聰明,二人同心,其利斷金,豈不比二人相爭,抓住腳跟好得多?
  雅各長大了,果然一生愛抓。他使盡心機,算計哥哥;趁他出去打獵,回到家來飢渴難耐—獵物可是為了全家的餐桌啊;可巧雅各在家熬紅豆湯;真難想像,他沒有趕緊盛來奉給哥哥,卻乘人之厄,要哥哥順便發個誓,把“長子的名分”讓渡給他!好在那時不興封建制度的Primogeniture(所有產業全歸長子),只是承受雙份的家產。那是後來的事。
  後來孩子們長大了。他們的父母變老了。本就性情溫和的父親以撒,變得軟弱,眼睛不能看見,臥床不起;卻有胃口又貪饞。有一天,想吃長子以掃獵得的野味;吩咐長子裝備好,去打獵,弄來孝敬父親,好在臨終以前給他祝福。以掃順命去了。可巧偏愛雅各的母親利百加,看到父親找以掃來床邊,帳棚缺乏隔音設備,她竊得機密,把這情報通知了雅各;叫雅各搶佔先機,烹製家有的羊羔,瞞騙父親,贏得父親的祝福(創世記27:33-38)。獵戶以掃,當然不是吃素的,這回可真動了殺機;幸而他是個孝子,定意在父喪之後,來殺雅各雪恨。又是偏愛的母親得到消息,差雅各離家逃命遠方,順便去探訪舅父,在異地暫居避難,過些年日。

  雅各雖然年紀不小了,孤身一人,離開母親的蔭下,還是頭一遭。離開南地別是巴溫暖帳棚的家,起初一段路,走得匆忙急促,直到身後沒有腳步聲,頭上不聞弓箭響,才稍微放慢些。急趕到路斯(後來名伯特利)。雅各太疲倦了。
  伯特利的野地,太陽已經落下。雅各取路旁泉水止渴,拿出囊中的乾糧果腹;顧不得舒服,取石頭當作枕頭,揀塊較平坦的磐石躺下。深藍的穹幕上,群星放射的光芒,是不倦的守衛。
  雅各睡去了。
  他作了一個夢。夢見一架頂天立地的梯子。正感覺無地可容的人,看見登天有路,豈不是最好的信息?不過,那不是邀請他捷足先登—那是“神的使者”使用的交通工具,需要先知道登天的信息:天上情況如何?有甚麼入境條件?天境如何生活?用甚麼錢幣?有人想:“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是否得有足夠的禦寒衣物?
  遇到一個腳踏實地的人物,他介意的,只是下一步該如何走?下一餐如何解決?下一夜哪裏宿歇?但神的應許超過他所想所求的。耶和華站在梯子以上,說:

“我是耶和華你祖亞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將你現在所躺臥之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你的後裔必像地上的塵沙那樣多,必向東南西北開展;地上萬族必因你和你的後裔得福。我也與你同在,你無論往哪裏去,我必保佑你,領你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創世記28:13-15)

  如此豐滿的應許,是雅各所未曾想到的—這個夢,超過他從小所有的夢!他醒來,自己在想:耶和華真的在這裏,我竟然不知道!離開父母的翼庇,才有自己的生活經驗,也是自己的宗教經驗。神也在這裏,還應許要與他同在。雅各心底生出敬畏,應許今後所得的,必獻上十分之一—承認一切所有,都是屬於神的。

  歷史的軌跡,向前延伸了約二千年。神的兒子來到了世間。祂的名字稱為“以馬內利”,意思就是神與我們同在。
  在加利利海邊,早期的門徒腓力,把耶穌介紹給他的一個同鄉。腓力雖然懂得亞蘭話和希臘話,到底難以說服心有成見的拿但業。最後,只得引他來見耶穌。

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約翰福音1:51)

  耶穌基督到世間來,世人對祂有不同的認識—顯然祂是一位卓越的教師,教導道德的拉比,祂是偉大的先知,甚或認祂為彌賽亞,從他們的角度看的革命領袖。但必須認識祂是登天的梯子—“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祂身上。
  耶穌最與所有偉人不同的,他們離開世界的時候,就是豐功偉業的終止;耶穌離開世界,是祂功業的開始。
  耶穌說: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

(下期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